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一部 第十八章 太平洋下四千里

[法]儒勒·凡尔纳2018年09月2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11月18日,一早醒来,只觉神清气爽,昨日的疲劳一扫而空,于是我登上平台,鹦鹉螺号的船副正在重复每日必报的那句话。我忽然茅塞顿开,这话与海况有关,更准确地说应当是:“我们没有发现任何情况。”

事实也正是如此,汪洋大海眼空无物。看不到天边的孤帆远影。克利斯波岛的高地在夜间已经不辞而别。海洋将五颜六色的光线通通吸收了,只把蓝光反射到四面八方,大海披上浩淼的靛蓝色盛装。一匹巨幅的蔚蓝波纹丝光布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依次展开,层层叠叠,起伏荡漾。

我正在欣赏太平洋波澜壮阔的美景,尼摩船长上来了。他似乎没有发现我在这儿,只顾进行一系列的天象观察。过一会儿,他做完观察,便来到探照灯旁,两肘支在灯罩上,目光溶入烟波浩淼的洋面上。

可是,又上来二十多名鹦鹉螺号的水手,一个个都是彪形大汉,身强力壮,原来他们是来收夜间布下的拖网的。这些水手显然来自不同的国度,虽然都是欧洲人的长相。我是不会搞错的,我已经辨认出其中有爱尔兰人、法国人、几个斯拉夫人、一个希腊人或甘迪亚人〔1〕。然而,这些水手沉默寡言,彼此只用古怪的方言交流,我很难猜测到他们的底细。我只好听之任之,不闻不问。

〔1〕 甘迪亚人,即伊拉克利翁人,希腊克里特岛伊拉克利翁港口居民。

鱼网被拉上船来了。这是拖网,跟诺曼底沿海使用的拖网很相似,网囊状如大口袋,浮标绳把浮标串连起来,用桁杆把叉网和引扬纲张开。这些囊袋固定在铁环套上,拽在船的后头,行船时囊袋贴着海底一扫而过,将过往鱼群一网打尽。这一天打捞上来不少新鲜品种,其中有:动作滑稽可笑的海上大丑角鮟鱇鱼;长有触须、浑身乌黑的康氏马鲛;身扎红腰带的细波纹鳞鲀;弯如新月、口液有剧毒的鲀鱼;几条橄榄绿色的七鳃鳗;银鳞长吻鱼;与电鳗和电鳐同等厉害的带电带鱼;古铜色横纹多鳞弓背鱼;还有淡绿色的鳕鱼;形形色色的虎鱼,五花八门,不一而足;最后还有几条大胖鱼;一条头部隆起、身长一米的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美丽多姿的舵鲣鱼;三条富丽的金枪鱼,尽管行动快捷,但也未能躲过拖网的大劫。

🐳 梦~阮~读~书~w ww -m e n g R u a n - Co m

我估计一下,这一网打上来的鱼虾不下千斤重。这一网打得很漂亮,但并不足以大惊小怪。因为网在船后拖了好几个小时,过往水产的芸芸众生通通被网罗了进来。因此可以说,我们的确不缺少优质食品,更何况鹦鹉螺号航速很快,又有电光诱引,新鲜鱼虾可以源源不断得到供应。

种类繁多的海产品立即从舱门口被送往食品储藏室,有些要趁新鲜立刻食用,有些则要妥善保存起来。

捕捞收网了,空气更新了,我想鹦鹉螺号又该继续海底漫游了吧,我正准备回房间,尼摩船长转身向我走来,不讲客套,不事寒暄,就直截了当地跟我聊起来:

“您看看这汪洋大海,教授先生,不也是有血有肉的生命体吗?它不也有怒火和温情吗?昨天,它跟我们一样睡了个安稳觉,过了一个平安夜,您看它又苏醒过来了。”

不道早安,也不问晚安!人们简直以为,这个特立独行的怪人只不过是把早已开始的闲聊继续谈下去罢了。

“您看哪,”他继续说,“大海在太阳的爱抚下苏醒过来了!它的白昼生活又将重新开始!跟踪大海肌体的休养生息的确是一道有趣的研究课题。大海有脉搏,有血管,会痉挛,我认为科学家莫里说的很有道理,他发现海洋体内也有血液循环,就像动物体内血液循环一样真实可信。”

可以肯定,尼摩船长并不期望我会答腔,而我也觉得没有必要对他附和应酬,说一大堆“显然”、“当然”、“言之有理”之类的客套话。其实,与其说他是对我说话,倒不如说他在自言自语,因为每句话之间停顿的时间很长。这就是所谓吟唱式的深思。

“是的,”他说,“海洋具有真实的循环系统,要促进海水循环,造物主只要在海水中增加热量、盐和微生动物就行了。不错,热量可以使海水具有不同的密度,从而形成顺流和逆流。就海水蒸发现象而言,在北极地区滴水成冰,而在赤道地带则蒸蒸日上,这就造成热带海水和极地海水长年不断地进行交流。而且,我还意外发现,海水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也在流动,从而构成海洋真正的呼吸运动。我见过这种现象,海水分子在水面受热后,又沉下海底深处,冷却到零下二度时,密度达到最高值,而后,温度继续降低,重量也随之降低了,于是又重新浮上水面。您将会在极地看到这种对流现象所产生的结果,您将最终明白冰冻现象为什么只在水面上才能发生!原来这是富有远见的大自然的必然规律。”

听到尼摩船长最后这句话,我不由暗自思忖:“极地!难道这位胆大包天的家伙想把我们带到极地去!”

然而船长却不说话了,只见他默默地注视着大海,是啊,他对大海的研究可谓无微不至,无所不包,每时每刻都不曾间断过。不一会儿他又说起话来:

“教授先生,海水中含有数量可观的盐分,如果您能把溶解在海水中的盐分全部提炼出来,您就可以堆成四百五十万立方法里的盐堆,如果在地球表面上全面摊开,就可以铺成十米高的盐层。您不要以为海水中的盐分只是大自然胡乱的赐予!不是这样的。盐分使海水不容易蒸发,也不让海风刮走过多的水蒸气,这些水蒸气一旦化成雨水,就足以淹没温带地区。多么了不起的作用!在全球总体经济中起到调节的作用!”

尼摩船长停顿一下,起身向平台走了几步,然后又折回向我走来。

“至于纤毛虫,”尼摩船长接着说,“海水中的微生物数以亿万计,一滴海水就含有数百万之巨,八十万微生物大军才有一毫克重,它们的作用同样非同小可。它们吸纳海水中的盐,消化海水中的固体物质,是石灰质陆地的真正缔造者,因为正是它们在制造红珊瑚和石珊瑚!而失去矿物质的水滴自然变轻了,于是又浮上水面,再吸收由于水分蒸发而过浓的盐分,于是又变重了,再沉下去,重新给微生动物带来可吸收的物质。这样一来,海水上下不断对流,运动不止,生命不息。论生命力,大海比陆地更富有生气,更朝气蓬勃,发展更无止境,汪洋大海处处春光明媚,万紫千红。有人说,大海对人来说是死亡的冥界,但对无数海洋生物和我来说,海洋则是生命的摇篮!”

尼摩船长说得眉飞色舞,忘乎所以,我也为之感动万分。

“所以,”尼摩船长补充道,“大海才是真正的寄托!我打算建设水下城市,打造海底住宅区,水下住宅就像鹦鹉螺号那样,每天早晨浮到海面上来呼吸,果真如愿,必是自由的城市,独立的城邦!不过,谁知道会不会有暴君……”

尼摩船长狠狠地一挥手,掐断了这句话。而后,好像是为了驱逐一个不祥之兆,便直接来问我:

“阿罗纳克斯先生,您知道海洋有多深吗?”

“有所了解,船长,至少,我知道若干测量数据。”

“您不妨罗列出来,必要时我可以加以验证?”

“下面就是我记得起来的若干数据。”我回答道,“如果我没弄错,北大西洋的平均深度为八千二百米,地中海为二千五百米。最引人注目的探测是在南大西洋,南纬三十五度的地方,测得水深一万二千米、一万四千零九十一米和一万五千一百四十九米不等。总而言之,假设海底拉平,那么海洋的平均深度估计在七千米左右。”

“好,教授先生,”尼摩船长答道,“我们将向您提供更确切的数据,但愿如此。就说我们所在的太平洋地区,我可以告诉您,它的平均深度只有四千米。”

话刚说完,尼摩船长就走向盖板,下了扶梯,转眼不见了。我也随之进了船舱,回到大厅里。螺旋桨立即起动,测程仪标明航速为每小时二十海里。

几天过去了,几个星期过去了,尼摩船长很少来看望我们。我也难得见他一面。他的副手定时测定方位并标记在航海图上,鹦鹉螺号的航行路线我一目了然。

贡协议和尼德·兰在我这里度过很长时间。贡协议对他的朋友讲述了我们这次海底漫步的奇闻奇观和奇遇,加拿大人后悔不迭,不该不跟随我们一起去。但我希望以后还会有机会游览海底森林。

大厅的观景窗几乎每天都要打开几个小时,我们睁开双眼,不知疲倦地观察着,尽情地探索海底世界的秘密。

鹦鹉螺号正朝着东南大方向行驶,潜水深度保持在一百至一百五十米之间。但是,有一天,我不知道它为什么心血来潮,突然启用斜板机沿着对角线一路下潜,深入到两千米的深度,温度计显示摄氏四点二五度,一旦达到这个深度,不管船处于什么纬度地区,海水温度似乎都是一样的。

11月26日,凌晨三时,鹦鹉螺号在西经一百七十二度处越过北回归线。27日,过目不忘桑威奇群岛,1779年2月14日,著名的航海家科克〔2〕就是在这里惨遭杀害。从出发到现在,我们已经航行了四千八百六十法里。当天早晨,我登上平台,看见夏威夷群岛就在下风二海里处,它是桑威奇七岛中最大的一个。岛上风光历历在目,只见耕地阡陌纵横,群山起伏与海岸走向一致,火山一个接着一个,其中冒纳罗亚火山雄踞其上,海拔高达五千米。这一带海产丰富,别的不说,仅拖网打捞起来的团扇贝,外形美观,状似扁平水螅体,是这一带水域的名特产品。

〔2〕 科克(1728—1779),英国航海家和探险家,曾领导三次海洋探测活动,长期在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南北极海域从事航海探险,最后在夏威夷群岛被土人杀死。

鹦鹉螺号继续朝着东南方向航行。12月1日,在西经一百四十二度处跨越赤道。穿越速度很快,而且平安无事。同月4日,我们见识了马克萨斯群岛。过了三海里,在南纬八度五十七分,西经一百三十九度三十二分,我看见奴加衣瓦岛的马丁尖岬,这是法属诸岛中最大的一个。只因尼摩船长不喜欢接近陆地航行,我只能遥望天涯海岛,岛上山林依稀可见。群岛附近,鱼网捕捉到不少鲜美的鱼虾,有蓝鳍金尾、味道鲜美无比的哥利芬鱼,无鳞但味佳的全裸鲣鱼,带骨颌的骨吻鱼,味比舵鲣的浅黄色的塔查鱼等等,凡此种种都可以列进船上正餐菜谱。

离开了由法国国旗庇护的迷人群岛之后,12月4日至11日,鹦鹉螺号共航行了大约二千海里。在这次航行中,值得一提的是,我们遇见了一大群枪乌贼,这是一群奇特的软体动物,与墨鱼颇类似。法国渔民称之为“encornets”,属于头足纲,双鳃科,其中包括墨鱼和船蛸。古代生物学家曾对这类鱼进行过专门研究,古雅典政治集会广场上的演说家们曾多次用它作过比喻,如果加利安〔3〕时代的希腊医生阿泰内说的话可信的话,枪乌贼还是当时富人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呢。

〔3〕 加利安(218—268),古罗马皇帝和哲学家。

那是在12月9日至10日夜间,鹦鹉螺号与这支软体动物大军不期而遇,枪乌贼喜欢夜间出动。只见大军浩浩荡荡有数百万之多。它们沿着鲱鱼和沙丁鱼群的游动路线,从温带海域向温热带海域转移。我们透过厚厚的水晶玻璃,看见它们成群结队,以极快的速度洄游,靠外套腔管喷水游动,追食鱼虾和软体动物,吃小鱼,也被大鱼吃。大自然硬给枪乌贼头上安了十只腕足,形似充气的曲管,运动时七手八脚乱抓胡挠,形态难以形容。鹦鹉螺号虽然速度很快,但穿过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也费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拖网还乘机打捞了不少枪乌贼,我从中辨认出奥尔比尼〔4〕划分的九种太平洋枪乌贼。

〔4〕 奥尔比尼(1802—1857),法国生物学家。

在横穿太平洋航行中,我们看到,大海不断推出美妙绝伦的节目。表演精彩纷呈,变化无穷。背景和场景花样翻新,令我们目不暇接,大饱眼福,我们不仅应召饱览了造物主在液态世界中的杰作,而且还应召去探索海洋最令人生畏的秘密。

12月11日,我整天都在大厅里埋头看书。尼德·兰和贡协议通过半开的窗口,观察着明晃晃的海水。鹦鹉螺号又一动不动了。储水罐已经注满了水,船停留在一千米的深度,这样的深海区海洋生物很少,只有几条大鱼偶尔出来打个照面。

此时我在读让·马塞写的一本好书,书名叫《护胃帮手》,妙趣横生,开卷有益,我正读得津津有味,却被贡协议的话给搅乱了。

“先生过来一下好吗?”他对我说道,声音怪怪的。

“出了什么事,贡协议?”

“先生请看。”

我起身,靠近玻璃窗,看了看。

外面一片电光,我看见一团黑糊糊的庞然大物悬浮在海水中间,一动不动。我仔细进行了观察,极力要辨认出这头巨鲸的属性。但我脑海中忽然闪出一个想法。

“一艘船!”我喊了起来。

“对,”加拿大人答道,“一条沉船!”

尼德·兰没有弄错。我们面前确实是一条船,断裂的桅索仍然挂在铁链上。船体状态看样子还很完好,海难事件刚刚发生不久,顶多只有几个小时。三根桅杆已经折断,断裂处离甲板二英尺高,说明船在遇难往侧面倾斜时不得不牺牲全部桅杆。船侧身躺在水里,舱内已经全部进水,而且继续向左舷倾斜。在波涛汹涌中的沉船残骸惨不忍睹,然而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看见甲板上还横躺着几具尸体,浑身被绳索捆绑着!我看其中有四具男尸,一具女尸,一位男子站在舵轮旁。妇女手中抱着孩子,一脚刚跨出艉楼甲板窗。这个妇人还很年轻。由于鹦鹉螺号灯光很亮,我可以看清妇女尚未被海水泡坏的容貌。她曾作过最后的努力,极力把小孩举在头顶上,那可怜的小生命正用两只小手死死地搂着妈妈的脖子!四位水手体态非常可怕,我看他们扭着身躯,显然进行过拼命挣扎,企图挣脱将他们捆绑在船上的绳索。只有舵手比较沉着,面部表情坚定而严肃,灰白的头发贴在前额上,青筋暴肿的手拼命把握着舵轮,好像还在驾驶着遇难的三桅船在深海航行!

多么可怕的场面!亲眼目睹沉船现场,简直就是最后一分钟抓拍下写真的照片,我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心口突突跳个不停!我又看见几条大鲛鲨两眼冒着火光,摇头摆尾游了过来,显然是闻到人肉的香味了!

这时,鹦鹉螺号掉转方向,绕沉船一周以示哀悼,我得以看清船尾牌子上的船号:

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5〕

〔5〕 森德兰港,英国海港,位于北海威尔河口。

 

共 29 条评论

  1. ]说道:

    hhhhhhhhhhhhhhhhhhhhhhh

    1. lance说道:

      hhhhhhhhhh

  2. 匿名说道:

    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3. ??说道:

    厉害?????????????????????????????????

    1. ❤️??????????????❣️??说道:

      ❤️❤️❤️❤️❤️❤️❤️❤️❤️❤️❤️❤️❤️❤️❤️❤️❤️❤️❤️❤️❤️❤️❤️❤️❤️❤️❤️❤️❤️❤️❤️❤️????????????????????????????????????????????????????????????????????????????????????????????????????????????????????????????????????????????????????????????????????????????????????????????????

      1. 匿名说道:

        ?????????????????????????????????????????????????????????????????????????????????????????????????????????????????????❤❤❤❤❤❤❤❤❤❤❤❤❤❤❤❤❤❤❤❤❤❤❤❤❤❤❤❤❤❤❤❤❤❤❤❤❤❤❤??????????????????????????????????????????????????????????????????????????????

      2. 不法分子的说道:

        是凡人歌认购人为个人

  4. 快看看妈妈叫你姐姐说道:

    来看看姐姐你就可能锦姐姐们看看妈妈看看妈妈看见即可将健健康康锦姐姐那你姐姐看妈妈你会后悔健健康康看看妈妈那你好好姐姐快看看妈妈那你好好姐姐就看姐姐你好好过锦姐姐快看看看看江河湖海健康及笄年华汇集看看妈妈那你把把关姐姐顶焦度计姐姐斤斤计较斤斤计较恍恍惚惚急哦哦哦了姐姐那会没能把 v 更愿意姐姐后悔好后悔就好后悔就能弄不好还将健健康康看看美女你把把关余 uiiii 看美剧你会后悔好后悔呼呼呼

    1. 匿名说道:

      你是不是脑部有什么残疾啊

    2. 无敌说道:

      ????????????

  5. 匿名说道:

    新西兰岛和新喀里多尼亚岛一直到马克萨斯群岛将连成一片大陆,势必成为未来的第五大洲。新西兰岛和新喀里多尼亚岛一直到马克萨斯群岛将连成一片大陆,势必成为未来的第五大洲。新西兰岛和新喀里多尼亚岛一直到马克萨斯群岛将连成一片大陆,势必成为未来的第五大洲。新西兰岛和新喀里多尼亚岛一直到马克萨斯群岛将连成一片大陆,势必成为未来的第五大洲。新西兰岛和新喀里多尼亚岛一直到马克萨斯群岛将连成一片大陆,势必成为未来的第五大洲。新西兰岛和新喀里多尼亚岛一直到马克萨斯群岛将连成一片大陆,势必成为未来的第五大洲。

  6. ggglj说道:

    新西兰岛和新喀里多尼亚岛一直到马克萨斯群岛将连成一片大陆,势必成为未来的第五大洲。新西兰岛和新喀里多尼亚岛一直到马克萨斯群岛将连成一片大陆,势必成为未来的第五大洲。新西兰岛和新喀里多尼亚岛一直到马克萨斯群岛将连成一片大陆,势必成为未来的第五大洲。新西兰岛和新喀里多尼亚岛一直到马克萨斯群岛将连成一片大陆,势必成为未来的第五大洲。新西兰岛和新喀里多尼亚岛一直到马克萨斯群岛将连成一片大陆,势必成为未来的第五大洲。新西兰岛和新喀里多尼亚岛一直到马克萨斯群岛将连成一片大陆,势必成为未来的第五大洲。新西兰岛和新喀里多尼亚岛一直到马克萨斯群岛将连成一片大陆,势必成为未来的第五大洲。??♂??♂??♂??♂??♂??♂??♂??♂??♂??♂??♂??♂??♂??♂??♂??♂??♂??♂

  7. 烦烦烦烦烦烦说道:

    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

  8. hh说道:

    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9. 不对说道:

    我要的是概括啊,什么垃圾东西,呸!

    1. 你好啊?说道:

      文明 和谐一点啊 虽然没什么人看

  10. 匿名说道:

    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

  11. 哈啊啊啊啊~❤♂说道:

    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

  12. 说道:

    撒擦擦擦的擦擦擦擦

  13. 你吗炸了说道:

    评论区都是些什么玩意

  14. 匿名说道:

    第二天,11月18日,一早醒来,只觉神清气爽,昨日的疲劳一扫而空,于是我登上平台,鹦鹉螺号的船副正在重复每日必报的那句话。我忽然茅塞顿开,这话与海况有关,更准确地说应当是:“我们没有发现任何情况。”

    事实也正是如此,汪洋大海眼空无物。看不到天边的孤帆远影。克利斯波岛的高地在夜间已经不辞而别。海洋将五颜六色的光线通通吸收了,只把蓝光反射到四面八方,大海披上浩淼的靛蓝色盛装。一匹巨幅的蔚蓝波纹丝光布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依次展开,层层叠叠,起伏荡漾。

    我正在欣赏太平洋波澜壮阔的美景,尼摩船长上来了。他似乎没有发现我在这儿,只顾进行一系列的天象观察。过一会儿,他做完观察,便来到探照灯旁,两肘支在灯罩上,目光溶入烟波浩淼的洋面上。

    可是,又上来二十多名鹦鹉螺号的水手,一个个都是彪形大汉,身强力壮,原来他们是来收夜间布下的拖网的。这些水手显然来自不同的国度,虽然都是欧洲人的长相。我是不会搞错的,我已经辨认出其中有爱尔兰人、法国人、几个斯拉夫人、一个希腊人或甘迪亚人〔1〕。然而,这些水手沉默寡言,彼此只用古怪的方言交流,我很难猜测到他们的底细。我只好听之任之,不闻不问。

    〔1〕 甘迪亚人,即伊拉克利翁人,希腊克里特岛伊拉克利翁港口居民。

    鱼网被拉上船来了。这是拖网,跟诺曼底沿海使用的拖网很相似,网囊状如大口袋,浮标绳把浮标串连起来,用桁杆把叉网和引扬纲张开。这些囊袋固定在铁环套上,拽在船的后头,行船时囊袋贴着海底一扫而过,将过往鱼群一网打尽。这一天打捞上来不少新鲜品种,其中有:动作滑稽可笑的海上大丑角鮟鱇鱼;长有触须、浑身乌黑的康氏马鲛;身扎红腰带的细波纹鳞鲀;弯如新月、口液有剧毒的鲀鱼;几条橄榄绿色的七鳃鳗;银鳞长吻鱼;与电鳗和电鳐同等厉害的带电带鱼;古铜色横纹多鳞弓背鱼;还有淡绿色的鳕鱼;形形色色的虎鱼,五花八门,不一而足;最后还有几条大胖鱼;一条头部隆起、身长一米的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美丽多姿的舵鲣鱼;三条富丽的金枪鱼,尽管行动快捷,但也未能躲过拖网的大劫。

    我估计一下,这一网打上来的鱼虾不下千斤重。这一网打得很漂亮,但并不足以大惊小怪。因为网在船后拖了好几个小时,过往水产的芸芸众生通通被网罗了进来。因此可以说,我们的确不缺少优质食品,更何况鹦鹉螺号航速很快,又有电光诱引,新鲜鱼虾可以源源不断得到供应。

    种类繁多的海产品立即从舱门口被送往食品储藏室,有些要趁新鲜立刻食用,有些则要妥善保存起来。

    捕捞收网了,空气更新了,我想鹦鹉螺号又该继续海底漫游了吧,我正准备回房间,尼摩船长转身向我走来,不讲客套,不事寒暄,就直截了当地跟我聊起来:

    “您看看这汪洋大海,教授先生,不也是有血有肉的生命体吗?它不也有怒火和温情吗?昨天,它跟我们一样睡了个安稳觉,过了一个平安夜,您看它又苏醒过来了。”

    不道早安,也不问晚安!人们简直以为,这个特立独行的怪人只不过是把早已开始的闲聊继续谈下去罢了。

    “您看哪,”他继续说,“大海在太阳的爱抚下苏醒过来了!它的白昼生活又将重新开始!跟踪大海肌体的休养生息的确是一道有趣的研究课题。大海有脉搏,有血管,会痉挛,我认为科学家莫里说的很有道理,他发现海洋体内也有血液循环,就像动物体内血液循环一样真实可信。”

    可以肯定,尼摩船长并不期望我会答腔,而我也觉得没有必要对他附和应酬,说一大堆“显然”、“当然”、“言之有理”之类的客套话。其实,与其说他是对我说话,倒不如说他在自言自语,因为每句话之间停顿的时间很长。这就是所谓吟唱式的深思。

    “是的,”他说,“海洋具有真实的循环系统,要促进海水循环,造物主只要在海水中增加热量、盐和微生动物就行了。不错,热量可以使海水具有不同的密度,从而形成顺流和逆流。就海水蒸发现象而言,在北极地区滴水成冰,而在赤道地带则蒸蒸日上,这就造成热带海水和极地海水长年不断地进行交流。而且,我还意外发现,海水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也在流动,从而构成海洋真正的呼吸运动。我见过这种现象,海水分子在水面受热后,又沉下海底深处,冷却到零下二度时,密度达到最高值,而后,温度继续降低,重量也随之降低了,于是又重新浮上水面。您将会在极地看到这种对流现象所产生的结果,您将最终明白冰冻现象为什么只在水面上才能发生!原来这是富有远见的大自然的必然规律。”

    听到尼摩船长最后这句话,我不由暗自思忖:“极地!难道这位胆大包天的家伙想把我们带到极地去!”

    然而船长却不说话了,只见他默默地注视着大海,是啊,他对大海的研究可谓无微不至,无所不包,每时每刻都不曾间断过。不一会儿他又说起话来:

    “教授先生,海水中含有数量可观的盐分,如果您能把溶解在海水中的盐分全部提炼出来,您就可以堆成四百五十万立方法里的盐堆,如果在地球表面上全面摊开,就可以铺成十米高的盐层。您不要以为海水中的盐分只是大自然胡乱的赐予!不是这样的。盐分使海水不容易蒸发,也不让海风刮走过多的水蒸气,这些水蒸气一旦化成雨水,就足以淹没温带地区。多么了不起的作用!在全球总体经济中起到调节的作用!”

    尼摩船长停顿一下,起身向平台走了几步,然后又折回向我走来。

    “至于纤毛虫,”尼摩船长接着说,“海水中的微生物数以亿万计,一滴海水就含有数百万之巨,八十万微生物大军才有一毫克重,它们的作用同样非同小可。它们吸纳海水中的盐,消化海水中的固体物质,是石灰质陆地的真正缔造者,因为正是它们在制造红珊瑚和石珊瑚!而失去矿物质的水滴自然变轻了,于是又浮上水面,再吸收由于水分蒸发而过浓的盐分,于是又变重了,再沉下去,重新给微生动物带来可吸收的物质。这样一来,海水上下不断对流,运动不止,生命不息。论生命力,大海比陆地更富有生气,更朝气蓬勃,发展更无止境,汪洋大海处处春光明媚,万紫千红。有人说,大海对人来说是死亡的冥界,但对无数海洋生物和我来说,海洋则是生命的摇篮!”

    尼摩船长说得眉飞色舞,忘乎所以,我也为之感动万分。

    “所以,”尼摩船长补充道,“大海才是真正的寄托!我打算建设水下城市,打造海底住宅区,水下住宅就像鹦鹉螺号那样,每天早晨浮到海面上来呼吸,果真如愿,必是自由的城市,独立的城邦!不过,谁知道会不会有暴君……”

    尼摩船长狠狠地一挥手,掐断了这句话。而后,好像是为了驱逐一个不祥之兆,便直接来问我:

    “阿罗纳克斯先生,您知道海洋有多深吗?”

    “有所了解,船长,至少,我知道若干测量数据。”

    “您不妨罗列出来,必要时我可以加以验证?”

    “下面就是我记得起来的若干数据。”我回答道,“如果我没弄错,北大西洋的平均深度为八千二百米,地中海为二千五百米。最引人注目的探测是在南大西洋,南纬三十五度的地方,测得水深一万二千米、一万四千零九十一米和一万五千一百四十九米不等。总而言之,假设海底拉平,那么海洋的平均深度估计在七千米左右。”

    “好,教授先生,”尼摩船长答道,“我们将向您提供更确切的数据,但愿如此。就说我们所在的太平洋地区,我可以告诉您,它的平均深度只有四千米。”

    话刚说完,尼摩船长就走向盖板,下了扶梯,转眼不见了。我也随之进了船舱,回到大厅里。螺旋桨立即起动,测程仪标明航速为每小时二十海里。

    几天过去了,几个星期过去了,尼摩船长很少来看望我们。我也难得见他一面。他的副手定时测定方位并标记在航海图上,鹦鹉螺号的航行路线我一目了然。

    贡协议和尼德·兰在我这里度过很长时间。贡协议对他的朋友讲述了我们这次海底漫步的奇闻奇观和奇遇,加拿大人后悔不迭,不该不跟随我们一起去。但我希望以后还会有机会游览海底森林。

    大厅的观景窗几乎每天都要打开几个小时,我们睁开双眼,不知疲倦地观察着,尽情地探索海底世界的秘密。

    鹦鹉螺号正朝着东南大方向行驶,潜水深度保持在一百至一百五十米之间。但是,有一天,我不知道它为什么心血来潮,突然启用斜板机沿着对角线一路下潜,深入到两千米的深度,温度计显示摄氏四点二五度,一旦达到这个深度,不管船处于什么纬度地区,海水温度似乎都是一样的。

    11月26日,凌晨三时,鹦鹉螺号在西经一百七十二度处越过北回归线。27日,过目不忘桑威奇群岛,1779年2月14日,著名的航海家科克〔2〕就是在这里惨遭杀害。从出发到现在,我们已经航行了四千八百六十法里。当天早晨,我登上平台,看见夏威夷群岛就在下风二海里处,它是桑威奇七岛中最大的一个。岛上风光历历在目,只见耕地阡陌纵横,群山起伏与海岸走向一致,火山一个接着一个,其中冒纳罗亚火山雄踞其上,海拔高达五千米。这一带海产丰富,别的不说,仅拖网打捞起来的团扇贝,外形美观,状似扁平水螅体,是这一带水域的名特产品。

    〔2〕 科克(1728—1779),英国航海家和探险家,曾领导三次海洋探测活动,长期在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南北极海域从事航海探险,最后在夏威夷群岛被土人杀死。

    鹦鹉螺号继续朝着东南方向航行。12月1日,在西经一百四十二度处跨越赤道。穿越速度很快,而且平安无事。同月4日,我们见识了马克萨斯群岛。过了三海里,在南纬八度五十七分,西经一百三十九度三十二分,我看见奴加衣瓦岛的马丁尖岬,这是法属诸岛中最大的一个。只因尼摩船长不喜欢接近陆地航行,我只能遥望天涯海岛,岛上山林依稀可见。群岛附近,鱼网捕捉到不少鲜美的鱼虾,有蓝鳍金尾、味道鲜美无比的哥利芬鱼,无鳞但味佳的全裸鲣鱼,带骨颌的骨吻鱼,味比舵鲣的浅黄色的塔查鱼等等,凡此种种都可以列进船上正餐菜谱。

    离开了由法国国旗庇护的迷人群岛之后,12月4日至11日,鹦鹉螺号共航行了大约二千海里。在这次航行中,值得一提的是,我们遇见了一大群枪乌贼,这是一群奇特的软体动物,与墨鱼颇类似。法国渔民称之为“encornets”,属于头足纲,双鳃科,其中包括墨鱼和船蛸。古代生物学家曾对这类鱼进行过专门研究,古雅典政治集会广场上的演说家们曾多次用它作过比喻,如果加利安〔3〕时代的希腊医生阿泰内说的话可信的话,枪乌贼还是当时富人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呢。

    〔3〕 加利安(218—268),古罗马皇帝和哲学家。

    那是在12月9日至10日夜间,鹦鹉螺号与这支软体动物大军不期而遇,枪乌贼喜欢夜间出动。只见大军浩浩荡荡有数百万之多。它们沿着鲱鱼和沙丁鱼群的游动路线,从温带海域向温热带海域转移。我们透过厚厚的水晶玻璃,看见它们成群结队,以极快的速度洄游,靠外套腔管喷水游动,追食鱼虾和软体动物,吃小鱼,也被大鱼吃。大自然硬给枪乌贼头上安了十只腕足,形似充气的曲管,运动时七手八脚乱抓胡挠,形态难以形容。鹦鹉螺号虽然速度很快,但穿过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也费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拖网还乘机打捞了不少枪乌贼,我从中辨认出奥尔比尼〔4〕划分的九种太平洋枪乌贼。

    〔4〕 奥尔比尼(1802—1857),法国生物学家。

    在横穿太平洋航行中,我们看到,大海不断推出美妙绝伦的节目。表演精彩纷呈,变化无穷。背景和场景花样翻新,令我们目不暇接,大饱眼福,我们不仅应召饱览了造物主在液态世界中的杰作,而且还应召去探索海洋最令人生畏的秘密。

    落~霞~小~说~ l u ox i a – co m ?

    12月11日,我整天都在大厅里埋头看书。尼德·兰和贡协议通过半开的窗口,观察着明晃晃的海水。鹦鹉螺号又一动不动了。储水罐已经注满了水,船停留在一千米的深度,这样的深海区海洋生物很少,只有几条大鱼偶尔出来打个照面。

    此时我在读让·马塞写的一本好书,书名叫《护胃帮手》,妙趣横生,开卷有益,我正读得津津有味,却被贡协议的话给搅乱了。

    “先生过来一下好吗?”他对我说道,声音怪怪的。

    “出了什么事,贡协议?”

    “先生请看。”

    我起身,靠近玻璃窗,看了看。

    外面一片电光,我看见一团黑糊糊的庞然大物悬浮在海水中间,一动不动。我仔细进行了观察,极力要辨认出这头巨鲸的属性。但我脑海中忽然闪出一个想法。

    “一艘船!”我喊了起来。

    “对,”加拿大人答道,“一条沉船!”

    尼德·兰没有弄错。我们面前确实是一条船,断裂的桅索仍然挂在铁链上。船体状态看样子还很完好,海难事件刚刚发生不久,顶多只有几个小时。三根桅杆已经折断,断裂处离甲板二英尺高,说明船在遇难往侧面倾斜时不得不牺牲全部桅杆。船侧身躺在水里,舱内已经全部进水,而且继续向左舷倾斜。在波涛汹涌中的沉船残骸惨不忍睹,然而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看见甲板上还横躺着几具尸体,浑身被绳索捆绑着!我看其中有四具男尸,一具女尸,一位男子站在舵轮旁。妇女手中抱着孩子,一脚刚跨出艉楼甲板窗。这个妇人还很年轻。由于鹦鹉螺号灯光很亮,我可以看清妇女尚未被海水泡坏的容貌。她曾作过最后的努力,极力把小孩举在头顶上,那可怜的小生命正用两只小手死死地搂着妈妈的脖子!四位水手体态非常可怕,我看他们扭着身躯,显然进行过拼命挣扎,企图挣脱将他们捆绑在船上的绳索。只有舵手比较沉着,面部表情坚定而严肃,灰白的头发贴在前额上,青筋暴肿的手拼命把握着舵轮,好像还在驾驶着遇难的三桅船在深海航行!

    多么可怕的场面!亲眼目睹沉船现场,简直就是最后一分钟抓拍下写真的照片,我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心口突突跳个不停!我又看见几条大鲛鲨两眼冒着火光,摇头摆尾游了过来,显然是闻到人肉的香味了!

    这时,鹦鹉螺号掉转方向,绕沉船一周以示哀悼,我得以看清船尾牌子上的船号:

    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5〕

    〔5〕 森德兰港,英国海港,位于北海威尔河口。

  15.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说道: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所有

  16. 。。。。。。说道:

    ??????????

  17. 匿名说道:

    什么玩意啊,能不能正经点

  18. 啊啊啊说道:

    饥渴求推荐好吃滴好赞真心令人们喜爱这就是传说之中之所想见就不懂为什么了

  19. 蔡徐坤说道:

    第二天,11月18日,一早醒来,只觉神清气爽,昨日的疲劳一扫而空,于是我登上平台,鹦鹉螺号的船副正在重复每日必报的那句话。我忽然茅塞顿开,这话与海况有关,更准确地说应当是:“我们没有发现任何情况。”

    事实也正是如此,汪洋大海眼空无物。看不到天边的孤帆远影。克利斯波岛的高地在夜间已经不辞而别。海洋将五颜六色的光线通通吸收了,只把蓝光反射到四面八方,大海披上浩淼的靛蓝色盛装。一匹巨幅的蔚蓝波纹丝光布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依次展开,层层叠叠,起伏荡漾。

    我正在欣赏太平洋波澜壮阔的美景,尼摩船长上来了。他似乎没有发现我在这儿,只顾进行一系列的天象观察。过一会儿,他做完观察,便来到探照灯旁,两肘支在灯罩上,目光溶入烟波浩淼的洋面上。

    可是,又上来二十多名鹦鹉螺号的水手,一个个都是彪形大汉,身强力壮,原来他们是来收夜间布下的拖网的。这些水手显然来自不同的国度,虽然都是欧洲人的长相。我是不会搞错的,我已经辨认出其中有爱尔兰人、法国人、几个斯拉夫人、一个希腊人或甘迪亚人〔1〕。然而,这些水手沉默寡言,彼此只用古怪的方言交流,我很难猜测到他们的底细。我只好听之任之,不闻不问。

    〔1〕 甘迪亚人,即伊拉克利翁人,希腊克里特岛伊拉克利翁港口居民。

    鱼网被拉上船来了。这是拖网,跟诺曼底沿海使用的拖网很相似,网囊状如大口袋,浮标绳把浮标串连起来,用桁杆把叉网和引扬纲张开。这些囊袋固定在铁环套上,拽在船的后头,行船时囊袋贴着海底一扫而过,将过往鱼群一网打尽。这一天打捞上来不少新鲜品种,其中有:动作滑稽可笑的海上大丑角鮟鱇鱼;长有触须、浑身乌黑的康氏马鲛;身扎红腰带的细波纹鳞鲀;弯如新月、口液有剧毒的鲀鱼;几条橄榄绿色的七鳃鳗;银鳞长吻鱼;与电鳗和电鳐同等厉害的带电带鱼;古铜色横纹多鳞弓背鱼;还有淡绿色的鳕鱼;形形色色的虎鱼,五花八门,不一而足;最后还有几条大胖鱼;一条头部隆起、身长一米的鲹鱼;好几条花纹蓝白相间、美丽多姿的舵鲣鱼;三条富丽的金枪鱼,尽管行动快捷,但也未能躲过拖网的大劫。

    我估计一下,这一网打上来的鱼虾不下千斤重。这一网打得很漂亮,但并不足以大惊小怪。因为网在船后拖了好几个小时,过往水产的芸芸众生通通被网罗了进来。因此可以说,我们的确不缺少优质食品,更何况鹦鹉螺号航速很快,又有电光诱引,新鲜鱼虾可以源源不断得到供应。

    种类繁多的海产品立即从舱门口被送往食品储藏室,有些要趁新鲜立刻食用,有些则要妥善保存起来。

    捕捞收网了,空气更新了,我想鹦鹉螺号又该继续海底漫游了吧,我正准备回房间,尼摩船长转身向我走来,不讲客套,不事寒暄,就直截了当地跟我聊起来:

    “您看看这汪洋大海,教授先生,不也是有血有肉的生命体吗?它不也有怒火和温情吗?昨天,它跟我们一样睡了个安稳觉,过了一个平安夜,您看它又苏醒过来了。”

    不道早安,也不问晚安!人们简直以为,这个特立独行的怪人只不过是把早已开始的闲聊继续谈下去罢了。

    “您看哪,”他继续说,“大海在太阳的爱抚下苏醒过来了!它的白昼生活又将重新开始!跟踪大海肌体的休养生息的确是一道有趣的研究课题。大海有脉搏,有血管,会痉挛,我认为科学家莫里说的很有道理,他发现海洋体内也有血液循环,就像动物体内血液循环一样真实可信。”

    可以肯定,尼摩船长并不期望我会答腔,而我也觉得没有必要对他附和应酬,说一大堆“显然”、“当然”、“言之有理”之类的客套话。其实,与其说他是对我说话,倒不如说他在自言自语,因为每句话之间停顿的时间很长。这就是所谓吟唱式的深思。

    “是的,”他说,“海洋具有真实的循环系统,要促进海水循环,造物主只要在海水中增加热量、盐和微生动物就行了。不错,热量可以使海水具有不同的密度,从而形成顺流和逆流。就海水蒸发现象而言,在北极地区滴水成冰,而在赤道地带则蒸蒸日上,这就造成热带海水和极地海水长年不断地进行交流。而且,我还意外发现,海水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也在流动,从而构成海洋真正的呼吸运动。我见过这种现象,海水分子在水面受热后,又沉下海底深处,冷却到零下二度时,密度达到最高值,而后,温度继续降低,重量也随之降低了,于是又重新浮上水面。您将会在极地看到这种对流现象所产生的结果,您将最终明白冰冻现象为什么只在水面上才能发生!原来这是富有远见的大自然的必然规律。”

    听到尼摩船长最后这句话,我不由暗自思忖:“极地!难道这位胆大包天的家伙想把我们带到极地去!”

    然而船长却不说话了,只见他默默地注视着大海,是啊,他对大海的研究可谓无微不至,无所不包,每时每刻都不曾间断过。不一会儿他又说起话来:

    “教授先生,海水中含有数量可观的盐分,如果您能把溶解在海水中的盐分全部提炼出来,您就可以堆成四百五十万立方法里的盐堆,如果在地球表面上全面摊开,就可以铺成十米高的盐层。您不要以为海水中的盐分只是大自然胡乱的赐予!不是这样的。盐分使海水不容易蒸发,也不让海风刮走过多的水蒸气,这些水蒸气一旦化成雨水,就足以淹没温带地区。多么了不起的作用!在全球总体经济中起到调节的作用!”

    尼摩船长停顿一下,起身向平台走了几步,然后又折回向我走来。

    “至于纤毛虫,”尼摩船长接着说,“海水中的微生物数以亿万计,一滴海水就含有数百万之巨,八十万微生物大军才有一毫克重,它们的作用同样非同小可。它们吸纳海水中的盐,消化海水中的固体物质,是石灰质陆地的真正缔造者,因为正是它们在制造红珊瑚和石珊瑚!而失去矿物质的水滴自然变轻了,于是又浮上水面,再吸收由于水分蒸发而过浓的盐分,于是又变重了,再沉下去,重新给微生动物带来可吸收的物质。这样一来,海水上下不断对流,运动不止,生命不息。论生命力,大海比陆地更富有生气,更朝气蓬勃,发展更无止境,汪洋大海处处春光明媚,万紫千红。有人说,大海对人来说是死亡的冥界,但对无数海洋生物和我来说,海洋则是生命的摇篮!”

    尼摩船长说得眉飞色舞,忘乎所以,我也为之感动万分。

    “所以,”尼摩船长补充道,“大海才是真正的寄托!我打算建设水下城市,打造海底住宅区,水下住宅就像鹦鹉螺号那样,每天早晨浮到海面上来呼吸,果真如愿,必是自由的城市,独立的城邦!不过,谁知道会不会有暴君……”

    尼摩船长狠狠地一挥手,掐断了这句话。而后,好像是为了驱逐一个不祥之兆,便直接来问我:

    “阿罗纳克斯先生,您知道海洋有多深吗?”

    “有所了解,船长,至少,我知道若干测量数据。”

    “您不妨罗列出来,必要时我可以加以验证?”

    “下面就是我记得起来的若干数据。”我回答道,“如果我没弄错,北大西洋的平均深度为八千二百米,地中海为二千五百米。最引人注目的探测是在南大西洋,南纬三十五度的地方,测得水深一万二千米、一万四千零九十一米和一万五千一百四十九米不等。总而言之,假设海底拉平,那么海洋的平均深度估计在七千米左右。”

    “好,教授先生,”尼摩船长答道,“我们将向您提供更确切的数据,但愿如此。就说我们所在的太平洋地区,我可以告诉您,它的平均深度只有四千米。”

    话刚说完,尼摩船长就走向盖板,下了扶梯,转眼不见了。我也随之进了船舱,回到大厅里。螺旋桨立即起动,测程仪标明航速为每小时二十海里。

    几天过去了,几个星期过去了,尼摩船长很少来看望我们。我也难得见他一面。他的副手定时测定方位并标记在航海图上,鹦鹉螺号的航行路线我一目了然。

    贡协议和尼德·兰在我这里度过很长时间。贡协议对他的朋友讲述了我们这次海底漫步的奇闻奇观和奇遇,加拿大人后悔不迭,不该不跟随我们一起去。但我希望以后还会有机会游览海底森林。

    大厅的观景窗几乎每天都要打开几个小时,我们睁开双眼,不知疲倦地观察着,尽情地探索海底世界的秘密。

    鹦鹉螺号正朝着东南大方向行驶,潜水深度保持在一百至一百五十米之间。但是,有一天,我不知道它为什么心血来潮,突然启用斜板机沿着对角线一路下潜,深入到两千米的深度,温度计显示摄氏四点二五度,一旦达到这个深度,不管船处于什么纬度地区,海水温度似乎都是一样的。

    11月26日,凌晨三时,鹦鹉螺号在西经一百七十二度处越过北回归线。27日,过目不忘桑威奇群岛,1779年2月14日,著名的航海家科克〔2〕就是在这里惨遭杀害。从出发到现在,我们已经航行了四千八百六十法里。当天早晨,我登上平台,看见夏威夷群岛就在下风二海里处,它是桑威奇七岛中最大的一个。岛上风光历历在目,只见耕地阡陌纵横,群山起伏与海岸走向一致,火山一个接着一个,其中冒纳罗亚火山雄踞其上,海拔高达五千米。这一带海产丰富,别的不说,仅拖网打捞起来的团扇贝,外形美观,状似扁平水螅体,是这一带水域的名特产品。

    〔2〕 科克(1728—1779),英国航海家和探险家,曾领导三次海洋探测活动,长期在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南北极海域从事航海探险,最后在夏威夷群岛被土人杀死。

    鹦鹉螺号继续朝着东南方向航行。12月1日,在西经一百四十二度处跨越赤道。穿越速度很快,而且平安无事。同月4日,我们见识了马克萨斯群岛。过了三海里,在南纬八度五十七分,西经一百三十九度三十二分,我看见奴加衣瓦岛的马丁尖岬,这是法属诸岛中最大的一个。只因尼摩船长不喜欢接近陆地航行,我只能遥望天涯海岛,岛上山林依稀可见。群岛附近,鱼网捕捉到不少鲜美的鱼虾,有蓝鳍金尾、味道鲜美无比的哥利芬鱼,无鳞但味佳的全裸鲣鱼,带骨颌的骨吻鱼,味比舵鲣的浅黄色的塔查鱼等等,凡此种种都可以列进船上正餐菜谱。

    离开了由法国国旗庇护的迷人群岛之后,12月4日至11日,鹦鹉螺号共航行了大约二千海里。在这次航行中,值得一提的是,我们遇见了一大群枪乌贼,这是一群奇特的软体动物,与墨鱼颇类似。法国渔民称之为“encornets”,属于头足纲,双鳃科,其中包括墨鱼和船蛸。古代生物学家曾对这类鱼进行过专门研究,古雅典政治集会广场上的演说家们曾多次用它作过比喻,如果加利安〔3〕时代的希腊医生阿泰内说的话可信的话,枪乌贼还是当时富人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呢。

    〔3〕 加利安(218—268),古罗马皇帝和哲学家。

    那是在12月9日至10日夜间,鹦鹉螺号与这支软体动物大军不期而遇,枪乌贼喜欢夜间出动。只见大军浩浩荡荡有数百万之多。它们沿着鲱鱼和沙丁鱼群的游动路线,从温带海域向温热带海域转移。我们透过厚厚的水晶玻璃,看见它们成群结队,以极快的速度洄游,靠外套腔管喷水游动,追食鱼虾和软体动物,吃小鱼,也被大鱼吃。大自然硬给枪乌贼头上安了十只腕足,形似充气的曲管,运动时七手八脚乱抓胡挠,形态难以形容。鹦鹉螺号虽然速度很快,但穿过这浩浩荡荡的队伍也费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拖网还乘机打捞了不少枪乌贼,我从中辨认出奥尔比尼〔4〕划分的九种太平洋枪乌贼。

    ·落·霞…小·说

    〔4〕 奥尔比尼(1802—1857),法国生物学家。

    在横穿太平洋航行中,我们看到,大海不断推出美妙绝伦的节目。表演精彩纷呈,变化无穷。背景和场景花样翻新,令我们目不暇接,大饱眼福,我们不仅应召饱览了造物主在液态世界中的杰作,而且还应召去探索海洋最令人生畏的秘密。

    12月11日,我整天都在大厅里埋头看书。尼德·兰和贡协议通过半开的窗口,观察着明晃晃的海水。鹦鹉螺号又一动不动了。储水罐已经注满了水,船停留在一千米的深度,这样的深海区海洋生物很少,只有几条大鱼偶尔出来打个照面。

    此时我在读让·马塞写的一本好书,书名叫《护胃帮手》,妙趣横生,开卷有益,我正读得津津有味,却被贡协议的话给搅乱了。

    “先生过来一下好吗?”他对我说道,声音怪怪的。

    “出了什么事,贡协议?”

    “先生请看。”

    我起身,靠近玻璃窗,看了看。

    外面一片电光,我看见一团黑糊糊的庞然大物悬浮在海水中间,一动不动。我仔细进行了观察,极力要辨认出这头巨鲸的属性。但我脑海中忽然闪出一个想法。

    “一艘船!”我喊了起来。

    “对,”加拿大人答道,“一条沉船!”

    尼德·兰没有弄错。我们面前确实是一条船,断裂的桅索仍然挂在铁链上。船体状态看样子还很完好,海难事件刚刚发生不久,顶多只有几个小时。三根桅杆已经折断,断裂处离甲板二英尺高,说明船在遇难往侧面倾斜时不得不牺牲全部桅杆。船侧身躺在水里,舱内已经全部进水,而且继续向左舷倾斜。在波涛汹涌中的沉船残骸惨不忍睹,然而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看见甲板上还横躺着几具尸体,浑身被绳索捆绑着!我看其中有四具男尸,一具女尸,一位男子站在舵轮旁。妇女手中抱着孩子,一脚刚跨出艉楼甲板窗。这个妇人还很年轻。由于鹦鹉螺号灯光很亮,我可以看清妇女尚未被海水泡坏的容貌。她曾作过最后的努力,极力把小孩举在头顶上,那可怜的小生命正用两只小手死死地搂着妈妈的脖子!四位水手体态非常可怕,我看他们扭着身躯,显然进行过拼命挣扎,企图挣脱将他们捆绑在船上的绳索。只有舵手比较沉着,面部表情坚定而严肃,灰白的头发贴在前额上,青筋暴肿的手拼命把握着舵轮,好像还在驾驶着遇难的三桅船在深海航行!

    多么可怕的场面!亲眼目睹沉船现场,简直就是最后一分钟抓拍下写真的照片,我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心口突突跳个不停!我又看见几条大鲛鲨两眼冒着火光,摇头摆尾游了过来,显然是闻到人肉的香味了!

    这时,鹦鹉螺号掉转方向,绕沉船一周以示哀悼,我得以看清船尾牌子上的船号:

    佛罗里达号,森德兰港〔5〕

    〔5〕 森德兰港,英国海港,位于北海威尔河口。

  20. 你爸说道:

    这可是可是单身快乐快说快说快说快上课

  21. 初一十班小同志说道:

    初一十班学生前来报道

  22. 学渣说道:

    那个弓协议其实叫康赛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