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一部 第十章 水中人

[法]儒勒·凡尔纳2018年09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说法语的正是这条船的船长。

听到法语,尼德·兰立即起身站了起来。被掐得快断气的服务员在主人的示意下踉踉跄跄走了出去;然而,这正说明船长在船上的威信极高,以至于服务员没有流露出丝毫对加拿大人本应有的愤懑情绪。贡协议莫名其妙,而我则呆若木鸡,我们一声不响地等着看这出戏如何收场。

只见船长身靠桌角,双手交叉抱胸,专注地打量着我们。他有口难开?后悔刚才不该说法语?可以这么认为。

双方一阵沉默,谁也不想打破僵局。然后,船长用镇静、感人的口气说话了:

“先生们,我会说法语、英语、德语和拉丁语。我本来可以在初次见面时就回答你们,但我首先想了解你们,然后考虑考虑。你们用四种语言讲述经历,内容完全一致,这使我确信了你们的身份。现在我知道,偶然的遭遇让我见到了你们:皮埃尔·阿罗纳克斯先生,巴黎博物馆自然史教授,负有出国进行考察的科学使命;贡协议,教授的仆人;以及尼德·兰,加拿大籍人,美利坚合众国海军林肯号驱逐舰上的鱼叉手。”

我欠了欠身表示同意。船长所说并不构成问题。因此,大可不必作答。此人口齿流利,没有任何地方口音。他说话语句明晰,用词准确,表达能力很强。然而,我并没有“感觉到”他是我的同胞。

他继续说下去:

“先生,你们肯定觉得,我第二次来访未免来得太迟了吧。这是因为,你们的身份确定后,我得深思熟虑后才能对你们作出定夺。我举棋不定,犹豫许久。糟糕透顶的遭遇让你们遭遇一个与世断绝的人。你们的到来打乱了我的生存……”

“不是故意的,”我说。

“不是故意的?”陌生人反问道,提高了嗓门,“林肯号在海上到处追杀我,难道这不是故意的?你们登上这艘驱逐舰,难道也不是故意的?你们的炮弹打在我的船体上,难道这也不是故意的?尼德·兰师傅用鱼叉打击我,这难道也不是故意的?”

我突然发现船长话中有一股强压的怒火。不过,面对他一连串的责问,我可以顺理成章进行答复,于是我顺水推舟:

“先生,您也许还不知道,在美洲和欧洲,曾发生一场关于您的争论。您不知道,您的潜水装置曾造成多次撞船事故,已经在两大洲公共舆论界掀起轩然大波。为了弄清莫名其妙的现象,人们作了无数的假设,当时只有您才掌握其中的奥秘,我不想罗列形形色色的猜测。但请您明白,林肯号对您穷追不舍,一直追到太平洋北部,它还以为是在追猎某种强大的海怪呢,它为此不惜任何代价,非要把海怪从大海中清除出去不可。”

船长双唇微微一笑,然后语气稍微缓和地说:

“阿罗纳克斯先生,您敢不敢肯定,你们的舰艇不会像追踪和炮击怪物那样追杀潜水船?”

这个问题让我十分尴尬,因为可以肯定,法拉格特舰长决不会动摇。他自以为有责任摧毁任何类似独角巨鲸的装置。

“您现在明白了吧,先生,”陌生人又说,“我有权把你们当作敌人看待。”

我无言以对,道理不言自明。当武力可以摧毁铁证如山的论据时,那么争论类似的问题就毫无意义了。

“我犹豫了很长时间,”舰长又说,“没有任何理由要我热情地款待你们。如果我要摆脱你们,我也大可不必再来看望你们。你们曾在船外平台上避过难,我再把你们送上去就是了。然后我潜入海底,从此忘得一干二净,好像你们根本没有存在过。难道这不也是我的权利吗?”

梦*阮*读*书* 🐱 - w ww … m e n g R u a n … c om

“这也许是野蛮人的权利,”我回答说,“但不是一个文明人的权利。”

“教授先生,”船长激动地反驳道,“我不是您所说的文明人!我已经同整个社会断绝了关系,决裂的理由是否成立只有我才有权作出评判。因此,我不服从任何社会法规,请您以后永远别在我面前提这些陈词滥调!”

斩钉截铁。陌生人的眼睛闪烁着愤怒与轻蔑的光芒,我仿佛觉察到,这个人生活里有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他不仅置身于人类法律之外,而且还使自己成为完全独立、绝对自由、不受任何伤害的人。既然他能在海面上挫败一个接一个针对他的阴谋行动,那么,有谁还敢在海底去追杀他呢?又有什么船只敢与他的潜水船迎头碰撞呢?不管装甲舰的钢板有多厚,又有哪艘战舰吃得消它的硬顶硬撞呢?在人世间,没有一个人能对他的所作所为说三道四,刨根究底。如果他相信上帝,如果他有良心,那么只有上帝和良心的裁决才能使他就范。

这些念头匆匆在我脑海里一一闪过,可那怪人却闭口不再说话了,只见他神情专注,仿佛陷入苦思冥想当中。我注视着他,既恐惧又好奇,大概同当年的俄狄浦斯注视斯芬克斯①情景差不多。

①典出希腊神话。斯芬克斯是带翼的狮身女怪,她用缪斯传授的隐谜守在底比斯城外,让过往行人猜谜,猜不中者当场处死。国王宣告凡可除掉斯芬克斯者得王位,并娶前国王王后为妻。俄狄浦斯自告奋勇当面道破了斯芬克斯隐谜,女妖被迫跳崖身亡。俄狄浦斯当了国王,但娶的王后竟是自己的母亲。

沉默了相当长时间,船长又开始说话了。

“我于是犹豫不决,”他说,“但我想,我的利益可以同天然同情心协调起来,所有的人都有权得到这种天然同情心。你们就留在我的船上吧,既然命运已经将你们抛了进来。你们在船上将是自由的,当然,自由是相对的,作为自由的交换,我只要求你们答应一个条件。只要你们一言为定即可。”

“说吧,先生,”我回答说,“我想这个条件是一个正直的人能够接受的吧?”

“是的,先生,请听好了。有这种可能,迫于某些意外事件,我不得不将你们关进舱房里,几小时或者几天,视情况而定。但愿我永远不使用暴力,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你们比任何时候都惟命是从。只有这样做,我才能对你们负完全责任,保证让你们丝毫不受牵连。因为是我要求你们做到不该看的不看。你们接受这个条件吗?”

这么说,船上肯定有事,至少正发生一些怪事,非离经叛道之人不可目睹!后来令我大惊小怪的事情多了,这件事恐怕就非同小可。

“我们接受您的条件,”我回答他说,“只是,先生,请允许我对您提一个问题,就提一个。”

“说吧,先生。”

“您刚才说我们在船上将是自由的?”

“完全自由。”

“那么我请问您,您对这种自由作何解释?”

“来往自由,观看自由,甚至这里发生的一切皆可耳闻目睹,但某些严重情况除外,甚至我们享有的自由你们都有,包括我的同伴和我。”

显然我们想的并不一样。

“对不起,先生,”我继续说,“可是,这种自由,只不过是囚犯在监狱中走动的自由!这种自由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

“然而,你们该满足了!”

“什么!我们永远不能回国、永远不能再见到亲友!”

“是的,先生。不过是永远不再戴上陆地上的枷锁罢了,而人们还以为这身枷锁就是自由呢,放弃枷锁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难受。”

“好家伙,”尼德·兰叫了起来,“我决不保证我不设法逃跑!”

“我并没有要求您保证,兰师傅,”船长冷淡地回答。

“先生,”我答道,禁不住怒火中烧,“您仗势欺负我们!未免太残酷了吧!”

“不,先生,这是仁慈!你们是我战斗后抓获的俘虏!我把你们留下了,本来我只要一句话就可以重新把你们葬送在大洋深渊!你们对我进行过攻击!你们是来刺探情报的,而这个秘密就是我的全部生命,不允许世界上任何人染指!你们还以为,我会把你们送回大陆,其实大陆早就翻脸不认我了!休想!把你们留在这里,并非为了保护你们,而是为了保护我自己!”

船长一席话说明他的决心已下,任何理由都难以说动。

“如此说来,先生,”我接着说,“您只让我们在生与死之间做出选择?”

“一点不错。”

“我的朋友们,”我说,“对刚才提出来的问题,我们无言可答。但我们对船主没有做出任何承诺。”

“一点没有,先生,”陌生人回答。

而后,他口气温和了许多,接着说:

“现在,我还有话要对您说,请让我把话说完。我了解您,阿罗纳克斯先生。您呢,若不是您的伙伴在您身边,您恐怕就不会如此怨天尤人,正是这个偶然事件把您和我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了。这里有我最爱读的书,您可以从中找到其中的一部,那就是您出版的关于海底大世界的著作。我爱不释手。您研究的领域深远,抢占了大陆科学的前沿,但您并非无所不知,也并非无所不见。因此,请允许我告诉您,教授先生,您将不会后悔您在我船上度过的时光。您将漫游神奇无比的国度。大惊小怪,目瞪口呆,恐怕将是您的精神常态。眼前层出不穷的景象肯定会让您眼花缭乱,百看不厌。而我将再一次周游海底世界——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吧,谁知道呢?——我曾多次出入海底世界,我将复习以前力所能及研究的一切领域,而您将是我继续研究的合作伙伴。打从这一天开始,您将进入一个崭新的天地,您将看见任何人未曾见识过的事物,当然不包括我和我的伙伴,正是通过我,我们的星球将向您揭开最后的秘密。”

我不能否认,船长这一席话对我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弱点,我顿时忘记了,看得眼花缭乱并不能弥补失去的自由。更有甚者,我指望将来去解决自由这个严重的问题。因此,我只回答如下:

“先生,您虽然同人类断绝了关系,但我还是愿意相信,您并没有彻底否认人的感情。我们是遇难者,您的船好心收留了我们,对此我们不会忘记。至于我,我并不否认,只要科学的兴趣能抵消自由的需要,那么,我们的相遇就会给我提供机会,这种机会将给我带来巨大的补偿。”

我想,船长会马上同我握手,确认我们达成的协议。但他什么也没有做。我为他感到遗憾。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说,当时这个神秘莫测的人物正转身要走。

“说吧,教授先生。”

“我该如何称呼您?”

“先生,”船长答道,“对您来说,我不过是尼摩②船长;对我来说,您和您的伙伴不过是鹦鹉螺号上的乘客。”

②尼摩,译自拉丁语Nemo,意思是“没有一个人”。

尼摩船长叫人。一个服务员来了。船长用外语对他下达命令,反正我听不懂。而后,他转身对加拿大人和贡协议说:

“请到你们的舱房去用餐。请跟这个人走。”

“来者不拒!”鱼叉手回答。

贡协议和他最终离开了这间牢房,他们整整在里面关了三十多个小时。

“那么现在,阿罗纳克斯先生,我们的午餐已准备好了。请跟我来。”

“是,船长。”

我跟着尼摩船长,一跨出舱门,便走进一条电光照明的走廊,似乎是船的纵向通道。走了十来米,只见第二道门在我面前打开了。

我走进一间餐厅,室内装饰和陈设品位精美雅致。高大的橡木餐柜,镶嵌着乌木雕饰,直立在餐厅的两头,柜内隔板架上摆着各种陶瓷玻璃器皿,光彩夺目,价值连城。天花板光明普照,金银餐具发出闪闪烁烁的反光,天花板上精美的绘画又使室内的光线柔情似水而且赏心悦目。

餐厅中央摆着一张桌子,上面准备好丰盛的饭菜。尼摩船长指了指位置请我入座。

“请坐,”他对我说,“狼吞虎咽吧,像个饿死鬼。”

午餐有几道菜全是海味,另几道我不知何物,也不明来历。我承认很好吃,但有一股怪味,我倒很容易适应。菜肴五花八门,我觉得大都是富磷食品,我想应该是海产吧。

尼摩船长看着我。我什么也没问,但他猜到我在想什么,于是主动回答了我急切想请教的问题。

“大多数的菜您不认识,”他说,“不过,您尽管享用,不必担心。这些菜既卫生又富有营养。很长时间以来,我就不吃陆地上的食物了,我的身体并没有因此变坏呀。我的船员们个个身强力壮,他们跟我吃的并没有什么两样。”

“这么说来,”我问道,“所有这些食品都是海产品了?”

“没错,教授先生,大海里应有尽有,对我有求必应。有时,我撒开拖网,当我一拉起来时,网都快挤破了。有时,我去捕猎,所到之处,杳无人烟,人类似乎无法涉足,我追逐的猎物,就居住在我的海底森林里。我的畜群,就像尼普顿③的老牧人放养的羊群一样,在汪洋大海的广阔草原上无忧无虑地吃草。我拥有一大片由我自主开发的海洋产业,总是由创造万物的造物主亲手播下种子。”

③尼普顿,罗马神话中的海神,即希腊神话中的波赛冬。

我不胜惊讶地看了看尼摩船长,对他说:

“我完全明白,先生,您的鱼网可以为您的餐桌提供美味可口的鲜鱼;但我不太明白,您如何在您的海底森林里追捕水生的猎物;让我更不明白的是,您的菜肴里怎么有一小块肉,哪怕只有小小的一块。”

“那我告诉您,先生,”尼摩船长答道,“我是绝对不用陆产兽肉的。”

“这个,可是,”我接着说,指了指一盘菜,上面还有几片脊肉。

“您可能以为这是猪牛羊肉吧,教授先生,其实这只不过是海龟脊肉罢了。瞧这个是海豚肝,您可能以为是猪杂烩吧。我的厨师可是一把巧手,他很擅长保存各种各样的海产品。这几道菜请您一一品尝一下。这是罐头海参,有个马来人说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海味;那是奶油,奶来自鲸的乳··房,糖则出自北海的墨角藻;最后,请允许我向您介绍银莲花果酱,其味道可以同最可口的果酱相媲美。”

我吃得津津有味,与其说我是嗜好美食,莫如说我爱好新奇,而尼摩船长令人难以置信的介绍更让我开心。

“而且,阿罗纳克斯先生,”他对我说,“大海是神奇的奶母,其乳汁取之不尽,她不仅为我提供吃的,而且提供穿的。您身上穿的衣料,就是贝壳类动物的足丝制成的,大红大紫的颜色,就是用古大红加上我从地中海海兔毛中提取的大紫颜料染成的。在您舱房的洗手间,为您准备的香水,也是海洋植物蒸馏加工的产物。您睡的床是海洋里最柔软的大叶藻做的。您使用的蘸水笔实际上是一根鲸须,墨水则是墨鱼或枪乌贼的分泌物。现在,我的一切来自大海,犹如有朝一日,一切将回归大海一样!”

“您喜欢大海,船长。”

“是的,我喜欢大海!大海就是一切!海洋占地球面积的十分之七。大海的气息纯净而且保健。在茫茫大海里,人并不孤独,因为周围处处都可以感觉到生命的颤动。大海只是一种超自然的神奇生命的载体,大海不过是运动加爱情;正如你们的一位诗人说的,大海是无限的生动。而实际上,教授先生,大自然有三大领域,矿物界、植物界和动物界。在海洋动物中也有广泛的代表,其中有四类植形动物,三类节肢动物,五类软体动物,三类脊椎动物,还有哺乳动物,爬行动物,以及成群结队的鱼类,构成名目繁多的动物系列,不下一万三千多种,其中只有十分之一生活在淡水之中。大海是大自然的辽阔宝库。应当说地球始于大海,谁知道会不会最终也归于大海!大海是安宁的最高境界。大海不属于任何暴君。在海面上,暴君们依然可以滥用权力,互相争斗,互相撕咬,他们把陆地上的一切暴行带到海上。但是,在海平面三十米以下,他们的权力鞭长莫及,他们的影响消失了,他们的势力荡然无存。啊!先生,要活,就到海里来生活吧。只有在海里才能独立自主!在海里,我没有主人!在海里,我自由自在!”

尼摩船长眉飞色舞正讲到兴头上,却突然闭口不说了。他是否信马由缰,超出了惯常保守的底线?他是不是说得太多了?只见他特别兴奋,踱来踱去,来回走了好一阵子。过一会儿,他的情绪冷静了下来,脸上表情恢复了习惯性的冷峻,他转身对我说:

“现在,教授先生,如果您愿意参观鹦鹉螺号,我愿意奉陪。”

 

共 49 条评论

  1. 罗伯特说道:

    貌似好像大概估计应该就我一个人

    1. 卡妙说道:

      加个“差不多”就更好了

    2. 雨天无语说道:

      应该不止你一个人

    3. 匿名说道:

      加一个也许可能没准不一定就

  2. 特罗伯说道:

    你想清楚再说吧。我也是醉了

    1. 大佬牛逼说道:

      这名称有自问自答的嫌疑啊……

  3. 匿名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

  4. 正在加载中...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或哈哈哈哈哈哈↑

  5. 回个话说道: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6. 000说道:

    吧个出个嘎嘎嘎嘎嘎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过

  7. 匿名说道:

    哈哈哈,居然是一条船

  8. 格林说道:

    呵呵,只是一条出船

  9. ;了说道:

    、、、、、、、、、、、、、、、、、、、、、、、、、、、、、、、、、、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10. 网友说道:

    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

  11. net.666说道:

    ??
    ??
    ??
    ??
    ??

  12. 正在修复中...说道:

    哈哈哈哈哈O(∩_∩)O哈!

  13. 匿名说道:

    ·落·霞·小·说 ? w w w_l u o X ia_c o m额额

  14. 000说道:

    计划环境科技股份非官方从VB你忙吧放电饭锅和巨化股份单身公害规范地方规划非关个人对方过后就

  15. 呵呵说道:

    说法语的正是这条船的船长。

    听到法语,尼德·兰立即起身站了起来。被掐得快断气的服务员在主人的示意下踉踉跄跄走了出去;然而,这正说明船长在船上的威信极高,以至于服务员没有流露出丝毫对加拿大人本应有的愤懑情绪。贡协议莫名其妙,而我则呆若木鸡,我们一声不响地等着看这出戏如何收场。

    只见船长身靠桌角,双手交叉抱胸,专注地打量着我们。他有口难开?后悔刚才不该说法语?可以这么认为。

    双方一阵沉默,谁也不想打破僵局。然后,船长用镇静、感人的口气说话了:

    “先生们,我会说法语、英语、德语和拉丁语。我本来可以在初次见面时就回答你们,但我首先想了解你们,然后考虑考虑。你们用四种语言讲述经历,内容完全一致,这使我确信了你们的身份。现在我知道,偶然的遭遇让我见到了你们:皮埃尔·阿罗纳克斯先生,巴黎博物馆自然史教授,负有出国进行考察的科学使命;贡协议,教授的仆人;以及尼德·兰,加拿大籍人,美利坚合众国海军林肯号驱逐舰上的鱼叉手。”

    我欠了欠身表示同意。船长所说并不构成问题。因此,大可不必作答。此人口齿流利,没有任何地方口音。他说话语句明晰,用词准确,表达能力很强。然而,我并没有“感觉到”他是我的同胞。

    他继续说下去:

    “先生,你们肯定觉得,我第二次来访未免来得太迟了吧。这是因为,你们的身份确定后,我得深思熟虑后才能对你们作出定夺。我举棋不定,犹豫许久。糟糕透顶的遭遇让你们遭遇一个与世断绝的人。你们的到来打乱了我的生存……”

    “不是故意的,”我说。

    “不是故意的?”陌生人反问道,提高了嗓门,“林肯号在海上到处追杀我,难道这不是故意的?你们登上这艘驱逐舰,难道也不是故意的?你们的炮弹打在我的船体上,难道这也不是故意的?尼德·兰师傅用鱼叉打击我,这难道也不是故意的?”

    我突然发现船长话中有一股强压的怒火。不过,面对他一连串的责问,我可以顺理成章进行答复,于是我顺水推舟:

    “先生,您也许还不知道,在美洲和欧洲,曾发生一场关于您的争论。您不知道,您的潜水装置曾造成多次撞船事故,已经在两大洲公共舆论界掀起轩然大波。为了弄清莫名其妙的现象,人们作了无数的假设,当时只有您才掌握其中的奥秘,我不想罗列形形色色的猜测。但请您明白,林肯号对您穷追不舍,一直追到太平洋北部,它还以为是在追猎某种强大的海怪呢,它为此不惜任何代价,非要把海怪从大海中清除出去不可。”

    船长双唇微微一笑,然后语气稍微缓和地说:

    “阿罗纳克斯先生,您敢不敢肯定,你们的舰艇不会像追踪和炮击怪物那样追杀潜水船?”

    这个问题让我十分尴尬,因为可以肯定,法拉格特舰长决不会动摇。他自以为有责任摧毁任何类似独角巨鲸的装置。

    “您现在明白了吧,先生,”陌生人又说,“我有权把你们当作敌人看待。”

    我无言以对,道理不言自明。当武力可以摧毁铁证如山的论据时,那么争论类似的问题就毫无意义了。

    “我犹豫了很长时间,”舰长又说,“没有任何理由要我热情地款待你们。如果我要摆脱你们,我也大可不必再来看望你们。你们曾在船外平台上避过难,我再把你们送上去就是了。然后我潜入海底,从此忘得一干二净,好像你们根本没有存在过。难道这不也是我的权利吗?”

    “这也许是野蛮人的权利,”我回答说,“但不是一个文明人的权利。”

    “教授先生,”船长激动地反驳道,“我不是您所说的文明人!我已经同整个社会断绝了关系,决裂的理由是否成立只有我才有权作出评判。因此,我不服从任何社会法规,请您以后永远别在我面前提这些陈词滥调!”

    斩钉截铁。陌生人的眼睛闪烁着愤怒与轻蔑的光芒,我仿佛觉察到,这个人生活里有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他不仅置身于人类法律之外,而且还使自己成为完全独立、绝对自由、不受任何伤害的人。既然他能在海面上挫败一个接一个针对他的阴谋行动,那么,有谁还敢在海底去追杀他呢?又有什么船只敢与他的潜水船迎头碰撞呢?不管装甲舰的钢板有多厚,又有哪艘战舰吃得消它的硬顶硬撞呢?在人世间,没有一个人能对他的所作所为说三道四,刨根究底。如果他相信上帝,如果他有良心,那么只有上帝和良心的裁决才能使他就范。

    这些念头匆匆在我脑海里一一闪过,可那怪人却闭口不再说话了,只见他神情专注,仿佛陷入苦思冥想当中。我注视着他,既恐惧又好奇,大概同当年的俄狄浦斯注视斯芬克斯①情景差不多。

    ①典出希腊神话。斯芬克斯是带翼的狮身女怪,她用缪斯传授的隐谜守在底比斯城外,让过往行人猜谜,猜不中者当场处死。国王宣告凡可除掉斯芬克斯者得王位,并娶前国王王后为妻。俄狄浦斯自告奋勇当面道破了斯芬克斯隐谜,女妖被迫跳崖身亡。俄狄浦斯当了国王,但娶的王后竟是自己的母亲。

    沉默了相当长时间,船长又开始说话了。

    “我于是犹豫不决,”他说,“但我想,我的利益可以同天然同情心协调起来,所有的人都有权得到这种天然同情心。你们就留在我的船上吧,既然命运已经将你们抛了进来。你们在船上将是自由的,当然,自由是相对的,作为自由的交换,我只要求你们答应一个条件。只要你们一言为定即可。”

    “说吧,先生,”我回答说,“我想这个条件是一个正直的人能够接受的吧?”

    “是的,先生,请听好了。有这种可能,迫于某些意外事件,我不得不将你们关进舱房里,几小时或者几天,视情况而定。但愿我永远不使用暴力,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你们比任何时候都惟命是从。只有这样做,我才能对你们负完全责任,保证让你们丝毫不受牵连。因为是我要求你们做到不该看的不看。你们接受这个条件吗?”

    ? 落·霞*小·说· L u ox i a · c om

    这么说,船上肯定有事,至少正发生一些怪事,非离经叛道之人不可目睹!后来令我大惊小怪的事情多了,这件事恐怕就非同小可。

    “我们接受您的条件,”我回答他说,“只是,先生,请允许我对您提一个问题,就提一个。”

    “说吧,先生。”

    “您刚才说我们在船上将是自由的?”

    “完全自由。”

    “那么我请问您,您对这种自由作何解释?”

    “来往自由,观看自由,甚至这里发生的一切皆可耳闻目睹,但某些严重情况除外,甚至我们享有的自由你们都有,包括我的同伴和我。”

    显然我们想的并不一样。

    “对不起,先生,”我继续说,“可是,这种自由,只不过是囚犯在监狱中走动的自由!这种自由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

    “然而,你们该满足了!”

    “什么!我们永远不能回国、永远不能再见到亲友!”

    “是的,先生。不过是永远不再戴上陆地上的枷锁罢了,而人们还以为这身枷锁就是自由呢,放弃枷锁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难受。”

    “好家伙,”尼德·兰叫了起来,“我决不保证我不设法逃跑!”

    “我并没有要求您保证,兰师傅,”船长冷淡地回答。

    “先生,”我答道,禁不住怒火中烧,“您仗势欺负我们!未免太残酷了吧!”

    “不,先生,这是仁慈!你们是我战斗后抓获的俘虏!我把你们留下了,本来我只要一句话就可以重新把你们葬送在大洋深渊!你们对我进行过攻击!你们是来刺探情报的,而这个秘密就是我的全部生命,不允许世界上任何人染指!你们还以为,我会把你们送回大陆,其实大陆早就翻脸不认我了!休想!把你们留在这里,并非为了保护你们,而是为了保护我自己!”

    船长一席话说明他的决心已下,任何理由都难以说动。

    “如此说来,先生,”我接着说,“您只让我们在生与死之间做出选择?”

    “一点不错。”

    “我的朋友们,”我说,“对刚才提出来的问题,我们无言可答。但我们对船主没有做出任何承诺。”

    “一点没有,先生,”陌生人回答。

    而后,他口气温和了许多,接着说:

    “现在,我还有话要对您说,请让我把话说完。我了解您,阿罗纳克斯先生。您呢,若不是您的伙伴在您身边,您恐怕就不会如此怨天尤人,正是这个偶然事件把您和我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了。这里有我最爱读的书,您可以从中找到其中的一部,那就是您出版的关于海底大世界的著作。我爱不释手。您研究的领域深远,抢占了大陆科学的前沿,但您并非无所不知,也并非无所不见。因此,请允许我告诉您,教授先生,您将不会后悔您在我船上度过的时光。您将漫游神奇无比的国度。大惊小怪,目瞪口呆,恐怕将是您的精神常态。眼前层出不穷的景象肯定会让您眼花缭乱,百看不厌。而我将再一次周游海底世界——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吧,谁知道呢?——我曾多次出入海底世界,我将复习以前力所能及研究的一切领域,而您将是我继续研究的合作伙伴。打从这一天开始,您将进入一个崭新的天地,您将看见任何人未曾见识过的事物,当然不包括我和我的伙伴,正是通过我,我们的星球将向您揭开最后的秘密。”

    我不能否认,船长这一席话对我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弱点,我顿时忘记了,看得眼花缭乱并不能弥补失去的自由。更有甚者,我指望将来去解决自由这个严重的问题。因此,我只回答如下:

    “先生,您虽然同人类断绝了关系,但我还是愿意相信,您并没有彻底否认人的感情。我们是遇难者,您的船好心收留了我们,对此我们不会忘记。至于我,我并不否认,只要科学的兴趣能抵消自由的需要,那么,我们的相遇就会给我提供机会,这种机会将给我带来巨大的补偿。”

    我想,船长会马上同我握手,确认我们达成的协议。但他什么也没有做。我为他感到遗憾。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说,当时这个神秘莫测的人物正转身要走。

    “说吧,教授先生。”

    “我该如何称呼您?”

    “先生,”船长答道,“对您来说,我不过是尼摩②船长;对我来说,您和您的伙伴不过是鹦鹉螺号上的乘客。”

    ②尼摩,译自拉丁语Nemo,意思是“没有一个人”。

    尼摩船长叫人。一个服务员来了。船长用外语对他下达命令,反正我听不懂。而后,他转身对加拿大人和贡协议说:

    “请到你们的舱房去用餐。请跟这个人走。”

    “来者不拒!”鱼叉手回答。

    贡协议和他最终离开了这间牢房,他们整整在里面关了三十多个小时。

    “那么现在,阿罗纳克斯先生,我们的午餐已准备好了。请跟我来。”

    “是,船长。”

    我跟着尼摩船长,一跨出舱门,便走进一条电光照明的走廊,似乎是船的纵向通道。走了十来米,只见第二道门在我面前打开了。

    我走进一间餐厅,室内装饰和陈设品位精美雅致。高大的橡木餐柜,镶嵌着乌木雕饰,直立在餐厅的两头,柜内隔板架上摆着各种陶瓷玻璃器皿,光彩夺目,价值连城。天花板光明普照,金银餐具发出闪闪烁烁的反光,天花板上精美的绘画又使室内的光线柔情似水而且赏心悦目。

    餐厅中央摆着一张桌子,上面准备好丰盛的饭菜。尼摩船长指了指位置请我入座。

    “请坐,”他对我说,“狼吞虎咽吧,像个饿死鬼。”

    午餐有几道菜全是海味,另几道我不知何物,也不明来历。我承认很好吃,但有一股怪味,我倒很容易适应。菜肴五花八门,我觉得大都是富磷食品,我想应该是海产吧。

    尼摩船长看着我。我什么也没问,但他猜到我在想什么,于是主动回答了我急切想请教的问题。

    “大多数的菜您不认识,”他说,“不过,您尽管享用,不必担心。这些菜既卫生又富有营养。很长时间以来,我就不吃陆地上的食物了,我的身体并没有因此变坏呀。我的船员们个个身强力壮,他们跟我吃的并没有什么两样。”

    “这么说来,”我问道,“所有这些食品都是海产品了?”

    “没错,教授先生,大海里应有尽有,对我有求必应。有时,我撒开拖网,当我一拉起来时,网都快挤破了。有时,我去捕猎,所到之处,杳无人烟,人类似乎无法涉足,我追逐的猎物,就居住在我的海底森林里。我的畜群,就像尼普顿③的老牧人放养的羊群一样,在汪洋大海的广阔草原上无忧无虑地吃草。我拥有一大片由我自主开发的海洋产业,总是由创造万物的造物主亲手播下种子。”

    ③尼普顿,罗马神话中的海神,即希腊神话中的波赛冬。

    我不胜惊讶地看了看尼摩船长,对他说:

    “我完全明白,先生,您的鱼网可以为您的餐桌提供美味可口的鲜鱼;但我不太明白,您如何在您的海底森林里追捕水生的猎物;让我更不明白的是,您的菜肴里怎么有一小块肉,哪怕只有小小的一块。”

    “那我告诉您,先生,”尼摩船长答道,“我是绝对不用陆产兽肉的。”

    “这个,可是,”我接着说,指了指一盘菜,上面还有几片脊肉。

    “您可能以为这是猪牛羊肉吧,教授先生,其实这只不过是海龟脊肉罢了。瞧这个是海豚肝,您可能以为是猪杂烩吧。我的厨师可是一把巧手,他很擅长保存各种各样的海产品。这几道菜请您一一品尝一下。这是罐头海参,有个马来人说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海味;那是奶油,奶来自鲸的乳··房,糖则出自北海的墨角藻;最后,请允许我向您介绍银莲花果酱,其味道可以同最可口的果酱相媲美。”

    我吃得津津有味,与其说我是嗜好美食,莫如说我爱好新奇,而尼摩船长令人难以置信的介绍更让我开心。

    “而且,阿罗纳克斯先生,”他对我说,“大海是神奇的奶母,其乳汁取之不尽,她不仅为我提供吃的,而且提供穿的。您身上穿的衣料,就是贝壳类动物的足丝制成的,大红大紫的颜色,就是用古大红加上我从地中海海兔毛中提取的大紫颜料染成的。在您舱房的洗手间,为您准备的香水,也是海洋植物蒸馏加工的产物。您睡的床是海洋里最柔软的大叶藻做的。您使用的蘸水笔实际上是一根鲸须,墨水则是墨鱼或枪乌贼的分泌物。现在,我的一切来自大海,犹如有朝一日,一切将回归大海一样!”

    “您喜欢大海,船长。”

    “是的,我喜欢大海!大海就是一切!海洋占地球面积的十分之七。大海的气息纯净而且保健。在茫茫大海里,人并不孤独,因为周围处处都可以感觉到生命的颤动。大海只是一种超自然的神奇生命的载体,大海不过是运动加爱情;正如你们的一位诗人说的,大海是无限的生动。而实际上,教授先生,大自然有三大领域,矿物界、植物界和动物界。在海洋动物中也有广泛的代表,其中有四类植形动物,三类节肢动物,五类软体动物,三类脊椎动物,还有哺乳动物,爬行动物,以及成群结队的鱼类,构成名目繁多的动物系列,不下一万三千多种,其中只有十分之一生活在淡水之中。大海是大自然的辽阔宝库。应当说地球始于大海,谁知道会不会最终也归于大海!大海是安宁的最高境界。大海不属于任何暴君。在海面上,暴君们依然可以滥用权力,互相争斗,互相撕咬,他们把陆地上的一切暴行带到海上。但是,在海平面三十米以下,他们的权力鞭长莫及,他们的影响消失了,他们的势力荡然无存。啊!先生,要活,就到海里来生活吧。只有在海里才能独立自主!在海里,我没有主人!在海里,我自由自在!”

    尼摩船长眉飞色舞正讲到兴头上,却突然闭口不说了。他是否信马由缰,超出了惯常保守的底线?他是不是说得太多了?只见他特别兴奋,踱来踱去,来回走了好一阵子。过一会儿,他的情绪冷静了下来,脸上表情恢复了习惯性的冷峻,他转身对我说:

    “现在,教授先生,如果您愿意参观鹦鹉螺号,我愿意奉陪。”

  16. 呵呵说道:

    前面两个评论是一个人发的吧,自言自语。

  17. 匿名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

  18. 匿名说道:

    啦啦啦啦这篇文章我超?

  19. 夏小汐说道:

    姑奶奶我好无聊啊啊啊

  20. 匿名说道:

    ????????????????????????????

  21. 匿名说道:

    m4特菜—别名(打火机)

  22. 匿名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

  23. 凉梦。?说道:

    所以这篇文章想表达什么…

  24. 泰迦奥特曼说道:

    。。。。。。。。。。。。

  25. 剑君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6. 剑君、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7. 说道:

    。。。。。。。

  28. 天道总司说道:

    行天之道,总司一切

  29. sans而后行啊~说道:

    迅速看完两章,但我并没有感悟_(:3J∠)_

  30. 俺 为 作 业 狂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上面两只太可爱了8

  31. 匿名说道:

    说法语的正是这条船的船长。
    听到法语,尼德·兰立即起身站了起来。被掐得快断气的服务员在主人的示意下踉踉跄跄走了出去;然而,这正说明船长在船上的威信极高,以至于服务员没有流露出丝毫对加拿大人本应有的愤懑情绪。贡协议莫名其妙,而我则呆若木鸡,我们一声不响地等着看这出戏如何收场。
    只见船长身靠桌角,双手交叉抱胸,专注地打量着我们。他有口难开?后悔刚才不该说法语?可以这么认为。
    双方一阵沉默,谁也不想打破僵局。然后,船长用镇静、感人的口气说话了:
    “先生们,我会说法语、英语、德语和拉丁语。我本来可以在初次见面时就回答你们,但我首先想了解你们,然后考虑考虑。你们用四种语言讲述经历,内容完全一致,这使我确信了你们的身份。现在我知道,偶然的遭遇让我见到了你们:皮埃尔·阿罗纳克斯先生,巴黎博物馆自然史教授,负有出国进行考察的科学使命;贡协议,教授的仆人;以及尼德·兰,加拿大籍人,美利坚合众国海军林肯号驱逐舰上的鱼叉手。”
    我欠了欠身表示同意。船长所说并不构成问题。因此,大可不必作答。此人口齿流利,没有任何地方口音。他说话语句明晰,用词准确,表达能力很强。然而,我并没有“感觉到”他是我的同胞。
    他继续说下去:
    “先生,你们肯定觉得,我第二次来访未免来得太迟了吧。这是因为,你们的身份确定后,我得深思熟虑后才能对你们作出定夺。我举棋不定,犹豫许久。糟糕透顶的遭遇让你们遭遇一个与世断绝的人。你们的到来打乱了我的生存……”
    “不是故意的,”我说。
    “不是故意的?”陌生人反问道,提高了嗓门,“林肯号在海上到处追杀我,难道这不是故意的?你们登上这艘驱逐舰,难道也不是故意的?你们的炮弹打在我的船体上,难道这也不是故意的?尼德·兰师傅用鱼叉打击我,这难道也不是故意的?”
    我突然发现船长话中有一股强压的怒火。不过,面对他一连串的责问,我可以顺理成章进行答复,于是我顺水推舟:

    “先生,您也许还不知道,在美洲和欧洲,曾发生一场关于您的争论。您不知道,您的潜水装置曾造成多次撞船事故,已经在两大洲公共舆论界掀起轩然大波。为了弄清莫名其妙的现象,人们作了无数的假设,当时只有您才掌握其中的奥秘,我不想罗列形形色色的猜测。但请您明白,林肯号对您穷追不舍,一直追到太平洋北部,它还以为是在追猎某种强大的海怪呢,它为此不惜任何代价,非要把海怪从大海中清除出去不可。”
    船长双唇微微一笑,然后语气稍微缓和地说:
    “阿罗纳克斯先生,您敢不敢肯定,你们的舰艇不会像追踪和炮击怪物那样追杀潜水船?”
    这个问题让我十分尴尬,因为可以肯定,法拉格特舰长决不会动摇。他自以为有责任摧毁任何类似独角巨鲸的装置。
    “您现在明白了吧,先生,”陌生人又说,“我有权把你们当作敌人看待。”
    我无言以对,道理不言自明。当武力可以摧毁铁证如山的论据时,那么争论类似的问题就毫无意义了。
    “我犹豫了很长时间,”舰长又说,“没有任何理由要我热情地款待你们。如果我要摆脱你们,我也大可不必再来看望你们。你们曾在船外平台上避过难,我再把你们送上去就是了。然后我潜入海底,从此忘得一干二净,好像你们根本没有存在过。难道这不也是我的权利吗?”
    “这也许是野蛮人的权利,”我回答说,“但不是一个文明人的权利。”
    “教授先生,”船长激动地反驳道,“我不是您所说的文明人!我已经同整个社会断绝了关系,决裂的理由是否成立只有我才有权作出评判。因此,我不服从任何社会法规,请您以后永远别在我面前提这些陈词滥调!”
    ? 落|霞|小|说|ww w | l u ox i a | co M|
    斩钉截铁。陌生人的眼睛闪烁着愤怒与轻蔑的光芒,我仿佛觉察到,这个人生活里有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他不仅置身于人类法律之外,而且还使自己成为完全独立、绝对自由、不受任何伤害的人。既然他能在海面上挫败一个接一个针对他的阴谋行动,那么,有谁还敢在海底去追杀他呢?又有什么船只敢与他的潜水船迎头碰撞呢?不管装甲舰的钢板有多厚,又有哪艘战舰吃得消它的硬顶硬撞呢?在人世间,没有一个人能对他的所作所为说三道四,刨根究底。如果他相信上帝,如果他有良心,那么只有上帝和良心的裁决才能使他就范。
    这些念头匆匆在我脑海里一一闪过,可那怪人却闭口不再说话了,只见他神情专注,仿佛陷入苦思冥想当中。我注视着他,既恐惧又好奇,大概同当年的俄狄浦斯注视斯芬克斯①情景差不多。

    ①典出希腊神话。斯芬克斯是带翼的狮身女怪,她用缪斯传授的隐谜守在底比斯城外,让过往行人猜谜,猜不中者当场处死。国王宣告凡可除掉斯芬克斯者得王位,并娶前国王王后为妻。俄狄浦斯自告奋勇当面道破了斯芬克斯隐谜,女妖被迫跳崖身亡。俄狄浦斯当了国王,但娶的王后竟是自己的母亲。
    沉默了相当长时间,船长又开始说话了。
    “我于是犹豫不决,”他说,“但我想,我的利益可以同天然同情心协调起来,所有的人都有权得到这种天然同情心。你们就留在我的船上吧,既然命运已经将你们抛了进来。你们在船上将是自由的,当然,自由是相对的,作为自由的交换,我只要求你们答应一个条件。只要你们一言为定即可。”
    “说吧,先生,”我回答说,“我想这个条件是一个正直的人能够接受的吧?”
    “是的,先生,请听好了。有这种可能,迫于某些意外事件,我不得不将你们关进舱房里,几小时或者几天,视情况而定。但愿我永远不使用暴力,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你们比任何时候都惟命是从。只有这样做,我才能对你们负完全责任,保证让你们丝毫不受牵连。因为是我要求你们做到不该看的不看。你们接受这个条件吗?”
    这么说,船上肯定有事,至少正发生一些怪事,非离经叛道之人不可目睹!后来令我大惊小怪的事情多了,这件事恐怕就非同小可。
    “我们接受您的条件,”我回答他说,“只是,先生,请允许我对您提一个问题,就提一个。”
    “说吧,先生。”
    “您刚才说我们在船上将是自由的?”
    “完全自由。”
    “那么我请问您,您对这种自由作何解释?”
    “来往自由,观看自由,甚至这里发生的一切皆可耳闻目睹,但某些严重情况除外,甚至我们享有的自由你们都有,包括我的同伴和我。”
    显然我们想的并不一样。
    “对不起,先生,”我继续说,“可是,这种自由,只不过是囚犯在监狱中走动的自由!这种自由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
    “然而,你们该满足了!”
    “什么!我们永远不能回国、永远不能再见到亲友!”
    “是的,先生。不过是永远不再戴上陆地上的枷锁罢了,而人们还以为这身枷锁就是自由呢,放弃枷锁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难受。”
    “好家伙,”尼德·兰叫了起来,“我决不保证我不设法逃跑!”
    “我并没有要求您保证,兰师傅,”船长冷淡地回答。
    “先生,”我答道,禁不住怒火中烧,“您仗势欺负我们!未免太残酷了吧!”
    “不,先生,这是仁慈!你们是我战斗后抓获的俘虏!我把你们留下了,本来我只要一句话就可以重新把你们葬送在大洋深渊!你们对我进行过攻击!你们是来刺探情报的,而这个秘密就是我的全部生命,不允许世界上任何人染指!你们还以为,我会把你们送回大陆,其实大陆早就翻脸不认我了!休想!把你们留在这里,并非为了保护你们,而是为了保护我自己!”
    船长一席话说明他的决心已下,任何理由都难以说动。
    “如此说来,先生,”我接着说,“您只让我们在生与死之间做出选择?”
    “一点不错。”
    “我的朋友们,”我说,“对刚才提出来的问题,我们无言可答。但我们对船主没有做出任何承诺。”
    “一点没有,先生,”陌生人回答。
    而后,他口气温和了许多,接着说:
    “现在,我还有话要对您说,请让我把话说完。我了解您,阿罗纳克斯先生。您呢,若不是您的伙伴在您身边,您恐怕就不会如此怨天尤人,正是这个偶然事件把您和我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了。这里有我最爱读的书,您可以从中找到其中的一部,那就是您出版的关于海底大世界的著作。我爱不释手。您研究的领域深远,抢占了大陆科学的前沿,但您并非无所不知,也并非无所不见。因此,请允许我告诉您,教授先生,您将不会后悔您在我船上度过的时光。您将漫游神奇无比的国度。大惊小怪,目瞪口呆,恐怕将是您的精神常态。眼前层出不穷的景象肯定会让您眼花缭乱,百看不厌。而我将再一次周游海底世界——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吧,谁知道呢?——我曾多次出入海底世界,我将复习以前力所能及研究的一切领域,而您将是我继续研究的合作伙伴。打从这一天开始,您将进入一个崭新的天地,您将看见任何人未曾见识过的事物,当然不包括我和我的伙伴,正是通过我,我们的星球将向您揭开最后的秘密。”
    我不能否认,船长这一席话对我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弱点,我顿时忘记了,看得眼花缭乱并不能弥补失去的自由。更有甚者,我指望将来去解决自由这个严重的问题。因此,我只回答如下:

    “先生,您虽然同人类断绝了关系,但我还是愿意相信,您并没有彻底否认人的感情。我们是遇难者,您的船好心收留了我们,对此我们不会忘记。至于我,我并不否认,只要科学的兴趣能抵消自由的需要,那么,我们的相遇就会给我提供机会,这种机会将给我带来巨大的补偿。”
    我想,船长会马上同我握手,确认我们达成的协议。但他什么也没有做。我为他感到遗憾。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说,当时这个神秘莫测的人物正转身要走。
    “说吧,教授先生。”
    “我该如何称呼您?”
    “先生,”船长答道,“对您来说,我不过是尼摩②船长;对我来说,您和您的伙伴不过是鹦鹉螺号上的乘客。”
    ②尼摩,译自拉丁语Nemo,意思是“没有一个人”。
    尼摩船长叫人。一个服务员来了。船长用外语对他下达命令,反正我听不懂。而后,他转身对加拿大人和贡协议说:
    “请到你们的舱房去用餐。请跟这个人走。”
    “来者不拒!”鱼叉手回答。
    贡协议和他最终离开了这间牢房,他们整整在里面关了三十多个小时。
    “那么现在,阿罗纳克斯先生,我们的午餐已准备好了。请跟我来。”
    “是,船长。”
    我跟着尼摩船长,一跨出舱门,便走进一条电光照明的走廊,似乎是船的纵向通道。走了十来米,只见第二道门在我面前打开了。
    我走进一间餐厅,室内装饰和陈设品位精美雅致。高大的橡木餐柜,镶嵌着乌木雕饰,直立在餐厅的两头,柜内隔板架上摆着各种陶瓷玻璃器皿,光彩夺目,价值连城。天花板光明普照,金银餐具发出闪闪烁烁的反光,天花板上精美的绘画又使室内的光线柔情似水而且赏心悦目。
    餐厅中央摆着一张桌子,上面准备好丰盛的饭菜。尼摩船长指了指位置请我入座。
    “请坐,”他对我说,“狼吞虎咽吧,像个饿死鬼。”
    午餐有几道菜全是海味,另几道我不知何物,也不明来历。我承认很好吃,但有一股怪味,我倒很容易适应。菜肴五花八门,我觉得大都是富磷食品,我想应该是海产吧。
    尼摩船长看着我。我什么也没问,但他猜到我在想什么,于是主动回答了我急切想请教的问题。
    “大多数的菜您不认识,”他说,“不过,您尽管享用,不必担心。这些菜既卫生又富有营养。很长时间以来,我就不吃陆地上的食物了,我的身体并没有因此变坏呀。我的船员们个个身强力壮,他们跟我吃的并没有什么两样。”
    “这么说来,”我问道,“所有这些食品都是海产品了?”
    “没错,教授先生,大海里应有尽有,对我有求必应。有时,我撒开拖网,当我一拉起来时,网都快挤破了。有时,我去捕猎,所到之处,杳无人烟,人类似乎无法涉足,我追逐的猎物,就居住在我的海底森林里。我的畜群,就像尼普顿③的老牧人放养的羊群一样,在汪洋大海的广阔草原上无忧无虑地吃草。我拥有一大片由我自主开发的海洋产业,总是由创造万物的造物主亲手播下种子。”
    ③尼普顿,罗马神话中的海神,即希腊神话中的波赛冬。
    我不胜惊讶地看了看尼摩船长,对他说:
    “我完全明白,先生,您的鱼网可以为您的餐桌提供美味可口的鲜鱼;但我不太明白,您如何在您的海底森林里追捕水生的猎物;让我更不明白的是,您的菜肴里怎么有一小块肉,哪怕只有小小的一块。”
    “那我告诉您,先生,”尼摩船长答道,“我是绝对不用陆产兽肉的。”
    “这个,可是,”我接着说,指了指一盘菜,上面还有几片脊肉。
    “您可能以为这是猪牛羊肉吧,教授先生,其实这只不过是海龟脊肉罢了。瞧这个是海豚肝,您可能以为是猪杂烩吧。我的厨师可是一把巧手,他很擅长保存各种各样的海产品。这几道菜请您一一品尝一下。这是罐头海参,有个马来人说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海味;那是奶油,奶来自鲸的乳··房,糖则出自北海的墨角藻;最后,请允许我向您介绍银莲花果酱,其味道可以同最可口的果酱相媲美。”
    我吃得津津有味,与其说我是嗜好美食,莫如说我爱好新奇,而尼摩船长令人难以置信的介绍更让我开心。
    “而且,阿罗纳克斯先生,”他对我说,“大海是神奇的奶母,其乳汁取之不尽,她不仅为我提供吃的,而且提供穿的。您身上穿的衣料,就是贝壳类动物的足丝制成的,大红大紫的颜色,就是用古大红加上我从地中海海兔毛中提取的大紫颜料染成的。在您舱房的洗手间,为您准备的香水,也是海洋植物蒸馏加工的产物。您睡的床是海洋里最柔软的大叶藻做的。您使用的蘸水笔实际上是一根鲸须,墨水则是墨鱼或枪乌贼的分泌物。现在,我的一切来自大海,犹如有朝一日,一切将回归大海一样!”
    “您喜欢大海,船长。”
    “是的,我喜欢大海!大海就是一切!海洋占地球面积的十分之七。大海的气息纯净而且保健。在茫茫大海里,人并不孤独,因为周围处处都可以感觉到生命的颤动。大海只是一种超自然的神奇生命的载体,大海不过是运动加爱情;正如你们的一位诗人说的,大海是无限的生动。而实际上,教授先生,大自然有三大领域,矿物界、植物界和动物界。在海洋动物中也有广泛的代表,其中有四类植形动物,三类节肢动物,五类软体动物,三类脊椎动物,还有哺乳动物,爬行动物,以及成群结队的鱼类,构成名目繁多的动物系列,不下一万三千多种,其中只有十分之一生活在淡水之中。大海是大自然的辽阔宝库。应当说地球始于大海,谁知道会不会最终也归于大海!大海是安宁的最高境界。大海不属于任何暴君。在海面上,暴君们依然可以滥用权力,互相争斗,互相撕咬,他们把陆地上的一切暴行带到海上。但是,在海平面三十米以下,他们的权力鞭长莫及,他们的影响消失了,他们的势力荡然无存。啊!先生,要活,就到海里来生活吧。只有在海里才能独立自主!在海里,我没有主人!在海里,我自由自在!”
    尼摩船长眉飞色舞正讲到兴头上,却突然闭口不说了。他是否信马由缰,超出了惯常保守的底线?他是不是说得太多了?只见他特别兴奋,踱来踱去,来回走了好一阵子。过一会儿,他的情绪冷静了下来,脸上表情恢复了习惯性的冷峻,他转身对我说:
    “现在,教授先生,如果您愿意参观鹦鹉螺号,我愿意奉陪。”

  32. 匿名说道:

    2020 © 所有内容版权归版权方或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or authors.

  33. 帕劳索•图裔说道:

    应是尼摩船长对大海的热爱,然后这也是整个探索大海故事的开端。

  34. 匿名说道:

    116516148616515616546524513651大武当哇HGEGEFGEFEFERGEG

  35. seamus说道:

    说法语的正是这条船的船长。

    听到法语,尼德·兰立即起身站了起来。被掐得快断气的服务员在主人的示意下踉踉跄跄走了出去;然而,这正说明船长在船上的威信极高,以至于服务员没有流露出丝毫对加拿大人本应有的愤懑情绪。贡协议莫名其妙,而我则呆若木鸡,我们一声不响地等着看这出戏如何收场。

    只见船长身靠桌角,双手交叉抱胸,专注地打量着我们。他有口难开?后悔刚才不该说法语?可以这么认为。

    双方一阵沉默,谁也不想打破僵局。然后,船长用镇静、感人的口气说话了:

    “先生们,我会说法语、英语、德语和拉丁语。我本来可以在初次见面时就回答你们,但我首先想了解你们,然后考虑考虑。你们用四种语言讲述经历,内容完全一致,这使我确信了你们的身份。现在我知道,偶然的遭遇让我见到了你们:皮埃尔·阿罗纳克斯先生,巴黎博物馆自然史教授,负有出国进行考察的科学使命;贡协议,教授的仆人;以及尼德·兰,加拿大籍人,美利坚合众国海军林肯号驱逐舰上的鱼叉手。”

    我欠了欠身表示同意。船长所说并不构成问题。因此,大可不必作答。此人口齿流利,没有任何地方口音。他说话语句明晰,用词准确,表达能力很强。然而,我并没有“感觉到”他是我的同胞。

    他继续说下去:

    “先生,你们肯定觉得,我第二次来访未免来得太迟了吧。这是因为,你们的身份确定后,我得深思熟虑后才能对你们作出定夺。我举棋不定,犹豫许久。糟糕透顶的遭遇让你们遭遇一个与世断绝的人。你们的到来打乱了我的生存……”

    “不是故意的,”我说。

    “不是故意的?”陌生人反问道,提高了嗓门,“林肯号在海上到处追杀我,难道这不是故意的?你们登上这艘驱逐舰,难道也不是故意的?你们的炮弹打在我的船体上,难道这也不是故意的?尼德·兰师傅用鱼叉打击我,这难道也不是故意的?”

    我突然发现船长话中有一股强压的怒火。不过,面对他一连串的责问,我可以顺理成章进行答复,于是我顺水推舟:

    “先生,您也许还不知道,在美洲和欧洲,曾发生一场关于您的争论。您不知道,您的潜水装置曾造成多次撞船事故,已经在两大洲公共舆论界掀起轩然大波。为了弄清莫名其妙的现象,人们作了无数的假设,当时只有您才掌握其中的奥秘,我不想罗列形形色色的猜测。但请您明白,林肯号对您穷追不舍,一直追到太平洋北部,它还以为是在追猎某种强大的海怪呢,它为此不惜任何代价,非要把海怪从大海中清除出去不可。”

    船长双唇微微一笑,然后语气稍微缓和地说:

    “阿罗纳克斯先生,您敢不敢肯定,你们的舰艇不会像追踪和炮击怪物那样追杀潜水船?”

    这个问题让我十分尴尬,因为可以肯定,法拉格特舰长决不会动摇。他自以为有责任摧毁任何类似独角巨鲸的装置。

    “您现在明白了吧,先生,”陌生人又说,“我有权把你们当作敌人看待。”

    我无言以对,道理不言自明。当武力可以摧毁铁证如山的论据时,那么争论类似的问题就毫无意义了。

    “我犹豫了很长时间,”舰长又说,“没有任何理由要我热情地款待你们。如果我要摆脱你们,我也大可不必再来看望你们。你们曾在船外平台上避过难,我再把你们送上去就是了。然后我潜入海底,从此忘得一干二净,好像你们根本没有存在过。难道这不也是我的权利吗?”

    “这也许是野蛮人的权利,”我回答说,“但不是一个文明人的权利。”

    “教授先生,”船长激动地反驳道,“我不是您所说的文明人!我已经同整个社会断绝了关系,决裂的理由是否成立只有我才有权作出评判。因此,我不服从任何社会法规,请您以后永远别在我面前提这些陈词滥调!”

    斩钉截铁。陌生人的眼睛闪烁着愤怒与轻蔑的光芒,我仿佛觉察到,这个人生活里有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他不仅置身于人类法律之外,而且还使自己成为完全独立、绝对自由、不受任何伤害的人。既然他能在海面上挫败一个接一个针对他的阴谋行动,那么,有谁还敢在海底去追杀他呢?又有什么船只敢与他的潜水船迎头碰撞呢?不管装甲舰的钢板有多厚,又有哪艘战舰吃得消它的硬顶硬撞呢?在人世间,没有一个人能对他的所作所为说三道四,刨根究底。如果他相信上帝,如果他有良心,那么只有上帝和良心的裁决才能使他就范。

    这些念头匆匆在我脑海里一一闪过,可那怪人却闭口不再说话了,只见他神情专注,仿佛陷入苦思冥想当中。我注视着他,既恐惧又好奇,大概同当年的俄狄浦斯注视斯芬克斯①情景差不多。

    ①典出希腊神话。斯芬克斯是带翼的狮身女怪,她用缪斯传授的隐谜守在底比斯城外,让过往行人猜谜,猜不中者当场处死。国王宣告凡可除掉斯芬克斯者得王位,并娶前国王王后为妻。俄狄浦斯自告奋勇当面道破了斯芬克斯隐谜,女妖被迫跳崖身亡。俄狄浦斯当了国王,但娶的王后竟是自己的母亲。

    沉默了相当长时间,船长又开始说话了。

    “我于是犹豫不决,”他说,“但我想,我的利益可以同天然同情心协调起来,所有的人都有权得到这种天然同情心。你们就留在我的船上吧,既然命运已经将你们抛了进来。你们在船上将是自由的,当然,自由是相对的,作为自由的交换,我只要求你们答应一个条件。只要你们一言为定即可。”

    “说吧,先生,”我回答说,“我想这个条件是一个正直的人能够接受的吧?”

    “是的,先生,请听好了。有这种可能,迫于某些意外事件,我不得不将你们关进舱房里,几小时或者几天,视情况而定。但愿我永远不使用暴力,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你们比任何时候都惟命是从。只有这样做,我才能对你们负完全责任,保证让你们丝毫不受牵连。因为是我要求你们做到不该看的不看。你们接受这个条件吗?”

    ? 落~霞~小~说~w ww – l u ox i a – Co m

    这么说,船上肯定有事,至少正发生一些怪事,非离经叛道之人不可目睹!后来令我大惊小怪的事情多了,这件事恐怕就非同小可。

    “我们接受您的条件,”我回答他说,“只是,先生,请允许我对您提一个问题,就提一个。”

    “说吧,先生。”

    “您刚才说我们在船上将是自由的?”

    “完全自由。”

    “那么我请问您,您对这种自由作何解释?”

    “来往自由,观看自由,甚至这里发生的一切皆可耳闻目睹,但某些严重情况除外,甚至我们享有的自由你们都有,包括我的同伴和我。”

    显然我们想的并不一样。

    “对不起,先生,”我继续说,“可是,这种自由,只不过是囚犯在监狱中走动的自由!这种自由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

    “然而,你们该满足了!”

    “什么!我们永远不能回国、永远不能再见到亲友!”

    “是的,先生。不过是永远不再戴上陆地上的枷锁罢了,而人们还以为这身枷锁就是自由呢,放弃枷锁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难受。”

    “好家伙,”尼德·兰叫了起来,“我决不保证我不设法逃跑!”

    “我并没有要求您保证,兰师傅,”船长冷淡地回答。

    “先生,”我答道,禁不住怒火中烧,“您仗势欺负我们!未免太残酷了吧!”

    “不,先生,这是仁慈!你们是我战斗后抓获的俘虏!我把你们留下了,本来我只要一句话就可以重新把你们葬送在大洋深渊!你们对我进行过攻击!你们是来刺探情报的,而这个秘密就是我的全部生命,不允许世界上任何人染指!你们还以为,我会把你们送回大陆,其实大陆早就翻脸不认我了!休想!把你们留在这里,并非为了保护你们,而是为了保护我自己!”

    船长一席话说明他的决心已下,任何理由都难以说动。

    “如此说来,先生,”我接着说,“您只让我们在生与死之间做出选择?”

    “一点不错。”

    “我的朋友们,”我说,“对刚才提出来的问题,我们无言可答。但我们对船主没有做出任何承诺。”

    “一点没有,先生,”陌生人回答。

    而后,他口气温和了许多,接着说:

    “现在,我还有话要对您说,请让我把话说完。我了解您,阿罗纳克斯先生。您呢,若不是您的伙伴在您身边,您恐怕就不会如此怨天尤人,正是这个偶然事件把您和我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了。这里有我最爱读的书,您可以从中找到其中的一部,那就是您出版的关于海底大世界的著作。我爱不释手。您研究的领域深远,抢占了大陆科学的前沿,但您并非无所不知,也并非无所不见。因此,请允许我告诉您,教授先生,您将不会后悔您在我船上度过的时光。您将漫游神奇无比的国度。大惊小怪,目瞪口呆,恐怕将是您的精神常态。眼前层出不穷的景象肯定会让您眼花缭乱,百看不厌。而我将再一次周游海底世界——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吧,谁知道呢?——我曾多次出入海底世界,我将复习以前力所能及研究的一切领域,而您将是我继续研究的合作伙伴。打从这一天开始,您将进入一个崭新的天地,您将看见任何人未曾见识过的事物,当然不包括我和我的伙伴,正是通过我,我们的星球将向您揭开最后的秘密。”

    我不能否认,船长这一席话对我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弱点,我顿时忘记了,看得眼花缭乱并不能弥补失去的自由。更有甚者,我指望将来去解决自由这个严重的问题。因此,我只回答如下:

    “先生,您虽然同人类断绝了关系,但我还是愿意相信,您并没有彻底否认人的感情。我们是遇难者,您的船好心收留了我们,对此我们不会忘记。至于我,我并不否认,只要科学的兴趣能抵消自由的需要,那么,我们的相遇就会给我提供机会,这种机会将给我带来巨大的补偿。”

    我想,船长会马上同我握手,确认我们达成的协议。但他什么也没有做。我为他感到遗憾。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说,当时这个神秘莫测的人物正转身要走。

    “说吧,教授先生。”

    “我该如何称呼您?”

    “先生,”船长答道,“对您来说,我不过是尼摩②船长;对我来说,您和您的伙伴不过是鹦鹉螺号上的乘客。”

    ②尼摩,译自拉丁语Nemo,意思是“没有一个人”。

    尼摩船长叫人。一个服务员来了。船长用外语对他下达命令,反正我听不懂。而后,他转身对加拿大人和贡协议说:

    “请到你们的舱房去用餐。请跟这个人走。”

    “来者不拒!”鱼叉手回答。

    贡协议和他最终离开了这间牢房,他们整整在里面关了三十多个小时。

    “那么现在,阿罗纳克斯先生,我们的午餐已准备好了。请跟我来。”

    “是,船长。”

    我跟着尼摩船长,一跨出舱门,便走进一条电光照明的走廊,似乎是船的纵向通道。走了十来米,只见第二道门在我面前打开了。

    我走进一间餐厅,室内装饰和陈设品位精美雅致。高大的橡木餐柜,镶嵌着乌木雕饰,直立在餐厅的两头,柜内隔板架上摆着各种陶瓷玻璃器皿,光彩夺目,价值连城。天花板光明普照,金银餐具发出闪闪烁烁的反光,天花板上精美的绘画又使室内的光线柔情似水而且赏心悦目。

    餐厅中央摆着一张桌子,上面准备好丰盛的饭菜。尼摩船长指了指位置请我入座。

    “请坐,”他对我说,“狼吞虎咽吧,像个饿死鬼。”

    午餐有几道菜全是海味,另几道我不知何物,也不明来历。我承认很好吃,但有一股怪味,我倒很容易适应。菜肴五花八门,我觉得大都是富磷食品,我想应该是海产吧。

    尼摩船长看着我。我什么也没问,但他猜到我在想什么,于是主动回答了我急切想请教的问题。

    “大多数的菜您不认识,”他说,“不过,您尽管享用,不必担心。这些菜既卫生又富有营养。很长时间以来,我就不吃陆地上的食物了,我的身体并没有因此变坏呀。我的船员们个个身强力壮,他们跟我吃的并没有什么两样。”

    “这么说来,”我问道,“所有这些食品都是海产品了?”

    “没错,教授先生,大海里应有尽有,对我有求必应。有时,我撒开拖网,当我一拉起来时,网都快挤破了。有时,我去捕猎,所到之处,杳无人烟,人类似乎无法涉足,我追逐的猎物,就居住在我的海底森林里。我的畜群,就像尼普顿③的老牧人放养的羊群一样,在汪洋大海的广阔草原上无忧无虑地吃草。我拥有一大片由我自主开发的海洋产业,总是由创造万物的造物主亲手播下种子。”

    ③尼普顿,罗马神话中的海神,即希腊神话中的波赛冬。

    我不胜惊讶地看了看尼摩船长,对他说:

    “我完全明白,先生,您的鱼网可以为您的餐桌提供美味可口的鲜鱼;但我不太明白,您如何在您的海底森林里追捕水生的猎物;让我更不明白的是,您的菜肴里怎么有一小块肉,哪怕只有小小的一块。”

    “那我告诉您,先生,”尼摩船长答道,“我是绝对不用陆产兽肉的。”

    “这个,可是,”我接着说,指了指一盘菜,上面还有几片脊肉。

    “您可能以为这是猪牛羊肉吧,教授先生,其实这只不过是海龟脊肉罢了。瞧这个是海豚肝,您可能以为是猪杂烩吧。我的厨师可是一把巧手,他很擅长保存各种各样的海产品。这几道菜请您一一品尝一下。这是罐头海参,有个马来人说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海味;那是奶油,奶来自鲸的乳··房,糖则出自北海的墨角藻;最后,请允许我向您介绍银莲花果酱,其味道可以同最可口的果酱相媲美。”

    我吃得津津有味,与其说我是嗜好美食,莫如说我爱好新奇,而尼摩船长令人难以置信的介绍更让我开心。

    “而且,阿罗纳克斯先生,”他对我说,“大海是神奇的奶母,其乳汁取之不尽,她不仅为我提供吃的,而且提供穿的。您身上穿的衣料,就是贝壳类动物的足丝制成的,大红大紫的颜色,就是用古大红加上我从地中海海兔毛中提取的大紫颜料染成的。在您舱房的洗手间,为您准备的香水,也是海洋植物蒸馏加工的产物。您睡的床是海洋里最柔软的大叶藻做的。您使用的蘸水笔实际上是一根鲸须,墨水则是墨鱼或枪乌贼的分泌物。现在,我的一切来自大海,犹如有朝一日,一切将回归大海一样!”

    “您喜欢大海,船长。”

    “是的,我喜欢大海!大海就是一切!海洋占地球面积的十分之七。大海的气息纯净而且保健。在茫茫大海里,人并不孤独,因为周围处处都可以感觉到生命的颤动。大海只是一种超自然的神奇生命的载体,大海不过是运动加爱情;正如你们的一位诗人说的,大海是无限的生动。而实际上,教授先生,大自然有三大领域,矿物界、植物界和动物界。在海洋动物中也有广泛的代表,其中有四类植形动物,三类节肢动物,五类软体动物,三类脊椎动物,还有哺乳动物,爬行动物,以及成群结队的鱼类,构成名目繁多的动物系列,不下一万三千多种,其中只有十分之一生活在淡水之中。大海是大自然的辽阔宝库。应当说地球始于大海,谁知道会不会最终也归于大海!大海是安宁的最高境界。大海不属于任何暴君。在海面上,暴君们依然可以滥用权力,互相争斗,互相撕咬,他们把陆地上的一切暴行带到海上。但是,在海平面三十米以下,他们的权力鞭长莫及,他们的影响消失了,他们的势力荡然无存。啊!先生,要活,就到海里来生活吧。只有在海里才能独立自主!在海里,我没有主人!在海里,我自由自在!”

    尼摩船长眉飞色舞正讲到兴头上,却突然闭口不说了。他是否信马由缰,超出了惯常保守的底线?他是不是说得太多了?只见他特别兴奋,踱来踱去,来回走了好一阵子。过一会儿,他的情绪冷静了下来,脸上表情恢复了习惯性的冷峻,他转身对我说:

  36. 匿名说道:

    上的撒旦大叔大阿萨斯叔大大声大声的撒撒旦撒大大大是滴是滴

  37. 匿名说道:

    说法语的正是这条船的船长。

    听到法语,尼德·兰立即起身站了起来。被掐得快断气的服务员在主人的示意下踉踉跄跄走了出去;然而,这正说明船长在船上的威信极高,以至于服务员没有流露出丝毫对加拿大人本应有的愤懑情绪。贡协议莫名其妙,而我则呆若木鸡,我们一声不响地等着看这出戏如何收场。

    只见船长身靠桌角,双手交叉抱胸,专注地打量着我们。他有口难开?后悔刚才不该说法语?可以这么认为。

    双方一阵沉默,谁也不想打破僵局。然后,船长用镇静、感人的口气说话了:

    “先生们,我会说法语、英语、德语和拉丁语。我本来可以在初次见面时就回答你们,但我首先想了解你们,然后考虑考虑。你们用四种语言讲述经历,内容完全一致,这使我确信了你们的身份。现在我知道,偶然的遭遇让我见到了你们:皮埃尔·阿罗纳克斯先生,巴黎博物馆自然史教授,负有出国进行考察的科学使命;贡协议,教授的仆人;以及尼德·兰,加拿大籍人,美利坚合众国海军林肯号驱逐舰上的鱼叉手。”

    我欠了欠身表示同意。船长所说并不构成问题。因此,大可不必作答。此人口齿流利,没有任何地方口音。他说话语句明晰,用词准确,表达能力很强。然而,我并没有“感觉到”他是我的同胞。

    他继续说下去:

    “先生,你们肯定觉得,我第二次来访未免来得太迟了吧。这是因为,你们的身份确定后,我得深思熟虑后才能对你们作出定夺。我举棋不定,犹豫许久。糟糕透顶的遭遇让你们遭遇一个与世断绝的人。你们的到来打乱了我的生存……”

    “不是故意的,”我说。

    “不是故意的?”陌生人反问道,提高了嗓门,“林肯号在海上到处追杀我,难道这不是故意的?你们登上这艘驱逐舰,难道也不是故意的?你们的炮弹打在我的船体上,难道这也不是故意的?尼德·兰师傅用鱼叉打击我,这难道也不是故意的?”

    我突然发现船长话中有一股强压的怒火。不过,面对他一连串的责问,我可以顺理成章进行答复,于是我顺水推舟:

    “先生,您也许还不知道,在美洲和欧洲,曾发生一场关于您的争论。您不知道,您的潜水装置曾造成多次撞船事故,已经在两大洲公共舆论界掀起轩然大波。为了弄清莫名其妙的现象,人们作了无数的假设,当时只有您才掌握其中的奥秘,我不想罗列形形色色的猜测。但请您明白,林肯号对您穷追不舍,一直追到太平洋北部,它还以为是在追猎某种强大的海怪呢,它为此不惜任何代价,非要把海怪从大海中清除出去不可。”

    船长双唇微微一笑,然后语气稍微缓和地说:

    “阿罗纳克斯先生,您敢不敢肯定,你们的舰艇不会像追踪和炮击怪物那样追杀潜水船?”

    这个问题让我十分尴尬,因为可以肯定,法拉格特舰长决不会动摇。他自以为有责任摧毁任何类似独角巨鲸的装置。

    “您现在明白了吧,先生,”陌生人又说,“我有权把你们当作敌人看待。”

    落*霞*小*说 ? ww w_l uo x ia_c o m _

    我无言以对,道理不言自明。当武力可以摧毁铁证如山的论据时,那么争论类似的问题就毫无意义了。

    “我犹豫了很长时间,”舰长又说,“没有任何理由要我热情地款待你们。如果我要摆脱你们,我也大可不必再来看望你们。你们曾在船外平台上避过难,我再把你们送上去就是了。然后我潜入海底,从此忘得一干二净,好像你们根本没有存在过。难道这不也是我的权利吗?”

    “这也许是野蛮人的权利,”我回答说,“但不是一个文明人的权利。”

    “教授先生,”船长激动地反驳道,“我不是您所说的文明人!我已经同整个社会断绝了关系,决裂的理由是否成立只有我才有权作出评判。因此,我不服从任何社会法规,请您以后永远别在我面前提这些陈词滥调!”

    斩钉截铁。陌生人的眼睛闪烁着愤怒与轻蔑的光芒,我仿佛觉察到,这个人生活里有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他不仅置身于人类法律之外,而且还使自己成为完全独立、绝对自由、不受任何伤害的人。既然他能在海面上挫败一个接一个针对他的阴谋行动,那么,有谁还敢在海底去追杀他呢?又有什么船只敢与他的潜水船迎头碰撞呢?不管装甲舰的钢板有多厚,又有哪艘战舰吃得消它的硬顶硬撞呢?在人世间,没有一个人能对他的所作所为说三道四,刨根究底。如果他相信上帝,如果他有良心,那么只有上帝和良心的裁决才能使他就范。

    这些念头匆匆在我脑海里一一闪过,可那怪人却闭口不再说话了,只见他神情专注,仿佛陷入苦思冥想当中。我注视着他,既恐惧又好奇,大概同当年的俄狄浦斯注视斯芬克斯①情景差不多。

    ①典出希腊神话。斯芬克斯是带翼的狮身女怪,她用缪斯传授的隐谜守在底比斯城外,让过往行人猜谜,猜不中者当场处死。国王宣告凡可除掉斯芬克斯者得王位,并娶前国王王后为妻。俄狄浦斯自告奋勇当面道破了斯芬克斯隐谜,女妖被迫跳崖身亡。俄狄浦斯当了国王,但娶的王后竟是自己的母亲。

    沉默了相当长时间,船长又开始说话了。

    “我于是犹豫不决,”他说,“但我想,我的利益可以同天然同情心协调起来,所有的人都有权得到这种天然同情心。你们就留在我的船上吧,既然命运已经将你们抛了进来。你们在船上将是自由的,当然,自由是相对的,作为自由的交换,我只要求你们答应一个条件。只要你们一言为定即可。”

    “说吧,先生,”我回答说,“我想这个条件是一个正直的人能够接受的吧?”

    “是的,先生,请听好了。有这种可能,迫于某些意外事件,我不得不将你们关进舱房里,几小时或者几天,视情况而定。但愿我永远不使用暴力,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你们比任何时候都惟命是从。只有这样做,我才能对你们负完全责任,保证让你们丝毫不受牵连。因为是我要求你们做到不该看的不看。你们接受这个条件吗?”

    这么说,船上肯定有事,至少正发生一些怪事,非离经叛道之人不可目睹!后来令我大惊小怪的事情多了,这件事恐怕就非同小可。

    “我们接受您的条件,”我回答他说,“只是,先生,请允许我对您提一个问题,就提一个。”

    “说吧,先生。”

    “您刚才说我们在船上将是自由的?”

    “完全自由。”

    “那么我请问您,您对这种自由作何解释?”

    “来往自由,观看自由,甚至这里发生的一切皆可耳闻目睹,但某些严重情况除外,甚至我们享有的自由你们都有,包括我的同伴和我。”

    显然我们想的并不一样。

    “对不起,先生,”我继续说,“可是,这种自由,只不过是囚犯在监狱中走动的自由!这种自由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

    “然而,你们该满足了!”

    “什么!我们永远不能回国、永远不能再见到亲友!”

    “是的,先生。不过是永远不再戴上陆地上的枷锁罢了,而人们还以为这身枷锁就是自由呢,放弃枷锁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难受。”

    “好家伙,”尼德·兰叫了起来,“我决不保证我不设法逃跑!”

    “我并没有要求您保证,兰师傅,”船长冷淡地回答。

    “先生,”我答道,禁不住怒火中烧,“您仗势欺负我们!未免太残酷了吧!”

    “不,先生,这是仁慈!你们是我战斗后抓获的俘虏!我把你们留下了,本来我只要一句话就可以重新把你们葬送在大洋深渊!你们对我进行过攻击!你们是来刺探情报的,而这个秘密就是我的全部生命,不允许世界上任何人染指!你们还以为,我会把你们送回大陆,其实大陆早就翻脸不认我了!休想!把你们留在这里,并非为了保护你们,而是为了保护我自己!”

    船长一席话说明他的决心已下,任何理由都难以说动。

    “如此说来,先生,”我接着说,“您只让我们在生与死之间做出选择?”

    “一点不错。”

    “我的朋友们,”我说,“对刚才提出来的问题,我们无言可答。但我们对船主没有做出任何承诺。”

    “一点没有,先生,”陌生人回答。

    而后,他口气温和了许多,接着说:

    “现在,我还有话要对您说,请让我把话说完。我了解您,阿罗纳克斯先生。您呢,若不是您的伙伴在您身边,您恐怕就不会如此怨天尤人,正是这个偶然事件把您和我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了。这里有我最爱读的书,您可以从中找到其中的一部,那就是您出版的关于海底大世界的著作。我爱不释手。您研究的领域深远,抢占了大陆科学的前沿,但您并非无所不知,也并非无所不见。因此,请允许我告诉您,教授先生,您将不会后悔您在我船上度过的时光。您将漫游神奇无比的国度。大惊小怪,目瞪口呆,恐怕将是您的精神常态。眼前层出不穷的景象肯定会让您眼花缭乱,百看不厌。而我将再一次周游海底世界——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吧,谁知道呢?——我曾多次出入海底世界,我将复习以前力所能及研究的一切领域,而您将是我继续研究的合作伙伴。打从这一天开始,您将进入一个崭新的天地,您将看见任何人未曾见识过的事物,当然不包括我和我的伙伴,正是通过我,我们的星球将向您揭开最后的秘密。”

    我不能否认,船长这一席话对我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弱点,我顿时忘记了,看得眼花缭乱并不能弥补失去的自由。更有甚者,我指望将来去解决自由这个严重的问题。因此,我只回答如下:

    “先生,您虽然同人类断绝了关系,但我还是愿意相信,您并没有彻底否认人的感情。我们是遇难者,您的船好心收留了我们,对此我们不会忘记。至于我,我并不否认,只要科学的兴趣能抵消自由的需要,那么,我们的相遇就会给我提供机会,这种机会将给我带来巨大的补偿。”

    我想,船长会马上同我握手,确认我们达成的协议。但他什么也没有做。我为他感到遗憾。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说,当时这个神秘莫测的人物正转身要走。

    “说吧,教授先生。”

    “我该如何称呼您?”

    “先生,”船长答道,“对您来说,我不过是尼摩②船长;对我来说,您和您的伙伴不过是鹦鹉螺号上的乘客。”

    ②尼摩,译自拉丁语Nemo,意思是“没有一个人”。

    尼摩船长叫人。一个服务员来了。船长用外语对他下达命令,反正我听不懂。而后,他转身对加拿大人和贡协议说:

    “请到你们的舱房去用餐。请跟这个人走。”

    “来者不拒!”鱼叉手回答。

    贡协议和他最终离开了这间牢房,他们整整在里面关了三十多个小时。

    “那么现在,阿罗纳克斯先生,我们的午餐已准备好了。请跟我来。”

    “是,船长。”

    我跟着尼摩船长,一跨出舱门,便走进一条电光照明的走廊,似乎是船的纵向通道。走了十来米,只见第二道门在我面前打开了。

    我走进一间餐厅,室内装饰和陈设品位精美雅致。高大的橡木餐柜,镶嵌着乌木雕饰,直立在餐厅的两头,柜内隔板架上摆着各种陶瓷玻璃器皿,光彩夺目,价值连城。天花板光明普照,金银餐具发出闪闪烁烁的反光,天花板上精美的绘画又使室内的光线柔情似水而且赏心悦目。

    餐厅中央摆着一张桌子,上面准备好丰盛的饭菜。尼摩船长指了指位置请我入座。

    “请坐,”他对我说,“狼吞虎咽吧,像个饿死鬼。”

    午餐有几道菜全是海味,另几道我不知何物,也不明来历。我承认很好吃,但有一股怪味,我倒很容易适应。菜肴五花八门,我觉得大都是富磷食品,我想应该是海产吧。

    尼摩船长看着我。我什么也没问,但他猜到我在想什么,于是主动回答了我急切想请教的问题。

    “大多数的菜您不认识,”他说,“不过,您尽管享用,不必担心。这些菜既卫生又富有营养。很长时间以来,我就不吃陆地上的食物了,我的身体并没有因此变坏呀。我的船员们个个身强力壮,他们跟我吃的并没有什么两样。”

    “这么说来,”我问道,“所有这些食品都是海产品了?”

    “没错,教授先生,大海里应有尽有,对我有求必应。有时,我撒开拖网,当我一拉起来时,网都快挤破了。有时,我去捕猎,所到之处,杳无人烟,人类似乎无法涉足,我追逐的猎物,就居住在我的海底森林里。我的畜群,就像尼普顿③的老牧人放养的羊群一样,在汪洋大海的广阔草原上无忧无虑地吃草。我拥有一大片由我自主开发的海洋产业,总是由创造万物的造物主亲手播下种子。”

    ③尼普顿,罗马神话中的海神,即希腊神话中的波赛冬。

    我不胜惊讶地看了看尼摩船长,对他说:

    “我完全明白,先生,您的鱼网可以为您的餐桌提供美味可口的鲜鱼;但我不太明白,您如何在您的海底森林里追捕水生的猎物;让我更不明白的是,您的菜肴里怎么有一小块肉,哪怕只有小小的一块。”

    “那我告诉您,先生,”尼摩船长答道,“我是绝对不用陆产兽肉的。”

    “这个,可是,”我接着说,指了指一盘菜,上面还有几片脊肉。

    “您可能以为这是猪牛羊肉吧,教授先生,其实这只不过是海龟脊肉罢了。瞧这个是海豚肝,您可能以为是猪杂烩吧。我的厨师可是一把巧手,他很擅长保存各种各样的海产品。这几道菜请您一一品尝一下。这是罐头海参,有个马来人说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海味;那是奶油,奶来自鲸的乳··房,糖则出自北海的墨角藻;最后,请允许我向您介绍银莲花果酱,其味道可以同最可口的果酱相媲美。”

    我吃得津津有味,与其说我是嗜好美食,莫如说我爱好新奇,而尼摩船长令人难以置信的介绍更让我开心。

    “而且,阿罗纳克斯先生,”他对我说,“大海是神奇的奶母,其乳汁取之不尽,她不仅为我提供吃的,而且提供穿的。您身上穿的衣料,就是贝壳类动物的足丝制成的,大红大紫的颜色,就是用古大红加上我从地中海海兔毛中提取的大紫颜料染成的。在您舱房的洗手间,为您准备的香水,也是海洋植物蒸馏加工的产物。您睡的床是海洋里最柔软的大叶藻做的。您使用的蘸水笔实际上是一根鲸须,墨水则是墨鱼或枪乌贼的分泌物。现在,我的一切来自大海,犹如有朝一日,一切将回归大海一样!”

    “您喜欢大海,船长。”

    “是的,我喜欢大海!大海就是一切!海洋占地球面积的十分之七。大海的气息纯净而且保健。在茫茫大海里,人并不孤独,因为周围处处都可以感觉到生命的颤动。大海只是一种超自然的神奇生命的载体,大海不过是运动加爱情;正如你们的一位诗人说的,大海是无限的生动。而实际上,教授先生,大自然有三大领域,矿物界、植物界和动物界。在海洋动物中也有广泛的代表,其中有四类植形动物,三类节肢动物,五类软体动物,三类脊椎动物,还有哺乳动物,爬行动物,以及成群结队的鱼类,构成名目繁多的动物系列,不下一万三千多种,其中只有十分之一生活在淡水之中。大海是大自然的辽阔宝库。应当说地球始于大海,谁知道会不会最终也归于大海!大海是安宁的最高境界。大海不属于任何暴君。在海面上,暴君们依然可以滥用权力,互相争斗,互相撕咬,他们把陆地上的一切暴行带到海上。但是,在海平面三十米以下,他们的权力鞭长莫及,他们的影响消失了,他们的势力荡然无存。啊!先生,要活,就到海里来生活吧。只有在海里才能独立自主!在海里,我没有主人!在海里,我自由自在!”

    尼摩船长眉飞色舞正讲到兴头上,却突然闭口不说了。他是否信马由缰,超出了惯常保守的底线?他是不是说得太多了?只见他特别兴奋,踱来踱去,来回走了好一阵子。过一会儿,他的情绪冷静了下来,脸上表情恢复了习惯性的冷峻,他转身对我说:

    “现在,教授先生,如果您愿意参观鹦鹉螺号,我愿意奉陪。”

    说法语的正是这条船的船长。

    听到法语,尼德·兰立即起身站了起来。被掐得快断气的服务员在主人的示意下踉踉跄跄走了出去;然而,这正说明船长在船上的威信极高,以至于服务员没有流露出丝毫对加拿大人本应有的愤懑情绪。贡协议莫名其妙,而我则呆若木鸡,我们一声不响地等着看这出戏如何收场。

    只见船长身靠桌角,双手交叉抱胸,专注地打量着我们。他有口难开?后悔刚才不该说法语?可以这么认为。

    双方一阵沉默,谁也不想打破僵局。然后,船长用镇静、感人的口气说话了:

    “先生们,我会说法语、英语、德语和拉丁语。我本来可以在初次见面时就回答你们,但我首先想了解你们,然后考虑考虑。你们用四种语言讲述经历,内容完全一致,这使我确信了你们的身份。现在我知道,偶然的遭遇让我见到了你们:皮埃尔·阿罗纳克斯先生,巴黎博物馆自然史教授,负有出国进行考察的科学使命;贡协议,教授的仆人;以及尼德·兰,加拿大籍人,美利坚合众国海军林肯号驱逐舰上的鱼叉手。”

    我欠了欠身表示同意。船长所说并不构成问题。因此,大可不必作答。此人口齿流利,没有任何地方口音。他说话语句明晰,用词准确,表达能力很强。然而,我并没有“感觉到”他是我的同胞。

    他继续说下去:

    “先生,你们肯定觉得,我第二次来访未免来得太迟了吧。这是因为,你们的身份确定后,我得深思熟虑后才能对你们作出定夺。我举棋不定,犹豫许久。糟糕透顶的遭遇让你们遭遇一个与世断绝的人。你们的到来打乱了我的生存……”

    “不是故意的,”我说。

    “不是故意的?”陌生人反问道,提高了嗓门,“林肯号在海上到处追杀我,难道这不是故意的?你们登上这艘驱逐舰,难道也不是故意的?你们的炮弹打在我的船体上,难道这也不是故意的?尼德·兰师傅用鱼叉打击我,这难道也不是故意的?”

    我突然发现船长话中有一股强压的怒火。不过,面对他一连串的责问,我可以顺理成章进行答复,于是我顺水推舟:

    “先生,您也许还不知道,在美洲和欧洲,曾发生一场关于您的争论。您不知道,您的潜水装置曾造成多次撞船事故,已经在两大洲公共舆论界掀起轩然大波。为了弄清莫名其妙的现象,人们作了无数的假设,当时只有您才掌握其中的奥秘,我不想罗列形形色色的猜测。但请您明白,林肯号对您穷追不舍,一直追到太平洋北部,它还以为是在追猎某种强大的海怪呢,它为此不惜任何代价,非要把海怪从大海中清除出去不可。”

    船长双唇微微一笑,然后语气稍微缓和地说:

    “阿罗纳克斯先生,您敢不敢肯定,你们的舰艇不会像追踪和炮击怪物那样追杀潜水船?”

    这个问题让我十分尴尬,因为可以肯定,法拉格特舰长决不会动摇。他自以为有责任摧毁任何类似独角巨鲸的装置。

    “您现在明白了吧,先生,”陌生人又说,“我有权把你们当作敌人看待。”

    落*霞*小*说 ? ww w_l uo x ia_c o m _

    我无言以对,道理不言自明。当武力可以摧毁铁证如山的论据时,那么争论类似的问题就毫无意义了。

    “我犹豫了很长时间,”舰长又说,“没有任何理由要我热情地款待你们。如果我要摆脱你们,我也大可不必再来看望你们。你们曾在船外平台上避过难,我再把你们送上去就是了。然后我潜入海底,从此忘得一干二净,好像你们根本没有存在过。难道这不也是我的权利吗?”

    “这也许是野蛮人的权利,”我回答说,“但不是一个文明人的权利。”

    “教授先生,”船长激动地反驳道,“我不是您所说的文明人!我已经同整个社会断绝了关系,决裂的理由是否成立只有我才有权作出评判。因此,我不服从任何社会法规,请您以后永远别在我面前提这些陈词滥调!”

    斩钉截铁。陌生人的眼睛闪烁着愤怒与轻蔑的光芒,我仿佛觉察到,这个人生活里有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他不仅置身于人类法律之外,而且还使自己成为完全独立、绝对自由、不受任何伤害的人。既然他能在海面上挫败一个接一个针对他的阴谋行动,那么,有谁还敢在海底去追杀他呢?又有什么船只敢与他的潜水船迎头碰撞呢?不管装甲舰的钢板有多厚,又有哪艘战舰吃得消它的硬顶硬撞呢?在人世间,没有一个人能对他的所作所为说三道四,刨根究底。如果他相信上帝,如果他有良心,那么只有上帝和良心的裁决才能使他就范。

    这些念头匆匆在我脑海里一一闪过,可那怪人却闭口不再说话了,只见他神情专注,仿佛陷入苦思冥想当中。我注视着他,既恐惧又好奇,大概同当年的俄狄浦斯注视斯芬克斯①情景差不多。

    ①典出希腊神话。斯芬克斯是带翼的狮身女怪,她用缪斯传授的隐谜守在底比斯城外,让过往行人猜谜,猜不中者当场处死。国王宣告凡可除掉斯芬克斯者得王位,并娶前国王王后为妻。俄狄浦斯自告奋勇当面道破了斯芬克斯隐谜,女妖被迫跳崖身亡。俄狄浦斯当了国王,但娶的王后竟是自己的母亲。

    沉默了相当长时间,船长又开始说话了。

    “我于是犹豫不决,”他说,“但我想,我的利益可以同天然同情心协调起来,所有的人都有权得到这种天然同情心。你们就留在我的船上吧,既然命运已经将你们抛了进来。你们在船上将是自由的,当然,自由是相对的,作为自由的交换,我只要求你们答应一个条件。只要你们一言为定即可。”

    “说吧,先生,”我回答说,“我想这个条件是一个正直的人能够接受的吧?”

    “是的,先生,请听好了。有这种可能,迫于某些意外事件,我不得不将你们关进舱房里,几小时或者几天,视情况而定。但愿我永远不使用暴力,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你们比任何时候都惟命是从。只有这样做,我才能对你们负完全责任,保证让你们丝毫不受牵连。因为是我要求你们做到不该看的不看。你们接受这个条件吗?”

    这么说,船上肯定有事,至少正发生一些怪事,非离经叛道之人不可目睹!后来令我大惊小怪的事情多了,这件事恐怕就非同小可。

    “我们接受您的条件,”我回答他说,“只是,先生,请允许我对您提一个问题,就提一个。”

    “说吧,先生。”

    “您刚才说我们在船上将是自由的?”

    “完全自由。”

    “那么我请问您,您对这种自由作何解释?”

    “来往自由,观看自由,甚至这里发生的一切皆可耳闻目睹,但某些严重情况除外,甚至我们享有的自由你们都有,包括我的同伴和我。”

    显然我们想的并不一样。

    “对不起,先生,”我继续说,“可是,这种自由,只不过是囚犯在监狱中走动的自由!这种自由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

    “然而,你们该满足了!”

    “什么!我们永远不能回国、永远不能再见到亲友!”

    “是的,先生。不过是永远不再戴上陆地上的枷锁罢了,而人们还以为这身枷锁就是自由呢,放弃枷锁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难受。”

    “好家伙,”尼德·兰叫了起来,“我决不保证我不设法逃跑!”

    “我并没有要求您保证,兰师傅,”船长冷淡地回答。

    “先生,”我答道,禁不住怒火中烧,“您仗势欺负我们!未免太残酷了吧!”

    “不,先生,这是仁慈!你们是我战斗后抓获的俘虏!我把你们留下了,本来我只要一句话就可以重新把你们葬送在大洋深渊!你们对我进行过攻击!你们是来刺探情报的,而这个秘密就是我的全部生命,不允许世界上任何人染指!你们还以为,我会把你们送回大陆,其实大陆早就翻脸不认我了!休想!把你们留在这里,并非为了保护你们,而是为了保护我自己!”

    船长一席话说明他的决心已下,任何理由都难以说动。

    “如此说来,先生,”我接着说,“您只让我们在生与死之间做出选择?”

    “一点不错。”

    “我的朋友们,”我说,“对刚才提出来的问题,我们无言可答。但我们对船主没有做出任何承诺。”

    “一点没有,先生,”陌生人回答。

    而后,他口气温和了许多,接着说:

    “现在,我还有话要对您说,请让我把话说完。我了解您,阿罗纳克斯先生。您呢,若不是您的伙伴在您身边,您恐怕就不会如此怨天尤人,正是这个偶然事件把您和我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了。这里有我最爱读的书,您可以从中找到其中的一部,那就是您出版的关于海底大世界的著作。我爱不释手。您研究的领域深远,抢占了大陆科学的前沿,但您并非无所不知,也并非无所不见。因此,请允许我告诉您,教授先生,您将不会后悔您在我船上度过的时光。您将漫游神奇无比的国度。大惊小怪,目瞪口呆,恐怕将是您的精神常态。眼前层出不穷的景象肯定会让您眼花缭乱,百看不厌。而我将再一次周游海底世界——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吧,谁知道呢?——我曾多次出入海底世界,我将复习以前力所能及研究的一切领域,而您将是我继续研究的合作伙伴。打从这一天开始,您将进入一个崭新的天地,您将看见任何人未曾见识过的事物,当然不包括我和我的伙伴,正是通过我,我们的星球将向您揭开最后的秘密。”

    我不能否认,船长这一席话对我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弱点,我顿时忘记了,看得眼花缭乱并不能弥补失去的自由。更有甚者,我指望将来去解决自由这个严重的问题。因此,我只回答如下:

    “先生,您虽然同人类断绝了关系,但我还是愿意相信,您并没有彻底否认人的感情。我们是遇难者,您的船好心收留了我们,对此我们不会忘记。至于我,我并不否认,只要科学的兴趣能抵消自由的需要,那么,我们的相遇就会给我提供机会,这种机会将给我带来巨大的补偿。”

    我想,船长会马上同我握手,确认我们达成的协议。但他什么也没有做。我为他感到遗憾。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说,当时这个神秘莫测的人物正转身要走。

    “说吧,教授先生。”

    “我该如何称呼您?”

    “先生,”船长答道,“对您来说,我不过是尼摩②船长;对我来说,您和您的伙伴不过是鹦鹉螺号上的乘客。”

    ②尼摩,译自拉丁语Nemo,意思是“没有一个人”。

    尼摩船长叫人。一个服务员来了。船长用外语对他下达命令,反正我听不懂。而后,他转身对加拿大人和贡协议说:

    “请到你们的舱房去用餐。请跟这个人走。”

    “来者不拒!”鱼叉手回答。

    贡协议和他最终离开了这间牢房,他们整整在里面关了三十多个小时。

    “那么现在,阿罗纳克斯先生,我们的午餐已准备好了。请跟我来。”

    “是,船长。”

    我跟着尼摩船长,一跨出舱门,便走进一条电光照明的走廊,似乎是船的纵向通道。走了十来米,只见第二道门在我面前打开了。

    我走进一间餐厅,室内装饰和陈设品位精美雅致。高大的橡木餐柜,镶嵌着乌木雕饰,直立在餐厅的两头,柜内隔板架上摆着各种陶瓷玻璃器皿,光彩夺目,价值连城。天花板光明普照,金银餐具发出闪闪烁烁的反光,天花板上精美的绘画又使室内的光线柔情似水而且赏心悦目。

    餐厅中央摆着一张桌子,上面准备好丰盛的饭菜。尼摩船长指了指位置请我入座。

    “请坐,”他对我说,“狼吞虎咽吧,像个饿死鬼。”

    午餐有几道菜全是海味,另几道我不知何物,也不明来历。我承认很好吃,但有一股怪味,我倒很容易适应。菜肴五花八门,我觉得大都是富磷食品,我想应该是海产吧。

    尼摩船长看着我。我什么也没问,但他猜到我在想什么,于是主动回答了我急切想请教的问题。

    “大多数的菜您不认识,”他说,“不过,您尽管享用,不必担心。这些菜既卫生又富有营养。很长时间以来,我就不吃陆地上的食物了,我的身体并没有因此变坏呀。我的船员们个个身强力壮,他们跟我吃的并没有什么两样。”

    “这么说来,”我问道,“所有这些食品都是海产品了?”

    “没错,教授先生,大海里应有尽有,对我有求必应。有时,我撒开拖网,当我一拉起来时,网都快挤破了。有时,我去捕猎,所到之处,杳无人烟,人类似乎无法涉足,我追逐的猎物,就居住在我的海底森林里。我的畜群,就像尼普顿③的老牧人放养的羊群一样,在汪洋大海的广阔草原上无忧无虑地吃草。我拥有一大片由我自主开发的海洋产业,总是由创造万物的造物主亲手播下种子。”

    ③尼普顿,罗马神话中的海神,即希腊神话中的波赛冬。

    我不胜惊讶地看了看尼摩船长,对他说:

    “我完全明白,先生,您的鱼网可以为您的餐桌提供美味可口的鲜鱼;但我不太明白,您如何在您的海底森林里追捕水生的猎物;让我更不明白的是,您的菜肴里怎么有一小块肉,哪怕只有小小的一块。”

    “那我告诉您,先生,”尼摩船长答道,“我是绝对不用陆产兽肉的。”

    “这个,可是,”我接着说,指了指一盘菜,上面还有几片脊肉。

    “您可能以为这是猪牛羊肉吧,教授先生,其实这只不过是海龟脊肉罢了。瞧这个是海豚肝,您可能以为是猪杂烩吧。我的厨师可是一把巧手,他很擅长保存各种各样的海产品。这几道菜请您一一品尝一下。这是罐头海参,有个马来人说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海味;那是奶油,奶来自鲸的乳··房,糖则出自北海的墨角藻;最后,请允许我向您介绍银莲花果酱,其味道可以同最可口的果酱相媲美。”

    我吃得津津有味,与其说我是嗜好美食,莫如说我爱好新奇,而尼摩船长令人难以置信的介绍更让我开心。

    “而且,阿罗纳克斯先生,”他对我说,“大海是神奇的奶母,其乳汁取之不尽,她不仅为我提供吃的,而且提供穿的。您身上穿的衣料,就是贝壳类动物的足丝制成的,大红大紫的颜色,就是用古大红加上我从地中海海兔毛中提取的大紫颜料染成的。在您舱房的洗手间,为您准备的香水,也是海洋植物蒸馏加工的产物。您睡的床是海洋里最柔软的大叶藻做的。您使用的蘸水笔实际上是一根鲸须,墨水则是墨鱼或枪乌贼的分泌物。现在,我的一切来自大海,犹如有朝一日,一切将回归大海一样!”

    “您喜欢大海,船长。”

    “是的,我喜欢大海!大海就是一切!海洋占地球面积的十分之七。大海的气息纯净而且保健。在茫茫大海里,人并不孤独,因为周围处处都可以感觉到生命的颤动。大海只是一种超自然的神奇生命的载体,大海不过是运动加爱情;正如你们的一位诗人说的,大海是无限的生动。而实际上,教授先生,大自然有三大领域,矿物界、植物界和动物界。在海洋动物中也有广泛的代表,其中有四类植形动物,三类节肢动物,五类软体动物,三类脊椎动物,还有哺乳动物,爬行动物,以及成群结队的鱼类,构成名目繁多的动物系列,不下一万三千多种,其中只有十分之一生活在淡水之中。大海是大自然的辽阔宝库。应当说地球始于大海,谁知道会不会最终也归于大海!大海是安宁的最高境界。大海不属于任何暴君。在海面上,暴君们依然可以滥用权力,互相争斗,互相撕咬,他们把陆地上的一切暴行带到海上。但是,在海平面三十米以下,他们的权力鞭长莫及,他们的影响消失了,他们的势力荡然无存。啊!先生,要活,就到海里来生活吧。只有在海里才能独立自主!在海里,我没有主人!在海里,我自由自在!”

    尼摩船长眉飞色舞正讲到兴头上,却突然闭口不说了。他是否信马由缰,超出了惯常保守的底线?他是不是说得太多了?只见他特别兴奋,踱来踱去,来回走了好一阵子。过一会儿,他的情绪冷静了下来,脸上表情恢复了习惯性的冷峻,他转身对我说:

    “现在,教授先生,如果您愿意参观鹦鹉螺号,我愿意奉陪。”

    说法语的正是这条船的船长。

    听到法语,尼德·兰立即起身站了起来。被掐得快断气的服务员在主人的示意下踉踉跄跄走了出去;然而,这正说明船长在船上的威信极高,以至于服务员没有流露出丝毫对加拿大人本应有的愤懑情绪。贡协议莫名其妙,而我则呆若木鸡,我们一声不响地等着看这出戏如何收场。

    只见船长身靠桌角,双手交叉抱胸,专注地打量着我们。他有口难开?后悔刚才不该说法语?可以这么认为。

    双方一阵沉默,谁也不想打破僵局。然后,船长用镇静、感人的口气说话了:

    “先生们,我会说法语、英语、德语和拉丁语。我本来可以在初次见面时就回答你们,但我首先想了解你们,然后考虑考虑。你们用四种语言讲述经历,内容完全一致,这使我确信了你们的身份。现在我知道,偶然的遭遇让我见到了你们:皮埃尔·阿罗纳克斯先生,巴黎博物馆自然史教授,负有出国进行考察的科学使命;贡协议,教授的仆人;以及尼德·兰,加拿大籍人,美利坚合众国海军林肯号驱逐舰上的鱼叉手。”

    我欠了欠身表示同意。船长所说并不构成问题。因此,大可不必作答。此人口齿流利,没有任何地方口音。他说话语句明晰,用词准确,表达能力很强。然而,我并没有“感觉到”他是我的同胞。

    他继续说下去:

    “先生,你们肯定觉得,我第二次来访未免来得太迟了吧。这是因为,你们的身份确定后,我得深思熟虑后才能对你们作出定夺。我举棋不定,犹豫许久。糟糕透顶的遭遇让你们遭遇一个与世断绝的人。你们的到来打乱了我的生存……”

    “不是故意的,”我说。

    “不是故意的?”陌生人反问道,提高了嗓门,“林肯号在海上到处追杀我,难道这不是故意的?你们登上这艘驱逐舰,难道也不是故意的?你们的炮弹打在我的船体上,难道这也不是故意的?尼德·兰师傅用鱼叉打击我,这难道也不是故意的?”

    我突然发现船长话中有一股强压的怒火。不过,面对他一连串的责问,我可以顺理成章进行答复,于是我顺水推舟:

    “先生,您也许还不知道,在美洲和欧洲,曾发生一场关于您的争论。您不知道,您的潜水装置曾造成多次撞船事故,已经在两大洲公共舆论界掀起轩然大波。为了弄清莫名其妙的现象,人们作了无数的假设,当时只有您才掌握其中的奥秘,我不想罗列形形色色的猜测。但请您明白,林肯号对您穷追不舍,一直追到太平洋北部,它还以为是在追猎某种强大的海怪呢,它为此不惜任何代价,非要把海怪从大海中清除出去不可。”

    船长双唇微微一笑,然后语气稍微缓和地说:

    “阿罗纳克斯先生,您敢不敢肯定,你们的舰艇不会像追踪和炮击怪物那样追杀潜水船?”

    这个问题让我十分尴尬,因为可以肯定,法拉格特舰长决不会动摇。他自以为有责任摧毁任何类似独角巨鲸的装置。

    “您现在明白了吧,先生,”陌生人又说,“我有权把你们当作敌人看待。”

    落*霞*小*说 ? ww w_l uo x ia_c o m _

    我无言以对,道理不言自明。当武力可以摧毁铁证如山的论据时,那么争论类似的问题就毫无意义了。

    “我犹豫了很长时间,”舰长又说,“没有任何理由要我热情地款待你们。如果我要摆脱你们,我也大可不必再来看望你们。你们曾在船外平台上避过难,我再把你们送上去就是了。然后我潜入海底,从此忘得一干二净,好像你们根本没有存在过。难道这不也是我的权利吗?”

    “这也许是野蛮人的权利,”我回答说,“但不是一个文明人的权利。”

    “教授先生,”船长激动地反驳道,“我不是您所说的文明人!我已经同整个社会断绝了关系,决裂的理由是否成立只有我才有权作出评判。因此,我不服从任何社会法规,请您以后永远别在我面前提这些陈词滥调!”

    斩钉截铁。陌生人的眼睛闪烁着愤怒与轻蔑的光芒,我仿佛觉察到,这个人生活里有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他不仅置身于人类法律之外,而且还使自己成为完全独立、绝对自由、不受任何伤害的人。既然他能在海面上挫败一个接一个针对他的阴谋行动,那么,有谁还敢在海底去追杀他呢?又有什么船只敢与他的潜水船迎头碰撞呢?不管装甲舰的钢板有多厚,又有哪艘战舰吃得消它的硬顶硬撞呢?在人世间,没有一个人能对他的所作所为说三道四,刨根究底。如果他相信上帝,如果他有良心,那么只有上帝和良心的裁决才能使他就范。

    这些念头匆匆在我脑海里一一闪过,可那怪人却闭口不再说话了,只见他神情专注,仿佛陷入苦思冥想当中。我注视着他,既恐惧又好奇,大概同当年的俄狄浦斯注视斯芬克斯①情景差不多。

    ①典出希腊神话。斯芬克斯是带翼的狮身女怪,她用缪斯传授的隐谜守在底比斯城外,让过往行人猜谜,猜不中者当场处死。国王宣告凡可除掉斯芬克斯者得王位,并娶前国王王后为妻。俄狄浦斯自告奋勇当面道破了斯芬克斯隐谜,女妖被迫跳崖身亡。俄狄浦斯当了国王,但娶的王后竟是自己的母亲。

    沉默了相当长时间,船长又开始说话了。

    “我于是犹豫不决,”他说,“但我想,我的利益可以同天然同情心协调起来,所有的人都有权得到这种天然同情心。你们就留在我的船上吧,既然命运已经将你们抛了进来。你们在船上将是自由的,当然,自由是相对的,作为自由的交换,我只要求你们答应一个条件。只要你们一言为定即可。”

    “说吧,先生,”我回答说,“我想这个条件是一个正直的人能够接受的吧?”

    “是的,先生,请听好了。有这种可能,迫于某些意外事件,我不得不将你们关进舱房里,几小时或者几天,视情况而定。但愿我永远不使用暴力,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你们比任何时候都惟命是从。只有这样做,我才能对你们负完全责任,保证让你们丝毫不受牵连。因为是我要求你们做到不该看的不看。你们接受这个条件吗?”

    这么说,船上肯定有事,至少正发生一些怪事,非离经叛道之人不可目睹!后来令我大惊小怪的事情多了,这件事恐怕就非同小可。

    “我们接受您的条件,”我回答他说,“只是,先生,请允许我对您提一个问题,就提一个。”

    “说吧,先生。”

    “您刚才说我们在船上将是自由的?”

    “完全自由。”

    “那么我请问您,您对这种自由作何解释?”

    “来往自由,观看自由,甚至这里发生的一切皆可耳闻目睹,但某些严重情况除外,甚至我们享有的自由你们都有,包括我的同伴和我。”

    显然我们想的并不一样。

    “对不起,先生,”我继续说,“可是,这种自由,只不过是囚犯在监狱中走动的自由!这种自由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

    “然而,你们该满足了!”

    “什么!我们永远不能回国、永远不能再见到亲友!”

    “是的,先生。不过是永远不再戴上陆地上的枷锁罢了,而人们还以为这身枷锁就是自由呢,放弃枷锁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难受。”

    “好家伙,”尼德·兰叫了起来,“我决不保证我不设法逃跑!”

    “我并没有要求您保证,兰师傅,”船长冷淡地回答。

    “先生,”我答道,禁不住怒火中烧,“您仗势欺负我们!未免太残酷了吧!”

    “不,先生,这是仁慈!你们是我战斗后抓获的俘虏!我把你们留下了,本来我只要一句话就可以重新把你们葬送在大洋深渊!你们对我进行过攻击!你们是来刺探情报的,而这个秘密就是我的全部生命,不允许世界上任何人染指!你们还以为,我会把你们送回大陆,其实大陆早就翻脸不认我了!休想!把你们留在这里,并非为了保护你们,而是为了保护我自己!”

    船长一席话说明他的决心已下,任何理由都难以说动。

    “如此说来,先生,”我接着说,“您只让我们在生与死之间做出选择?”

    “一点不错。”

    “我的朋友们,”我说,“对刚才提出来的问题,我们无言可答。但我们对船主没有做出任何承诺。”

    “一点没有,先生,”陌生人回答。

    而后,他口气温和了许多,接着说:

    “现在,我还有话要对您说,请让我把话说完。我了解您,阿罗纳克斯先生。您呢,若不是您的伙伴在您身边,您恐怕就不会如此怨天尤人,正是这个偶然事件把您和我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了。这里有我最爱读的书,您可以从中找到其中的一部,那就是您出版的关于海底大世界的著作。我爱不释手。您研究的领域深远,抢占了大陆科学的前沿,但您并非无所不知,也并非无所不见。因此,请允许我告诉您,教授先生,您将不会后悔您在我船上度过的时光。您将漫游神奇无比的国度。大惊小怪,目瞪口呆,恐怕将是您的精神常态。眼前层出不穷的景象肯定会让您眼花缭乱,百看不厌。而我将再一次周游海底世界——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吧,谁知道呢?——我曾多次出入海底世界,我将复习以前力所能及研究的一切领域,而您将是我继续研究的合作伙伴。打从这一天开始,您将进入一个崭新的天地,您将看见任何人未曾见识过的事物,当然不包括我和我的伙伴,正是通过我,我们的星球将向您揭开最后的秘密。”

    我不能否认,船长这一席话对我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弱点,我顿时忘记了,看得眼花缭乱并不能弥补失去的自由。更有甚者,我指望将来去解决自由这个严重的问题。因此,我只回答如下:

    “先生,您虽然同人类断绝了关系,但我还是愿意相信,您并没有彻底否认人的感情。我们是遇难者,您的船好心收留了我们,对此我们不会忘记。至于我,我并不否认,只要科学的兴趣能抵消自由的需要,那么,我们的相遇就会给我提供机会,这种机会将给我带来巨大的补偿。”

    我想,船长会马上同我握手,确认我们达成的协议。但他什么也没有做。我为他感到遗憾。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说,当时这个神秘莫测的人物正转身要走。

    “说吧,教授先生。”

    “我该如何称呼您?”

    “先生,”船长答道,“对您来说,我不过是尼摩②船长;对我来说,您和您的伙伴不过是鹦鹉螺号上的乘客。”

    ②尼摩,译自拉丁语Nemo,意思是“没有一个人”。

    尼摩船长叫人。一个服务员来了。船长用外语对他下达命令,反正我听不懂。而后,他转身对加拿大人和贡协议说:

    “请到你们的舱房去用餐。请跟这个人走。”

    “来者不拒!”鱼叉手回答。

    贡协议和他最终离开了这间牢房,他们整整在里面关了三十多个小时。

    “那么现在,阿罗纳克斯先生,我们的午餐已准备好了。请跟我来。”

    “是,船长。”

    我跟着尼摩船长,一跨出舱门,便走进一条电光照明的走廊,似乎是船的纵向通道。走了十来米,只见第二道门在我面前打开了。

    我走进一间餐厅,室内装饰和陈设品位精美雅致。高大的橡木餐柜,镶嵌着乌木雕饰,直立在餐厅的两头,柜内隔板架上摆着各种陶瓷玻璃器皿,光彩夺目,价值连城。天花板光明普照,金银餐具发出闪闪烁烁的反光,天花板上精美的绘画又使室内的光线柔情似水而且赏心悦目。

    餐厅中央摆着一张桌子,上面准备好丰盛的饭菜。尼摩船长指了指位置请我入座。

    “请坐,”他对我说,“狼吞虎咽吧,像个饿死鬼。”

    午餐有几道菜全是海味,另几道我不知何物,也不明来历。我承认很好吃,但有一股怪味,我倒很容易适应。菜肴五花八门,我觉得大都是富磷食品,我想应该是海产吧。

    尼摩船长看着我。我什么也没问,但他猜到我在想什么,于是主动回答了我急切想请教的问题。

    “大多数的菜您不认识,”他说,“不过,您尽管享用,不必担心。这些菜既卫生又富有营养。很长时间以来,我就不吃陆地上的食物了,我的身体并没有因此变坏呀。我的船员们个个身强力壮,他们跟我吃的并没有什么两样。”

    “这么说来,”我问道,“所有这些食品都是海产品了?”

    “没错,教授先生,大海里应有尽有,对我有求必应。有时,我撒开拖网,当我一拉起来时,网都快挤破了。有时,我去捕猎,所到之处,杳无人烟,人类似乎无法涉足,我追逐的猎物,就居住在我的海底森林里。我的畜群,就像尼普顿③的老牧人放养的羊群一样,在汪洋大海的广阔草原上无忧无虑地吃草。我拥有一大片由我自主开发的海洋产业,总是由创造万物的造物主亲手播下种子。”

    ③尼普顿,罗马神话中的海神,即希腊神话中的波赛冬。

    我不胜惊讶地看了看尼摩船长,对他说:

    “我完全明白,先生,您的鱼网可以为您的餐桌提供美味可口的鲜鱼;但我不太明白,您如何在您的海底森林里追捕水生的猎物;让我更不明白的是,您的菜肴里怎么有一小块肉,哪怕只有小小的一块。”

    “那我告诉您,先生,”尼摩船长答道,“我是绝对不用陆产兽肉的。”

    “这个,可是,”我接着说,指了指一盘菜,上面还有几片脊肉。

    “您可能以为这是猪牛羊肉吧,教授先生,其实这只不过是海龟脊肉罢了。瞧这个是海豚肝,您可能以为是猪杂烩吧。我的厨师可是一把巧手,他很擅长保存各种各样的海产品。这几道菜请您一一品尝一下。这是罐头海参,有个马来人说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海味;那是奶油,奶来自鲸的乳··房,糖则出自北海的墨角藻;最后,请允许我向您介绍银莲花果酱,其味道可以同最可口的果酱相媲美。”

    我吃得津津有味,与其说我是嗜好美食,莫如说我爱好新奇,而尼摩船长令人难以置信的介绍更让我开心。

    “而且,阿罗纳克斯先生,”他对我说,“大海是神奇的奶母,其乳汁取之不尽,她不仅为我提供吃的,而且提供穿的。您身上穿的衣料,就是贝壳类动物的足丝制成的,大红大紫的颜色,就是用古大红加上我从地中海海兔毛中提取的大紫颜料染成的。在您舱房的洗手间,为您准备的香水,也是海洋植物蒸馏加工的产物。您睡的床是海洋里最柔软的大叶藻做的。您使用的蘸水笔实际上是一根鲸须,墨水则是墨鱼或枪乌贼的分泌物。现在,我的一切来自大海,犹如有朝一日,一切将回归大海一样!”

    “您喜欢大海,船长。”

    “是的,我喜欢大海!大海就是一切!海洋占地球面积的十分之七。大海的气息纯净而且保健。在茫茫大海里,人并不孤独,因为周围处处都可以感觉到生命的颤动。大海只是一种超自然的神奇生命的载体,大海不过是运动加爱情;正如你们的一位诗人说的,大海是无限的生动。而实际上,教授先生,大自然有三大领域,矿物界、植物界和动物界。在海洋动物中也有广泛的代表,其中有四类植形动物,三类节肢动物,五类软体动物,三类脊椎动物,还有哺乳动物,爬行动物,以及成群结队的鱼类,构成名目繁多的动物系列,不下一万三千多种,其中只有十分之一生活在淡水之中。大海是大自然的辽阔宝库。应当说地球始于大海,谁知道会不会最终也归于大海!大海是安宁的最高境界。大海不属于任何暴君。在海面上,暴君们依然可以滥用权力,互相争斗,互相撕咬,他们把陆地上的一切暴行带到海上。但是,在海平面三十米以下,他们的权力鞭长莫及,他们的影响消失了,他们的势力荡然无存。啊!先生,要活,就到海里来生活吧。只有在海里才能独立自主!在海里,我没有主人!在海里,我自由自在!”

    尼摩船长眉飞色舞正讲到兴头上,却突然闭口不说了。他是否信马由缰,超出了惯常保守的底线?他是不是说得太多了?只见他特别兴奋,踱来踱去,来回走了好一阵子。过一会儿,他的情绪冷静了下来,脸上表情恢复了习惯性的冷峻,他转身对我说:

    “现在,教授先生,如果您愿意参观鹦鹉螺号,我愿意奉陪。”

    说法语的正是这条船的船长。

    听到法语,尼德·兰立即起身站了起来。被掐得快断气的服务员在主人的示意下踉踉跄跄走了出去;然而,这正说明船长在船上的威信极高,以至于服务员没有流露出丝毫对加拿大人本应有的愤懑情绪。贡协议莫名其妙,而我则呆若木鸡,我们一声不响地等着看这出戏如何收场。

    只见船长身靠桌角,双手交叉抱胸,专注地打量着我们。他有口难开?后悔刚才不该说法语?可以这么认为。

    双方一阵沉默,谁也不想打破僵局。然后,船长用镇静、感人的口气说话了:

    “先生们,我会说法语、英语、德语和拉丁语。我本来可以在初次见面时就回答你们,但我首先想了解你们,然后考虑考虑。你们用四种语言讲述经历,内容完全一致,这使我确信了你们的身份。现在我知道,偶然的遭遇让我见到了你们:皮埃尔·阿罗纳克斯先生,巴黎博物馆自然史教授,负有出国进行考察的科学使命;贡协议,教授的仆人;以及尼德·兰,加拿大籍人,美利坚合众国海军林肯号驱逐舰上的鱼叉手。”

    我欠了欠身表示同意。船长所说并不构成问题。因此,大可不必作答。此人口齿流利,没有任何地方口音。他说话语句明晰,用词准确,表达能力很强。然而,我并没有“感觉到”他是我的同胞。

    他继续说下去:

    “先生,你们肯定觉得,我第二次来访未免来得太迟了吧。这是因为,你们的身份确定后,我得深思熟虑后才能对你们作出定夺。我举棋不定,犹豫许久。糟糕透顶的遭遇让你们遭遇一个与世断绝的人。你们的到来打乱了我的生存……”

    “不是故意的,”我说。

    “不是故意的?”陌生人反问道,提高了嗓门,“林肯号在海上到处追杀我,难道这不是故意的?你们登上这艘驱逐舰,难道也不是故意的?你们的炮弹打在我的船体上,难道这也不是故意的?尼德·兰师傅用鱼叉打击我,这难道也不是故意的?”

    我突然发现船长话中有一股强压的怒火。不过,面对他一连串的责问,我可以顺理成章进行答复,于是我顺水推舟:

    “先生,您也许还不知道,在美洲和欧洲,曾发生一场关于您的争论。您不知道,您的潜水装置曾造成多次撞船事故,已经在两大洲公共舆论界掀起轩然大波。为了弄清莫名其妙的现象,人们作了无数的假设,当时只有您才掌握其中的奥秘,我不想罗列形形色色的猜测。但请您明白,林肯号对您穷追不舍,一直追到太平洋北部,它还以为是在追猎某种强大的海怪呢,它为此不惜任何代价,非要把海怪从大海中清除出去不可。”

    船长双唇微微一笑,然后语气稍微缓和地说:

    “阿罗纳克斯先生,您敢不敢肯定,你们的舰艇不会像追踪和炮击怪物那样追杀潜水船?”

    这个问题让我十分尴尬,因为可以肯定,法拉格特舰长决不会动摇。他自以为有责任摧毁任何类似独角巨鲸的装置。

    “您现在明白了吧,先生,”陌生人又说,“我有权把你们当作敌人看待。”

    落*霞*小*说 ? ww w_l uo x ia_c o m _

    我无言以对,道理不言自明。当武力可以摧毁铁证如山的论据时,那么争论类似的问题就毫无意义了。

    “我犹豫了很长时间,”舰长又说,“没有任何理由要我热情地款待你们。如果我要摆脱你们,我也大可不必再来看望你们。你们曾在船外平台上避过难,我再把你们送上去就是了。然后我潜入海底,从此忘得一干二净,好像你们根本没有存在过。难道这不也是我的权利吗?”

    “这也许是野蛮人的权利,”我回答说,“但不是一个文明人的权利。”

    “教授先生,”船长激动地反驳道,“我不是您所说的文明人!我已经同整个社会断绝了关系,决裂的理由是否成立只有我才有权作出评判。因此,我不服从任何社会法规,请您以后永远别在我面前提这些陈词滥调!”

    斩钉截铁。陌生人的眼睛闪烁着愤怒与轻蔑的光芒,我仿佛觉察到,这个人生活里有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他不仅置身于人类法律之外,而且还使自己成为完全独立、绝对自由、不受任何伤害的人。既然他能在海面上挫败一个接一个针对他的阴谋行动,那么,有谁还敢在海底去追杀他呢?又有什么船只敢与他的潜水船迎头碰撞呢?不管装甲舰的钢板有多厚,又有哪艘战舰吃得消它的硬顶硬撞呢?在人世间,没有一个人能对他的所作所为说三道四,刨根究底。如果他相信上帝,如果他有良心,那么只有上帝和良心的裁决才能使他就范。

    这些念头匆匆在我脑海里一一闪过,可那怪人却闭口不再说话了,只见他神情专注,仿佛陷入苦思冥想当中。我注视着他,既恐惧又好奇,大概同当年的俄狄浦斯注视斯芬克斯①情景差不多。

    ①典出希腊神话。斯芬克斯是带翼的狮身女怪,她用缪斯传授的隐谜守在底比斯城外,让过往行人猜谜,猜不中者当场处死。国王宣告凡可除掉斯芬克斯者得王位,并娶前国王王后为妻。俄狄浦斯自告奋勇当面道破了斯芬克斯隐谜,女妖被迫跳崖身亡。俄狄浦斯当了国王,但娶的王后竟是自己的母亲。

    沉默了相当长时间,船长又开始说话了。

    “我于是犹豫不决,”他说,“但我想,我的利益可以同天然同情心协调起来,所有的人都有权得到这种天然同情心。你们就留在我的船上吧,既然命运已经将你们抛了进来。你们在船上将是自由的,当然,自由是相对的,作为自由的交换,我只要求你们答应一个条件。只要你们一言为定即可。”

    “说吧,先生,”我回答说,“我想这个条件是一个正直的人能够接受的吧?”

    “是的,先生,请听好了。有这种可能,迫于某些意外事件,我不得不将你们关进舱房里,几小时或者几天,视情况而定。但愿我永远不使用暴力,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你们比任何时候都惟命是从。只有这样做,我才能对你们负完全责任,保证让你们丝毫不受牵连。因为是我要求你们做到不该看的不看。你们接受这个条件吗?”

    这么说,船上肯定有事,至少正发生一些怪事,非离经叛道之人不可目睹!后来令我大惊小怪的事情多了,这件事恐怕就非同小可。

    “我们接受您的条件,”我回答他说,“只是,先生,请允许我对您提一个问题,就提一个。”

    “说吧,先生。”

    “您刚才说我们在船上将是自由的?”

    “完全自由。”

    “那么我请问您,您对这种自由作何解释?”

    “来往自由,观看自由,甚至这里发生的一切皆可耳闻目睹,但某些严重情况除外,甚至我们享有的自由你们都有,包括我的同伴和我。”

    显然我们想的并不一样。

    “对不起,先生,”我继续说,“可是,这种自由,只不过是囚犯在监狱中走动的自由!这种自由不能满足我们的要求。”

    “然而,你们该满足了!”

    “什么!我们永远不能回国、永远不能再见到亲友!”

    “是的,先生。不过是永远不再戴上陆地上的枷锁罢了,而人们还以为这身枷锁就是自由呢,放弃枷锁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难受。”

    “好家伙,”尼德·兰叫了起来,“我决不保证我不设法逃跑!”

    “我并没有要求您保证,兰师傅,”船长冷淡地回答。

    “先生,”我答道,禁不住怒火中烧,“您仗势欺负我们!未免太残酷了吧!”

    “不,先生,这是仁慈!你们是我战斗后抓获的俘虏!我把你们留下了,本来我只要一句话就可以重新把你们葬送在大洋深渊!你们对我进行过攻击!你们是来刺探情报的,而这个秘密就是我的全部生命,不允许世界上任何人染指!你们还以为,我会把你们送回大陆,其实大陆早就翻脸不认我了!休想!把你们留在这里,并非为了保护你们,而是为了保护我自己!”

    船长一席话说明他的决心已下,任何理由都难以说动。

    “如此说来,先生,”我接着说,“您只让我们在生与死之间做出选择?”

    “一点不错。”

    “我的朋友们,”我说,“对刚才提出来的问题,我们无言可答。但我们对船主没有做出任何承诺。”

    “一点没有,先生,”陌生人回答。

    而后,他口气温和了许多,接着说:

    “现在,我还有话要对您说,请让我把话说完。我了解您,阿罗纳克斯先生。您呢,若不是您的伙伴在您身边,您恐怕就不会如此怨天尤人,正是这个偶然事件把您和我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了。这里有我最爱读的书,您可以从中找到其中的一部,那就是您出版的关于海底大世界的著作。我爱不释手。您研究的领域深远,抢占了大陆科学的前沿,但您并非无所不知,也并非无所不见。因此,请允许我告诉您,教授先生,您将不会后悔您在我船上度过的时光。您将漫游神奇无比的国度。大惊小怪,目瞪口呆,恐怕将是您的精神常态。眼前层出不穷的景象肯定会让您眼花缭乱,百看不厌。而我将再一次周游海底世界——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吧,谁知道呢?——我曾多次出入海底世界,我将复习以前力所能及研究的一切领域,而您将是我继续研究的合作伙伴。打从这一天开始,您将进入一个崭新的天地,您将看见任何人未曾见识过的事物,当然不包括我和我的伙伴,正是通过我,我们的星球将向您揭开最后的秘密。”

    我不能否认,船长这一席话对我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弱点,我顿时忘记了,看得眼花缭乱并不能弥补失去的自由。更有甚者,我指望将来去解决自由这个严重的问题。因此,我只回答如下:

    “先生,您虽然同人类断绝了关系,但我还是愿意相信,您并没有彻底否认人的感情。我们是遇难者,您的船好心收留了我们,对此我们不会忘记。至于我,我并不否认,只要科学的兴趣能抵消自由的需要,那么,我们的相遇就会给我提供机会,这种机会将给我带来巨大的补偿。”

    我想,船长会马上同我握手,确认我们达成的协议。但他什么也没有做。我为他感到遗憾。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说,当时这个神秘莫测的人物正转身要走。

    “说吧,教授先生。”

    “我该如何称呼您?”

    “先生,”船长答道,“对您来说,我不过是尼摩②船长;对我来说,您和您的伙伴不过是鹦鹉螺号上的乘客。”

    ②尼摩,译自拉丁语Nemo,意思是“没有一个人”。

    尼摩船长叫人。一个服务员来了。船长用外语对他下达命令,反正我听不懂。而后,他转身对加拿大人和贡协议说:

    “请到你们的舱房去用餐。请跟这个人走。”

    “来者不拒!”鱼叉手回答。

    贡协议和他最终离开了这间牢房,他们整整在里面关了三十多个小时。

    “那么现在,阿罗纳克斯先生,我们的午餐已准备好了。请跟我来。”

    “是,船长。”

    我跟着尼摩船长,一跨出舱门,便走进一条电光照明的走廊,似乎是船的纵向通道。走了十来米,只见第二道门在我面前打开了。

    我走进一间餐厅,室内装饰和陈设品位精美雅致。高大的橡木餐柜,镶嵌着乌木雕饰,直立在餐厅的两头,柜内隔板架上摆着各种陶瓷玻璃器皿,光彩夺目,价值连城。天花板光明普照,金银餐具发出闪闪烁烁的反光,天花板上精美的绘画又使室内的光线柔情似水而且赏心悦目。

    餐厅中央摆着一张桌子,上面准备好丰盛的饭菜。尼摩船长指了指位置请我入座。

    “请坐,”他对我说,“狼吞虎咽吧,像个饿死鬼。”

    午餐有几道菜全是海味,另几道我不知何物,也不明来历。我承认很好吃,但有一股怪味,我倒很容易适应。菜肴五花八门,我觉得大都是富磷食品,我想应该是海产吧。

    尼摩船长看着我。我什么也没问,但他猜到我在想什么,于是主动回答了我急切想请教的问题。

    “大多数的菜您不认识,”他说,“不过,您尽管享用,不必担心。这些菜既卫生又富有营养。很长时间以来,我就不吃陆地上的食物了,我的身体并没有因此变坏呀。我的船员们个个身强力壮,他们跟我吃的并没有什么两样。”

    “这么说来,”我问道,“所有这些食品都是海产品了?”

    “没错,教授先生,大海里应有尽有,对我有求必应。有时,我撒开拖网,当我一拉起来时,网都快挤破了。有时,我去捕猎,所到之处,杳无人烟,人类似乎无法涉足,我追逐的猎物,就居住在我的海底森林里。我的畜群,就像尼普顿③的老牧人放养的羊群一样,在汪洋大海的广阔草原上无忧无虑地吃草。我拥有一大片由我自主开发的海洋产业,总是由创造万物的造物主亲手播下种子。”

    ③尼普顿,罗马神话中的海神,即希腊神话中的波赛冬。

    我不胜惊讶地看了看尼摩船长,对他说:

    “我完全明白,先生,您的鱼网可以为您的餐桌提供美味可口的鲜鱼;但我不太明白,您如何在您的海底森林里追捕水生的猎物;让我更不明白的是,您的菜肴里怎么有一小块肉,哪怕只有小小的一块。”

    “那我告诉您,先生,”尼摩船长答道,“我是绝对不用陆产兽肉的。”

    “这个,可是,”我接着说,指了指一盘菜,上面还有几片脊肉。

    “您可能以为这是猪牛羊肉吧,教授先生,其实这只不过是海龟脊肉罢了。瞧这个是海豚肝,您可能以为是猪杂烩吧。我的厨师可是一把巧手,他很擅长保存各种各样的海产品。这几道菜请您一一品尝一下。这是罐头海参,有个马来人说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海味;那是奶油,奶来自鲸的乳··房,糖则出自北海的墨角藻;最后,请允许我向您介绍银莲花果酱,其味道可以同最可口的果酱相媲美。”

    我吃得津津有味,与其说我是嗜好美食,莫如说我爱好新奇,而尼摩船长令人难以置信的介绍更让我开心。

    “而且,阿罗纳克斯先生,”他对我说,“大海是神奇的奶母,其乳汁取之不尽,她不仅为我提供吃的,而且提供穿的。您身上穿的衣料,就是贝壳类动物的足丝制成的,大红大紫的颜色,就是用古大红加上我从地中海海兔毛中提取的大紫颜料染成的。在您舱房的洗手间,为您准备的香水,也是海洋植物蒸馏加工的产物。您睡的床是海洋里最柔软的大叶藻做的。您使用的蘸水笔实际上是一根鲸须,墨水则是墨鱼或枪乌贼的分泌物。现在,我的一切来自大海,犹如有朝一日,一切将回归大海一样!”

    “您喜欢大海,船长。”

    “是的,我喜欢大海!大海就是一切!海洋占地球面积的十分之七。大海的气息纯净而且保健。在茫茫大海里,人并不孤独,因为周围处处都可以感觉到生命的颤动。大海只是一种超自然的神奇生命的载体,大海不过是运动加爱情;正如你们的一位诗人说的,大海是无限的生动。而实际上,教授先生,大自然有三大领域,矿物界、植物界和动物界。在海洋动物中也有广泛的代表,其中有四类植形动物,三类节肢动物,五类软体动物,三类脊椎动物,还有哺乳动物,爬行动物,以及成群结队的鱼类,构成名目繁多的动物系列,不下一万三千多种,其中只有十分之一生活在淡水之中。大海是大自然的辽阔宝库。应当说地球始于大海,谁知道会不会最终也归于大海!大海是安宁的最高境界。大海不属于任何暴君。在海面上,暴君们依然可以滥用权力,互相争斗,互相撕咬,他们把陆地上的一切暴行带到海上。但是,在海平面三十米以下,他们的权力鞭长莫及,他们的影响消失了,他们的势力荡然无存。啊!先生,要活,就到海里来生活吧。只有在海里才能独立自主!在海里,我没有主人!在海里,我自由自在!”

    尼摩船长眉飞色舞正讲到兴头上,却突然闭口不说了。他是否信马由缰,超出了惯常保守的底线?他是不是说得太多了?只见他特别兴奋,踱来踱去,来回走了好一阵子。过一会儿,他的情绪冷静了下来,脸上表情恢复了习惯性的冷峻,他转身对我说:

    “现在,教授先生,如果您愿意参观鹦鹉螺号,我愿意奉陪。”

  38. 时小露说道:

    学渣表示看不懂ing

  39. uni_高桥真冬说道:

    ???你们都干嘛呢?

  40. 匿名说道:

    有意思吗?要不鸡你太美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41. 蔡徐坤说道:

    有意思吗?要不鸡你太美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42. 匿名说道:

    有意思吗你们?哈什么哈啊?

  43. 肖战说道:

    今晚我就演一个恰粑粑!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我肖战做不到的!加油!!奥利给!!!

  44. 00说道:

    emmmmmmibhvgxbmtfrdeswab

  45. 王一博说道:

    老铁们啊!虽然不是同一时间,但是同一个厕所,王一博给大家再挑战一把吃粑粑啊。奥利给!干了兄弟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