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部 第三章 价值千万的宝珠 · 一

[法]儒勒·凡尔纳2018年09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昼去夜来。我上床睡觉。我睡得相当糟糕。角鲨成了我睡梦里的一个重要角色。词源学说鲨鱼“requin”来源于安魂曲“requiem”,我觉得很有道理,又觉得很荒唐。

第二天凌晨四时,我被尼摩船长特地派来的服务员叫醒。我连忙起床,穿好衣服,赶紧来到大厅里。

尼摩船长正在那里等我。

“阿罗纳克斯先生,”他对我说,“您做好出发的准备了吗?”

“准备好了。”

“请跟我来。”

“我的同伴呢,船长?”

“他们知道了,正等我们呢。”

“我们不穿潜水服吗?”我问。

“还不到时候。我没有让鹦鹉螺号过于靠近海岸,我们离马纳尔海滩有相当距离,但我已让人准备好小艇,它会将我们送到抵达的准确地点,免得要走很长的路程。艇上有潜水设备,我们穿上行头就可以开始海底探险活动。”

尼摩船长带着我走向中央扶梯,拾阶而上来到平台。尼德和贡协议已捷足先登,他们春风满面,早就为“海底一游”而跃跃欲试。鹦鹉螺号的五名水手手握船桨在小艇里等着我们,小艇现在还系在大船上。

夜色依然昏暗。天空布满云朵,只能看见虚疏的几颗星星。我放眼对岸的大陆,只见一条模糊的海岸线,挡住了西南和西北方向四分之三的海天线。鹦鹉螺号夜间沿着锡兰岛西海岸北上,现正停留在马纳尔湾西面,或更确切地说,是在陆地和马纳尔岛形成的海湾的西边。就在那里,在阴沉的水下,横躺着大片珠母滩,那是一块取之不尽的珠宝福田,全长超过二十海里。

尼摩船长、贡协议、尼德·兰和我,我们在小艇后面坐下。艇长负责掌舵,他的四位伙伴负责划桨。缆绳解开,我们便离船出发。

小艇向南划去。水手们不慌不忙地划着。我观察到,他们的动作很有力,桨叶吃水很深,十秒钟划一下,这是海军的常规节奏。小艇和着节拍滑行,水花飞溅,像熔化的铅液,落在浑黑的波谷,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海面上迎头涌来一股小浪,小艇轻轻地摇晃了几下,船头冲破了几座浪峰。

我们不声不响。尼摩船长在想什么?他也许正在考虑前面不断靠近的土地,觉得是不是太接近了;加拿大人想得可能正相反,觉得陆地还太过遥远。至于贡协议,他只是津津有味地在那儿看热闹。

五时三十分,曙光初照,海岸线上方的轮廓越来越清晰地显露出来。只见海岸东面地势相当平坦,向南则时有起伏。我们离海岸还有五海里,海面雾气升腾,海岸又模糊不清了。我们与海岸中间只剩下荒凉一片。没有一条船,没有一个赶海的人。采珠人盛会的场地竟然冷冷清清,悄无声息。其实,尼摩船长已经有言在先,我们来得太早了,提早一个月来到这片海域上。

六时许,天色忽然大亮起来,这是热带地区特有的昼夜匆忙交替现象,既不见晨曦姗姗来迟,也看不到夕照依依不舍。但见一轮红日光芒四射,穿透东方海天线上的团团积云,喷薄而出,冉冉升起。

我清晰地看到了陆地,岸上绿树零星可见。

小艇向南岸浑圆的马纳尔岛划去。尼摩船长从座位上起立并观察了一下海面。

在船长的示意下,小艇立即抛锚,锚链下滑不长,因为海底只有一米深,这里是珠母滩的最高点之一。小艇借助退潮的推力立刻掉转方向。

“我们到了,阿罗纳克斯先生,”尼摩船长说,“您瞧瞧这狭窄的海湾。再过一个月,就在这里,将云集各路经营者的采珠船,也就在这片海域,各路潜水好汉将大胆展开搜索。这片海湾是采珠业的福地。这里可以躲开暴风的袭击,没有大风就不会有大浪,对潜水员作业十分有利。我们现在马上穿上潜水服,我们即将开始水下漫游。”

我看着这疑团叵测的海浪,一时无言以对,在小艇水手们的帮助下,我穿上笨重的潜水服。尼摩船长和我的两个同伴也正在穿戴之中。可是这一次,没有任何鹦鹉螺号的水手陪同我们游览观光。

不一会儿,我们从脚到脖子被橡胶服包裹得严严实实,背上也捆绑好呼吸器。伦可夫探照灯却不在装备之列。在我的脑袋套上铜盔之前,我便向船长提出灯的问题。

“这些灯具对我们没有用处,”船长回答道,“我们潜水并不深,阳光足以为我们沿途照明。再说了,把电光带进这个水域恐怕会招致不必要的麻烦。灯光会意外惊动潜伏在这一带的某些危险水族生物。”

尼摩船长说这话时,我不由回头看看贡协议和尼德·兰。但是这两位朋友已经套上了金属头盔,既听不到别人说话,也无法答话。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向船长请教。

“那我们的武器呢,就是枪啊?”我问。

“枪!管什么用?你们山里人不是用匕首打熊嘛,难道钢不比铅更可靠?这是一把硬刀子。别在您的腰带上,出发吧。”

我看看我的伙伴们。只见他们和我们一样别着钢刀,而且,尼德·兰还挥动着一把大鱼叉,在离开鹦鹉螺号之前,他就把鱼叉带到小艇上了。

然后,我照船长的做法,让人套上了沉重的铜头盔,呼吸器也就立即开始供气。

不一会儿工夫,水手们就把我们一行一个个送出了小艇,进入一点五米深的海,我们的脚踩到了沙滩。尼摩船长给我们打了个手势。我们立刻跟上他,走下一道平缓的沙坡,便潜入到水下。

进入海底世界,萦绕脑海的忡忡忧心通通被抛到九霄云外。我出奇地恢复了镇静。由于行动自如,我增强了信心,眼前的奇观异景征服了我的想象力。

太阳早已为水下作业备好足够的光明。水下景象不论粗细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走了十分钟后,我们来到五米深的海底,地面相当平坦。

我们脚步所到之处,立刻惊动一群奇异的单鳍属鱼类像沼泽沙锥那样活蹦乱跳,这类鱼只有一个鳍,那就是尾鳍。我发现还有爪洼鳗,酷似长蛇,身长八分米,青灰色肚皮,很容易与身无金线的康吉鳗相混淆。松鱼身体扁平呈椭圆形,背鳍如镰刀,有的像彩蝶般色彩绚丽,晒干腌制成松鱼干,可烹调名菜“卡拉瓦德”;还有一种特兰克巴尔鱼,非裸脊鱼属,身披横向八角鳞甲。

不过,太阳越升越高,海水也被照得越发明亮。地面也逐渐出现了变化,细沙地之后是地道的卵石地,上面覆盖着密密麻麻的软体动物和植形动物。在这两门动物群中,我发现了胎盘贝,两瓣薄薄的外壳大小不一致,这是红海和印度洋特产的一种牡蛎;还有满月蛤,橘黄色,贝壳呈环状;还有钻头螺;还有波斯紫红贝,为鹦鹉螺号提供亮丽的染料;还有角岩贝,长十五厘米,直立水中,很像随时准备抓您的手掌;浑身长刺的角螺;张口舌贝;小鸭嘴蛤,印度斯坦市场上常见的食用贝;发微光的银环水母;最后,漂亮无比的枇杷石贝,像风流雅致的扇子,这一带海域最丰富的枝状动物。

在活生生的海草丛中,在水生植被的庇荫之下,成群结队的节肢动物来往穿梭,横行霸道,尤其是旭蟹值得一提,甲壳带齿,呈钝三角形;还有这带海域的特产椰子蟹,面目狰狞的菱蟹,看起来奇丑无比。还有一种比菱蟹更难看的,我遇见过好几次了,那就是达尔文先生观察过的大蟹,大自然赋予它吃椰子的本性和力量,它可以爬上岸边的椰子树,把椰子打下来,椰子落地开裂,大蟹竟然会用强有力的蟹钳把椰子剥开取食。这里,海水清澈透亮,只见大蟹行动快捷,而作为马拉巴尔沿岸常客的海龟,则在活动的卵石间爬行,步履蹒跚,格外慢条斯理。

七时许,我们终于抵达珠母滩,只见成千上万的珠牡蛎在这里繁衍生息。这些珍贵的软体动物附着在岩石上,褐色的足丝稳稳地占据着地盘,丝毫不肯松动。从这点看,牡蛎不如贻贝,因为大自然并没有剥夺贻贝行动的自由。

珠母贝的两片贝壳颇为对称,浑圆肥厚,表面却十分粗糙。有些贝壳呈叶状,有暗绿色带纹从顶部向下辐射,这是些幼牡蛎。另外一些表面粗硬,黑乎乎的,年龄在十岁以上,宽度达十五厘米。

尼摩船长用手指着一大堆珠母让我看,我明白这里面有取之不尽的宝藏,因为大自然的创造力可以战胜人的破坏本能。尼德·兰破坏本性难移,正迫不及待地把美不胜收的软体动物装进随身携带的网兜里。

但我们不能停下脚步。必须紧跟着尼摩船长向前走,看来他是旧地重游,只走他熟悉的小路。地势明显升高,有时我伸直胳膊,手臂竟然露出水面。后来海滩又往下倾斜。我们不时遇见又高又峭的方尖岩石,不得不绕道而行。在阴暗的岩石洞穴内外,不时可见巨大的甲壳动物趾高气扬,好像架起枪炮,正虎视眈眈地瞄准我们,在我们的脚下,则爬行着海樱螋、吻沙蚕和环节动物,这些动物的触角、触手和触须到处伸张。

此时,在我们前面豁然张开一个大石洞,周围怪石嶙峋,岩石上长满高大直立的海洋植物。开始,我只觉得岩洞黑咕隆咚。阳光在深洞里逐渐黯淡无光。海浪忽明忽暗,其实只不过是阳光被海水淹没产生的光照效果罢了。

尼摩船长率先进洞。我们紧随其后。我的眼睛很快适应了洞内的昏暗。我看出来了,那分明是奇形怪状的拱顶沉积物,只见拱顶有天然柱石支撑,柱石底部粗大,坐在花岗岩基石上,很像沉重的托斯卡纳〔1〕石柱。我们的向导真是莫名其妙,为什么要把我们带到这个水下教堂来呢?不过我很快就会真相大白。

〔1〕 托斯卡纳,在意大利中西部,位于罗马和威尼斯之间,是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发祥地,古罗马建筑遗迹随处可见。

 

共 16 条评论

  1. 一条狗候说道:

    8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候i

  2. ?️如我一样说道:

    即刻坎坎坷坷斤斤计较就能买口红?

    北京地铁车站将开通地铁的交通便利、

  3. 匿名说道:

    爱上对方过后就哭了

  4. 一个痛恨老师的人说道:

    狼和狗生下的是狼狗,那么老虎和狮子生下的东西就是老师了

  5.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说道: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6. 匿名说道: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7. 匿名说道:

    昼去夜来。我上床睡觉。我睡得相当糟糕。角鲨成了我睡梦里的一个重要角色。词源学说鲨鱼“requin”来源于安魂曲“requiem”,我觉得很有道理,又觉得很荒唐。

    第二天凌晨四时,我被尼摩船长特地派来的服务员叫醒。我连忙起床,穿好衣服,赶紧来到大厅里。

    尼摩船长正在那里等我。

    “阿罗纳克斯先生,”他对我说,“您做好出发的准备了吗?”

    “准备好了。”

    “请跟我来。”

    “我的同伴呢,船长?”

    “他们知道了,正等我们呢。”

    “我们不穿潜水服吗?”我问。

    “还不到时候。我没有让鹦鹉螺号过于靠近海岸,我们离马纳尔海滩有相当距离,但我已让人准备好小艇,它会将我们送到抵达的准确地点,免得要走很长的路程。艇上有潜水设备,我们穿上行头就可以开始海底探险活动。”

    尼摩船长带着我走向中央扶梯,拾阶而上来到平台。尼德和贡协议已捷足先登,他们春风满面,早就为“海底一游”而跃跃欲试。鹦鹉螺号的五名水手手握船桨在小艇里等着我们,小艇现在还系在大船上。

    夜色依然昏暗。天空布满云朵,只能看见虚疏的几颗星星。我放眼对岸的大陆,只见一条模糊的海岸线,挡住了西南和西北方向四分之三的海天线。鹦鹉螺号夜间沿着锡兰岛西海岸北上,现正停留在马纳尔湾西面,或更确切地说,是在陆地和马纳尔岛形成的海湾的西边。就在那里,在阴沉的水下,横躺着大片珠母滩,那是一块取之不尽的珠宝福田,全长超过二十海里。

    尼摩船长、贡协议、尼德·兰和我,我们在小艇后面坐下。艇长负责掌舵,他的四位伙伴负责划桨。缆绳解开,我们便离船出发。

    小艇向南划去。水手们不慌不忙地划着。我观察到,他们的动作很有力,桨叶吃水很深,十秒钟划一下,这是海军的常规节奏。小艇和着节拍滑行,水花飞溅,像熔化的铅液,落在浑黑的波谷,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海面上迎头涌来一股小浪,小艇轻轻地摇晃了几下,船头冲破了几座浪峰。

    我们不声不响。尼摩船长在想什么?他也许正在考虑前面不断靠近的土地,觉得是不是太接近了;加拿大人想得可能正相反,觉得陆地还太过遥远。至于贡协议,他只是津津有味地在那儿看热闹。

    五时三十分,曙光初照,海岸线上方的轮廓越来越清晰地显露出来。只见海岸东面地势相当平坦,向南则时有起伏。我们离海岸还有五海里,海面雾气升腾,海岸又模糊不清了。我们与海岸中间只剩下荒凉一片。没有一条船,没有一个赶海的人。采珠人盛会的场地竟然冷冷清清,悄无声息。其实,尼摩船长已经有言在先,我们来得太早了,提早一个月来到这片海域上。

    六时许,天色忽然大亮起来,这是热带地区特有的昼夜匆忙交替现象,既不见晨曦姗姗来迟,也看不到夕照依依不舍。但见一轮红日光芒四射,穿透东方海天线上的团团积云,喷薄而出,冉冉升起。

    我清晰地看到了陆地,岸上绿树零星可见。

    小艇向南岸浑圆的马纳尔岛划去。尼摩船长从座位上起立并观察了一下海面。

    在船长的示意下,小艇立即抛锚,锚链下滑不长,因为海底只有一米深,这里是珠母滩的最高点之一。小艇借助退潮的推力立刻掉转方向。

    “我们到了,阿罗纳克斯先生,”尼摩船长说,“您瞧瞧这狭窄的海湾。再过一个月,就在这里,将云集各路经营者的采珠船,也就在这片海域,各路潜水好汉将大胆展开搜索。这片海湾是采珠业的福地。这里可以躲开暴风的袭击,没有大风就不会有大浪,对潜水员作业十分有利。我们现在马上穿上潜水服,我们即将开始水下漫游。”

    我看着这疑团叵测的海浪,一时无言以对,在小艇水手们的帮助下,我穿上笨重的潜水服。尼摩船长和我的两个同伴也正在穿戴之中。可是这一次,没有任何鹦鹉螺号的水手陪同我们游览观光。

    不一会儿,我们从脚到脖子被橡胶服包裹得严严实实,背上也捆绑好呼吸器。伦可夫探照灯却不在装备之列。在我的脑袋套上铜盔之前,我便向船长提出灯的问题。

    “这些灯具对我们没有用处,”船长回答道,“我们潜水并不深,阳光足以为我们沿途照明。再说了,把电光带进这个水域恐怕会招致不必要的麻烦。灯光会意外惊动潜伏在这一带的某些危险水族生物。”

    尼摩船长说这话时,我不由回头看看贡协议和尼德·兰。但是这两位朋友已经套上了金属头盔,既听不到别人说话,也无法答话。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向船长请教。

    “那我们的武器呢,就是枪啊?”我问。

    “枪!管什么用?你们山里人不是用匕首打熊嘛,难道钢不比铅更可靠?这是一把硬刀子。别在您的腰带上,出发吧。”

    我看看我的伙伴们。只见他们和我们一样别着钢刀,而且,尼德·兰还挥动着一把大鱼叉,在离开鹦鹉螺号之前,他就把鱼叉带到小艇上了。

    然后,我照船长的做法,让人套上了沉重的铜头盔,呼吸器也就立即开始供气。

    不一会儿工夫,水手们就把我们一行一个个送出了小艇,进入一点五米深的海,我们的脚踩到了沙滩。尼摩船长给我们打了个手势。我们立刻跟上他,走下一道平缓的沙坡,便潜入到水下。

    进入海底世界,萦绕脑海的忡忡忧心通通被抛到九霄云外。我出奇地恢复了镇静。由于行动自如,我增强了信心,眼前的奇观异景征服了我的想象力。

    太阳早已为水下作业备好足够的光明。水下景象不论粗细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走了十分钟后,我们来到五米深的海底,地面相当平坦。

    我们脚步所到之处,立刻惊动一群奇异的单鳍属鱼类像沼泽沙锥那样活蹦乱跳,这类鱼只有一个鳍,那就是尾鳍。我发现还有爪洼鳗,酷似长蛇,身长八分米,青灰色肚皮,很容易与身无金线的康吉鳗相混淆。松鱼身体扁平呈椭圆形,背鳍如镰刀,有的像彩蝶般色彩绚丽,晒干腌制成松鱼干,可烹调名菜“卡拉瓦德”;还有一种特兰克巴尔鱼,非裸脊鱼属,身披横向八角鳞甲。

    不过,太阳越升越高,海水也被照得越发明亮。地面也逐渐出现了变化,细沙地之后是地道的卵石地,上面覆盖着密密麻麻的软体动物和植形动物。在这两门动物群中,我发现了胎盘贝,两瓣薄薄的外壳大小不一致,这是红海和印度洋特产的一种牡蛎;还有满月蛤,橘黄色,贝壳呈环状;还有钻头螺;还有波斯紫红贝,为鹦鹉螺号提供亮丽的染料;还有角岩贝,长十五厘米,直立水中,很像随时准备抓您的手掌;浑身长刺的角螺;张口舌贝;小鸭嘴蛤,印度斯坦市场上常见的食用贝;发微光的银环水母;最后,漂亮无比的枇杷石贝,像风流雅致的扇子,这一带海域最丰富的枝状动物。

    落*霞*小*说 ? ww w_l uo x ia_c o m _

    在活生生的海草丛中,在水生植被的庇荫之下,成群结队的节肢动物来往穿梭,横行霸道,尤其是旭蟹值得一提,甲壳带齿,呈钝三角形;还有这带海域的特产椰子蟹,面目狰狞的菱蟹,看起来奇丑无比。还有一种比菱蟹更难看的,我遇见过好几次了,那就是达尔文先生观察过的大蟹,大自然赋予它吃椰子的本性和力量,它可以爬上岸边的椰子树,把椰子打下来,椰子落地开裂,大蟹竟然会用强有力的蟹钳把椰子剥开取食。这里,海水清澈透亮,只见大蟹行动快捷,而作为马拉巴尔沿岸常客的海龟,则在活动的卵石间爬行,步履蹒跚,格外慢条斯理。

    七时许,我们终于抵达珠母滩,只见成千上万的珠牡蛎在这里繁衍生息。这些珍贵的软体动物附着在岩石上,褐色的足丝稳稳地占据着地盘,丝毫不肯松动。从这点看,牡蛎不如贻贝,因为大自然并没有剥夺贻贝行动的自由。

    珠母贝的两片贝壳颇为对称,浑圆肥厚,表面却十分粗糙。有些贝壳呈叶状,有暗绿色带纹从顶部向下辐射,这是些幼牡蛎。另外一些表面粗硬,黑乎乎的,年龄在十岁以上,宽度达十五厘米。

    尼摩船长用手指着一大堆珠母让我看,我明白这里面有取之不尽的宝藏,因为大自然的创造力可以战胜人的破坏本能。尼德·兰破坏本性难移,正迫不及待地把美不胜收的软体动物装进随身携带的网兜里。

    但我们不能停下脚步。必须紧跟着尼摩船长向前走,看来他是旧地重游,只走他熟悉的小路。地势明显升高,有时我伸直胳膊,手臂竟然露出水面。后来海滩又往下倾斜。我们不时遇见又高又峭的方尖岩石,不得不绕道而行。在阴暗的岩石洞穴内外,不时可见巨大的甲壳动物趾高气扬,好像架起枪炮,正虎视眈眈地瞄准我们,在我们的脚下,则爬行着海樱螋、吻沙蚕和环节动物,这些动物的触角、触手和触须到处伸张。

    此时,在我们前面豁然张开一个大石洞,周围怪石嶙峋,岩石上长满高大直立的海洋植物。开始,我只觉得岩洞黑咕隆咚。阳光在深洞里逐渐黯淡无光。海浪忽明忽暗,其实只不过是阳光被海水淹没产生的光照效果罢了。

    尼摩船长率先进洞。我们紧随其后。我的眼睛很快适应了洞内的昏暗。我看出来了,那分明是奇形怪状的拱顶沉积物,只见拱顶有天然柱石支撑,柱石底部粗大,坐在花岗岩基石上,很像沉重的托斯卡纳〔1〕石柱。我们的向导真是莫名其妙,为什么要把我们带到这个水下教堂来呢?不过我很快就会真相大白。

    〔1〕 托斯卡纳,在意大利中西部,位于罗马和威尼斯之间,是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发祥地,古罗马建筑遗迹随处可见。

    上一章:第二部 第二章 尼摩船长的新建议
    下一章:第二部 第三章 价值千万的宝珠 · 二

  8. ???说道:

    有为作业来的吗(

  9. sans而后行啊~说道:

    *狗吸收了《海底两万里》,你获得了废纸( ͡° ͜ʖ ͡°)

  10. 世界第加快说道:

    狼伴归途地狱边境吧 就
    UI关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1. 塔利亚说道:

    艇长带三人观看采珠场里的美景,介绍各种珠母,给他们看了一颗大如椰子的珍珠,令人惊叹。一个采珠人正辛苦地采珠,突然一头大鲨鱼向他发起进攻,艇长舍身相救,与巨鲨展开殊死搏斗。正当艇长危在旦夕时,内德·兰德一叉刺中鲨鱼要害。艇长把采珠人救起,并赠送一小袋珍珠。鹦鹉螺号在红海上劈波斩浪。尼摩艇长和教授介绍红海得名的原因和他发现从红海通往地中海的地下通道“阿拉伯隧道”的经过。
    27-28章概括在此
    表问我读后感,写了也不说
    为什么总有人在复制粘贴原文?不累吗?是一个人吗?

    1. 匿名说道:

      网上找的,不是吗?
      你也很无聊

  12. 匿名说道:

    不一会儿,我们从脚到脖子被橡胶服包裹得严严实实,背上也捆绑好呼吸器。伦可夫探照灯却不在装备之列。在我的脑袋套上铜盔之前,我便向船长提出灯的问题。
    “这些灯具对我们没有用处,”船长回答道,“我们潜水并不深,阳光足以为我们沿途照明。再说了,把电光带进这个水域恐怕会招致不必要的麻烦。灯光会意外惊动潜伏在这一带的某些危险水族生物。”
    尼摩船长说这话时,我不由回头看看贡协议和尼德·兰。但是这两位朋友已经套上了金属头盔,既听不到别人说话,也无法答话。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向船长请教。
    “那我们的武器呢,就是枪啊?”我问。
    “枪!管什么用?你们山里人不是用匕首打熊嘛,难道钢不比铅更可靠?这是一把硬刀子。别在您的腰带上,出发吧。”
    我看看我的伙伴们。只见他们和我们一样别着钢刀,而且,尼德·兰还挥动着一把大鱼叉,在离开鹦鹉螺号之前,他就把鱼叉带到小艇上了。
    然后,我照船长的做法,让人套上了沉重的铜头盔,呼吸器也就立即开始供气。
    不一会儿工夫,水手们就把我们一行一个个送出了小艇,进入一点五米深的海,我们的脚踩到了沙滩。尼摩船长给我们打了个手势。我们立刻跟上他,走下一道平缓的沙坡,便潜

  13. 阿弥托佛hhhc说道:

    泪了 (菜的安详)hhhhhhhhhhhhhhhhhc

  14. nmcz说道:

    大家都是读书人………

  15. 匿名说道:

    感谢上文的概括
    作业省事了(p≧w≦q)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