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一部 第二十章 托雷斯海峡

[法]儒勒·凡尔纳2018年09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2月27日至28日夜间,鹦鹉螺号高速驶离瓦尼科罗群岛海域,取道西南方向,只用三天时间,就从拉佩鲁兹群岛开到巴布亚南端,航程七百五十法里。

🍎 梦m阮r读d书s = w w w *men g Ruan * Co m

1868年1月1日,大清早,贡协议登上平台来找我。

“先生,”这个好小子对我说,“请允许我向先生祝贺新年好,可以吧?”

“怎么不可以呢,贡协议,不过要完全像在巴黎植物园工作室里那样。我接受你的祝愿,我答谢你。只是,我要问问你,在我们现在所处的情况下,你说的‘新年好’是什么意思。是说新的一年将结束我们的囚禁生活呢,还是将继续进行这种奇异的旅行?”

“老实说,”贡协议答道,“我真不知道怎样对先生说才好。我们的确看到了许多希奇古怪的东西,而且,两个月来,我们根本没时间感到厌烦。奇妙之后更奇妙,惊人之后还惊人,一次比一次引人入胜,长此以往,我真不知道如何收场。可我总觉得,我们似乎永远找不到一个好机会。”

“永远找不到,贡协议。”

“此外,尼摩先生和他的拉丁语名字倒是名副其实,他在不在都不碍事。”

“你说的没错,贡协议。”

“那么,我想,如果先生不见怪,一个好年头也许就是一切都看好的年头……”

“一切都看得过来吗,贡协议,这可需要很长时间呀,但不知尼德·兰是什么想法?”

“尼德·兰的想法跟我恰好相反,”贡协议答道,“他这人讲求实际,而且胃口大得很。成天看鱼吃鱼,都不耐烦了。没有酒,没有面包,没有肉吃,一个真正的撒克逊人是受不了的,牛排是他的家常便饭,适量的白兰地或杜松子酒不在话下!”

“对我来说,贡协议,倒不是吃喝问题让我牵肠挂肚,我倒是很快就适应了船上的饮食条件。”

“我也一样,”贡协议答道,“因此,我想留下,而尼德师傅却想逃,所以,如果刚开始的一年对我不是好年头,对他就是好年头了,反过来也成立。这么看来,今年总有人心满意足。归根结蒂一句话,我祝先生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谢谢,贡协议,不过,我请你把新年祝愿问题先放一放,留待以后再说,暂时以握手代礼物吧。我现在身上只有空空两手了。”

“先生从来没有如此慷慨过,”贡协议回答。

说完,好小子就下去了。

1月2日,我们从日本海出发到现在,已经航行了一万一千三百四十海里,也就是五千二百五十法里。鹦鹉螺号冲角前方,便是珊瑚海的危险水域,这一带珊瑚礁林立,一直沿着澳大利亚东北海岸延伸。我们的船与可怕的珊瑚大堡礁浅滩保持几里距离前行,1770年6月10日,科克的船队差一点在这里覆没,科克所在的船之所以没有往下沉,那是因祸得福,被撞坏的珊瑚石,正好嵌在船底裂缝里。

我倒是巴不得能领教这条长达三百六十法里的珊瑚暗礁脉,只见大海波涛汹涌,来势凶猛,大浪直扑礁石,撞得个粉身碎骨,浪花飞溅,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声,犹如高天隆隆的雷鸣。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鹦鹉螺号转动斜板机,一下子把我们带到深水层,我再也看不见大堡礁珊瑚长城的踪影了。我只好退而求其次来欣赏鱼网打捞上来的各种鱼类。我发现,五花八门的鱼中,有白金枪鱼,这是一种鲭鱼,大小与金枪鱼差不多,两侧淡蓝色,身上有横纹,但长大后横纹会自然消失。白金枪鱼成群结队陪伴着我们航行,其肉质细嫩,不断为我们餐桌提供美食。我们还打捞上来不少青花绸鱼,鱼身只有五厘米,味道颇像荆棘鲇;还有火鳍飞鱼,堪称海中飞燕,夜黑时发出磷光,时而划破长空,时而照耀海水。还有许许多多软体动物和植形动物,我发现其中有海鸡冠、海胆、锤头双髻鲨、马刺贝、盘贝、蟹守螺和龟螺等。水生植物主要是漂浮藻类、昆布和大海藻,海藻身上有细孔,会分泌出一种粘液。我还采集到一种新奇的胶质滑线藻,被博物馆列为天然珍稀品种。

穿过珊瑚海两天之后,1月4日,我们面临巴布亚岛海岸。尼摩船长就此告诉我,他打算经托雷斯海峡进入印度洋。他的通报点到为止。尼德听了很高兴,以为走这条水道他就可以越来越接近欧洲海域了。

托雷斯海峡一向被认为是高风险地带,不仅因为这里暗礁林立,而且沿岸经常有野民出没。托雷斯海峡把巴布亚岛与新荷兰岛分开,新荷兰岛又叫新几内亚岛。

巴布亚岛全长四百法里,宽一百三十法里,面积四万平方法里。它位于南纬零度十九分和十度二分之间,东经一百二十八度二十三分和一百四十六度十五分之间。正午,大副来测量太阳高度时,我看见阿尔法克斯山脉峰峦起伏,主峰突起,峭壁直插云天。

这片土地是葡萄牙人佛朗西斯科·塞拉诺于1511年发现的,之后登岸探访的航海家和学者络绎不绝,1526年有唐·约瑟·德梅内塞斯,1527年有格里哈尔瓦,1528年有西班牙将军阿尔瓦·德萨阿维德拉,1545年有朱伊戈·奥泰,1616年有荷兰人舒腾,1753年有尼古拉·斯路易克,还有塔斯曼、丹皮尔、菲梅尔、卡特莱特、爱德华兹、布根维尔、科克、福雷斯特、马克·克鲁尔也相继来过,还有1823年迪佩雷,1827年迪蒙·迪尔维尔也涉足过。德·利安齐〔1〕先生说过:“这里是黑人的家园,黑人占据整个马来亚。”我完全没有料到,这次航行会这么碰巧,让我直接面对可怕的安达曼岛民。

〔1〕 德·利安齐(1789—1843),法国航海家。

鹦鹉螺号出现在世界最危险的海峡,就连那些无所畏惧的航海家对这条海峡也望而生畏,尽量不要贸然穿越;路易·帕兹·德·托雷斯〔2〕从南方海域回到美拉尼西亚群岛时,曾冒险穿过;1840年,迪蒙·迪尔维尔的舰队曾在这里搁浅,生命财产几乎丧失殆尽。鹦鹉螺号虽然历尽千难万险而超然海难之外,但这一次,恐怕就要尝到珊瑚大堡礁的厉害了。

〔2〕 路易·帕兹·德·托雷斯,17世纪西班牙著名航海家,1606年穿越托雷斯海峡。

托雷斯海峡宽约三十四法里,但沿途有无数的大小岛屿和明岩暗礁,航船几乎无法通过。正因为如此,尼摩船长决定穿行时格外小心,采取了一切想得到的措施。鹦鹉螺号浮出水面缓慢行驶,螺旋桨轻悠悠地拍打着海水,好像鲸怡然自得地摇晃着尾巴。

乘此机会,我和两个同伴都登上了平台,上面空无他人。驾驶舱笼就突出在我们前面,如果我没有搞错,尼摩船长肯定在里面,他这次亲自出马操纵鹦鹉螺号过海峡。

我眼前摆着制作精良的托雷斯海峡全图,这是河海测绘工程师万桑东·迪穆兰和海军少将(现为海军上将)库旺-戴斯布瓦测量绘制的,他们曾是迪蒙·迪尔维尔最后一次环球航行的参谋。这些地图以及船长绘制的地图堪称尽善尽美,狭窄通道复杂地志一目了然,我一一查阅,细察入微。

鹦鹉螺号周围海浪汹涌澎湃。浪潮翻滚着从东南涌向西北,以二点五海里的速度狂奔,扑向四处抛头露面的珊瑚礁,浪碎花飞。

“这海好险恶!”尼德·兰对我说。

“的确险恶,”我答道,“就连鹦鹉螺号这样的船也为难呀。”

“该死的船长应当对航道十拿九稳才行,”加拿大人又说,“我看见了,那里珊瑚礁成堆成片,稍不留神触上暗礁,船体就要碎尸万段。”

的确,我们的处境千钧一发,但鹦鹉螺号仿佛着了魔,竟然在怒气冲冲的暗礁群中游刃有余。它并不完全沿着星盘号和信女号所走的航线亦步亦趋,因为迪蒙·迪尔维尔就是在这条航线上惨遭不幸。鹦鹉螺号却取道偏北方向,沿着墨里岛前行,然后折回西南方向,沿着坎伯兰水道驶去。我以为它认准这条水道走下去,可它突然又重上西北方向,在星罗棋布的无名岛礁之间穿行,开向通德岛和魔威海峡。

我正在寻思,尼摩船长是不是太大意太过轻狂了,他竟然想步迪蒙·迪尔维尔的后尘,把船开进两艘战舰触礁的老路上去,却没想到它突然来个第二次转向,向西直插,朝着盖博罗岛驶去。

此时已是下午三时整。浪花飞溅,高潮迭起。鹦鹉螺号靠近盖博罗岛,我看见海岛岸边长满美丽可观的露兜林。我们与该岛至少保持二海里的距离航行。

突然,一阵撞击把我震倒。鹦鹉螺号触礁了,它一动不动了,船体稍向左舷倾斜。

我站起身来,看见尼摩船长和船副已出现在平台上。他们检查了一下船体触礁情况,彼此用莫名其妙的方言交谈了几句。

当时我们面临的形势是这样的:右侧二海里处可见盖博罗岛,岛岸线由北而西呈弧形,犹如一只巨大的手臂。由于退潮,南边和东边有几块珊瑚暗礁已经露顶,我们的船正好搁浅在珊瑚礁上,这一带潮水涨落不大,鹦鹉螺号很难摆脱窘境。不过谢天谢地。由于船体结构牢不可破,船并无破损。但是,船虽然不会沉没,也不会解体,却可能永远嵌在暗礁上不能自拔,果真如此,尼摩船长的潜水艇恐怕就要完蛋了。

我正这么胡思乱想,尼摩船长走了过来,只见他神情冷峻而沉着,永远是那样胸有成竹,既不焦急也不沮丧。

“出大事故了吗?”我问他道。

“不,小事故,”他回答我说。

“不过,”我又说,“一件小事故也可能会迫使您不得不回归陆地当居民的,尽管您极力逃避!”

尼摩船长神情古怪地看了我一眼,做了一个断然否定的手势。这就清楚地告诉我,没有任何力量能强迫他重新踏上大陆的土地。不一会儿,他说:

“再说了,阿罗诺纳克斯先生,鹦鹉螺号并没有完蛋。它还会把您带到海洋深处饱览妙趣横生的海底奇观。我们的旅行刚刚才开始,有您作伴我不胜荣幸,我不想这么快就使我们的旅行失去光彩。”

“不过,尼摩船长,”我接着说,并没有顾忌他话中的讽刺意味,“鹦鹉螺号是在涨潮时搁浅的,可太平洋潮水起落不大,如果您无法减轻鹦鹉螺号的压载(在我看来,减轻压载简直不可能),我看不出它如何能脱浅。”

“太平洋潮头不太旺,您说得一点不错,教授先生,”尼摩船长答道,“但是在托雷斯海峡,高潮与低潮的差距依然有一点五米之多。今天是1月4日,再过五天月亮就圆了。哦,我只能求月亮帮忙了,这个有求必应的星球到时如果不把潮水鼓得高高的,我倒要大惊小怪了。”

话刚说完,尼摩船长就带着船副下到鹦鹉螺号船舱里面去了。可船呢,依然原地不动,好像珊瑚虫早已牢不可破地把船与礁石紧紧胶粘在一起了。

“这下好了吧,先生?”尼德·兰问我,船长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跑了过来。

“好了,尼德朋友,我们要耐心等待9日的涨潮,因为那一天,月亮可能会发善心帮我们重新漂起来。”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难道船长不会把锚抛到海里,用机器拉动锁链,想尽一切办法使船摆脱险境吗?”

“潮水轻而易举!”贡协议回答得很干脆。

加拿大人看了看贡协议,耸了耸肩。这是水手表示自负的惯用手势。

“先生,”他辩解道,“请您相信我,我告诉您,这堆铁砣子再也走不动了,不管是在海上还是在海下。当破铜烂铁按重量卖掉算了。所以我想,时机来了,我们对尼摩船长来个不辞而别。”

“尼德朋友,”我回答道,“对这条英勇无畏的鹦鹉螺号,我可不像您那样悲观,四天后,我们对太平洋潮水的能耐也就心中有数了。再说了,假如我们已经看见了英国海岸或普罗旺斯海岸,逃跑的建议也许还可行,但现在是在巴布亚海面,这就完全是另外一码事了,如果到时鹦鹉螺号还不能浮起来,我们再采取铤而走险的办法也不迟呀,我总觉得逃跑是一件严重的事件。”

“但至少可以上岸探探路吧?”尼德·兰又说,“这是一个海岛。岛上有树吧。树下有陆生动物吧。动物身上有排骨有肉吧,肉可以烤着吃吧,我真想咬它几口。”

“说到这里,尼德朋友言之有理,”贡协议说,“我赞同他的意见。先生何不请求他的朋友尼摩船长把我们送到岛上去,哪怕只让我们踩一踩地球上坚实的土地,别忘了走路的习惯也成呀。”

“我可以去问问他,”我答道,“但他肯定不答应。”

“先生不妨冒险试一试,”贡协议说,“这样一来,我们对船长的一番好意也就心知肚明了。”

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尼摩船长竟然答应了我的请求,而且回答得非常干脆,落落大方,并没有强迫我承诺非要回到鹦鹉螺号船上来不可。然而,想穿越新几内亚岛逃跑凶多吉少,我不可能纵容尼德·兰去冒这个风险。与其落到巴布亚土人手里,还不如在鹦鹉螺号当囚犯好受些。

那只小艇第二天早晨就可交给我们使用。我没有必要打听尼摩船长是不是同我们一块上岸。我甚至想到了船上不会派人跟着我们,只能靠尼德·兰一个人来驾舟了。再说,大船离陆地最多只有二海里,在暗礁之间驾艇穿梭航行,对加拿大人来说简直像闹着玩一样轻松,但对大船来说,恐怕就险象环生了。

第二天,1月5日,小艇被解开,从凹槽中卸了下来,然后从平台高处推入大海。两个人操作即可。船桨本来就配备在艇内,只等着我们上去就位。

八时整,我们带着枪和斧头离开鹦鹉螺号。海面相当平静。大陆和风习习。贡协议和我掌握船桨,使劲地划着,尼德·兰掌舵,小艇在礁石丛生的狭窄水道上破浪穿行。老手轻舟,快速前进。

尼德·兰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他简直像逃出铁窗的囚犯,根本没想到最终还得回到监狱去。

“有肉啦!”他来回地叨叨着,“我们要去吃大肉啦,好香的肉哟!地地道道的野味!只是没有面包,可惜!我并不是说鱼不是好东西,但也不能上顿下顿老吃呀,抓一块新鲜的野味,放在红炭火上烤熟,美滋滋地换换口味。”

“馋鬼!”贡协议响应道,“他把我的口水都说出来了!”

“不过得弄清楚,”我说,“岛上树林里有没有野味,即使有野味,也得弄清楚凶猛的猎物会不会猎人。”

“好呀!阿罗纳克斯先生,”加拿大人回答道,“野兽牙齿像利斧快刀才过瘾呢,不过,如果岛上没有其他四足动物,那我就吃老虎,吃虎腰肉。”

“尼德朋友真叫人提心吊胆。”贡协议答道。

“不管怎样,”尼德·兰又说,“没有羽毛的四足兽也好,有羽毛的两脚鸟也罢,我首发必中,乖乖地来向我报到。”

“好哇!”我答道,“兰师傅冒冒失失的老毛病又发作啦!”

“别害怕,阿罗纳克斯先生,”加拿大人答道,“用力划吧,不消二十五分钟,我就可以给您端上一道我的拿手好菜。”

八时三十分,鹦鹉螺号的小艇顺利地穿过了盖博罗岛周围的珊瑚环礁群,平稳地停在沿岸沙滩上。

 

共 26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h

  2. 八时三十分,鹦鹉螺号说道:

    ? 落·霞*小·说· L u ox i a · c om

    ;,;;ugvy

  3. 管怎样,”尼德·兰又说道: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4. NET.666说道:

    八时三十分,鹦鹉螺号的小艇顺利地穿过了盖博罗岛周围的珊瑚环礁群,平稳地停在沿岸沙滩上。 2020-02-05 11:51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5. 啊SDSS说道:

    s所得到的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

  6. 匿名说道:

    丽可观的露兜林。我们与该岛至少保持二海里的距离航行。

    突然,一阵撞击把我震倒。鹦鹉螺号触礁了,它一动不动了,船体稍向左舷倾斜。

    我站起身来,看见尼摩船长和船副已出现在平台上。他们检查了一下船体触礁情况,彼此用莫名其妙的方言交谈了几句。

    当时我们面临的形势是这样的:右侧二海里处可见盖博罗岛,岛岸线由北而西呈弧形,犹如一只巨大的手臂。由于退潮,南边和东边有几块珊瑚暗礁已经露顶,我们的船正好搁浅在珊瑚礁上,这一带潮水涨落不大,鹦鹉螺号很难摆脱窘境。不过谢天谢地。由于船体结构牢不可破,船并无破损。但是,船虽然不会沉没,也不会解体,却可能永远嵌在暗礁上不能自拔,果真如此,尼摩船长的潜水艇恐怕就要完蛋了。

    我正这么胡思乱想,尼摩船长走了过来,只见他神情冷峻而沉着,永远是那样胸有成竹,既不焦急也不沮丧。

    “出大事故了吗?”我问他道。

    “不,小事故,”他回答我说。

    “不过,”我又说,“一件小事故也可能会迫使您不得不回归陆地当居民的,尽管您极力逃避!”

    尼摩船长神情古怪地看了我一眼,做了一个断然否定的手势。这就清楚地告诉我,没有任何力量能强迫他重新踏上大陆的土地。不一会儿,他说:

    “再说了,阿罗诺纳克斯先生,鹦鹉螺号并没有完蛋。它还会把您带到海洋深处饱览妙趣横生的海底奇观。我们的旅行刚刚才开始,有您作伴我不胜荣幸,我不想这么快就使我们的旅行失去光彩。”

    “不过,尼摩船长,”我接着说,并没有顾忌他话中的讽刺意味,“鹦鹉螺号是在涨潮时搁浅的,可太平洋潮水起落不大,如果您无法减轻鹦鹉螺号的压载(在我看来,减轻压载简直不可能),我看不出它如何能脱浅。”

    “太平洋潮头不太旺,您说得一点不错,教授先生,”尼摩船长答道,“但是在托雷斯海峡,高潮与低潮的差距依然有一点五米之多。今天是1月4日,再过五天月亮就圆了。哦,我只能求月亮帮忙了,这个有求必应的星球到时如果不把潮水鼓得高高的,我倒要大惊小怪了。”

    话刚说完,尼摩船长就带着船副下到鹦鹉螺号船舱里面去了。可船呢,依然原地不动,好像珊瑚虫早已牢不可破地把船与礁石紧紧胶粘在一起了。

    “这下好了吧,先生?”尼德·兰问我,船长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跑了过来。

    “好了,尼德朋友,我们要耐心等待9日的涨潮,因为那一天,月亮可能会发善心帮我们重新漂起来。”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难道船长不会把锚抛到海里,用机器拉动锁链,想尽一切办法使船摆脱险境吗?”

    “潮水轻而易举!”贡协议回答得很干脆。

    加拿大人看了看贡协议,耸了耸肩。这是水手表示自负的惯用手势。

    “先生,”他辩解道,“请您相信我,我告诉您,这堆铁砣子再也走不动了,不管是在海上还是在海下。当破铜烂铁按重量卖掉算了。所以我想,时机来了,我们对尼摩船长来个不辞而别。”

    “尼德朋友,”我回答道,“对这条英勇无畏的鹦鹉螺号,我可不像您那样悲观,四天后,我们对太平洋潮水的能耐也就心中有数了。再说了,假如我们已经看见了英国海岸或普罗旺斯海岸,逃跑的建议也许还可行,但现在是在巴布亚海面,这就完全是另外一码事了,如果到时鹦鹉螺号还不能浮起来,我们再采取铤而走险的办法也不迟呀,我总觉得逃跑是一件严重的事件。”

    “但至少可以上岸探探路吧?”尼德·兰又说,“这是一个海岛。岛上有树吧。树下有陆生动物吧。动物身上有排骨有肉吧,肉可以烤着吃吧,我真想咬它几口。”

    “说到这里,尼德朋友言之有理,”贡协议说,“我赞同他的意见。先生何不请求他的朋友尼摩船长把我们送到岛上去,哪怕只让我们踩一踩地球上坚实的土地,别忘了走路的习惯也成呀。”

    “我可以去问问他,”我答道,“但他肯定不答应。”

    “先生不妨冒险试一试,”贡协议说,“这样一来,我们对船长的一番好意也就心知肚明了。”

    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尼摩船长竟然答应了我的请求,而且回答得非常干脆,落落大方,并没有强迫我承诺非要回到鹦鹉螺号船上来不可。然而,想穿越新几内亚岛逃跑凶多吉少,我不可能纵容尼德·兰去冒这个风险。与其落到巴布亚土人手里,还不如在鹦鹉螺号当囚犯好受些。

    那只小艇第二天早晨就可交给我们使用。我没有必要打听尼摩船长是不是同我们一块上岸。我甚至想到了船上不会派人跟着我们,只能靠尼德·兰一个人来驾舟了。再说,大船离陆地最多只有二海里,在暗礁之间驾艇穿梭航行,对加拿大人来说简直像闹着玩一样轻松,但对大船来说,恐怕就险象环生了。

    第二天,1月5日,小艇被解开,从凹槽中卸了下来,然后从平台高处推入大海。两个人操作即可。船桨本来就配备在艇内,只等着我们上去就位。

    八时整,我们带着枪和斧头离开鹦鹉螺号。海面相当平静。大陆和风习习。贡协议和我掌握船桨,使劲地划着,尼德·兰掌舵,小艇在礁石丛生的狭窄水道上破浪穿行。老手轻舟,快速前进。

    尼德·兰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他简直像逃出铁窗的囚犯,根本没想到最终还得回到监狱去。

    “有肉啦!”他来回地叨叨着,“我们要去吃大肉啦,好香的肉哟!地地道道的野味!只是没有面包,可惜!我并不是说鱼不是好东西,但也不能上顿下顿老吃呀,抓一块新鲜的野味,放在红炭火上烤熟,美滋滋地换换口味。”

    “馋鬼!”贡协议响应道,“他把我的口水都说出来了!”

    “不过得弄清楚,”我说,“岛上树林里有没有野味,即使有野味,也得弄清楚凶猛的猎物会不会猎人。”

    “好呀!阿罗纳克斯先生,”加拿大人回答道,“野兽牙齿像利斧快刀才过瘾呢,不过,如果岛上没有其他四足动物,那我就吃老虎,吃虎腰肉。”

    “尼德朋友真叫人提心吊胆。”贡协议答道。

    “不管怎样,”尼德·兰又说,“没有羽毛的四足兽也好,有羽毛的两脚鸟也罢,我首发必中,乖乖地来向我报到。”

    “好哇!”我答道,“兰师傅冒冒失失的老毛病又发作啦!”

    “别害怕,阿罗纳克斯先生,”加拿大人答道,“用力划吧,不消二十

  7. gtf对策丰富的说道:

    丽可观的露兜林。我们与该岛至少保持二海里的距离航行。

    突然,一阵撞击把我震倒。鹦鹉螺号触礁了,它一动不动了,船体稍向左舷倾斜。

    我站起身来,看见尼摩船长和船副已出现在平台上。他们检查了一下船体触礁情况,彼此用莫名其妙的方言交谈了几句。

    当时我们面临的形势是这样的:右侧二海里处可见盖博罗岛,岛岸线由北而西呈弧形,犹如一只巨大的手臂。由于退潮,南边和东边有几块珊瑚暗礁已经露顶,我们的船正好搁浅在珊瑚礁上,这一带潮水涨落不大,鹦鹉螺号很难摆脱窘境。不过谢天谢地。由于船体结构牢不可破,船并无破损。但是,船虽然不会沉没,也不会解体,却可能永远嵌在暗礁上不能自拔,果真如此,尼摩船长的潜水艇恐怕就要完蛋了。

    我正这么胡思乱想,尼摩船长走了过来,只见他神情冷峻而沉着,永远是那样胸有成竹,既不焦急也不沮丧。

    “出大事故了吗?”我问他道。

    “不,小事故,”他回答我说。

    “不过,”我又说,“一件小事故也可能会迫使您不得不回归陆地当居民的,尽管您极力逃避!”

    尼摩船长神情古怪地看了我一眼,做了一个断然否定的手势。这就清楚地告诉我,没有任何力量能强迫他重新踏上大陆的土地。不一会儿,他说:

    “再说了,阿罗诺纳克斯先生,鹦鹉螺号并没有完蛋。它还会把您带到海洋深处饱览妙趣横生的海底奇观。我们的旅行刚刚才开始,有您作伴我不胜荣幸,我不想这么快就使我们的旅行失去光彩。”

    “不过,尼摩船长,”我接着说,并没有顾忌他话中的讽刺意味,“鹦鹉螺号是在涨潮时搁浅的,可太平洋潮水起落不大,如果您无法减轻鹦鹉螺号的压载(在我看来,减轻压载简直不可能),我看不出它如何能脱浅。”

    “太平洋潮头不太旺,您说得一点不错,教授先生,”尼摩船长答道,“但是在托雷斯海峡,高潮与低潮的差距依然有一点五米之多。今天是1月4日,再过五天月亮就圆了。哦,我只能求月亮帮忙了,这个有求必应的星球到时如果不把潮水鼓得高高的,我倒要大惊小怪了。”

    话刚说完,尼摩船长就带着船副下到鹦鹉螺号船舱里面去了。可船呢,依然原地不动,好像珊瑚虫早已牢不可破地把船与礁石紧紧胶粘在一起了。

    “这下好了吧,先生?”尼德·兰问我,船长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跑了过来。

    “好了,尼德朋友,我们要耐心等待9日的涨潮,因为那一天,月亮可能会发善心帮我们重新漂起来。”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难道船长不会把锚抛到海里,用机器拉动锁链,想尽一切办法使船摆脱险境吗?”

    “潮水轻而易举!”贡协议回答得很干脆。

    加拿大人看了看贡协议,耸了耸肩。这是水手表示自负的惯用手势。

    “先生,”他辩解道,“请您相信我,我告诉您,这堆铁砣子再也走不动了,不管是在海上还是在海下。当破铜烂铁按重量卖掉算了。所以我想,时机来了,我们对尼摩船长来个不辞而别。”

    “尼德朋友,”我回答道,“对这条英勇无畏的鹦鹉螺号,我可不像您那样悲观,四天后,我们对太平洋潮水的能耐也就心中有数了。再说了,假如我们已经看见了英国海岸或普罗旺斯海岸,逃跑的建议也许还可行,但现在是在巴布亚海面,这就完全是另外一码事了,如果到时鹦鹉螺号还不能浮起来,我们再采取铤而走险的办法也不迟呀,我总觉得逃跑是一件严重的事件。”

    “但至少可以上岸探探路吧?”尼德·兰又说,“这是一个海岛。岛上有树吧。树下有陆生动物吧。动物身上有排骨有肉吧,肉可以烤着吃吧,我真想咬它几口。”

    “说到这里,尼德朋友言之有理,”贡协议说,“我赞同他的意见。先生何不请求他的朋友尼摩船长把我们送到岛上去,哪怕只让我们踩一踩地球上坚实的土地,别忘了走路的习惯也成呀。”

    “我可以去问问他,”我答道,“但他肯定不答应。”

    “先生不妨冒险试一试,”贡协议说,“这样一来,我们对船长的一番好意也就心知肚明了。”

    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尼摩船长竟然答应了我的请求,而且回答得非常干脆,落落大方,并没有强迫我承诺非要回到鹦鹉螺号船上来不可。然而,想穿越新几内亚岛逃跑凶多吉少,我不可能纵容尼德·兰去冒这个风险。与其落到巴布亚土人手里,还不如在鹦鹉螺号当囚犯好受些。

    那只小艇第二天早晨就可交给我们使用。我没有必要打听尼摩船长是不是同我们一块上岸。我甚至想到了船上不会派人跟着我们,只能靠尼德·兰一个人来驾舟了。再说,大船离陆地最多只有二海里,在暗礁之间驾艇穿梭航行,对加拿大人来说简直像闹着玩一样轻松,但对大船来说,恐怕就险象环生了。

    第二天,1月5日,小艇被解开,从凹槽中卸了下来,然后从平台高处推入大海。两个人操作即可。船桨本来就配备在艇内,只等着我们上去就位。

    八时整,我们带着枪和斧头离开鹦鹉螺号。海面相当平静。大陆和风习习。贡协议和我掌握船桨,使劲地划着,尼德·兰掌舵,小艇在礁石丛生的狭窄水道上破浪穿行。老手轻舟,快速前进。

    尼德·兰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他简直像逃出铁窗的囚犯,根本没想到最终还得回到监狱去。

    “有肉啦!”他来回地叨叨着,“我们要去吃大肉啦,好香的肉哟!地地道道的野味!只是没有面包,可惜!我并不是说鱼不是好东西,但也不能上顿下顿老吃呀,抓一块新鲜的野味,放在红炭火上烤熟,美滋滋地换换口味。”

    “馋鬼!”贡协议响应道,“他把我的口水都说出来了!”

    “不过得弄清楚,”我说,“岛上树林里有没有野味,即使有野味,也得弄清楚凶猛的猎物会不会猎人。”

    “好呀!阿罗纳克斯先生,”加拿大人回答道,“野兽牙齿像利斧快刀才过瘾呢,不过,如果岛上没有其他四足动物,那我就吃老虎,吃虎腰肉。”

    “尼德朋友真叫人提心吊胆。”贡协议答道。

    “不管怎样,”尼德·兰又说,“没有羽毛的四足兽也好,有羽毛的两脚鸟也罢,我首发必中,乖乖地来向我报到。”

    “好哇!”我答道,“兰师傅冒冒失失的老毛病又发作啦!”

    “别害怕,阿罗纳克斯先生,”加拿大人答道,“用力划吧,不消二十

  8. gtf对策丰富的说道:

    丽可观的露兜林。我们与该岛至少保持二海里的距离航行。

    突然,一阵撞击把我震倒。鹦鹉螺号触礁了,它一动不动了,船体稍向左舷倾斜。

    我站起身来,看见尼摩船长和船副已出现在平台上。他们检查了一下船体触礁情况,彼此用莫名其妙的方言交谈了几句。

    当时我们面临的形势是这样的:右侧二海里处可见盖博罗岛,岛岸线由北而西呈弧形,犹如一只巨大的手臂。由于退潮,南边和东边有几块珊瑚暗礁已经露顶,我们的船正好搁浅在珊瑚礁上,这一带潮水涨落不大,鹦鹉螺号很难摆脱窘境。不过谢天谢地。由于船体结构牢不可破,船并无破损。但是,船虽然不会沉没,也不会解体,却可能永远嵌在暗礁上不能自拔,果真如此,尼摩船长的潜水艇恐怕就要完蛋了。

    我正这么胡思乱想,尼摩船长走了过来,只见他神情冷峻而沉着,永远是那样胸有成竹,既不焦急也不沮丧。

    “出大事故了吗?”我问他道。

    “不,小事故,”他回答我说。

    “不过,”我又说,“一件小事故也可能会迫使您不得不回归陆地当居民的,尽管您极力逃避!”

    尼摩船长神情古怪地看了我一眼,做了一个断然否定的手势。这就清楚地告诉我,没有任何力量能强迫他重新踏上大陆的土地。不一会儿,他说:

    “再说了,阿罗诺纳克斯先生,鹦鹉螺号并没有完蛋。它还会把您带到海洋深处饱览妙趣横生的海底奇观。我们的旅行刚刚才开始,有您作伴我不胜荣幸,我不想这么快就使我们的旅行失去光彩。”

    “不过,尼摩船长,”我接着说,并没有顾忌他话中的讽刺意味,“鹦鹉螺号是在涨潮时搁浅的,可太平洋潮水起落不大,如果您无法减轻鹦鹉螺号的压载(在我看来,减轻压载简直不可能),我看不出它如何能脱浅。”

    “太平洋潮头不太旺,您说得一点不错,教授先生,”尼摩船长答道,“但是在托雷斯海峡,高潮与低潮的差距依然有一点五米之多。今天是1月4日,再过五天月亮就圆了。哦,我只能求月亮帮忙了,这个有求必应的星球到时如果不把潮水鼓得高高的,我倒要大惊小怪了。”

    话刚说完,尼摩船长就带着船副下到鹦鹉螺号船舱里面去了。可船呢,依然原地不动,好像珊瑚虫早已牢不可破地把船与礁石紧紧胶粘在一起了。

    “这下好了吧,先生?”尼德·兰问我,船长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跑了过来。

    “好了,尼德朋友,我们要耐心等待9日的涨潮,因为那一天,月亮可能会发善心帮我们重新漂起来。”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难道船长不会把锚抛到海里,用机器拉动锁链,想尽一切办法使船摆脱险境吗?”

    “潮水轻而易举!”贡协议回答得很干脆。

    加拿大人看了看贡协议,耸了耸肩。这是水手表示自负的惯用手势。

    “先生,”他辩解道,“请您相信我,我告诉您,这堆铁砣子再也走不动了,不管是在海上还是在海下。当破铜烂铁按重量卖掉算了。所以我想,时机来了,我们对尼摩船长来个不辞而别。”

    “尼德朋友,”我回答道,“对这条英勇无畏的鹦鹉螺号,我可不像您那样悲观,四天后,我们对太平洋潮水的能耐也就心中有数了。再说了,假如我们已经看见了英国海岸或普罗旺斯海岸,逃跑的建议也许还可行,但现在是在巴布亚海面,这就完全是另外一码事了,如果到时鹦鹉螺号还不能浮起来,我们再采取铤而走险的办法也不迟呀,我总觉得逃跑是一件严重的事件。”

    “但至少可以上岸探探路吧?”尼德·兰又说,“这是一个海岛。岛上有树吧。树下有陆生动物吧。动物身上有排骨有肉吧,肉可以烤着吃吧,我真想咬它几口。”

    “说到这里,尼德朋友言之有理,”贡协议说,“我赞同他的意见。先生何不请求他的朋友尼摩船长把我们送到岛上去,哪怕只让我们踩一踩地球上坚实的土地,别忘了走路的习惯也成呀。”

    “我可以去问问他,”我答道,“但他肯定不答应。”

    “先生不妨冒险试一试,”贡协议说,“这样一来,我们对船长的一番好意也就心知肚明了。”

    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尼摩船长竟然答应了我的请求,而且回答得非常干脆,落落大方,并没有强迫我承诺非要回到鹦鹉螺号船上来不可。然而,想穿越新几内亚岛逃跑凶多吉少,我不可能纵容尼德·兰去冒这个风险。与其落到巴布亚土人手里,还不如在鹦鹉螺号当囚犯好受些。

    那只小艇第二天早晨就可交给我们使用。我没有必要打听尼摩船长是不是同我们一块上岸。我甚至想到了船上不会派人跟着我们,只能靠尼德·兰一个人来驾舟了。再说,大船离陆地最多只有二海里,在暗礁之间驾艇穿梭航行,对加拿大人来说简直像闹着玩一样轻松,但对大船来说,恐怕就险象环生了。

    第二天,1月5日,小艇被解开,从凹槽中卸了下来,然后从平台高处推入大海。两个人操作即可。船桨本来就配备在艇内,只等着我们上去就位。

    八时整,我们带着枪和斧头离开鹦鹉螺号。海面相当平静。大陆和风习习。贡协议和我掌握船桨,使劲地划着,尼德·兰掌舵,小艇在礁石丛生的狭窄水道上破浪穿行。老手轻舟,快速前进。

    尼德·兰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他简直像逃出铁窗的囚犯,根本没想到最终还得回到监狱去。

    “有肉啦!”他来回地叨叨着,“我们要去吃大肉啦,好香的肉哟!地地道道的野味!只是没有面包,可惜!我并不是说鱼不是好东西,但也不能上顿下顿老吃呀,抓一块新鲜的野味,放在红炭火上烤熟,美滋滋地换换口味。”

    “馋鬼!”贡协议响应道,“他把我的口水都说出来了!”

    “不过得弄清楚,”我说,“岛上树林里有没有野味,即使有野味,也得弄清楚凶猛的猎物会不会猎人。”

    “好呀!阿罗纳克斯先生,”加拿大人回答道,“野兽牙齿像利斧快刀才过瘾呢,不过,如果岛上没有其他四足动物,那我就吃老虎,吃虎腰肉。”

    “尼德朋友真叫人提心吊胆。”贡协议答道。

    “不管怎样,”尼德·兰又说,“没有羽毛的四足兽也好,有羽毛的两脚鸟也罢,我首发必中,乖乖地来向我报到。”

    “好哇!”我答道,“兰师傅冒冒8=【】失失的老毛病又发作啦!”

    “别害怕,阿罗纳克斯先生,”加拿大人答道,“用力划吧,不消二十

  9. 环境和国家说道:

    丽可观的露兜林。我们与该岛至少保持二海里的距离航行。

    突然,一阵撞击把我震倒。鹦鹉螺号触礁了,它一动不动了,船体稍向左舷倾斜。

    我站起身来,看见尼摩船长和船副已出现在平台上。他们检查了一下船体触礁情况,彼此用莫名其妙的方言交谈了几句。

    当时我们面临的形势是这样的:右侧二海里处可见盖博罗岛,岛岸线由北而西呈弧形,犹如一只巨大的手臂。由于退潮,南边和东边有几块珊瑚暗礁已经露顶,我们的船正好搁浅在珊瑚礁上,这一带潮水涨落不大,鹦鹉螺号很难摆脱窘境。不过谢天谢地。由于船体结构牢不可破,船并无破损。但是,船虽然不会沉没,也不会解体,却可能永远嵌在暗礁上不能自拔,果真如此,尼摩船长的潜水艇恐怕就要完蛋了。

    我正这么胡思乱想,尼摩船长走了过来,只见他神情冷峻而沉着,永远是那样胸有成竹,既不焦急也不沮丧。

    “出大事故了吗?”我问他道。

    “不,小事故,”他回答我说。

    “不过,”我又说,“一件小事故也可能会迫使您不得不回归陆地当居民的,尽管您极力逃避!”

    尼摩船长神情古怪地看了我一眼,做了一个断然否定的手势。这就清楚地告诉我,没有任何力量能强迫他重新踏上大陆的土地。不一会儿,他说:

    “再说了,阿罗诺纳克斯先生,鹦鹉螺号并没有完蛋。它还会把您带到海洋深处饱览妙趣横生的海底奇观。我们的旅行刚刚才开始,有您作伴我不胜荣幸,我不想这么快就使我们的旅行失去光彩。”

    “不过,尼摩船长,”我接着说,并没有顾忌他话中的讽刺意味,“鹦鹉螺号是在涨潮时搁浅的,可太平洋潮水起落不大,如果您无法减轻鹦鹉螺号的压载(在我看来,减轻压载简直不可能),我看不出它如何能脱浅。”

    “太平洋潮头不太旺,您说得一点不错,教授先生,”尼摩船长答道,“但是在托雷斯海峡,高潮与低潮的差距依然有一点五米之多。今天是1月4日,再过五天月亮就圆了。哦,我只能求月亮帮忙了,这个有求必应的星球到时如果不把潮水鼓得高高的,我倒要大惊小怪了。”

    话刚说完,尼摩船长就带着船副下到鹦鹉螺号船舱里面去了。可船呢,依然原地不动,好像珊瑚虫早已牢不可破地把船与礁石紧紧胶粘在一起了。

    “这下好了吧,先生?”尼德·兰问我,船长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跑了过来。

    “好了,尼德朋友,我们要耐心等待9日的涨潮,因为那一天,月亮可能会发善心帮我们重新漂起来。”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难道船长不会把锚抛到海里,用机器拉动锁链,想尽一切办法使船摆脱险境吗?”

    “潮水轻而易举!”贡协议回答得很干脆。

    加拿大人看了看贡协议,耸了耸肩。这是水手表示自负的惯用手势。

    “先生,”他辩解道,“请您相信我,我告诉您,这堆铁砣子再也走不动了,不管是在海上还是在海下。当破铜烂铁按重量卖掉算了。所以我想,时机来了,我们对尼摩船长来个不辞而别。”

    “尼德朋友,”我回答道,“对这条英勇无畏的鹦鹉螺号,我可不像您那样悲观,四天后,我们对太平洋潮水的能耐也就心中有数了。再说了,假如我们已经看见了英国海岸或普罗旺斯海岸,逃跑的建议也许还可行,但现在是在巴布亚海面,这就完全是另外一码事了,如果到时鹦鹉螺号还不能浮起来,我们再采取铤而走险的办法也不迟呀,我总觉得逃跑是一件严重的事件。”

    “但至少可以上岸探探路吧?”尼德·兰又说,“这是一个海岛。岛上有树吧。树下有陆生动物吧。动物身上有排骨有肉吧,肉可以烤着吃吧,我真想咬它几口。”

    “说到这里,尼德朋友言之有理,”贡协议说,“我赞同他的意见。先生何不请求他的朋友尼摩船长把我们送到岛上去,哪怕只让我们踩一踩地球上坚实的土地,别忘了走路的习惯也成呀。”

    “我可以去问问他,”我答道,“但他肯定不答应。”

    “先生不妨冒险试一试,”贡协议说,“这样一来,我们对船长的一番好意也就心知肚明了。”

    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尼摩船长竟然答应了我的请求,而且回答得非常干脆,落落大方,并没有强迫我承诺非要回到鹦鹉螺号船上来不可。然而,想穿越新几内亚岛逃跑凶多吉少,我不可能纵容尼德·兰去冒这个风险。与其落到巴布亚土人手里,还不如在鹦鹉螺号当囚犯好受些。

    那只小艇第二天早晨就可交给我们使用。我没有必要打听尼摩船长是不是同我们一块上岸。我甚至想到了船上不会派人跟着我们,只能靠尼德·兰一个人来驾舟了。再说,大船离陆地最多只有二海里,在暗礁之间驾艇穿梭航行,对加拿大人来说简直像闹着玩一样轻松,但对大船来说,恐怕就险象环生了。

    第二天,1月5日,小艇被解开,从凹槽中卸了下来,然后从平台高处推入大海。两个人操作即可。船桨本来就配备在艇内,只等着我们上去就位。

    八时整,我们带着枪和斧头离开鹦鹉螺号。海面相当平静。大陆和风习习。贡协议和我掌握船桨,使劲地划着,尼德·兰掌舵,小艇在礁石丛生的狭窄水道上破浪穿行。老手轻舟,快速前进。

    尼德·兰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他简直像逃出铁窗的囚犯,根本没想到最终还得回到监狱去。

    “有肉啦!”他来回地叨叨着,“我们要去吃大肉啦,好香的肉哟!地地道道的野味!只是没有面包,可惜!我并不是说鱼不是好东西,但也不能上顿下顿老吃呀,抓一块新鲜的野味,放在红炭火上烤熟,美滋滋地换换口味。”

    “馋鬼!”贡协议响应道,“他把我的口水都说出来了!”

    “不过得弄清楚,”我说,“岛上树林里有没有野味,即使有野味,也得弄清楚凶猛的猎物会不会猎人。”

    “好呀!阿罗纳克斯先生,”加拿大人回答道,“野兽牙齿像利斧快刀才过瘾呢,不过,如果岛上没有其他四足动物,那我就吃老虎,吃虎腰肉。”

    “尼德朋友真叫人提心吊胆。”贡协议答道。

    “不管怎样,”尼德·兰又说,“没有羽毛的四足兽也好,有羽毛的两脚鸟也罢,我首发必中,乖乖地来向我报到。”

    “好哇!”我答道,“兰师傅冒冒失失的老毛病又发作啦!”

    “别害怕,阿罗纳克斯先生,”加看后感拿大人答道,“用力划吧,不消二十

  10. gtf对策丰富的说道:

    管怎样,”尼德·兰又说,“没有羽毛的四足兽也好,有羽毛的两脚鸟也罢,我首发必中,乖乖地来向我报到。” “好哇!”我答道,“兰师傅冒冒失失的老毛病又发作啦!” “别害怕,阿罗纳克斯先生,”加拿大人答道,“用力划吧,不消二十五分钟,我就可以给您端上一道我的拿手好菜。” 八时三十分,鹦鹉螺号的小艇顺利地穿过了盖博罗岛周围的珊瑚环礁群,平稳地停在沿岸沙滩上。 2020-02-09 14:11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11. SOS说道:

    一点都不好看,特别的无聊,烦,有小姐姐陪我吗?

    1. 说道:

      我是一名?你一点也不无聊哦。

  12. wangtai说道:

    eeeeeeeeeeeeeeeeeeeeep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uo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r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n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13. 匿名说道:

    买买买哈哈哈还好还好

  14. 匿名说道:

    12月27日至28日夜间,鹦鹉螺号高速驶离瓦尼科罗群岛海域,取道西南方向,只用三天时间,就从拉佩鲁兹群岛开到巴布亚南端,航程七百五十法里。
    1868年1月1日,大清早,贡协议登上平台来找我。
    “先生,”这个好小子对我说,“请允许我向先生祝贺新年好,可以吧?”
    “怎么不可以呢,贡协议,不过要完全像在巴黎植物园工作室里那样。我接受你的祝愿,我答谢你。只是,我要问问你,在我们现在所处的情况下,你说的‘新年好’是什么意思。是说新的一年将结束我们的囚禁生活呢,还是将继续进行这种奇异的旅行?”
    “老实说,”贡协议答道,“我真不知道怎样对先生说才好。我们的确看到了许多希奇古怪的东西,而且,两个月来,我们根本没时间感到厌烦。奇妙之后更奇妙,惊人之后还惊人,一次比一次引人入胜,长此以往,我真不知道如何收场。可我总觉得,我们似乎永远找不到一个好机会。”
    “永远找不到,贡协议。”
    “此外,尼摩先生和他的拉丁语名字倒是名副其实,他在不在都不碍事。”
    “你说的没错,贡协议。”
    “那么,我想,如果先生不见怪,一个好年头也许就是一切都看好的年头……”
    “一切都看得过来吗,贡协议,这可需要很长时间呀,但不知尼德·兰是什么想法?”
    “尼德·兰的想法跟我恰好相反,”贡协议答道,“他这人讲求实际,而且胃口大得很。成天看鱼吃鱼,都不耐烦了。没有酒,没有面包,没有肉吃,一个真正的撒克逊人是受不了的,牛排是他的家常便饭,适量的白兰地或杜松子酒不在话下!”
    “对我来说,贡协议,倒不是吃喝问题让我牵肠挂肚,我倒是很快就适应了船上的饮食条件。”
    “我也一样,”贡协议答道,“因此,我想留下,而尼德师傅却想逃,所以,如果刚开始的一年对我不是好年头,对他就是好年头了,反过来也成立。这么看来,今年总有人心满意足。归根结蒂一句话,我祝先生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谢谢,贡协议,不过,我请你把新年祝愿问题先放一放,留待以后再说,暂时以握手代礼物吧。我现在身上只有空空两手了。”
    “先生从来没有如此慷慨过,”贡协议回答。
    说完,好小子就下去了。

  15.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说道: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16. 哈啊啊啊啊~❤♂说道:

    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所罗门群岛主岛西海岸的失望角和满意角

  17. 匿名说道:

    吃野味可还彳亍

  18. 哈啊啊啊啊~❤♂说道:

    “我们要去吃大肉啦,好香的肉哟!地地道道的野味!只是没有面包,可惜!我并不是说鱼不是好东西,但也不能上顿下顿老吃呀,抓一块新鲜的野味,放在红炭火上烤熟,美滋滋地换换口味。”

  19. 匿名说道:

    能不能认真毒树,好好发评论,小盆友要有小盆友的亚子

  20. 匿名说道: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 a – c o m +

  21. 祁醉讲故事给我听说道:

    hhhhhhhh好好读书真的是

  22. 凡尔纳的高级支持者说道:

    大家好,我在这里给各位说个事:原文是康赛议而不是贡协议,还有原文是尼莫船长而不是尼摩船长。好了,就是这个事,其他的没了,大家再见了。

    1. 凡尔纳本纳说道:

      对的,对的。在这篇文章中,确实有几个人名写错了。
      我有这本书,跟楼主说的是一样,但也并不妨碍观看,所以正在看书的人,不用担心,好好看吧。

  23. 凡尔纳二号支持者说道:

    谢谢提醒,我知道了。

  24. 匿名说道:

    我怎么感觉以上这三个人是一个人发的消息呢?都以凡尔纳做为开头,不会是我的错觉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