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部 第十八章 章鱼 · 二

[法]儒勒·凡尔纳2018年09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现在有人抓到章鱼吗?”加拿大人问。

“即使没人抓到,起码水手也见到过。我有一个朋友,就是保罗·博斯船长,法国勒阿弗尔人,他经常信誓旦旦地对我说,他在印度海域遇见过这样的庞然怪物。也就在几年前,即1861年,有一件事令世界震惊,谁也无法否认这种巨型动物存在的事实了。”

“什么事实?”尼德·兰问。

“事情是这样的。1861年,在特纳里夫岛东北,与我们现在所处的纬度不相上下,阿列克通护卫舰有人发现一只庞大的枪乌贼在海面上游动。布盖舰长便把舰艇开过去,用鱼叉和火枪进行打击,但未能加以制服,因为枪弹和铁器穿过软绵绵的章鱼肉体,就跟戳进果冻里的效果差不多。经过几番尝试皆无结果,舰员们便动用绳索打扣的办法套住枪乌贼的身躯,绳扣一直滑到枪乌贼的尾鳍才扣紧。于是大家使劲想把怪物拉上船来,但怪物毕竟太重,以至于把尾巴扯断了。枪乌贼身尾分离,只好丢下尾巴,逃之夭夭。”

“总算有一件真事了,”尼德·兰说。

“这可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我的好尼德。为此,有人提议把这条章鱼命名为‘布盖的枪乌贼’。”

“它到底有多长?”加拿大人问。

“大约有六米吧?”贡协议道,只见他站在观景窗前,又注意起坑坑洼洼的海底悬崖来了。

·梦·阮…读·书 Ww w * m e n g R u a n * co m

“准确,”我答道。

“它的脑袋不是长着八只腕手吗?”贡协议又说,“八只腕手在水里游动就像一窝蛇。”

“准确,”我答道。

“它的眼睛是不是很突出?而且大得离奇?”

“对,贡协议。”

“还有它的嘴,是不是很像鹦鹉大张口,大得吓人?”

“没错,贡协议。”

“那好了!请先生恕我冒昧,”贡协议冷静地说,“这如果不是布盖的枪乌贼,这一只,肯定就是它的兄弟了。”

我看了看贡协议。尼德·兰连忙奔向观景窗口。

“大怪兽!”加拿大人大叫起来。

我也凑上前去,不看则已,一看打了个冷战,忍不住一阵恶心。在我的眼前,一个可怕的怪物正招摇过海,将它列入神怪传奇毫不为过。

这是一条巨型章鱼,有八米长。它与鹦鹉螺号同向同步倒游着。两只海蓝大眼瞪得鼓鼓的,死盯着我们看。它头上长有八只触腕,也可以说是八只脚,因此才有头足动物的称谓。触腕比身体长一倍,扭动张扬起来活像复仇女神〔3〕的长发。我们看得清清楚楚,章鱼触腕内侧上分散长有二百五十个状如半球形瓶盖的吸盘。吸盘可以形成真空,有时候,章鱼用吸盘紧贴在大厅观景窗的玻璃上。怪物长着鹦鹉般的角质喙,垂直地翕动着。角质舌头上长着几排尖牙利齿,从老虎钳般的大嘴中抖动着吐出来。大自然无奇不有!鸟喙居然长在软体动物身上!章鱼的身体像纺锤,中间鼓鼓囊囊形成大肉团,体重可达二千至五千公斤。章鱼是变色龙,由于情绪喜怒无常,颜色随之迅速变化,一会儿冷灰惨白,一会儿涨得赤红。

〔3〕 复仇女神,希腊神话专司惩治罪恶的三女神的总称。她们的头发由许多毒蛇盘结而成。

是什么东西激怒了这只软体动物?也许是它不能容忍鹦鹉螺号在它眼前出现,因为这只船居然比它更庞大,它张扬着大腕和吸盘,对鹦鹉螺号却无从下手和下口。不过,造物主竟然让章鱼如此生龙活虎,它居然长有三个心脏,与三头六臂的怪物何异!

天赐良机让我面对这只大章鱼,我不想错过仔细研究此类头足纲动物活标本的机会,尽管它形容丑恶,但我毅然拿起画笔,开始把它素描下来。

“这说不定就是阿列克通舰遇到的那个丑八怪呢,”贡协议说。

“不可能,”加拿大人反驳道,“这条很完整,可那条丢了尾巴!”

“这倒构不成理由,”我答道。“这类动物有再生能力,腕手和尾巴可以断而复生。‘布盖的枪乌贼’断尾已经七年了,说不定已经重新长好了呢。”

“再说,”尼德不服气,“兴许这条不是断尾枪乌贼,可能是里面另外一条呢!”

果然,右舷观景窗前又出现了几条章鱼。我数了数,有七条之多。它们成了鹦鹉螺号的护卫队,我还听见它们的喙啄船板的笃笃声。我们如愿以偿,有人上门服务来了。

我继续为章鱼作画。这群怪物在海水里与我们的船同步前进,形影不离,速度恰到好处,以至于看上去一动不动似的,我简直可以从玻璃窗口将它们缩小临摹下来。再说,我们航行的速度并不快。

突然,鹦鹉螺号紧急刹车。一阵撞击弄得船体浑身颤抖。

“我们是不是触了?”我问。

“反正已经脱身了,”加拿大人回答道,“船已经漂浮起来。”

鹦鹉螺号是漂浮起来,但却开不动了。螺旋桨叶不打水了。一分钟后,尼摩船长走进大厅,大副跟在后头。

我好长时间没见到船长了。只见他脸色阴沉。他没跟我们说话,也许没看见我们,他径直走向观景窗口,看了看章鱼的动静,然后对大副嘀咕了几句话。

大副匆忙出去。很快,护窗板关上。天花板上的照明灯亮了。

我走向船长。

“一次章鱼奇观收藏展,”我对船长说,语气颇轻松,就好像业余爱好者站在透明鱼缸前侃侃而谈。

“没错,自然学家先生,”他回答我道,“我们就要同它们展开肉搏战。”

我看着船长,以为是听错了。

“肉搏战?”我重复道。

“是的,先生。螺旋桨不灵了。我估计是一条章鱼的下巴咬在叶片上,弄得我们开不动了。”

“那您打算怎么办?”

“浮出水面,杀尽这帮混蛋。”

“很难下手。”

“的确很难。电子弹遇到软肉发挥不出威力,因为阻力不足,无法引爆。但我们可以用斧头发动进攻。”

“还可以用鱼叉,”加拿大人说道,“只要您不拒绝我的帮助。”

“我接受,兰师傅。”

“我们跟你们去。”我说完,便跟着尼摩船长,向中央扶梯走去。

那里已经聚集了十几个人,个个手握斧头,准备出击。我和贡协议也拿了两把斧子。尼德·兰抓起一把鱼叉。

鹦鹉螺号已经回到海面上来。一个水手站在最高层台阶上,正在卸盖板螺钉。螺母刚卸下,盖板就猛然掀开,显然是被章鱼的触手拽开的。

顿时,章鱼的一条长腕像蛇一样从洞口钻了进来,还有二十多条触腕在洞口乱舞。尼摩船长眼疾手快,一斧头就砍断这只大腕,只见腕手卷成一团从楼梯上滚落下来。

我们争先恐后爬上平台,说时迟,那时快,又有两只大腕在空中一挥,突然打在尼摩船长身边的那个水手身上,一下子就把他给卷走了。

只听尼摩船长大叫一声,冲向前去。我们也跟着一拥而上。

多么惊心动魄的场面!那个倒霉的水手被触腕缠住吸牢,听凭章鱼巨臂在空中挥来舞去。只听他声嘶力竭地大喊大叫:“救我!救救我!”他喊的是法语,我深受震动,顿时惊呆了!船上原来有法国同胞,也许有好几个!呼救声撕心裂肺,我死也忘不了!

倒霉的水手完蛋了。谁能把他从团团纠缠中解救出来?只见尼摩船长不顾一切扑向章鱼,一斧头又砍下章鱼的另一条腕手。大副怒不可遏,同从鹦鹉螺号另一侧爬上来的章鱼展开搏斗。船员们纷纷挥斧猛砍。加拿大人、贡协议和我,我们也各执利器,七手八脚向肉团砍去,戳去。空气中迷漫着一股浓烈的麝香味。真是可怕极了。

有一阵子,我以为被章鱼缠住的那个倒霉船员有可能从吸盘上被夺回来。章鱼的八只触腕已经被砍断了七只。然而,剩下的唯一大腕仍然死死抓住受害者不放,就像挥动羽毛那样在空中笔走龙蛇。尼摩船长和大副不顾一切猛冲过去,章鱼急中生智,突然从腹腔液囊里喷出一股浓黑的墨汁。我们眼前一片漆黑,一个个像瞎了眼似的。待黑幕消散后,章鱼早已无影无踪,那位倒霉的同胞也被绑票了!

我们人人怒火冲天,与章鱼怪势不两立!是可忍孰不可忍!十几条章鱼已经包围了船体两侧,有的开始占领平台。平台上一段段蛇身乱搅一气,鲜血和墨汁翻滚在一起,我们连滚带爬与海妖混战一场。这些粘糊糊的触腕似乎可以断而复生,就像九头蛇许德拉〔4〕那样。尼德·兰的鱼叉百发百中,每一叉都刺中章鱼的贼蓝大眼,把眼珠子都挖了出来。但我这位勇敢的伙伴猝不及防,突然被一只怪物的大腕打翻在地。

〔4〕 许德拉,希腊神话中的九头水蛇。她毁坏庄稼,吞噬牲口,穷凶极恶,头被砍断后会再生。

啊!我又急又怕,心都快碎了!只见章鱼向尼德·兰张开血盆大口。眼看倒霉的尼德·兰就要被咬成两段。我纵身扑过去救他。但尼摩船长已抢先一步。他的大斧子早已飞进章鱼的大嘴里,加拿大人奇迹般地获救了,只见他挺了挺身姿,用力将鱼叉整个插入章鱼体内,直透三个心脏。

“这是我该对您的回报!”尼摩船长对加拿大人说。

尼德只是鞠躬致谢却没答话。

这场搏斗持续了一刻钟之久。怪物们头破血流,肢离体断,一败涂地,遭到致命的打击,最终退出现场,仓惶潜入波涛汹涌的大海里。

尼摩船长浑身赤血淋漓,靠在探照灯座旁木然不动,眼睁睁地看着这片吞没自己伙伴的大海,大颗大颗的眼泪夺眶而出。

 

共 9 条评论

  1. O(∩_∩)O哈哈~说道:

    !!!!!!!!!!

  2. 匿名说道:

    能不能:¥“手机内存不足十年才开始看几点下课

  3. ...........说道:

    S Z Q W X H N

  4. 我就是个看热闹的说道:

    楼上的擦键盘大师们好

  5. 匿名说道:

    的打个比方觉得那些恶意你叫我

  6. 匿名说道:

    呵呵^_^^_^^_^^_^^_^^_^^_^^_^^_^^_^^_^^_^

  7. 匿名说道:

    看开想快点快点看看书看看打开看看的哦纠结的经典

    1. 匿名说道:

      想快点快点看看打开的看看打开看到了大量的魔漫相机我看妈妈

  8. 广泛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