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一部 第二十二章 尼摩船长的雷电 · 二

[法]儒勒·凡尔纳2018年09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不由失望地大叫一声!贡协议猛然端起枪来,瞄准一个土人,只见那个土人在十米之外正挥动投石器。我本想阻止贡协议开枪,但子弹已经打了出去,打碎了土人胳膊上的护身手镯。

“贡协议!”我大声喊道,“贡协议!”

“怎么啦!难道先生没看见这个吃人肉的家伙已经开始进攻了吗?”

“一只贝壳岂能同一条人命相比!”我责备贡协议。

“啊!混帐东西!”贡协议喊道,“我宁可被他砸断肩膀!”

贡协议说的是老实话,但我不能同意他的意见。然而,形势开始急转直下,可我们事先并没有注意到。二十多条独木舟已把鹦鹉螺号团团包围起来。独木舟是大树干掏空而成,又长又窄,便于航行,船两边还配有漂浮的竹筒以稳定船身。驾驶独木舟的都是技术娴熟的半裸土人,我看着他们不断逼近,不由惶惶不安起来。

显而易见,这些巴布亚人早就与欧洲人有过交往,而且熟悉欧洲人的船只。但躺在海湾里的这条长长的圆铁筒,既没有桅杆,也没发现烟窗,他们看了该作何感想?反正不是好东西,一开始他们就敬而远之。可是,看这家伙一动不动,便逐渐壮起胆来,设法摸清它的脾气。然而,我们正是要阻止这种亲密接触。我们的武器响声不大,对土人的震慑作用很小,因为他们只迷信轰隆乱响的武器。雷电如果没有隆隆的雷声,那是吓不倒人的,尽管真正的危险在闪电,而不在雷声。

此时,独木舟越来越逼近鹦鹉螺号了,只见飞箭雨点般打在船板上。

“见鬼!下雹子了!”贡协议道,“恐怕是带毒的雹子!”

“应该通知尼摩船长,”我说着立刻穿过盖板进入舱内。

我下到大厅。没发现一个人。我壮着胆子去敲船长卧室的门。

里面回答我一声“进来!”。我进门,发现船长正专心地在演算,上面划满了X和许许多多的代数符号。

“打搅您了吧?”我客气地寒暄道。

“没错,阿罗纳克斯先生,”船长回答我道,“但是我想,您来见我必有重要的原因吧?”

“很重要。我们被土人的独木舟给围住了,再过几分钟,几百个土人就会来袭击我们。”

“啊!”尼摩船长镇静地感叹一声,“他们是驾独木舟来的?”

梦~阮~读~书~ - w w w -m e n g R u a n - co m 💨

“是的,先生。”

“那好吧!先生,只需要把盖板关好就行了。”

“一点不错,我就是来告诉您……”

“再简单不过了,”尼摩船长道。

于是,船长按动电钮,把命令传到船员值班室。

“事情办妥了,先生,”他对我说,好像只是举手之劳,“小艇已经放回原来的位置,盖板也关好了。我想,您不必担心这些先生们会打破这道铜墙铁壁,你们军舰的炮弹不是奈何不得吗?”

“不担心,船长,可是还有一个危险。”

“什么危险,先生?”

“明天早晨,此时此刻,我们必须打开盖板,为鹦鹉螺号换新鲜空气……”

“没问题,先生,我们的船本来就是用的鲸呼吸法。”

“只是,到时候,巴布亚人一旦占领了平台,我看您如何能阻止他们进来。”

“这么说,先生,您以为他们肯定会上船来喽?”

“我敢肯定。”

“那好哇,先生,就让他们上来好了。我看没有任何理由不让他们上来。说实在的,这些巴布亚人可怜得连鬼都不如,我不希望我的盖博罗岛之行会让任何苦命人丧命。”

话都说到了,我正要告辞,但尼摩船长却要我留下,让我坐在他身边。他饶有兴趣地询问有关我们上岛游逛和打猎的情况,看样子他不太理解加拿大人馋肉吃的生理需求。后来,我们又东拉西扯谈了一些别的话题,尼摩船长虽然还是那样含而不露,但显得比以前和蔼可亲多了。

在闲聊中,我们谈到了鹦鹉螺号的处境,因为它现在搁浅的海峡,正是迪蒙·迪尔维尔死里逃生的地方。于是话题就转到迪蒙·迪尔维尔身上。

“这个迪尔维尔,是一位伟大的水手,是你们的伟大航海人之一,也是你们最有才华的航海家之一。他是你们的科克,是你们法国人的科克。不走运的学者!他敢闯南极浮冰,敢闯大洋洲的大堡礁,也不怕太平洋上的食人族,可最后却惨死在铁路的一辆列车上!如果这个坚强的汉子在最后时刻还能思考的话,您能想象他的临终思想是什么吗?”

尼摩船长说到这里显得十分激动,我也深为感动。

于是,我们拿起地图,不由回顾起这位法国航海家的业绩,谈到他的环球航行,谈到他两次南极探险,他因此发现了阿代丽岛和路易·菲利普岛,最后还谈到大洋洲主要岛屿及其水文资料。

“你们的迪尔维尔在海面上做到的事,我在海洋里面也都做到了,”尼摩船长对我说道,“而且比他做得更容易,更全面。星盘号和信女号不断遭受狂风暴雨的袭击,饱受颠沛流离之苦,不能与鹦鹉螺号相提并论,鹦鹉螺号是一间宁静的工作室,是名副其实的水下安居乐业者。”

“不过,船长,”我说,“迪蒙·迪尔维尔的舰艇与鹦鹉螺号有一点是相似的。”

“哪一点,先生?”

“那就是鹦鹉螺号也同它们一样搁浅了!”

“鹦鹉螺号没有搁浅,先生,”尼摩船长冷言冷语地回敬我道,“鹦鹉螺号生来就需要在海床上休息。为了使舰艇脱浅,迪尔维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使出了浑身操作本领,而我却不必费这么多手脚。星盘号和信女号差一点葬身海底,而我的鹦鹉螺号却安然无恙。明天,就是我说定的日子,就在我说定的时刻,潮水会不动声色地把鹦鹉螺号浮托起来,它将继续穿洋过海,照航不误。”

“船长,”我说,“我并不怀疑……”

“明天,”船长起身补充道,“明天下午二时四十分,鹦鹉螺号将漂浮起来,并毫发无损地驶离托雷斯海峡。”

这话说得干脆利落,斩钉截铁,然后尼摩船长便向我欠欠身,示意我可以离开,于是我回到我的房间里。

贡协议正在里面等我,他想了解我同尼摩船长谈话的结果。

“我的好小子,”我回答他道,“当时我装得很有把握,认为鹦鹉螺号已经受到巴布亚土人的威胁,可船长回答我的话却连讥带讽。因此,我只有一事相告:相信船长,安心睡你的大觉吧。”

“先生不需要我帮忙吗?”

“没事了,我的朋友。尼德·兰在干什么哪?”

“请先生原谅,”贡协议答道,“尼德正在做袋鼠肉饼呢,肯定好吃得很。”

又剩下我一个人了,只好上床睡觉,但睡得很不安稳。我听到野蛮人在平台上乱喊乱叫乱跺脚的嘈杂声,震耳欲聋。就这样闹哄哄地过了一夜,全船上下无人过问。就像装甲堡垒内的士兵对装甲外的蚂蚁漠不关心一样,船员们对食人族的到来毫不介意。

早晨六时,我起了床……鹦鹉螺号的盖板尚未打开,船内的空气也因此得不到更新,但储气罐的储备十分充足,已经开始运行,及时向舱内浑浊的空气投送了几立方米的氧气。

我在自己的房间里一直工作到中午,始终没有见到尼摩船长,哪怕只是打个照面。船内似乎毫无开航的准备。

我又等待了片刻,而后,我来到大厅。挂钟指向二时三十分。再过十分钟,海面浪涛势必达到最高潮,如果尼摩船长不是空口许愿,那么鹦鹉螺号很快就会漂浮脱浅。如若不然,它要最终摆脱礁石床的钳制,恐怕还得在这里居留好几个月的时间。

就在此时,只觉得船体颤动了几下,这是一种预兆。我听见船壳与粗糙的石灰质珊瑚礁摩擦顶撞的吱嘎声。

二时三十五分,尼摩船长来到大厅。

“我们立即出发,”他说。

“啊!”我长叹一声。

“我已下令打开盖板。”

“可那些巴布亚人呢?”

“巴布亚人?”尼摩船长反问道,轻轻地耸了耸肩。

“他们不会闯入鹦鹉螺号?”

“怎么进来?”

“就在您叫人关盖板的当口,可能就溜进来了。”

“阿罗纳克斯先生,”尼摩船长泰然地答道,“没人能从鹦鹉螺号盖板口进来,即使盖板敞开着也不行。”

我看了看船长。

“您没闹明白?”他问我。

“一点儿也不明白。”

“那好吧!过来看看吧。”

我朝中央扶梯走去。尼德·兰和贡协议也在那里,正惊讶地看着几个船员打开盖板,只听外面嗷嗷乱叫,咒骂声怒吼声响成一片。

盖板朝外放倒了,二十来副可怕的面孔却露了出来。第一个土人刚把手放在楼梯扶手上,立即就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推了回去,只见他拔腿就逃,一边乱蹦乱跳,一边发出恐怖的惨叫。

紧接着,十个同伙也挤到扶梯边,十个人遭遇同样的命运。

贡协议看得津津有味。尼德·兰生性暴躁,一下子冲上扶梯。当他双手一接触扶手,也立即被击倒了。

“千刀万剐活见鬼!”他嚷嚷道,“我遭雷劈啦!”

一句话道破了天机。这不只是楼梯的扶手,而且还是可通电的金属导体,扶手电缆一直通向平台。谁碰了通电的扶手,就会感到激烈的震撼,如果尼摩船长高压输入电流,那么就可能置人于死地。千真万确可以说,尼摩船长在来犯者与他之间设置了一张电网,任何人都不能越雷池一步。

正因为如此,巴布亚人个个惊惶失措,丧魂失魄,慌忙向后撤退。我们喜忧参半,哭笑不得,倒霉的尼德·兰骂不绝口,我们只能好言相劝,为他按摩抚慰。

不过,与此同时,鹦鹉螺号被最后的高潮托起,正好是在船长预定的二时四十分准点起床,最终离开了珊瑚礁。鹦鹉螺号的螺旋桨郑重其事而又慢条斯理地拍打着海水,速度一点一点地加快。鹦鹉螺号安然无恙地离开了托雷斯海峡危机四伏的水道,重新航行在汪洋大海之中。

 

共 16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sxz

    1. 匿名说道:

      ///////////////////////

  2. 匿名说道:

    在闲聊中,我们谈到了鹦鹉螺号的处境,因为它现在搁浅的海峡,正是迪蒙·迪尔维尔死里逃生的地方。于是话题就转到迪蒙·迪尔维尔身上。

    “这个迪尔维尔,是一位伟大的水手,是你们的伟大航海人之一,也是你们最有才华的航海家之一。他是你们的科克,是你们法国人的科克。不走运的学者!他敢闯南极浮冰,敢闯大洋洲的大堡礁,也不怕太平洋上的食人族,可最后却惨死在铁路的一辆列车上!如果这个坚强的汉子在最后时刻还能思考的话,您能想象他的临终思想是什么吗?”

    尼摩船长说到这里显得十分激动,我也深为感动。

    于是,我们拿起地图,不由回顾起这位法国航海家的业绩,谈到他的环球航行,谈到他两次南极探险,他因此发现了阿代丽岛和路易·菲利普岛,最后还谈到大洋洲主要岛屿及其水文资料。

    “你们的迪尔维尔在海面上做到的事,我在海洋里面也都做到了,”尼摩船长对我说道,“而且比他做得更容易,更全面。星盘号和信女号不断遭受狂风暴雨的袭击,饱受颠沛流离之苦,不能与鹦鹉螺号相提并论,鹦鹉螺号是一间宁静的工作室,是名副其实的水下安居乐业者。”

    “不过,船长,”我说,“迪蒙·迪尔维尔的舰艇与鹦鹉螺号有一点是相似的。”

    “哪一点,先生?”

    “那就是鹦鹉螺号也同它们一样搁浅了!”

    “鹦鹉螺号没有搁浅,先生,”尼摩船长冷言冷语地回敬我道,“鹦鹉螺号生来就需要在海床上休息。为了使舰艇脱浅,迪尔维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使出了浑身操作本领,而我却不必费这么多手脚。星盘号和信女号差一点葬身海底,而我的鹦鹉螺号却安然无恙。明天,就是我说定的日子,就在我说定的时刻,潮水会不动声色地把鹦鹉螺号浮托起来,它将继续穿洋过海,照航不误。”

    “船长,”我说,“我并不怀疑……”

    “明天,”船长起身补充道,“明天下午二时四十分,鹦鹉螺号将漂浮起来,并毫发无损地驶离托雷斯海峡。”

    这话说得干脆利落,斩钉截铁,然后尼摩船长便向我欠欠身,示意我可以离开,于是我回到我的房间里。

    贡协议正在里面等我,他想了解我同尼摩船长谈话的结果。

    “我的好小子,”我回答他道,“当时我装得很有把握,认为鹦鹉螺号已经受到巴布亚土人的威胁,可船长回答我的话却连讥带讽。因此,我只有一事相告:相信船长,安心睡你的大觉吧。”

    “先生不需要我帮忙吗?”

    “没事了,我的朋友。尼德·兰在干什么哪?”

    “请先生原谅,”贡协议答道,“尼德正在做袋鼠肉饼呢,肯定好吃得很。”

    又剩下我一个人了,只好上床睡觉,但睡得很不安稳。我听到野蛮人在平台上乱喊乱叫乱跺脚的嘈杂声,震耳欲聋。就这样闹哄哄地过了一夜,全船上下无人过问。就像装甲堡垒内的士兵对装甲外的蚂蚁漠不关心一样,船员们对食人族的到来毫不介意。

    早晨六时,我起了床……鹦鹉螺号的盖板尚未打开,船内的空气也因此得不到更新,但储气罐的储备十分充足,已经开始运行,及时向舱内浑浊的空气投送了几立方米的氧气。

    我在自己的房间里一直工作到中午,始终没有见到尼摩船长,哪怕只是打个照面。船内似乎毫无开航的准备。

    我又等待了片刻,而后,我来到大厅。挂钟指向二时三十分。再过十分钟,海面浪涛势必达到最高潮,如果尼摩船长不是空口许愿,那么鹦鹉螺号很快就会漂浮脱浅。如若不然,它要最终摆脱礁石床的钳制,恐怕还得在这里居留好几个月的时间。

    就在此时,只觉得船体颤动了几下,这是一种预兆。我听见船壳与粗糙的石灰质珊瑚礁摩擦顶撞的吱嘎声。

    二时三十五分,尼摩船长来到大厅。

    “我们立即出发,”他说。

    “啊!”我长叹一声。

    “我已下令打开盖板。”

    “可那些巴布亚人呢?”

    “巴布亚人?”尼摩船长反问道,轻轻地耸了耸肩。

    “他们不会闯入鹦鹉螺号?”

    “怎么进来?”

    “就在您叫人关盖板的当口,可能就溜进来了。”

    “阿罗纳克斯先生,”尼摩船长泰然地答道,“没人能从鹦鹉螺号盖板口进来,即使盖板敞开着也不行。”

    我看了看船长。

    “您没闹明白?”他问我。

    “一点儿也不明白。”

    “那好吧!过来看看吧。”

    我朝中央扶梯走去。尼德·兰和贡协议也在那里,正惊讶地看着几个船员打开盖板,只听外面嗷嗷乱叫,咒骂声怒吼声响成一片。

    盖板朝外放倒了,二十来副可怕的面孔却露了出来。第一个土人刚把手放在楼梯扶手上,立即就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推了回去,只见他拔腿就逃,一边乱蹦乱跳,一边发出恐怖的惨叫。

    紧接着,十个同伙也挤到扶梯边,十个人遭遇同样的命运。

    贡协议看得津津有味。尼德·兰生性暴躁,一下子冲上扶梯。当他双手一接触扶手,也立即被击倒了。

    “千刀万剐活见鬼!”他嚷嚷道,“我遭雷劈啦!”

    一句话道破了天机。这不只是楼梯的扶手,而且还是可通电的金属导体,扶手电缆一直通向平台。谁碰了通电的扶手,就会感到激烈的震撼,如果尼摩船长高压输入电流,那么就可能置人于死地。千真万确可以说,尼摩船长在来犯者与他之间设置了一张电网,任何人都不能越雷池一步。

    正因为如此,巴布亚人个个惊惶失措,丧魂失魄,慌忙向后撤退。我们喜忧参半,哭笑不得,倒霉的尼德·兰骂不绝口,我们只能好言相劝,为他按摩抚慰。

    不过,与此同时,鹦鹉螺号被最后的高潮托起,正好是在船长预定的二时四十分准点起床,最终离开了珊瑚礁。鹦鹉螺号的螺旋桨郑重其事而又慢条斯理地拍打着海水,速度一点一点地加快。鹦鹉螺号安然无恙地离开了托雷斯海峡危机四伏的水道,重新航行在汪洋大海之中。

  3. 匿名说道: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的大多数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滴滴答答的发反反复复反复点点滴滴点点滴滴

  4. 我不由失望地大叫一声说道:

    我不由失望地大叫一声!贡协议猛然端起枪来,瞄准一个土人,只见那个土人在十米之外正挥动投石器。我本想阻止贡协议开枪,但子弹已经打了出去,打碎了土人胳膊上的护身手镯。

    “贡协议!”我大声喊道,“贡协议!”

    “怎么啦!难道先生没看见这个吃人肉的家伙已经开始进攻了吗?”

    “一只贝壳岂能同一条人命相比!”我责备贡协议
    贡协议说的是老实话,但我不能同意他的意见。然而,形势开始急转直下,可我们事先并没有注意到。二十多条独木舟已把鹦鹉螺号团团包围起来。独木舟是大树干掏空而成,又长又窄,便于航行,船两边还配有漂浮的竹筒以稳定船身。驾驶独木舟的都是技术娴熟的半裸土人,我看着他们不断逼近,不由惶惶不安起来。

    显而易见,这些巴布亚人早就与欧洲人有过交往,而且熟悉欧洲人的船只。但躺在海湾里的这条长长的圆铁筒,既没有桅杆,也没发现烟窗,他们看了该作何感想?反正不是好东西,一开始他们就敬而远之。可是,看这家伙一动不动,便逐渐壮起胆来,设法摸清它的脾气。然而,我们正是要阻止这种亲密接触。我们的武器响声不大,对土人的震慑作用很小,因为他们只迷信轰隆乱响的武器。雷电如果没有隆隆的雷声,那是吓不倒人的,尽管真正的危险在闪电,而不在雷声。

    此时,独木舟越来越逼近鹦鹉螺号了,只见飞箭雨点般打在船板上。

    “见鬼!下雹子了!”贡协议道,“恐怕是带毒的雹子!”

    “应该通知尼摩船长,”我说着立刻穿过盖板进入舱内。

    我下到大厅。没发现一个人。我壮着胆子去敲船长卧室的门。

    里面回答我一声“进来!”。我进门,发现船长正专心地在演算,上面划满了X和许许多多的代数符号。

    “打搅您了吧?”我客气地寒暄道。

    “没错,阿罗纳克斯先生,”船长回答我道,“但是我想,您来见我必有重要的原因吧?”

    “很重要。我们被土人的独木舟给围住了,再过几分钟,几百个土人就会来袭击我们。”

    “啊!”尼摩船长镇静地感叹一声,“他们是驾独木舟来的?”

    “是的,先生。”

    “那好吧!先生,只需要把盖板关好就行了。”

    “一点不错,我就是来告诉您……”

    “再简单不过了,”尼摩船长道。

    于是,船长按动电钮,把命令传到船员值班室。

    “事情办妥了,先生,”他对我说,好像只是举手之劳,“小艇已经放回原来的位置,盖板也关好了。我想,您不必担心这些先生们会打破这道铜墙铁壁,你们军舰的炮弹不是奈何不得吗?”

    “不担心,船长,可是还有一个危险。”

    “什么危险,先生?”

    “明天早晨,此时此刻,我们必须打开盖板,为鹦鹉螺号换新鲜空气……”

    “没问题,先生,我们的船本来就是用的鲸呼吸法。”

    “只是,到时候,巴布亚人一旦占领了平台,我看您如何能阻止他们进来。”

    “这么说,先生,您以为他们肯定会上船来喽?”

    “我敢肯定。”

    “那好哇,先生,就让他们上来好了。我看没有任何理由不让他们上来。说实在的,这些巴布亚人可怜得连鬼都不如,我不希望我的盖博罗岛之行会让任何苦命人丧命。”

    话都说到了,我正要告辞,但尼摩船长却要我留下,让我坐在他身边。他饶有兴趣地询问有关我们上岛游逛和打猎的情况,看样子他不太理解加拿大人馋肉吃的生理需求。后来,我们又东拉西扯谈了一些别的话题,尼摩船长虽然还是那样含而不露,但显得比以前和蔼可亲多了。

    ? 落+霞+小+说+ w w w ~ lu oX i a ~ co m-

    在闲聊中,我们谈到了鹦鹉螺号的处境,因为它现在搁浅的海峡,正是迪蒙·迪尔维尔死里逃生的地方。于是话题就转到迪蒙·迪尔维尔身上。

    “这个迪尔维尔,是一位伟大的水手,是你们的伟大航海人之一,也是你们最有才华的航海家之一。他是你们的科克,是你们法国人的科克。不走运的学者!他敢闯南极浮冰,敢闯大洋洲的大堡礁,也不怕太平洋上的食人族,可最后却惨死在铁路的一辆列车上!如果这个坚强的汉子在最后时刻还能思考的话,您能想象他的临终思想是什么吗?”

    尼摩船长说到这里显得十分激动,我也深为感动。

    于是,我们拿起地图,不由回顾起这位法国航海家的业绩,谈到他的环球航行,谈到他两次南极探险,他因此发现了阿代丽岛和路易·菲利普岛,最后还谈到大洋洲主要岛屿及其水文资料。

    “你们的迪尔维尔在海面上做到的事,我在海洋里面也都做到了,”尼摩船长对我说道,“而且比他做得更容易,更全面。星盘号和信女号不断遭受狂风暴雨的袭击,饱受颠沛流离之苦,不能与鹦鹉螺号相提并论,鹦鹉螺号是一间宁静的工作室,是名副其实的水下安居乐业者。”

    “不过,船长,”我说,“迪蒙·迪尔维尔的舰艇与鹦鹉螺号有一点是相似的。”

    “哪一点,先生?”

    “那就是鹦鹉螺号也同它们一样搁浅了!”

    “鹦鹉螺号没有搁浅,先生,”尼摩船长冷言冷语地回敬我道,“鹦鹉螺号生来就需要在海床上休息。为了使舰艇脱浅,迪尔维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使出了浑身操作本领,而我却不必费这么多手脚。星盘号和信女号差一点葬身海底,而我的鹦鹉螺号却安然无恙。明天,就是我说定的日子,就在我说定的时刻,潮水会不动声色地把鹦鹉螺号浮托起来,它将继续穿洋过海,照航不误。”

    “船长,”我说,“我并不怀疑……”

    “明天,”船长起身补充道,“明天下午二时四十分,鹦鹉螺号将漂浮起来,并毫发无损地驶离托雷斯海峡。”

    这话说得干脆利落,斩钉截铁,然后尼摩船长便向我欠欠身,示意我可以离开,于是我回到我的房间里。

    贡协议正在里面等我,他想了解我同尼摩船长谈话的结果。

    “我的好小子,”我回答他道,“当时我装得很有把握,认为鹦鹉螺号已经受到巴布亚土人的威胁,可船长回答我的话却连讥带讽。因此,我只有一事相告:相信船长,安心睡你的大觉吧。”

    “先生不需要我帮忙吗?”

    “没事了,我的朋友。尼德·兰在干什么哪?”

    “请先生原谅,”贡协议答道,“尼德正在做袋鼠肉饼呢,肯定好吃得很。”

    又剩下我一个人了,只好上床睡觉,但睡得很不安稳。我听到野蛮人在平台上乱喊乱叫乱跺脚的嘈杂声,震耳欲聋。就这样闹哄哄地过了一夜,全船上下无人过问。就像装甲堡垒内的士兵对装甲外的蚂蚁漠不关心一样,船员们对食人族的到来毫不介意。

    早晨六时,我起了床……鹦鹉螺号的盖板尚未打开,船内的空气也因此得不到更新,但储气罐的储备十分充足,已经开始运行,及时向舱内浑浊的空气投送了几立方米的氧气。

    我在自己的房间里一直工作到中午,始终没有见到尼摩船长,哪怕只是打个照面。船内似乎毫无开航的准备。

    我又等待了片刻,而后,我来到大厅。挂钟指向二时三十分。再过十分钟,海面浪涛势必达到最高潮,如果尼摩船长不是空口许愿,那么鹦鹉螺号很快就会漂浮脱浅。如若不然,它要最终摆脱礁石床的钳制,恐怕还得在这里居留好几个月的时间。

    就在此时,只觉得船体颤动了几下,这是一种预兆。我听见船壳与粗糙的石灰质珊瑚礁摩擦顶撞的吱嘎声。

    二时三十五分,尼摩船长来到大厅。

    “我们立即出发,”他说。

    “啊!”我长叹一声。

    “我已下令打开盖板。”

    “可那些巴布亚人呢?”

    “巴布亚人?”尼摩船长反问道,轻轻地耸了耸肩。

    “他们不会闯入鹦鹉螺号?”

    “怎么进来?”

    “就在您叫人关盖板的当口,可能就溜进来了。”

    “阿罗纳克斯先生,”尼摩船长泰然地答道,“没人能从鹦鹉螺号盖板口进来,即使盖板敞开着也不行。”

    我看了看船长。

    “您没闹明白?”他问我。

    “一点儿也不明白。”

    “那好吧!过来看看吧。”

    我朝中央扶梯走去。尼德·兰和贡协议也在那里,正惊讶地看着几个船员打开盖板,只听外面嗷嗷乱叫,咒骂声怒吼声响成一片。

    盖板朝外放倒了,二十来副可怕的面孔却露了出来。第一个土人刚把手放在楼梯扶手上,立即就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推了回去,只见他拔腿就逃,一边乱蹦乱跳,一边发出恐怖的惨叫。

    紧接着,十个同伙也挤到扶梯边,十个人遭遇同样的命运。

    贡协议看得津津有味。尼德·兰生性暴躁,一下子冲上扶梯。当他双手一接触扶手,也立即被击倒了。

    “千刀万剐活见鬼!”他嚷嚷道,“我遭雷劈啦!”

    一句话道破了天机。这不只是楼梯的扶手,而且还是可通电的金属导体,扶手电缆一直通向平台。谁碰了通电的扶手,就会感到激烈的震撼,如果尼摩船长高压输入电流,那么就可能置人于死地。千真万确可以说,尼摩船长在来犯者与他之间设置了一张电网,任何人都不能越雷池一步。

    正因为如此,巴布亚人个个惊惶失措,丧魂失魄,慌忙向后撤退。我们喜忧参半,哭笑不得,倒霉的尼德·兰骂不绝口,我们只能好言相劝,为他按摩抚慰。

    不过,与此同时,鹦鹉螺号被最后的高潮托起,正好是在船长预定的二时四十分准点起床,最终离开了珊瑚礁。鹦鹉螺号的螺旋桨郑重其事而又慢条斯理地拍打着海水,速度一点一点地加快。鹦鹉螺号安然无恙地离开了托雷斯海峡危机四伏的水道,重新航行在汪洋大海之中。

    上一章:第一部 第二十二章 尼摩船长的雷电 · 一下一章:第一部 第二十三章 强迫睡眠
    发表评论
    评论

    我不由失望地大叫一声!贡协议猛然端起枪来,瞄准一个土人,只见那个土人在十米之外正挥动投石器。我本想阻止贡协议开枪,但子弹已经打了出去,打碎了土人胳膊上的护身手镯。

    “贡协议!”我大声喊道,“贡协议!”

    “怎么啦!难道先生没看见这个吃人肉的家伙已经开始进攻了吗?”

    “一只贝壳岂能同一条人命相比!”我责备贡协议

    名称

    我不由失望地大叫一声!贡协议猛然端起枪来,瞄准一个土人,只见那个土人在十米之外正挥动投石器。我本想阻止贡协议开枪,但子弹已经打了出去,打碎了土人胳膊上的护身手镯。 “贡协议!”我大声喊道,“贡协议!” “怎么啦!难道先生没看见这个吃人肉的家伙已经开始进攻了吗?” “一只贝壳岂能同一条人命相比!”我责备贡协议

    2020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5. 匿名说道:

    我不由失望地大叫一声!贡协议猛然端起枪来,瞄准一个土人,只见那个土人在十米之外正挥动投石器。我本想阻止贡协议开枪,但子弹已经打了出去,打碎了土人胳膊上的护身手镯。

    “贡协议!”我大声喊道,“贡协议!”

    “怎么啦!难道先生没看见这个吃人肉的家伙已经开始进攻了吗?”

    “一只贝壳岂能同一条人命相比!”我责备贡协议。

    “啊!混帐东西!”贡协议喊道,“我宁可被他砸断肩膀!”

    贡协议说的是老实话,但我不能同意他的意见。然而,形势开始急转直下,可我们事先并没有注意到。二十多条独木舟已把鹦鹉螺号团团包围起来。独木舟是大树干掏空而成,又长又窄,便于航行,船两边还配有漂浮的竹筒以稳定船身。驾驶独木舟的都是技术娴熟的半裸土人,我看着他们不断逼近,不由惶惶不安起来。

    显而易见,这些巴布亚人早就与欧洲人有过交往,而且熟悉欧洲人的船只。但躺在海湾里的这条长长的圆铁筒,既没有桅杆,也没发现烟窗,他们看了该作何感想?反正不是好东西,一开始他们就敬而远之。可是,看这家伙一动不动,便逐渐壮起胆来,设法摸清它的脾气。然而,我们正是要阻止这种亲密接触。我们的武器响声不大,对土人的震慑作用很小,因为他们只迷信轰隆乱响的武器。雷电如果没有隆隆的雷声,那是吓不倒人的,尽管真正的危险在闪电,而不在雷声。

    此时,独木舟越来越逼近鹦鹉螺号了,只见飞箭雨点般打在船板上。

    “见鬼!下雹子了!”贡协议道,“恐怕是带毒的雹子!”

    “应该通知尼摩船长,”我说着立刻穿过盖板进入舱内。

    我下到大厅。没发现一个人。我壮着胆子去敲船长卧室的门。

    里面回答我一声“进来!”。我进门,发现船长正专心地在演算,上面划满了X和许许多多的代数符号。

    “打搅您了吧?”我客气地寒暄道。

    “没错,阿罗纳克斯先生,”船长回答我道,“但是我想,您来见我必有重要的原因吧?”

    “很重要。我们被土人的独木舟给围住了,再过几分钟,几百个土人就会来袭击我们。”

    “啊!”尼摩船长镇静地感叹一声,“他们是驾独木舟来的?”

    “是的,先生。”

    “那好吧!先生,只需要把盖板关好就行了。”

    “一点不错,我就是来告诉您……”

    “再简单不过了,”尼摩船长道。

    于是,船长按动电钮,把命令传到船员值班室。

    “事情办妥了,先生,”他对我说,好像只是举手之劳,“小艇已经放回原来的位置,盖板也关好了。我想,您不必担心这些先生们会打破这道铜墙铁壁,你们军舰的炮弹不是奈何不得吗?”

    “不担心,船长,可是还有一个危险。”

    “什么危险,先生?”

    落^霞^小^说 w w w*l u o xi a*c o m *

    “明天早晨,此时此刻,我们必须打开盖板,为鹦鹉螺号换新鲜空气……”

    “没问题,先生,我们的船本来就是用的鲸呼吸法。”

    “只是,到时候,巴布亚人一旦占领了平台,我看您如何能阻止他们进来。”

    “这么说,先生,您以为他们肯定会上船来喽?”

    “我敢肯定。”

    “那好哇,先生,就让他们上来好了。我看没有任何理由不让他们上来。说实在的,这些巴布亚人可怜得连鬼都不如,我不希望我的盖博罗岛之行会让任何苦命人丧命。”

    话都说到了,我正要告辞,但尼摩船长却要我留下,让我坐在他身边。他饶有兴趣地询问有关我们上岛游逛和打猎的情况,看样子他不太理解加拿大人馋肉吃的生理需求。后来,我们又东拉西扯谈了一些别的话题,尼摩船长虽然还是那样含而不露,但显得比以前和蔼可亲多了。

    在闲聊中,我们谈到了鹦鹉螺号的处境,因为它现在搁浅的海峡,正是迪蒙·迪尔维尔死里逃生的地方。于是话题就转到迪蒙·迪尔维尔身上。

    “这个迪尔维尔,是一位伟大的水手,是你们的伟大航海人之一,也是你们最有才华的航海家之一。他是你们的科克,是你们法国人的科克。不走运的学者!他敢闯南极浮冰,敢闯大洋洲的大堡礁,也不怕太平洋上的食人族,可最后却惨死在铁路的一辆列车上!如果这个坚强的汉子在最后时刻还能思考的话,您能想象他的临终思想是什么吗?”

    尼摩船长说到这里显得十分激动,我也深为感动。

    于是,我们拿起地图,不由回顾起这位法国航海家的业绩,谈到他的环球航行,谈到他两次南极探险,他因此发现了阿代丽岛和路易·菲利普岛,最后还谈到大洋洲主要岛屿及其水文资料。

    “你们的迪尔维尔在海面上做到的事,我在海洋里面也都做到了,”尼摩船长对我说道,“而且比他做得更容易,更全面。星盘号和信女号不断遭受狂风暴雨的袭击,饱受颠沛流离之苦,不能与鹦鹉螺号相提并论,鹦鹉螺号是一间宁静的工作室,是名副其实的水下安居乐业者。”

    “不过,船长,”我说,“迪蒙·迪尔维尔的舰艇与鹦鹉螺号有一点是相似的。”

    “哪一点,先生?”

    “那就是鹦鹉螺号也同它们一样搁浅了!”

    “鹦鹉螺号没有搁浅,先生,”尼摩船长冷言冷语地回敬我道,“鹦鹉螺号生来就需要在海床上休息。为了使舰艇脱浅,迪尔维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使出了浑身操作本领,而我却不必费这么多手脚。星盘号和信女号差一点葬身海底,而我的鹦鹉螺号却安然无恙。明天,就是我说定的日子,就在我说定的时刻,潮水会不动声色地把鹦鹉螺号浮托起来,它将继续穿洋过海,照航不误。”

    “船长,”我说,“我并不怀疑……”

    “明天,”船长起身补充道,“明天下午二时四十分,鹦鹉螺号将漂浮起来,并毫发无损地驶离托雷斯海峡。”

    这话说得干脆利落,斩钉截铁,然后尼摩船长便向我欠欠身,示意我可以离开,于是我回到我的房间里。

    贡协议正在里面等我,他想了解我同尼摩船长谈话的结果。

    “我的好小子,”我回答他道,“当时我装得很有把握,认为鹦鹉螺号已经受到巴布亚土人的威胁,可船长回答我的话却连讥带讽。因此,我只有一事相告:相信船长,安心睡你的大觉吧。”

    “先生不需要我帮忙吗?”

    “没事了,我的朋友。尼德·兰在干什么哪?”

    “请先生原谅,”贡协议答道,“尼德正在做袋鼠肉饼呢,肯定好吃得很。”

    又剩下我一个人了,只好上床睡觉,但睡得很不安稳。我听到野蛮人在平台上乱喊乱叫乱跺脚的嘈杂声,震耳欲聋。就这样闹哄哄地过了一夜,全船上下无人过问。就像装甲堡垒内的士兵对装甲外的蚂蚁漠不关心一样,船员们对食人族的到来毫不介意。

    早晨六时,我起了床……鹦鹉螺号的盖板尚未打开,船内的空气也因此得不到更新,但储气罐的储备十分充足,已经开始运行,及时向舱内浑浊的空气投送了几立方米的氧气。

    我在自己的房间里一直工作到中午,始终没有见到尼摩船长,哪怕只是打个照面。船内似乎毫无开航的准备。

    我又等待了片刻,而后,我来到大厅。挂钟指向二时三十分。再过十分钟,海面浪涛势必达到最高潮,如果尼摩船长不是空口许愿,那么鹦鹉螺号很快就会漂浮脱浅。如若不然,它要最终摆脱礁石床的钳制,恐怕还得在这里居留好几个月的时间。

    就在此时,只觉得船体颤动了几下,这是一种预兆。我听见船壳与粗糙的石灰质珊瑚礁摩擦顶撞的吱嘎声。

    二时三十五分,尼摩船长来到大厅。

    “我们立即出发,”他说。

    “啊!”我长叹一声。

    “我已下令打开盖板。”

    “可那些巴布亚人呢?”

    “巴布亚人?”尼摩船长反问道,轻轻地耸了耸肩。

    “他们不会闯入鹦鹉螺号?”

    “怎么进来?”

    “就在您叫人关盖板的当口,可能就溜进来了。”

    “阿罗纳克斯先生,”尼摩船长泰然地答道,“没人能从鹦鹉螺号盖板口进来,即使盖板敞开着也不行。”

    我看了看船长。

    “您没闹明白?”他问我。

    “一点儿也不明白。”

    “那好吧!过来看看吧。”

    我朝中央扶梯走去。尼德·兰和贡协议也在那里,正惊讶地看着几个船员打开盖板,只听外面嗷嗷乱叫,咒骂声怒吼声响成一片。

    盖板朝外放倒了,二十来副可怕的面孔却露了出来。第一个土人刚把手放在楼梯扶手上,立即就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推了回去,只见他拔腿就逃,一边乱蹦乱跳,一边发出恐怖的惨叫。

    紧接着,十个同伙也挤到扶梯边,十个人遭遇同样的命运。

    贡协议看得津津有味。尼德·兰生性暴躁,一下子冲上扶梯。当他双手一接触扶手,也立即被击倒了。

    “千刀万剐活见鬼!”他嚷嚷道,“我遭雷劈啦!”

    一句话道破了天机。这不只是楼梯的扶手,而且还是可通电的金属导体,扶手电缆一直通向平台。谁碰了通电的扶手,就会感到激烈的震撼,如果尼摩船长高压输入电流,那么就可能置人于死地。千真万确可以说,尼摩船长在来犯者与他之间设置了一张电网,任何人都不能越雷池一步。

    正因为如此,巴布亚人个个惊惶失措,丧魂失魄,慌忙向后撤退。我们喜忧参半,哭笑不得,倒霉的尼德·兰骂不绝口,我们只能好言相劝,为他按摩抚慰。

    不过,与此同时,鹦鹉螺号被最后的高潮托起,正好是在船长预定的二时四十分准点起床,最终离开了珊瑚礁。鹦鹉螺号的螺旋桨郑重其事而又慢条斯理地拍打着海水,速度一点一点地加快。鹦鹉螺号安然无恙地离开了托雷斯海峡危机四伏的水道,重新航行在汪洋大海之中。

  6. 匿名说道:

    楼上都是有毛病的人,只有我是正常的(奥利给!!!!!!!!!!!!!!!!!)

  7. 匿名说道:

    我不由失望地大叫一声!贡协议猛然端起枪来,瞄准一个土人,只见那个土人在十米之外正挥动投石器。我本想阻止贡协议开枪,但子弹已经打了出去,打碎了土人胳膊上的护身手镯。

    “贡协议!”我大声喊道,“贡协议!”

    “怎么啦!难道先生没看见这个吃人肉的家伙已经开始进攻了吗?”

    “一只贝壳岂能同一条人命相比!”我责备贡协议。

    “啊!混帐东西!”贡协议喊道,“我宁可被他砸断肩膀!”

    贡协议说的是老实话,但我不能同意他的意见。然而,形势开始急转直下,可我们事先并没有注意到。二十多条独木舟已把鹦鹉螺号团团包围起来。独木舟是大树干掏空而成,又长又窄,便于航行,船两边还配有漂浮的竹筒以稳定船身。驾驶独木舟的都是技术娴熟的半裸土人,我看着他们不断逼近,不由惶惶不安起来。

    显而易见,这些巴布亚人早就与欧洲人有过交往,而且熟悉欧洲人的船只。但躺在海湾里的这条长长的圆铁筒,既没有桅杆,也没发现烟窗,他们看了该作何感想?反正不是好东西,一开始他们就敬而远之。可是,看这家伙一动不动,便逐渐壮起胆来,设法摸清它的脾气。然而,我们正是要阻止这种亲密接触。我们的武器响声不大,对土人的震慑作用很小,因为他们只迷信轰隆乱响的武器。雷电如果没有隆隆的雷声,那是吓不倒人的,尽管真正的危险在闪电,而不在雷声。

    此时,独木舟越来越逼近鹦鹉螺号了,只见飞箭雨点般打在船板上。

    “见鬼!下雹子了!”贡协议道,“恐怕是带毒的雹子!”

    “应该通知尼摩船长,”我说着立刻穿过盖板进入舱内。

    我下到大厅。没发现一个人。我壮着胆子去敲船长卧室的门。

    里面回答我一声“进来!”。我进门,发现船长正专心地在演算,上面划满了X和许许多多的代数符号。

    “打搅您了吧?”我客气地寒暄道。

    “没错,阿罗纳克斯先生,”船长回答我道,“但是我想,您来见我必有重要的原因吧?”

    “很重要。我们被土人的独木舟给围住了,再过几分钟,几百个土人就会来袭击我们。”

    “啊!”尼摩船长镇静地感叹一声,“他们是驾独木舟来的?”

    “是的,先生。”

    落 + 霞 + 小 + 說 + lu Ox i a ~ co m-

    “那好吧!先生,只需要把盖板关好就行了。”

    “一点不错,我就是来告诉您……”

    “再简单不过了,”尼摩船长道。

    于是,船长按动电钮,把命令传到船员值班室。

    “事情办妥了,先生,”他对我说,好像只是举手之劳,“小艇已经放回原来的位置,盖板也关好了。我想,您不必担心这些先生们会打破这道铜墙铁壁,你们军舰的炮弹不是奈何不得吗?”

    “不担心,船长,可是还有一个危险。”

    “什么危险,先生?”

    “明天早晨,此时此刻,我们必须打开盖板,为鹦鹉螺号换新鲜空气……”

    “没问题,先生,我们的船本来就是用的鲸呼吸法。”

    “只是,到时候,巴布亚人一旦占领了平台,我看您如何能阻止他们进来。”

    “这么说,先生,您以为他们肯定会上船来喽?”

    “我敢肯定。”

    “那好哇,先生,就让他们上来好了。我看没有任何理由不让他们上来。说实在的,这些巴布亚人可怜得连鬼都不如,我不希望我的盖博罗岛之行会让任何苦命人丧命。”

    话都说到了,我正要告辞,但尼摩船长却要我留下,让我坐在他身边。他饶有兴趣地询问有关我们上岛游逛和打猎的情况,看样子他不太理解加拿大人馋肉吃的生理需求。后来,我们又东拉西扯谈了一些别的话题,尼摩船长虽然还是那样含而不露,但显得比以前和蔼可亲多了。

    在闲聊中,我们谈到了鹦鹉螺号的处境,因为它现在搁浅的海峡,正是迪蒙·迪尔维尔死里逃生的地方。于是话题就转到迪蒙·迪尔维尔身上。

    “这个迪尔维尔,是一位伟大的水手,是你们的伟大航海人之一,也是你们最有才华的航海家之一。他是你们的科克,是你们法国人的科克。不走运的学者!他敢闯南极浮冰,敢闯大洋洲的大堡礁,也不怕太平洋上的食人族,可最后却惨死在铁路的一辆列车上!如果这个坚强的汉子在最后时刻还能思考的话,您能想象他的临终思想是什么吗?”

    尼摩船长说到这里显得十分激动,我也深为感动。

    于是,我们拿起地图,不由回顾起这位法国航海家的业绩,谈到他的环球航行,谈到他两次南极探险,他因此发现了阿代丽岛和路易·菲利普岛,最后还谈到大洋洲主要岛屿及其水文资料。

    “你们的迪尔维尔在海面上做到的事,我在海洋里面也都做到了,”尼摩船长对我说道,“而且比他做得更容易,更全面。星盘号和信女号不断遭受狂风暴雨的袭击,饱受颠沛流离之苦,不能与鹦鹉螺号相提并论,鹦鹉螺号是一间宁静的工作室,是名副其实的水下安居乐业者。”

    “不过,船长,”我说,“迪蒙·迪尔维尔的舰艇与鹦鹉螺号有一点是相似的。”

    “哪一点,先生?”

    “那就是鹦鹉螺号也同它们一样搁浅了!”

    “鹦鹉螺号没有搁浅,先生,”尼摩船长冷言冷语地回敬我道,“鹦鹉螺号生来就需要在海床上休息。为了使舰艇脱浅,迪尔维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使出了浑身操作本领,而我却不必费这么多手脚。星盘号和信女号差一点葬身海底,而我的鹦鹉螺号却安然无恙。明天,就是我说定的日子,就在我说定的时刻,潮水会不动声色地把鹦鹉螺号浮托起来,它将继续穿洋过海,照航不误。”

    “船长,”我说,“我并不怀疑……”

    “明天,”船长起身补充道,“明天下午二时四十分,鹦鹉螺号将漂浮起来,并毫发无损地驶离托雷斯海峡。”

    这话说得干脆利落,斩钉截铁,然后尼摩船长便向我欠欠身,示意我可以离开,于是我回到我的房间里。

    贡协议正在里面等我,他想了解我同尼摩船长谈话的结果。

    “我的好小子,”我回答他道,“当时我装得很有把握,认为鹦鹉螺号已经受到巴布亚土人的威胁,可船长回答我的话却连讥带讽。因此,我只有一事相告:相信船长,安心睡你的大觉吧。”

    “先生不需要我帮忙吗?”

    “没事了,我的朋友。尼德·兰在干什么哪?”

    “请先生原谅,”贡协议答道,“尼德正在做袋鼠肉饼呢,肯定好吃得很。”

    又剩下我一个人了,只好上床睡觉,但睡得很不安稳。我听到野蛮人在平台上乱喊乱叫乱跺脚的嘈杂声,震耳欲聋。就这样闹哄哄地过了一夜,全船上下无人过问。就像装甲堡垒内的士兵对装甲外的蚂蚁漠不关心一样,船员们对食人族的到来毫不介意。

    早晨六时,我起了床……鹦鹉螺号的盖板尚未打开,船内的空气也因此得不到更新,但储气罐的储备十分充足,已经开始运行,及时向舱内浑浊的空气投送了几立方米的氧气。

    我在自己的房间里一直工作到中午,始终没有见到尼摩船长,哪怕只是打个照面。船内似乎毫无开航的准备。

    我又等待了片刻,而后,我来到大厅。挂钟指向二时三十分。再过十分钟,海面浪涛势必达到最高潮,如果尼摩船长不是空口许愿,那么鹦鹉螺号很快就会漂浮脱浅。如若不然,它要最终摆脱礁石床的钳制,恐怕还得在这里居留好几个月的时间。

    就在此时,只觉得船体颤动了几下,这是一种预兆。我听见船壳与粗糙的石灰质珊瑚礁摩擦顶撞的吱嘎声。

    二时三十五分,尼摩船长来到大厅。

    “我们立即出发,”他说。

    “啊!”我长叹一声。

    “我已下令打开盖板。”

    “可那些巴布亚人呢?”

    “巴布亚人?”尼摩船长反问道,轻轻地耸了耸肩。

    “他们不会闯入鹦鹉螺号?”

    “怎么进来?”

    “就在您叫人关盖板的当口,可能就溜进来了。”

    “阿罗纳克斯先生,”尼摩船长泰然地答道,“没人能从鹦鹉螺号盖板口进来,即使盖板敞开着也不行。”

    我看了看船长。

    “您没闹明白?”他问我。

    “一点儿也不明白。”

    “那好吧!过来看看吧。”

    我朝中央扶梯走去。尼德·兰和贡协议也在那里,正惊讶地看着几个船员打开盖板,只听外面嗷嗷乱叫,咒骂声怒吼声响成一片。

    盖板朝外放倒了,二十来副可怕的面孔却露了出来。第一个土人刚把手放在楼梯扶手上,立即就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推了回去,只见他拔腿就逃,一边乱蹦乱跳,一边发出恐怖的惨叫。

    紧接着,十个同伙也挤到扶梯边,十个人遭遇同样的命运。

    贡协议看得津津有味。尼德·兰生性暴躁,一下子冲上扶梯。当他双手一接触扶手,也立即被击倒了。

    “千刀万剐活见鬼!”他嚷嚷道,“我遭雷劈啦!”

    一句话道破了天机。这不只是楼梯的扶手,而且还是可通电的金属导体,扶手电缆一直通向平台。谁碰了通电的扶手,就会感到激烈的震撼,如果尼摩船长高压输入电流,那么就可能置人于死地。千真万确可以说,尼摩船长在来犯者与他之间设置了一张电网,任何人都不能越雷池一步。

    正因为如此,巴布亚人个个惊惶失措,丧魂失魄,慌忙向后撤退。我们喜忧参半,哭笑不得,倒霉的尼德·兰骂不绝口,我们只能好言相劝,为他按摩抚慰。

    不过,与此同时,鹦鹉螺号被最后的高潮托起,正好是在船长预定的二时四十分准点起床,最终离开了珊瑚礁。鹦鹉螺号的螺旋桨郑重其事而又慢条斯理地拍打着海水,速度一点一点地加快。鹦鹉螺号安然无恙地离开了托雷斯海峡危机四伏的水道,重新航行在汪洋大海之中。

  8. 匿名说道:

    我觉得值得一i看

  9. 匿名说道:

    我不由失望地大叫一声!贡协议猛然端起枪来,瞄准一个土人,只见那个土人在十米之外正挥动投石器。我本想阻止贡协议开枪,但子弹已经打了出去,打碎了土人胳膊上的护身手镯。

    “贡协议!”我大声喊道,“贡协议!”

    “怎么啦!难道先生没看见这个吃人肉的家伙已经开始进攻了吗?”

    “一只贝壳岂能同一条人命相比!”我责备贡协议。

    “啊!混帐东西!”贡协议喊道,“我宁可被他砸断肩膀!”

    贡协议说的是老实话,但我不能同意他的意见。然而,形势开始急转直下,可我们事先并没有注意到。二十多条独木舟已把鹦鹉螺号团团包围起来。独木舟是大树干掏空而成,又长又窄,便于航行,船两边还配有漂浮的竹筒以稳定船身。驾驶独木舟的都是技术娴熟的半裸土人,我看着他们不断逼近,不由惶惶不安起来。

    显而易见,这些巴布亚人早就与欧洲人有过交往,而且熟悉欧洲人的船只。但躺在海湾里的这条长长的圆铁筒,既没有桅杆,也没发现烟窗,他们看了该作何感想?反正不是好东西,一开始他们就敬而远之。可是,看这家伙一动不动,便逐渐壮起胆来,设法摸清它的脾气。然而,我们正是要阻止这种亲密接触。我们的武器响声不大,对土人的震慑作用很小,因为他们只迷信轰隆乱响的武器。雷电如果没有隆隆的雷声,那是吓不倒人的,尽管真正的危险在闪电,而不在雷声。

    此时,独木舟越来越逼近鹦鹉螺号了,只见飞箭雨点般打在船板上。

    “见鬼!下雹子了!”贡协议道,“恐怕是带毒的雹子!”

    “应该通知尼摩船长,”我说着立刻穿过盖板进入舱内。

    我下到大厅。没发现一个人。我壮着胆子去敲船长卧室的门。

    里面回答我一声“进来!”。我进门,发现船长正专心地在演算,上面划满了X和许许多多的代数符号。

    “打搅您了吧?”我客气地寒暄道。

    落^霞^小^说 ? w w w*l u o xi a*c o M *

    “没错,阿罗纳克斯先生,”船长回答我道,“但是我想,您来见我必有重要的原因吧?”

    “很重要。我们被土人的独木舟给围住了,再过几分钟,几百个土人就会来袭击我们。”

    “啊!”尼摩船长镇静地感叹一声,“他们是驾独木舟来的?”

    “是的,先生。”

    “那好吧!先生,只需要把盖板关好就行了。”

    “一点不错,我就是来告诉您……”

    “再简单不过了,”尼摩船长道。

    于是,船长按动电钮,把命令传到船员值班室。

    “事情办妥了,先生,”他对我说,好像只是举手之劳,“小艇已经放回原来的位置,盖板也关好了。我想,您不必担心这些先生们会打破这道铜墙铁壁,你们军舰的炮弹不是奈何不得吗?”

    “不担心,船长,可是还有一个危险。”

    “什么危险,先生?”

    “明天早晨,此时此刻,我们必须打开盖板,为鹦鹉螺号换新鲜空气……”

    “没问题,先生,我们的船本来就是用的鲸呼吸法。”

    “只是,到时候,巴布亚人一旦占领了平台,我看您如何能阻止他们进来。”

    “这么说,先生,您以为他们肯定会上船来喽?”

    “我敢肯定。”

    “那好哇,先生,就让他们上来好了。我看没有任何理由不让他们上来。说实在的,这些巴布亚人可怜得连鬼都不如,我不希望我的盖博罗岛之行会让任何苦命人丧命。”

    话都说到了,我正要告辞,但尼摩船长却要我留下,让我坐在他身边。他饶有兴趣地询问有关我们上岛游逛和打猎的情况,看样子他不太理解加拿大人馋肉吃的生理需求。后来,我们又东拉西扯谈了一些别的话题,尼摩船长虽然还是那样含而不露,但显得比以前和蔼可亲多了。

    在闲聊中,我们谈到了鹦鹉螺号的处境,因为它现在搁浅的海峡,正是迪蒙·迪尔维尔死里逃生的地方。于是话题就转到迪蒙·迪尔维尔身上。

    “这个迪尔维尔,是一位伟大的水手,是你们的伟大航海人之一,也是你们最有才华的航海家之一。他是你们的科克,是你们法国人的科克。不走运的学者!他敢闯南极浮冰,敢闯大洋洲的大堡礁,也不怕太平洋上的食人族,可最后却惨死在铁路的一辆列车上!如果这个坚强的汉子在最后时刻还能思考的话,您能想象他的临终思想是什么吗?”

    尼摩船长说到这里显得十分激动,我也深为感动。

    于是,我们拿起地图,不由回顾起这位法国航海家的业绩,谈到他的环球航行,谈到他两次南极探险,他因此发现了阿代丽岛和路易·菲利普岛,最后还谈到大洋洲主要岛屿及其水文资料。

    “你们的迪尔维尔在海面上做到的事,我在海洋里面也都做到了,”尼摩船长对我说道,“而且比他做得更容易,更全面。星盘号和信女号不断遭受狂风暴雨的袭击,饱受颠沛流离之苦,不能与鹦鹉螺号相提并论,鹦鹉螺号是一间宁静的工作室,是名副其实的水下安居乐业者。”

    “不过,船长,”我说,“迪蒙·迪尔维尔的舰艇与鹦鹉螺号有一点是相似的。”

    “哪一点,先生?”

    “那就是鹦鹉螺号也同它们一样搁浅了!”

    “鹦鹉螺号没有搁浅,先生,”尼摩船长冷言冷语地回敬我道,“鹦鹉螺号生来就需要在海床上休息。为了使舰艇脱浅,迪尔维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使出了浑身操作本领,而我却不必费这么多手脚。星盘号和信女号差一点葬身海底,而我的鹦鹉螺号却安然无恙。明天,就是我说定的日子,就在我说定的时刻,潮水会不动声色地把鹦鹉螺号浮托起来,它将继续穿洋过海,照航不误。”

    “船长,”我说,“我并不怀疑……”

    “明天,”船长起身补充道,“明天下午二时四十分,鹦鹉螺号将漂浮起来,并毫发无损地驶离托雷斯海峡。”

    这话说得干脆利落,斩钉截铁,然后尼摩船长便向我欠欠身,示意我可以离开,于是我回到我的房间里。

    贡协议正在里面等我,他想了解我同尼摩船长谈话的结果。

    “我的好小子,”我回答他道,“当时我装得很有把握,认为鹦鹉螺号已经受到巴布亚土人的威胁,可船长回答我的话却连讥带讽。因此,我只有一事相告:相信船长,安心睡你的大觉吧。”

    “先生不需要我帮忙吗?”

    “没事了,我的朋友。尼德·兰在干什么哪?”

    “请先生原谅,”贡协议答道,“尼德正在做袋鼠肉饼呢,肯定好吃得很。”

    又剩下我一个人了,只好上床睡觉,但睡得很不安稳。我听到野蛮人在平台上乱喊乱叫乱跺脚的嘈杂声,震耳欲聋。就这样闹哄哄地过了一夜,全船上下无人过问。就像装甲堡垒内的士兵对装甲外的蚂蚁漠不关心一样,船员们对食人族的到来毫不介意。

    早晨六时,我起了床……鹦鹉螺号的盖板尚未打开,船内的空气也因此得不到更新,但储气罐的储备十分充足,已经开始运行,及时向舱内浑浊的空气投送了几立方米的氧气。

    我在自己的房间里一直工作到中午,始终没有见到尼摩船长,哪怕只是打个照面。船内似乎毫无开航的准备。

    我又等待了片刻,而后,我来到大厅。挂钟指向二时三十分。再过十分钟,海面浪涛势必达到最高潮,如果尼摩船长不是空口许愿,那么鹦鹉螺号很快就会漂浮脱浅。如若不然,它要最终摆脱礁石床的钳制,恐怕还得在这里居留好几个月的时间。

    就在此时,只觉得船体颤动了几下,这是一种预兆。我听见船壳与粗糙的石灰质珊瑚礁摩擦顶撞的吱嘎声。

    二时三十五分,尼摩船长来到大厅。

    “我们立即出发,”他说。

    “啊!”我长叹一声。

    “我已下令打开盖板。”

    “可那些巴布亚人呢?”

    “巴布亚人?”尼摩船长反问道,轻轻地耸了耸肩。

    “他们不会闯入鹦鹉螺号?”

    “怎么进来?”

    “就在您叫人关盖板的当口,可能就溜进来了。”

    “阿罗纳克斯先生,”尼摩船长泰然地答道,“没人能从鹦鹉螺号盖板口进来,即使盖板敞开着也不行。”

    我看了看船长。

    “您没闹明白?”他问我。

    “一点儿也不明白。”

    “那好吧!过来看看吧。”

    我朝中央扶梯走去。尼德·兰和贡协议也在那里,正惊讶地看着几个船员打开盖板,只听外面嗷嗷乱叫,咒骂声怒吼声响成一片。

    盖板朝外放倒了,二十来副可怕的面孔却露了出来。第一个土人刚把手放在楼梯扶手上,立即就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推了回去,只见他拔腿就逃,一边乱蹦乱跳,一边发出恐怖的惨叫。

    紧接着,十个同伙也挤到扶梯边,十个人遭遇同样的命运。

    贡协议看得津津有味。尼德·兰生性暴躁,一下子冲上扶梯。当他双手一接触扶手,也立即被击倒了。

    “千刀万剐活见鬼!”他嚷嚷道,“我遭雷劈啦!”

    一句话道破了天机。这不只是楼梯的扶手,而且还是可通电的金属导体,扶手电缆一直通向平台。谁碰了通电的扶手,就会感到激烈的震撼,如果尼摩船长高压输入电流,那么就可能置人于死地。千真万确可以说,尼摩船长在来犯者与他之间设置了一张电网,任何人都不能越雷池一步。

    正因为如此,巴布亚人个个惊惶失措,丧魂失魄,慌忙向后撤退。我们喜忧参半,哭笑不得,倒霉的尼德·兰骂不绝口,我们只能好言相劝,为他按摩抚慰。

    不过,与此同时,鹦鹉螺号被最后的高潮托起,正好是在船长预定的二时四十分准点起床,最终离开了珊瑚礁。鹦鹉螺号的螺旋桨郑重其事而又慢条斯理地拍打着海水,速度一点一点地加快。鹦鹉螺号安然无恙地离开了托雷斯海峡危机四伏的水道,重新航行在汪洋大海之中。

    上一章:第一部 第二十二章 尼摩船长的雷电 · 一下一章:第一部 第二十三章 强迫睡眠

  10. O(∩_∩)O哈哈~说道:

    “明天,”没等我说完,尼摩船长站起身来,补充说道,“明天,下午两点四十分,‘诺第留斯号’又将在海上漂浮,安然无恙地驶离托雷斯海峡。”
    尼摩船长以生硬的语气说完了这番话,然后稍稍躬了躬身,这是示意我可以离开了。于是,我回到了自己的房舱。

  11. 匿名说道:

    九百九十五万零九百零九亿零五百九十九万四千零九十四亿五千四百零九万零三百九十九亿五千八百九十三万九千零四十九亿八千五百九十三万九千零九十八亿二千八百零九万一千八百九十三亿八千五百七十五万八千八百三十九亿九千二百万零九千二百七十五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

  12. 刷屏的人都是宝批龙说道:

    评论区里为什么有那么多宝批龙在刷屏?

  13. 匿名说道:

    ━━━━━┒
    ┓┏┓┏┓ I
    ┛┗┛┗┛┃\ /
    ┓┏┓┏┓┃ /
    ┛┗┛┗┛┃ノ)
    ┓┏┓┏┓┃
    ┛┗┛┗┛┃
    ┓┏┓┏┓┃
    ┛┗┛┗┛┃
    ┓┏┓┏┓┃
    ┛┗┛┗┛┃
    ┓┏┓┏┓┃
    ┛┗┛┗┛┃
    ┓┏┓┏┓┃
    ┛┗┛┗┛┃
    ┓┏┓┏┓┃
    ┛┗┛┗┛┃
    ┓┏┓┏┓┃
    ┛┗┛┗┛┃
    ┓┏┓┏┓┃
    ┛┗┛┗┛┃
    ┓┏┓┏┓┃
    ┛┗┛┗┛┃
    ┓┏┓┏┓┃
    ┛┗┛┗┛┃

  14. 刘瑞希说道:

    人间即地狱。世上没有天堂

  15. 匿名说道:

    “ 我们只能好言相劝,为他按摩抚慰。”
    可不可以让我康康怎样按摩抚慰的(x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