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部 第八章 维哥湾 · 二

[法]儒勒·凡尔纳2018年09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些英雄与尼摩船长难道有什么心心相印的联系?我能不能从这组肖像里最终找到船长为人处世的秘密?难道他是被压迫人民的捍卫者,被奴役民族的解放者?难道他在本世纪最近的政治和社会动乱中抛头露面过?他会不会是可歌可泣的美洲大战中的一位英雄?……

突然,挂钟敲响了,八时整。钟锤击打钟铃的第一响就把我从迷梦中唤醒。我胆战心惊,仿佛有一只暗藏的眼睛能看穿我内心深处的隐秘,于是我急忙退出船长的卧室。

回到大厅,我的目光不由落在罗盘上。我们的航向一直向北。看了看测程仪,中等速度。再看看压力表,水深六十英尺左右。这正是实施加拿大人计划的有利时机。

我回到自己的寝室。我穿戴得暖暖和和的,海靴、水獭帽和海豹皮里子的真丝外套,一应齐全。我准备就绪。我等着。船上一片寂静,只听到螺旋桨低沉的咕噜声。我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有没有什么人突然大喊大叫,告诉我尼德·兰的逃跑计划已被发现了吧?我担心得要命。我极力使自己冷静下来,但我办不到。

差几分就九点了,我把耳朵贴近船长的房门。无声无息。我离开寝室,又回到大厅里。大厅光线黯淡,但空无一人。

我打开通往图书室的门,一样光线不足,更显冷冷清清。我走过去,站在门边,对着中央楼梯,等待尼德·兰的信号。

正在此时,螺旋桨的咕噜声明显减弱,而后索性停止了。鹦鹉螺号为什么出现一反常态的变化?这次停机对尼德·兰实施计划是有利还是有碍?我很难说清楚。

我的心怦怦直跳,搅乱了四周的沉寂。

突然,我觉察到一阵轻微的震动。我明白了,鹦鹉螺号刚才在海底停泊了。我更加惶惶不安。加拿大人没有向我发信号。我想去找尼德·兰,劝他推迟他的行动计划。我感到,我们的航行有悖常规……

此时,大厅门开了,尼摩船长出现了。他见到我,不作任何寒暄,一见如故地说:

“啊!教授先生,我正找您呢。您晓得你们的西班牙历史吧?”

即使精通本国历史,但在我当时的处境下,心慌意乱,六神无主,恐怕谁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到底怎么啦?”尼摩船长又说,“您听见我的问题了吗?您晓得西班牙历史吗?”

💐 梦 阮 读 书 = Ww w * m e n g R u a n * co m

“知之甚少。”我答道。

“学者们都如此,”尼摩船长说,“他们并不懂得。”后来,他又补充说:“那好,请坐下,我来给您讲一段历史轶闻吧。”

船长躺倒在长沙发上,我万般无奈,只好背着光坐在他身旁。

“教授先生,”他对我说道,“好好听着。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段历史会让您感兴趣的,因为它会回答一个您也许至今悬而未决的问题。”

“我洗耳恭听,船长,”我说,我不知道言者究竟意欲何为,我寻思会不会与我们的逃跑计划有关。

“教授先生,”尼摩船长又说,“如果您同意,我们就从1702年说起。您不会不知道,在那个时代,你们的国王路易十四,他以为只要专制君主打一个手势,比利牛斯山脉就会缩回地下去,于是就把王孙安儒公爵强加在西班牙人头上。这位亲王号称菲利普五世,其统治危机四起,在国外遇到了强大对手的麻烦。

“实际上,此前一年,荷兰、奥地利和英国王室在海牙早已签订了一项同盟条约,目的就是要摘掉菲利普五世在西班牙的王冠,改戴到奥地利一位大公的头上,同盟国迫不及待,提前封这位大公为查理三世。

“西班牙不得不抵制这个联盟。但西班牙陆、海军形同虚设。不过,西班牙并不缺乏金钱,只要满载美洲金银财宝的帆船源源不断地进入港口就行。哦,1702年底,西班牙正等待一支满载而归的船队,法国派出一支拥有二十三艘船只的舰队为其护航,舰队由德·夏多·雷诺海军上将指挥,因为同盟国的军舰当时正在大西洋这带海域游弋。

“船队本应开往加的斯港,但雷诺上将得知英国舰队正在这一带巡航,便决定在法国的一个港口靠岸。

“西班牙船队的船长们一致反对这个决定。他们要求法军护航到一个西班牙港口,即使不能去加的斯港,到维哥湾也行。维哥湾位于西班牙西北部海岸,当时那里尚未被封锁。

“雷诺上将屈从了船长们的要求,船队开进了维哥湾。

“糟糕的是,维哥湾是一个敞开的锚地,根本无法防守。因此,必须抢在盟国舰队到来之前把货物卸完,若不是突然发生了争权夺利的可悲问题,卸货应该是来得及的。”

“您搞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了吗?”尼摩船长问我。

“一清二楚,”我说,但我仍然搞不清楚他为什么要给我上这堂历史课。

“我接着说下去。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加的斯港的商人历来享有一种特权,根据这一特权,凡来自西印度群岛的一切商品均应由他们接货。而把船队的金条卸在维哥港,这就侵犯了他们的权力。他们便到马德里告状,并从软弱的菲利普五世那里得到指令,要求船队暂停维哥湾,封存货物,等到敌舰远离后再说。

“然而,正当西班牙做出这项决定时,英国舰队已于1702年10月22日抵达维哥湾。雷诺上将尽管处于劣势,还是英勇作战,但当他眼看一船船满载的财富就要落入敌人之手时,便索性烧毁、破坏商船队,大量金银财宝就这样随沉船堕入海底。”

尼摩船长刹住了话题。老实说,我仍然看不出这段故事有什么地方让我感兴趣。

“那又怎么样?”我问他道。

“是这样的,阿罗纳克斯先生,”尼摩船长回答我说,“我们现在就在这个维哥湾里,能不能揭开个中奥秘全仰仗您了。”

船长起身并请我跟他走。我定了定神。我服从了。大厅很暗,但透过玻璃窗,可看见海水闪闪发亮。我留神观看。

在鹦鹉螺号周围,在半海里范围之内,海水仿佛泡在电光之中。海底沙土清晰而明亮。几个船员身着潜水服,正忙着在黑糊糊的沉船残骸之间,清理一些行将腐朽的木桶和已经开裂的木箱。只见从破桶和破箱里散落出一大堆金条和银锭,还有数不清的钱币和珠宝,摊满了沙地。后来,船员们扛着贵重的战利品回到鹦鹉螺号,才卸下包袱,就又回去打捞取之不尽的金银财富。

我闹明白了。这里就是1702年10月22日那场海战的战场。也就是在这里,为西班牙政府运送金银财宝的船队全部沉没。也是在这里,尼摩船长按照自己的需要,把数以百万计的金银财宝装上鹦鹉螺号。美洲为了他,只为他一个人,奉献出贵金属。这些财宝原来是从印加〔10〕人那里,从费尔南·科尔特斯〔11〕手下败将那里抢夺来,他居然成了这些财宝的直接继承人,而且是独一无二的继承人!

〔10〕 印加,一译印卡,即印加帝国,南美洲西南部古国名。其君主称“印加”,国民为印加人。1533年,印加帝国被西班牙殖民者消灭。

〔11〕 费尔南·科尔特斯,侵略墨西哥的西班牙殖民者。

“您可曾知道,教授先生,”船长笑问我说,“海里深藏如此多的财富?”

“我只知道,”我答道,“有人估计过,海水中有两百万吨悬浮状态的银。”

“也许吧,但要提炼这些银,费用比利润高。可这里,正好相反,我只需要把别人丢失的东西拣起来,不仅在维哥湾如此,在成千上万海难发生地也都如此,我的海底地图都一一加了标记。现在,您是不是明白了,我可是亿万富翁?”

“我明白了,船长。不过,请恕我对您直说,仅就开发维哥湾而言,您的打捞工程比一家与您竞争的公司只是捷足先登一步而已。”

“哪家公司?”

“有家公司得到西班牙政府的特许,正要寻找这批沉船。股东们对这笔巨大的利润趋之若鹜,因为有人估计过,沉船财富高达五个亿。”

“五个亿!”船长回答我道。“原来有五亿,可现在就没那么多了。”

“的确,”我说。“因此,对股东们好言提个醒,也许堪称善举。不过,谁知道好心会不会受到欢迎呢。因为在通常情况下,赌棍们悔恨最厉害的,并非心疼输了多少钱,而是疯狂期望值的破灭。总而言之,我倒不是为赌徒们鸣冤叫屈,而是为成千上万苦难的人们感到难过,如果这么多的财富能让他们合理地沾点光,他们也许从中受益,可现在对他们来说毫无好处。”

我何苦发这么一通牢骚呢,因为我感觉到了,尼摩船长很可能受到了伤害。

“毫无好处!”尼摩船长愤愤不平地答道。“难道您以为,先生,这些财富就此泡汤了,是我把财富拣走拉倒了?照您那么说,我辛辛苦苦打捞这些财宝只是为了我自己?谁告诉您我没有好好加以利用?难道您以为,我不知道地球上还有受苦人,还有被压迫民族,还有需要救济的穷人,还有准备报仇的受害者吗?难道您不理解?……”

尼摩船长收住了话题,也许他后悔说得太多了。但我猜对了。不管是出于什么动机,他被迫到海底来寻找独立自主,说到底他首先依然是一个人!他的心仍然在为人类的苦难而怦跳不休,他乐善好施,扶困济贫,不仅惠及个人,也资助被奴役的种族!

此时鹦鹉螺号正航行在起义中的克里特岛海域,我终于明白了,尼摩船长把千百万资财到底送给了谁!

 

共 11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强

  2. 一枚读者说道:

    没人吗? ,,,,,,,,,,,

  3. 匿名说道:

    太强了!!向尼摩船长致敬!

  4. 你爸爸说道:

    (((o(*゚▽゚*)o)))

  5. 在你身下jc?说道:

    有哒~~~~~~~~

  6. O(∩_∩)O哈哈~说道:

    。。。。。。。。。。

  7. 惆怅长岑长惆怅长岑长说道:

    fuck you mother 石头欢聚一堂一套一套 VB别个

  8. 福利太好说道:

    福利待遇不错?

  9. 一个挑剔的人(呵呵?说道: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不好看?

  10. 蔡徐坤说道:

    这有好看的吗?呵呵呵

  11. 匿名说道:

    目前为止,尼摩的形象很清晰了。他的行动逻辑,他的未尽之言和雄心壮志,拼凑了七七八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