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部 第十四章 南极 · 二

[法]儒勒·凡尔纳2018年09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危险,”我答道,“除非有人对它们发动进攻。不过海豹为了保护幼崽不受侵犯,暴怒起来也很可怕,把捕猎的渔船捣成碎片都不是什么稀罕事。”

“这是自卫的权力。”

“我不反对。”

又走了两海里,我们被一道岬角挡住了去路,岬角成了海湾抵挡南风袭击的屏障。岬角峭壁垂直面向大海,惊涛拍岸,浪花四溅。峭壁外边怒涛汹涌澎湃,咆哮如雷,犹如反刍动物发出惊天动地的哀吼。

“好嘛,”贡协议感叹道,“莫非是牛群大合唱?”

“不对,”我说,“是海象在叫。它们在打架吧?”

“不是打就是闹着玩。”

“请先生别见怪,应当去看看。”

“是该看看去,贡协议。”

梦`阮`读`书Me n g Ru a n . c o m

说着,我们就翻过一块发黑的大岩石,但让我始料不及的是,我们竟然踩在一堆冰冻的乱石堆上,走起来老打滑。我跌了好几脚,差点闪了腰。贡协议比我小心,也比我结实,怎么也摔不倒,他把我扶起来,对我说:

“先生只要叉开两腿,先生就能更好地保持平衡了。”

我爬上岬角的脊顶,一眼望去,前面是一片白皑皑的辽阔平原,到处都是海象。海象们互相嬉戏打闹着。原来它们是在欢天喜地的狂叫,而非惊天动地的怒吼。

海象和海豹在体形和肢体分布上颇为相似。但海象的下颚没有犬牙和门牙,而上颚的犬牙,实际上就是两颗长达八十厘米的獠牙,牙槽周长三十三厘米。獠牙质地细密无瑕疵,比象牙还要坚硬,而且不容易变黄,属于珍稀名贵的抢手货。但正因为如此,海象惨遭大规模的捕猎,濒临灭绝的危险,因为猎人见海象就杀,不分怀孕的母海象还是青少年海象,每年屠杀数量超过四千头。

我从这群珍稀动物群中走过,因为贴得很近,可以随心所欲地进行观察,它们却也逍遥自在,不担心受到打扰。海象皮很厚,而且非常粗糙,近乎红棕色,毛短浅而稀疏。有的海象体长达四米。南极海象比北极海象更坦然自得,更少担惊受怕,没有派精兵强将在营地四周警戒放哨。

视察过这座海象聚居的城邦之后,我该往回走了。已是上午十一点了,倘若尼摩船长时来运转,能找到观测方位的好时机,我倒愿意在观察现场作陪。但太阳到时肯不肯露脸,我并不抱什么奢望。只见天边乌云压地,遮天蔽日。这个好妒的星体似乎不愿对人揭开地球这一极地的奥秘,至今尚无人涉足这一极点。

反正我想回鹦鹉螺号后再说。我们沿着悬崖峭壁脊梁上的羊肠小道往下走。十一时三十分,我们抵达下船的地点。小艇搁在海滩上,船长已经上了岸。我看见船长站在一块玄武岩上。观测器械都在身边。他的目光锁定北方地平线,太阳在天际描绘出绵长委婉的行踪。

我来到他的身边站好位置,默默地等待着。正午时刻到了,跟昨天一样,太阳不肯露脸。

天公不肯作美,观测再次泡汤。倘若明天依然无所作为,我们的方位测定工作就只好告吹了。

千真万确,今天是3月20日。明天,即3月21日,时值秋分〔3〕,如果不计较曙暮光,太阳将有半年时间沉沦地平线之下,而随着阳光的消失,南极便开始了漫漫的极夜。从9月春分开始,太阳则在北部地平线上出现,呈螺旋状上升态势,直至12月21日。此时正当北极地区的夏至,南极的冬至,太阳又开始陨落了,明天阳光又该久别了。

〔3〕 南半球的节气正好与北半球相反,北极的春分正是南极的秋分。

我把我的想法和忧虑对尼摩船长坦然相告。

“您言之有理,阿罗纳克斯先生,”他对我说,“假如明天我测不到太阳的高度,那么,半年之内我就不可能再做测定。但也正因为如此,我的航行鬼使神差,使我得以在3月21日抵达南极海域,只要明天中午,太阳在我视线中一冒头,我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测定我的方位点。”

“为什么,船长?”

“因为,当太阳画漫长的螺线时,是很难测定它距地平线的准确高度的,仪表也可能出现严重的误差。”

“那该怎么办?”

“我只要使用我的测时计就可以了。如果明天,3月21日,中午,日光盘(可把暮光考虑在内)正好同北海天线相切,那就说明我在南极了。”

“不错,”我说,“但是,从数学角度看,这种论断未必很严密,因为秋分的时间不一定落在正午时刻上。”

“有可能吧,先生,但误差不会超过一百米,我们也不必要做到那么精确。那就明天见。”

尼摩船长回船去了。贡协议和我,我们一直在沙滩上来回折腾,边观察边研究,一直逛到五点才回去。可我并没有采集到什么新奇玩意儿,不过有一个企鹅蛋大得惊人,说不定收藏家肯出一千多法郎收买呢。褐色的企鹅蛋上竟然有象形文字般的线条和纹理,堪称罕世奇珍。我把它交到贡协议手上,这个小伙子办事一贯谨小慎微,走路稳稳当当,只见他接过企鹅蛋,就像抱一件中国名瓷那样呵护着,确保完整无损地带回鹦鹉螺号。

我回到船上后,即把这稀罕的企鹅蛋放进陈列室的玻璃厨里。晚饭胃口大开,我美美地吃了一块海豹肝,有点像猪肉的味道。然后上床睡觉,我像印度教徒一样,暗暗祈求光芒四射的太阳不吝赏光。

第二天,3月21日,早上五时,我急忙登上平台。尼摩船长已经在上面了。

“天气开朗了一些,”船长对我说,“我满怀着希望。吃过饭,我们就登陆挑选好观测位置。”

我与尼摩船长约好后,便去找尼德·兰。我真想带他同我一起去。但加拿大人过于固执,断然拒绝了,我看得很清楚,他越来越意气用事,而且也越来越闷闷不乐了。但不管怎么说,在这种情况下,他的顽固态度倒未必让我遗憾。说真的,地上的海豹太多了,不应该以此为诱惑来吸引这位不善于思考的渔夫。

吃完饭我就准备登陆。鹦鹉螺号昨夜又上行了几海里。它现在停泊在海面上,离海岸足足一法里,只见海岸上有一座高四五百米的峻峭山峰坐镇。我和尼摩船长以及两位船员上了小艇,各种仪器也携带齐全,即一个计时器,一副望远镜,还有一个气压计。

乘小艇在海面上穿行时,我看见许多鲸,它们是南极海特有的三个品种:没有背鳍的露脊鲸,英国人叫“right-whale”,即所谓“正牌鲸”,简称“正鲸”;座头鲸,即驼背鲸,腹部具褶沟,鳍肢阔大呈灰白色,胸鳍狭长,虽有“长臂”俗称,但并不构成翅翼;黄褐色的长须鲸,算是最机敏的鲸类动物了。长须鲸体壮气粗,老远就先闻其声,它喷气时形成高扬的水汽柱,有热气蒸云的气势。这几种不同类型的哺乳动物正成群结队在宁静的大海中嬉戏打闹,我一看就明白了,南极海已经成为鲸逃避人类滥捕滥杀的避难所。

我还发现纽缌樽灰白色的胶状长漂带,这是一种无脊椎浮游动物;还看见了大水母,在海浪的漩涡中随波逐流,漂来荡去。

九时整,我们上了岸。天空逐渐开朗。乱云仓惶南窜。浓雾正从冰冷的海面上撤退。尼摩船长向陡峭的山峰走去,他肯定想在峰顶设置观测点。在尖刻的火山岩和浮石上攀登,还要呼吸迷漫在空中的火山硫磺气体,举步维艰,苦不堪言。尼摩船长尽管不习惯在陆路上行走,但他攀登陡坡时,手脚却很麻利,身手轻捷不凡,我不得不甘拜下风,比利牛斯山的岩羊见了恐怕也要自叹弗如的。

我们足足爬了两个小时才登上这座斑岩和玄武岩混合而成的峭壁石峰。登峰北望,一片汪洋一直延伸到天尽头的海天线上。在我们脚下,则是白光耀眼的冰雪大地。在我们头上,云雾初开,蓝天淡然显现。往北方一看,太阳正露出圆脸,犹如一轮火球远走天涯,却被海天线切去了一角。在浩淼的大海上,群鲸吐水,数百根水柱冲天而起,蔚为壮观。在远处,鹦鹉螺号随波荡漾,犹如一头酣睡的大鲸。我们身后,则是一望无垠的大地,不断向南向东扩展,冰原上乱石狼藉,冰坨成堆。

尼摩船长登上峰顶,就用气压测高仪仔细测出石峰的高度,因为测量太阳的高度也必须考虑观测点的高度。

十二时四十五分,太阳的金轮通过折射的暮光和盘托出,把最后的余辉散发给这片被人遗忘的大地,给这片无人问津的大海,让我们大饱了眼福。

尼摩船长正使用一台望远镜观察太阳。望远镜内有十字线刻度,有镜片可修正折射光。只见太阳正沿着一条长长的对角线逐渐沉入海天线。我手里拿着测时计。我的心口突突直跳。如果日轮正好陨落一半,而测时计正好指向正午时刻,那么我们就处于南极无疑了。

“正午时刻!”我大叫道。

“南极!”尼摩船长庄严回答。他立即把望远镜递给我,望远镜里显示的太阳正好被海天线对半切开。

我发现太阳的最后几缕余辉正在为山峰摩顶,而阴影逐渐爬上了山腰。

这个时候,尼摩船长把手搭在我的肩上,对我说:

“先生,1600年,荷兰人吉里克被海流和风暴卷到南纬六十四度,发现了南设得兰群岛;1773年1月17日,著名的科克沿东经三十八度,抵达南纬六十七度三十分,并于1774年1月30日,到达西经一百零九度,南纬七十一度十五分;1819年,俄国人贝林格森抵达南纬六十九度,1821年,又到达南纬六十六度、西经一百一十一度处;1820年,英国人布兰斯菲尔德在南纬六十五度受阻;1820年,美国人莫雷尔在西经四十二度、南纬七十度十四分发现自由海,但他的叙述未必可信;1825年,英国人鲍威尔未能越过南纬六十二度;同年,英国人威德尔(一个普通的捕猎海豹的渔民)到达南纬七十二度十四分、西经三十五度处,最远抵达南纬七十四度十五分、西经三十六度;1829年,英国人福斯特指挥雄鸡号,在南纬六十三度二十六分、西经六十六度二十六分处登陆;1831年2月1日,英国人比斯科在南纬六十八度五十分,发现了恩德比地,又于1832年2月5日在南纬六十七度发现了阿德莱德岛,2月21日,又在南纬六十四度四十五分发现了格雷厄姆地;1838年法国人迪蒙·迪尔维尔在南纬六十二度五十七分遇见大浮冰,测定了路易菲利普岛的方位,两年后,1月21日,在南纬六十六度三十分,发现了一个新的海角,命名为阿代丽岛,一星期后,在南纬六十四度四十分,发现并命名克拉里海岸;1838年,英国人威尔克斯突进至南纬六十九度,东经一百度。1839年,英国人巴尔尼在南极圈边缘地区发现了萨布里纳地。最后,1842年1月12日,英国人詹姆斯·罗斯登上了埃伯里斯和泰罗尔两座火山,在南纬七十六度五十六分、东经一百七十一度七分发现了维多利亚地,同月23日,他测定自己抵达七十四度,涉足纬度之高史无前例,27日抵达南纬七十六度八分,28日抵达南纬七十七度三十二分,2月2日,抵达南纬七十八度四分;1842年,他再一次来到南纬七十一度,但未能继续突破。好吧,我,尼摩船长,我来了,1868年3月21日抵达南纬九十度的南极圈内,我业已占领了地球的这片土地,这片土地居世界公认的各大洲的第六位。”

“以谁的名誉,船长?”

“以我的名誉,先生!”

说着,尼摩船长展开一面黑色的旗帜,只见薄纱旗中央大大方方地印着一个金黄色的大写字母“N”。然后,船长转身面向太阳,太阳的余辉恋恋不舍地舔着海天线。

“再见了,太阳!”尼摩船长高喊道,“歇息吧,光明的天体!进入自由海里去睡大觉吧,让半年的长夜在我的新领地上展开它那漫漫阴影吧!”

 

共 20 条评论

  1. 中国银说道:

    不错不错?写的烂极了用我们中国话叫我滴妈呀

  2. 匿名说道:

    不错不错写的南极了用我们中国话——我的妈呀

  3. 匿名说道:

    两个智障
    嘿嘿

  4. 楼上是智障他妈大侄子说道:

    楼上是智障他妈大侄子

    1. oggy说道:

      无聊!…………………………………………………………………..

  5. 匿名.说道:

    。。。。。。。。。。。。。

  6. 匿名.说道:

    这些人真·无聊至极

  7. 吸尘说道: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8. 吸尘说道:

    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9. 你爸爸说道:

    钴铬合金巨化股份哈根达斯

  10. 边狼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11. 匿名说道: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12. 泥霸霸说道:

    emm,你们好无聊啊我的妈

  13. gia o说道:

    你给我你giao giao

  14. 不是匿名说道:

    这些人是人机吧 我天 都在刷评论

  15. 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说道:

    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

  16. 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说道:

    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障障哥

  17. Z某人is……说道:

    这堆不是东西的东西又在BB……(极个别除外)

  18. 1giao我里giaogiao说道:

    。。。。。。。。。。。。。。。。。。

  19. 沙雕沙雕沙雕沙雕沙雕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