梦阮读书

第二部 第十九章 湾流 · 二

[法]儒勒·凡尔纳2018年09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先生,”我冷言冷语地说,“有件事要跟您谈,不好再拖下去了。”

“什么事,先生?”他讥讽地回答道,“您是不是发现了我没有发现的东西?大海是不是向您奉送了新的秘密?”

我们的想法风马牛不相及。可我还来不及回答,船长就指了指摊在桌上的一部手稿,口气更为严厉地对我说:

“这是一部用好几种文字写好的手稿,阿罗纳克斯先生。它是我对海洋研究的总结,天主保佑,但愿它不会与我同归于尽。这部手稿由我署名,还附有我的生平传记,它将装进一个封闭的小漂浮容器里。鹦鹉螺号最后一位幸存者将把它扔进海里,让它随波漂流而去。”

与此人的名义!他自己写自己的生平传记!那么他的秘密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了?但此时此刻,我权且把他的话题当作言归正传的引子。

“船长,”我答道,“我完全认同您敢作敢为的动机。不应该让您的研究成果埋没海底。但您使用的办法在我看来未免太原始了。谁知道风浪会把漂浮物送到何方,最后落在谁的手里?难道您想不出更高明的方法?您,和你们当中一个人……”

“绝对不行,先生。”船长断然打住我的话题。

“可我,我的伙伴们,我们随时准备为您保存好这部手稿,如果您恢复我们的自由……”

“自由!”尼摩船长说着站了起来。

“是的,先生,我来正是要对您谈这件事。我们来您船上已经七个月了,今天我以我的同伴和我个人的名义来问您,您的意思是不是要永远把我们留在船上。”

“阿罗纳克斯先生,”尼摩船长道,“我今天对您的回答同七个月前的回答一样:‘谁进入鹦鹉螺号就不该离它而去。’”

“您强加给我们的是奴隶制!”

“用什么名称悉听尊便。”

“但任何地方的奴隶都保留有获得自由的权利!不管用什么可行的办法获取自由,奴隶可以认为都是好办法。”

“这种权利,”尼摩船长答道,“谁否认了你们这种权力?我何曾想过要用誓言把你们拴在这里?”船长双臂抱胸看着我。

“先生,”我对他说,“第二次回味这个问题既不合您的口味,也不合我的口味。但是,既然我们已经提出来了,那就索性敞开天窗说亮话。我重复一遍,这不仅仅是涉及到我个人的问题。对我来说,研究是一种拯救,是一种强有力的消遣,是一种锻炼,是一种可以忘记一切的爱恋。和您一样,我是一个淡泊名利、喜欢默默无闻生活的人,只心存一线希望,希望把我的研究成果装进一个理想的漂浮瓶里留赠未来,任凭风吹浪打,听天由命。一句话,我可以佩服您,我可以心甘情愿跟着您,根据我自己的理解,在某些方面发挥一点作用,但您一生中还有许多东西让我隐约感到复杂蹊跷,神秘莫测,而在这里,只有我和我的伙伴对此一无所知,置身局外。即使我们的心能被您感动,为您的痛苦分忧而难过,乃至为您的天才和勇气而备感欢欣鼓舞,但我们也不得不抑制兴奋的情感,乃至于,每当看到美好的事物,不管来自朋友或敌人,我们都不愿流露激动的心情。没错!正是对您形同陌路的隔膜感使得我们的处境变得不可接受,甚至让人忍无可忍,连我都受不了,更不必说尼德·兰了。任何人,只要他是人,都值得他人为其想一想。您想过没有,对自由的热爱,对奴役的憎恨,会使得像加拿大人这种秉性的汉子萌生复仇计划吗?您想过没有,他可能有什么想法,可能有什么企图,可能有什么尝试吗?……”

我收住话题。尼摩船长站了起来。

·梦·阮·读·书 🦄 w w w_m e n g R u a n_c o m

“尼德·兰爱想什么让他去想好了,他的企图,他的尝试与我何干?又不是我去请他上船的!又不是为了让我自己高兴我才把他留在船上的!至于您,阿罗纳克斯先生,您是个明白人,甚至是懂得沉默的人。我对您只好无可奉告了。但愿您是第一次来谈这个问题,也是最后一次,若是第二次,别怪我听都不听。”

我只好告退。打这天起,我们的处境很紧张。我把这次谈话告诉了我的两个伙伴。

“现在,我们知道了,”尼德·兰说,“对此人,我们不抱任何希望。鹦鹉螺号正靠近长岛。我们务必逃跑,管它天气好坏。”

但老天越来越不留情面,出现了大风暴的迹象。海空一片灰蒙蒙。风卷云驰,乌云滚滚团聚天边。低飞的浓云翻滚而过。海面波涛汹涌,大浪滔天。除了暴风雨的朋友、有鬼鸟之称的海燕之外,其余海鸟已销声匿迹。气压计明显下降,说明大气的湿度极高。大气带电,在电离子作用下,气候预测管中的化合物开始分解。大自然各路大军调兵遣将,一场自然力的大会战即将开始。

5月18日白天,暴风骤雨席卷而来,当时鹦鹉螺号正航行在长岛一线上,离纽约航道只有几海里。我可以对这场大风暴如实加以描绘,因为莫名其妙的尼摩船长心血来潮,不是把鹦鹉螺号开进深海避难,而是浮出水面故意与风浪抗争。

狂风从西南方向刮来,开始凉风阵阵,风速每秒十五米,到下午三时,增至二十五米。这是暴风的数据了。

尼摩船长不畏狂风,在平台上站稳了脚跟。他腰间系着一根缆绳,以防被汹涌而至的巨浪卷走。我也爬上了平台,也系上了缆绳,既欣赏这场大风暴的壮观,也赞佩这位顶天立地人物的非凡气概。

长驱直入的乌云在惊涛骇浪中翻滚。我再也看不到浪打浪激起来的小浪花,只有煤烟色的长浪连绵起伏,推波助澜,一浪高过一浪,来势汹涌澎湃,不断争强斗胜。鹦鹉螺号时而侧卧,时而像桅杆一样挺身直立,俯仰颠簸,惊心动魄。

下午五时许,暴雨倾盆而下,既没有压住狂风的势头,也没有镇住大海的恶浪。飓风速度每秒四十五米,即接近每小时四十海里。这个等级的狂风可以掀倒房屋,卷屋顶瓦入门,折断铁栅栏,推动口径二十四厘米的大炮。然而,鹦鹉螺号在大风大浪中逍遥自得,这也验证了一位高明的工程师说过的一句话:“若无精制的船体就休想闯海!”鹦鹉螺号不是一块海浪可以冲毁的顽石,而是一座钢铁纺锤,不用索具,不用桅樯,机动灵活,驾驶起来得心应手,任凭雨暴风狂,它自安然无恙。

这时,我仔细地观察起这脱缰野马般的狂涛。大浪滔天,高五米,宽一百五十至一百七十五米,奔腾速度为风速的一半,每秒十五米。海水愈深,海浪愈大,势头愈凶猛。我于是明白了海浪所起的作用,正是它们裹挟着空气,翻滚着卷入海底,为深海输入氧气和生命。据计算,当海浪压力达到最高值时,它们对海面上的冲击力高达每平方英尺三千公斤。正是这样的海浪,将赫布里底群岛上一块重达八万四千磅的岩石移动。也正是1864年12月23日的风暴卷起的大潮,在日本洗劫了部分江户市后,以每小时七百公里的高速度,当天就冲到美洲海岸,造成惊涛拍岸的景象。

随着夜幕的降临,暴风雨愈演愈烈。就像1860年在留尼汪岛刮龙卷风一样,气压计降至七百一十毫米。日落时,我看见天边有一条大船正在风浪中苦苦挣扎,大船减弱了蒸汽压力,放慢了航速,在大浪中力图保持稳定。这可能是从纽约开往利物浦或勒阿弗尔一线的轮船。大船很快就在夜幕中消失。

晚十时许,火舌乱舔长天,雷霆暴跳,猛烈的闪电撕破海空。我实在受不了闪电强光的刺激,可尼摩船长却敢于正视,他似乎要把风暴的灵魂吸纳进自己的心胸。只听一声可怕的轰隆声在空中滚动,这是一种混声交响,破碎浪涛的怒吼声、狂风的呼啸声和惊雷的爆破声响成一片。八面威风周天肆虐,龙卷风从东方发作,席卷北方、西方和南方,又回到原来的地方,与南半球风暴的旋转方向正好相反。

啊!这所向无前、作威作福的湾流!怪不得它有风暴王之称!暖流流经的上空由于各层大气温差较大,从而造成了摧枯拉朽、势不可挡的龙卷风。

大雨倾盆,接着闪电助威。雨点变成了带电的羽饰。尼摩船长似乎希望死得其所,试图让自己化作雷霆万钧的壮烈。忽然一阵猛烈的颠簸,只见鹦鹉螺号的钢冲角朝天高昂,如同一枚刺入苍天的避雷针,我看见从针头上吐出长长的火舌。

我精疲力竭,我只好趴在平台上向盖板爬去。我打开了盖板,回到大厅里来。此时暴风雨方兴未艾,鹦鹉螺号舱内站都站不起来。

快到半夜了,尼摩船长才回到船内。我听到储水罐逐渐注满水的声音,鹦鹉螺号缓慢地潜入水里。

通过大厅打开了的观景窗口,我看见一些大鱼惊惶失措,像幽灵一般匆匆从电光吐舌的海水中穿过。其中有几条鱼就在我眼皮底下被雷电当场击毙!

鹦鹉螺号不断往下沉。我想它只要下到十五米深处即可找到安宁。但我错了。海水上层恶浪翻滚过于凶猛,波及深度远远超出我的预料,一直到五十米深的大海腹部,我们才得以安下心来休息。

好一个安宁、寂静的所在!好一个太平世界!谁会相信,此时此刻,大西洋海面上正风狂雨暴、怒涛汹涌呢?

 

共 1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难道没人看这本书吗?

    1. 小白说道:

      有的有的。只是这个章节靠后,没看到这里罢了

    2. NPC79说道:

      大部分人应该都会去买实体书,来网站的人少,而且都懒得评论?

  2. Dio说道:

    终于tm看到这里了啊哈哈

  3. 网友说道: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呵呵

  4. 匿名说道:

    哎,我都看第二遍了,还是好看

  5. 爸爸说道:

    奥力给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哈

  6. 爷爷说道:

    奥力给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哈

  7. 太爷爷说道:

    奥力给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哈

  8. 韩国风复古超人说道:

    坎坎坷坷坎坎坷坷坎坎坷坷坎坎坷坷坎坎坷坷坎坎坷坷坎坎坷坷坎坎坷坷坎坎坷坷坎坎坷坷坎坎坷坷计划和割发代首啊啊请问二人腿哦怕阿斯顿法国和借口来了。。,妈妈那边 vv 重新选择。。,宁波 v 从学校咋是大大方方法国和吉隆坡哦 iu 有一天惹我亲戚

  9. 寡妇特工说道:

    金咕咕图晕古或或过过过古晕过过晕过晕过过过过晕或过过过过晕过晕过晕过过晕过晕过与UI个GV习惯于该䩫固化与改革计划给一个韩国国会贵妃椅gyyifgtedujkrfytgburt6外地人同意他的反弹反弹反弹有丰田婷婷一UIydeq36雨蛙发货以羊肉汤uyui

  10. 四维虫子说道:

    总有种尼莫船长和阿龙纳斯像小情侣闹矛盾的感觉(还是二位更严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