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一部 第九章 尼德·兰的愤怒

[法]儒勒·凡尔纳2018年09月2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到底睡了多少时间,我不知道,但肯定很长,因为一觉醒来,我们彻底消除了疲劳。我是第一个醒来的。我的伙伴们还没有动静,只见他们像一堆懒虫似的躺在角落里。

从硬邦邦的地板上起来,我就感到头脑轻松,思路清晰。于是,我便把这座牢房重新审视了一番。

房内陈设没有丝毫改变。监狱还是监狱,囚犯依然是囚犯。不过,服务员乘我们睡觉之机,把餐桌收拾干净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的处境将得到改善,我反复思忖,我们会不会命中注定要无限期地在这牢笼里生活下去。

这个前景令我难受,如果说我的头脑已经摆脱了昨夜的烦恼,但胸口却感到特别闷。我的呼吸困难起来。沉闷的空气已经满足不了肺腔叶片的运作。牢房虽然宽敞,但我们显然已经消耗了舱房内大部分的氧气。事实上,每人每小时需要消耗一百升空气中的氧气,但如果这一百升空气中含的氧气与二氧化碳差不多等量时,这种空气就不适合人的呼吸了。

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给我们的监狱更换空气,当然,潜水船也不例外。

我的脑子由此提出了一个问题。这座浮动府第的指挥官有什么解决问题的高招?是不是利用化学方法采气?比如将氯化钾加热得到氧气,用氢氧化钾吸收二氧化碳什么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必须与大陆保持某种联系,以便获得化学反应所必需的原料。他会不会采用高压方法把浓缩的空气压进储气罐里,然后根据船员的需求逐渐释放?这也有可能。或者,是不是还有更方便、更经济、更可行的高招,就像鲸那样,不时浮出水面呼吸,每隔二十四小时更换一次空气?不管怎么说,不管使用什么方法,我觉得还是小心为妙,应当尽早启用换气设施。

没错,正当我气喘吁吁,拼命吸取牢房内仅有的稀薄氧气时,突然,我感到一阵凉爽,一股略带咸味的清新空气沁人肺腑。这正是含碘的海风,令人荡气回肠!我张开嘴巴,大口地吸气,心胸为之一爽。与此同时,我感到一阵摇晃,船体摆动虽然不算大,但震感千真万确。这条船,这个铁皮怪物,刚才显然升上洋面,用鲸的方式呼吸了。这条船的换气方式终于水落石出了。

我痛快淋漓地享受这清新的空气,同时,我开始搜寻给我们输送有益气体的管道,也可以叫“输气管”吧,我很快就找到了。只见门的上方开有一个通风口,新鲜空气正是从那儿源源不断地吹进来,牢房中浑浊的空气就这样得到了更新。

我正在观察的兴头上,尼德·兰和贡协议几乎同时醒来,也许是这股清新空气把他们吹醒过来的吧。只见他们揉了揉眼睛,伸了伸胳膊,一下子站了起来。

“先生睡得好吧?”贡协议问我,还像往常那样彬彬有礼。

梦m阮r读d书s Ww w * m e n g R u a n * co m

“好得很,我的好小子,”我回答说,“那您呢,尼德·兰师傅?”

“都睡死了,教授先生。可我不知道有没有搞错,我好像呼吸到一阵海风?”

水手不可能搞错,我便向加拿大人讲了讲他睡后发生的事情。

“好啊!”他说,“这完全可以解释我们听到的那一阵吼声,就是在林肯号发现所谓独角鲸的那阵子。”

“合情合理,尼德师傅,那就是它呼吸发出的声响!”

“只是,阿罗纳克斯先生,我没有一点时间概念了,也不知现在几点了,至少该吃晚饭了吧?”

“吃晚饭时间?我亲爱的鱼叉手,至少该说中饭时间,我们进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这就是说,”贡协议回答道,“我们睡了二十四小时。”

“我看是这样,”我说。

“我毫无疑义,”尼德·兰辩解说,“但不管晚餐或是午餐,服务员总是受欢迎的,管他送的是晚餐还是午餐。”

“晚餐和午餐都上,”贡协议说。

“对,”加拿大人说,“我们有享用两顿饭的权力,我嘛,我可要荣获双包了。”

“那好哇!尼德,等着吧,”我回答道,“显然,这些陌生人并不想让我们饿死,因为,如果要饿死我们,昨天的晚餐就毫无意义了。”

“不会是要把我们喂肥吧!”尼德反着说。

“别胡说,”我回答道,“我们并没有落入吃人的野蛮人手里!”

“一次不成惯例,一顿饭好吃不等于顿顿饭好吃,”加拿大人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好长时间没吃到新鲜肉了,果真如此,像教授先生,教授的仆人和我,我们三个健壮的大活人就正好……”

“千万别胡思乱想,兰师傅,”我回答鱼叉手说,“尤其不能借题发挥,对主人发火,发火只会把事情搞糟。”

“不管怎么讲,”鱼叉手说,“我都快成饿死鬼了,晚餐也罢,午餐也罢,饭菜不见送来嘛!”

“兰师傅,”我劝解道,“我们得遵守船上的规矩,我以为,我们的胃口走在领班师傅开饭时间的前头了。”

“没错!得把开胃时间调到开饭时间上来,”贡协议平心静气地说。

“我算认识您了,贡协议朋友,”性急的加拿大人反驳道,“您既不上火,也不着急!总是风平浪静!您大概很有能耐吧,先念饭后经,后念饭前经,宁可活活地饿死,也不怨天尤人!”

“怨天尤人有什么用?”贡协议问。

“总可以出口气呗!这已经相当不错了。假如这些海盗——我称他们海盗是出于对他们的尊重,免得惹恼教授先生,因为他不让我叫他们吃人肉的野蛮人——假如这些海盗以为可以任意把我关在这只令人窒息的铁牢笼里,又可以对我的发火和咒骂置之不理,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算了,阿罗纳克斯先生,请坦率说吧。您认为他们会长时间把我们关在这只铁盒子里吗?”

“说真的,我知道的并不比您多,兰朋友。”

“不过,您估摸着如何?”

“我估摸着,我们碰巧掌握了一个重要秘密。哦,如果潜水船一致要保守这个秘密,如果保密比保三个人的生命更重要,我看我们就危在旦夕了。要是情况相反,只要一有机会,这个把我们一口吞下的怪物,就会把我们送回我们同类居住的世界中去。”

“除非他们把我们当船员一样看待,”贡协议说,“这样就会把我们留下……”

“待到那个时候,”尼德·兰插话说,“有一艘比林肯号更快、更机灵的战舰来端掉这个海盗窝,把船员和我们一起送上大桅杆顶吸最后一口海风。”

“分析得不错,兰师傅,”我回答说,“不过,据我所知,人家还没有向我们提出这方面的建议。事情还没有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因此,没有必要讨论该采取什么措施问题。我再说一遍,等一等再说,见机行事,不要没事找事。”

“恰恰相反!教授先生,”鱼叉手回答道,依然固执己见,“应当有所作为。”

“哦呵!什么作为,兰师傅?”

“逃跑。”

“陆上越狱尚且困难重重,海里越狱谈何容易,我认为绝对行不通。”

“行了,尼德朋友,”贡协议请求道,“先生的意见您如何回答?我只能相信,美洲人也有理屈词穷的时候。”

可以看出,鱼叉手神色尴尬,无话可说了。由于一次偶然的事故,我们才落到这般境地,在现在条件下,逃跑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有一个加拿大人就有半个法国人,尼德师傅的回答足以让人看到这一点。

“这么说,阿罗纳克斯先生,”他思考片刻后又说,“难道您没有猜到,不能越狱的囚犯该怎么办?”

“猜不着,我的朋友。”

“很简单,想办法留下来就是。”

“好极了!”贡协议说,“待在里面总比呆在上头或下头强!”

“但先得把狱卒、看守和狱吏解决掉,”尼德·兰补充说。

“什么,尼德?您真想夺这条船吗?”

“我是很认真的,”加拿大人回答。

“这不可能。”

“那为什么,先生?总会有空子可钻的,好机会不用白不用,我看不让利用也难。如果船上只有二十几号人,他们无法让两个法国人和一个加拿大人退缩!”

与其同鱼叉手争论下去,不如顺水推舟接过他的建议。于是,我只好回答:

“让我们待机而动吧,兰师傅。但是,在此之前,我请您克制急躁情绪,我们只能智取,靠生气发火您是创造不了好机会的。因此,请您答应我,一定要接受现状,千万别动不动就发脾气。”

“我答应您,教授先生,”尼德·兰回答,但口气很难让人放心,“一句粗话不出口,一个粗暴动作不出手,即使饭菜不及时也没关系。”

“一言为定,尼德,”我回答加拿大人说。

就这样,我们中止了谈话,各自好好考虑考虑。我承认,尽管鱼叉手充满自信,但我不抱任何幻想。尼德·兰刚才说总有空子可钻,我看并不成立。潜水船行动如此稳当,船上肯定有很多船员,一旦发生争斗,我们势必寡不敌众。再说,当务之急,我们首先得获得自由,可我们没有行动自由。我甚至想不出任何办法,可以从这个密封的铁皮牢房里逃出去。只要这古怪的船长想保守秘密——而保守秘密至少看来是可能的——他就不会让我们在船上自由行动。现在的问题是,他是想用暴力把我们甩掉,还是找一天把我们往陆地上某个角落一扔了事?这还是个未知数。但两种假设我觉得都很有可能成立,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鱼叉手才有望获得自由。

何况我很明白,尼德·兰思考得越多,他的成见就越尖锐。我听到他喉咙里嘟嘟嚷嚷、骂骂咧咧个没完,也看见他摩拳擦掌具有威胁性。他站了起来,像笼中的困兽一样转来转去,无端对墙壁拳打脚踢。再说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个个饥肠辘辘,而这一回,服务员又迟迟不肯露面。如果人家真的对我们怀有好意的话,那么这一次却把遇难者的处境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尼德·兰胃口旺盛,经不起饥饿的折磨,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尽管他有言在先,但我还是怕他见到船上的人就大发雷霆。

尼德·兰又闹了两个小时。加拿大人叫着,喊着,但无济于事。铁壁装聋作哑。我甚至听不到船内有任何声响,死一般寂静。船一动不动,因为船如果在航行,我就可以感觉到螺旋桨转动引起的船体颤动。船无疑已潜入大海深渊,与大地分属不同的世界了。死寂令人胆战心惊。

我们被人抛弃,与世隔绝,孤坐牢底,我真不敢想象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与船长见面之后,我曾满怀希望,现在这种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了。那人温和的目光,慷慨大方的脸部表情,庄重高雅的举止,所有这一切正从我的记忆中消失。我现在看到的却是一个居心叵测的怪人,此人本应该是冷酷无情的人物。我感到他毫无人性,毫无同情心,是其同类的死敌,与他们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而且,此人把我们关在这座狭小的牢房里,让我们受尽饥饿的折磨,是不是故意激发我们可怕的恶念,从而把我们活活饿死?大难临头的念头在我心中熊熊燃烧,再加上胡思乱想,我感到莫名其妙地恐惧。贡协议波澜不惊,而尼德·兰则咆哮如雷。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响动。

金属地板响起了脚步声。锁眼转动,门开了,服务员出现了。

我还来不及上前阻止,只见加拿大人就扑向这倒霉蛋,把他打翻在地,掐住他的脖子。服务员被尼德·兰强有力的大手卡得喘不过气来。

贡协议急忙上前从鱼叉手手中抢救被掐得半死的受害者,我也正要上去助他一臂之力,就在此时,我突然听到有人说了几句法语,弄得我目瞪口呆,木然不动:

“消消气,兰师傅,还有您,教授先生,请听我说!”

 

共 4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

  2. 匿名说道:

    ***********************

  3. 学生一枚说道:

    多好的一本书,咋没见有人评论?

    1. 巴拉拉小魔仙说道:

      这本书好吗?不见得吧。

    2. nibaba说道:

      hhh,haogepi,yidiandoubuhaokan””””””

  4. net.666说道:

    (o’ω’o)?
    what???????????????????????????????????????????????????

  5. 你是干嘛的666666666666666说道:

    (○´ღ○´)
    O(∩_∩)O~~流口水的城市调查

  6. 说道:

    ?????????????????????????????????????????????????????????????????????????????????????????????????????

  7. 匿名说道:

    冒泡0000000000oooooooooo

    1. 匿名说道:

      r劣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壶架架着急着用钱呢么长时间到了告诉我下个一二三四个月份吧啦吧啦啦啦德玛西亚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操他妈的电话卡路里面有事呢个地方小米一一列举高高∴口一定要有信心百倍率真快要钱呢么一一打电话说让我看看能不能请假回事实上午班长大人说话吗哦哦哦哦哦哦哦,现在去上班啦啦啦啦啦我是你的特别关心我都说了不要不要一起的这么早点回家了吗丁啉疒王八蛋黄哥哥们可以了么有点晚自习王者荣耀体验服资格信号太差不多了解决了么得到时候再看一遍一遍一遍遍插茱萸少一人

  8. 说道:

    ☆☆☆☆☆☆☆☆☆☆☆☆☆☆ ***********************
    (○´ღ○´) 666666 ?????????????????????????????????????????????

  9. 你这iPhone没电了。说道:

    饭菜?️这么香?

  10. 匿名说道:

    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

  11. 匿名说道:

    ?????????????

  12. ??说道:

    太艹了?????????????

  13. 复制说道:

    我们到底睡了多少时间,我不知道,但肯定很长,因为一觉醒来,我们彻底消除了疲劳。我是第一个醒来的。我的伙伴们还没有动静,只见他们像一堆懒虫似的躺在角落里。

    从硬邦邦的地板上起来,我就感到头脑轻松,思路清晰。于是,我便把这座牢房重新审视了一番。

    房内陈设没有丝毫改变。监狱还是监狱,囚犯依然是囚犯。不过,服务员乘我们睡觉之机,把餐桌收拾干净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的处境将得到改善,我反复思忖,我们会不会命中注定要无限期地在这牢笼里生活下去。

    这个前景令我难受,如果说我的头脑已经摆脱了昨夜的烦恼,但胸口却感到特别闷。我的呼吸困难起来。沉闷的空气已经满足不了肺腔叶片的运作。牢房虽然宽敞,但我们显然已经消耗了舱房内大部分的氧气。事实上,每人每小时需要消耗一百升空气中的氧气,但如果这一百升空气中含的氧气与二氧化碳差不多等量时,这种空气就不适合人的呼吸了。

    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给我们的监狱更换空气,当然,潜水船也不例外。

    我的脑子由此提出了一个问题。这座浮动府第的指挥官有什么解决问题的高招?是不是利用化学方法采气?比如将氯化钾加热得到氧气,用氢氧化钾吸收二氧化碳什么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必须与大陆保持某种联系,以便获得化学反应所必需的原料。他会不会采用高压方法把浓缩的空气压进储气罐里,然后根据船员的需求逐渐释放?这也有可能。或者,是不是还有更方便、更经济、更可行的高招,就像鲸那样,不时浮出水面呼吸,每隔二十四小时更换一次空气?不管怎么说,不管使用什么方法,我觉得还是小心为妙,应当尽早启用换气设施。

    没错,正当我气喘吁吁,拼命吸取牢房内仅有的稀薄氧气时,突然,我感到一阵凉爽,一股略带咸味的清新空气沁人肺腑。这正是含碘的海风,令人荡气回肠!我张开嘴巴,大口地吸气,心胸为之一爽。与此同时,我感到一阵摇晃,船体摆动虽然不算大,但震感千真万确。这条船,这个铁皮怪物,刚才显然升上洋面,用鲸的方式呼吸了。这条船的换气方式终于水落石出了。

    我痛快淋漓地享受这清新的空气,同时,我开始搜寻给我们输送有益气体的管道,也可以叫“输气管”吧,我很快就找到了。只见门的上方开有一个通风口,新鲜空气正是从那儿源源不断地吹进来,牢房中浑浊的空气就这样得到了更新。

    我正在观察的兴头上,尼德·兰和贡协议几乎同时醒来,也许是这股清新空气把他们吹醒过来的吧。只见他们揉了揉眼睛,伸了伸胳膊,一下子站了起来。

    ? 落·霞^小·说w w w…l u ox i a…c o m …

    “先生睡得好吧?”贡协议问我,还像往常那样彬彬有礼。

    “好得很,我的好小子,”我回答说,“那您呢,尼德·兰师傅?”

    “都睡死了,教授先生。可我不知道有没有搞错,我好像呼吸到一阵海风?”

    水手不可能搞错,我便向加拿大人讲了讲他睡后发生的事情。

    “好啊!”他说,“这完全可以解释我们听到的那一阵吼声,就是在林肯号发现所谓独角鲸的那阵子。”

    “合情合理,尼德师傅,那就是它呼吸发出的声响!”

    “只是,阿罗纳克斯先生,我没有一点时间概念了,也不知现在几点了,至少该吃晚饭了吧?”

    “吃晚饭时间?我亲爱的鱼叉手,至少该说中饭时间,我们进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这就是说,”贡协议回答道,“我们睡了二十四小时。”

    “我看是这样,”我说。

    “我毫无疑义,”尼德·兰辩解说,“但不管晚餐或是午餐,服务员总是受欢迎的,管他送的是晚餐还是午餐。”

    “晚餐和午餐都上,”贡协议说。

    “对,”加拿大人说,“我们有享用两顿饭的权力,我嘛,我可要荣获双包了。”

    “那好哇!尼德,等着吧,”我回答道,“显然,这些陌生人并不想让我们饿死,因为,如果要饿死我们,昨天的晚餐就毫无意义了。”

    “不会是要把我们喂肥吧!”尼德反着说。

    “别胡说,”我回答道,“我们并没有落入吃人的野蛮人手里!”

    “一次不成惯例,一顿饭好吃不等于顿顿饭好吃,”加拿大人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好长时间没吃到新鲜肉了,果真如此,像教授先生,教授的仆人和我,我们三个健壮的大活人就正好……”

    “千万别胡思乱想,兰师傅,”我回答鱼叉手说,“尤其不能借题发挥,对主人发火,发火只会把事情搞糟。”

    “不管怎么讲,”鱼叉手说,“我都快成饿死鬼了,晚餐也罢,午餐也罢,饭菜不见送来嘛!”

    “兰师傅,”我劝解道,“我们得遵守船上的规矩,我以为,我们的胃口走在领班师傅开饭时间的前头了。”

    “没错!得把开胃时间调到开饭时间上来,”贡协议平心静气地说。

    “我算认识您了,贡协议朋友,”性急的加拿大人反驳道,“您既不上火,也不着急!总是风平浪静!您大概很有能耐吧,先念饭后经,后念饭前经,宁可活活地饿死,也不怨天尤人!”

    “怨天尤人有什么用?”贡协议问。

    “总可以出口气呗!这已经相当不错了。假如这些海盗——我称他们海盗是出于对他们的尊重,免得惹恼教授先生,因为他不让我叫他们吃人肉的野蛮人——假如这些海盗以为可以任意把我关在这只令人窒息的铁牢笼里,又可以对我的发火和咒骂置之不理,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算了,阿罗纳克斯先生,请坦率说吧。您认为他们会长时间把我们关在这只铁盒子里吗?”

    “说真的,我知道的并不比您多,兰朋友。”

    “不过,您估摸着如何?”

    “我估摸着,我们碰巧掌握了一个重要秘密。哦,如果潜水船一致要保守这个秘密,如果保密比保三个人的生命更重要,我看我们就危在旦夕了。要是情况相反,只要一有机会,这个把我们一口吞下的怪物,就会把我们送回我们同类居住的世界中去。”

    “除非他们把我们当船员一样看待,”贡协议说,“这样就会把我们留下……”

    “待到那个时候,”尼德·兰插话说,“有一艘比林肯号更快、更机灵的战舰来端掉这个海盗窝,把船员和我们一起送上大桅杆顶吸最后一口海风。”

    “分析得不错,兰师傅,”我回答说,“不过,据我所知,人家还没有向我们提出这方面的建议。事情还没有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因此,没有必要讨论该采取什么措施问题。我再说一遍,等一等再说,见机行事,不要没事找事。”

    “恰恰相反!教授先生,”鱼叉手回答道,依然固执己见,“应当有所作为。”

    “哦呵!什么作为,兰师傅?”

    “逃跑。”

    “陆上越狱尚且困难重重,海里越狱谈何容易,我认为绝对行不通。”

    “行了,尼德朋友,”贡协议请求道,“先生的意见您如何回答?我只能相信,美洲人也有理屈词穷的时候。”

    可以看出,鱼叉手神色尴尬,无话可说了。由于一次偶然的事故,我们才落到这般境地,在现在条件下,逃跑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有一个加拿大人就有半个法国人,尼德师傅的回答足以让人看到这一点。

    “这么说,阿罗纳克斯先生,”他思考片刻后又说,“难道您没有猜到,不能越狱的囚犯该怎么办?”

    “猜不着,我的朋友。”

    “很简单,想办法留下来就是。”

    “好极了!”贡协议说,“待在里面总比呆在上头或下头强!”

    “但先得把狱卒、看守和狱吏解决掉,”尼德·兰补充说。

    “什么,尼德?您真想夺这条船吗?”

    “我是很认真的,”加拿大人回答。

    “这不可能。”

    “那为什么,先生?总会有空子可钻的,好机会不用白不用,我看不让利用也难。如果船上只有二十几号人,他们无法让两个法国人和一个加拿大人退缩!”

    与其同鱼叉手争论下去,不如顺水推舟接过他的建议。于是,我只好回答:

    “让我们待机而动吧,兰师傅。但是,在此之前,我请您克制急躁情绪,我们只能智取,靠生气发火您是创造不了好机会的。因此,请您答应我,一定要接受现状,千万别动不动就发脾气。”

    “我答应您,教授先生,”尼德·兰回答,但口气很难让人放心,“一句粗话不出口,一个粗暴动作不出手,即使饭菜不及时也没关系。”

    “一言为定,尼德,”我回答加拿大人说。

    就这样,我们中止了谈话,各自好好考虑考虑。我承认,尽管鱼叉手充满自信,但我不抱任何幻想。尼德·兰刚才说总有空子可钻,我看并不成立。潜水船行动如此稳当,船上肯定有很多船员,一旦发生争斗,我们势必寡不敌众。再说,当务之急,我们首先得获得自由,可我们没有行动自由。我甚至想不出任何办法,可以从这个密封的铁皮牢房里逃出去。只要这古怪的船长想保守秘密——而保守秘密至少看来是可能的——他就不会让我们在船上自由行动。现在的问题是,他是想用暴力把我们甩掉,还是找一天把我们往陆地上某个角落一扔了事?这还是个未知数。但两种假设我觉得都很有可能成立,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鱼叉手才有望获得自由。

    何况我很明白,尼德·兰思考得越多,他的成见就越尖锐。我听到他喉咙里嘟嘟嚷嚷、骂骂咧咧个没完,也看见他摩拳擦掌具有威胁性。他站了起来,像笼中的困兽一样转来转去,无端对墙壁拳打脚踢。再说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个个饥肠辘辘,而这一回,服务员又迟迟不肯露面。如果人家真的对我们怀有好意的话,那么这一次却把遇难者的处境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尼德·兰胃口旺盛,经不起饥饿的折磨,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尽管他有言在先,但我还是怕他见到船上的人就大发雷霆。

    尼德·兰又闹了两个小时。加拿大人叫着,喊着,但无济于事。铁壁装聋作哑。我甚至听不到船内有任何声响,死一般寂静。船一动不动,因为船如果在航行,我就可以感觉到螺旋桨转动引起的船体颤动。船无疑已潜入大海深渊,与大地分属不同的世界了。死寂令人胆战心惊。

    我们被人抛弃,与世隔绝,孤坐牢底,我真不敢想象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与船长见面之后,我曾满怀希望,现在这种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了。那人温和的目光,慷慨大方的脸部表情,庄重高雅的举止,所有这一切正从我的记忆中消失。我现在看到的却是一个居心叵测的怪人,此人本应该是冷酷无情的人物。我感到他毫无人性,毫无同情心,是其同类的死敌,与他们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而且,此人把我们关在这座狭小的牢房里,让我们受尽饥饿的折磨,是不是故意激发我们可怕的恶念,从而把我们活活饿死?大难临头的念头在我心中熊熊燃烧,再加上胡思乱想,我感到莫名其妙地恐惧。贡协议波澜不惊,而尼德·兰则咆哮如雷。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响动。

    金属地板响起了脚步声。锁眼转动,门开了,服务员出现了。

    我还来不及上前阻止,只见加拿大人就扑向这倒霉蛋,把他打翻在地,掐住他的脖子。服务员被尼德·兰强有力的大手卡得喘不过气来。

    贡协议急忙上前从鱼叉手手中抢救被掐得半死的受害者,我也正要上去助他一臂之力,就在此时,我突然听到有人说了几句法语,弄得我目瞪口呆,木然不动:

    “消消气,兰师傅,还有您,教授先生,请听我说!”

  14. 匿名说道:

    发发发发发发发发发贩夫贩妇反反复复付付付付付付付付付付付

  15. 匿名说道:

    哇哦
    不好看
    呜呜呜呜
    要写读书笔记

  16. sans而后行啊~说道:

    我们到底睡了多少时间,我不知道,但肯定很长,因为一觉醒来,我们彻底消除了疲劳。我是第一个醒来的。我的伙伴们还没有动静,只见他们像一堆懒虫似的躺在角落里。

    从硬邦邦的地板上起来,我就感到头脑轻松,思路清晰。于是,我便把这座牢房重新审视了一番。

    房内陈设没有丝毫改变。监狱还是监狱,囚犯依然是囚犯。不过,服务员乘我们睡觉之机,把餐桌收拾干净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的处境将得到改善,我反复思忖,我们会不会命中注定要无限期地在这牢笼里生活下去。

    这个前景令我难受,如果说我的头脑已经摆脱了昨夜的烦恼,但胸口却感到特别闷。我的呼吸困难起来。沉闷的空气已经满足不了肺腔叶片的运作。牢房虽然宽敞,但我们显然已经消耗了舱房内大部分的氧气。事实上,每人每小时需要消耗一百升空气中的氧气,但如果这一百升空气中含的氧气与二氧化碳差不多等量时,这种空气就不适合人的呼吸了。

    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给我们的监狱更换空气,当然,潜水船也不例外。

    我的脑子由此提出了一个问题。这座浮动府第的指挥官有什么解决问题的高招?是不是利用化学方法采气?比如将氯化钾加热得到氧气,用氢氧化钾吸收二氧化碳什么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必须与大陆保持某种联系,以便获得化学反应所必需的原料。他会不会采用高压方法把浓缩的空气压进储气罐里,然后根据船员的需求逐渐释放?这也有可能。或者,是不是还有更方便、更经济、更可行的高招,就像鲸那样,不时浮出水面呼吸,每隔二十四小时更换一次空气?不管怎么说,不管使用什么方法,我觉得还是小心为妙,应当尽早启用换气设施。

    没错,正当我气喘吁吁,拼命吸取牢房内仅有的稀薄氧气时,突然,我感到一阵凉爽,一股略带咸味的清新空气沁人肺腑。这正是含碘的海风,令人荡气回肠!我张开嘴巴,大口地吸气,心胸为之一爽。与此同时,我感到一阵摇晃,船体摆动虽然不算大,但震感千真万确。这条船,这个铁皮怪物,刚才显然升上洋面,用鲸的方式呼吸了。这条船的换气方式终于水落石出了。

    我痛快淋漓地享受这清新的空气,同时,我开始搜寻给我们输送有益气体的管道,也可以叫“输气管”吧,我很快就找到了。只见门的上方开有一个通风口,新鲜空气正是从那儿源源不断地吹进来,牢房中浑浊的空气就这样得到了更新。

    我正在观察的兴头上,尼德·兰和贡协议几乎同时醒来,也许是这股清新空气把他们吹醒过来的吧。只见他们揉了揉眼睛,伸了伸胳膊,一下子站了起来。

    “先生睡得好吧?”贡协议问我,还像往常那样彬彬有礼。

    “好得很,我的好小子,”我回答说,“那您呢,尼德·兰师傅?”

    “都睡死了,教授先生。可我不知道有没有搞错,我好像呼吸到一阵海风?”

    水手不可能搞错,我便向加拿大人讲了讲他睡后发生的事情。

    “好啊!”他说,“这完全可以解释我们听到的那一阵吼声,就是在林肯号发现所谓独角鲸的那阵子。”

    ? 落|霞|小|说|ww w | l u ox i a | co M|

    “合情合理,尼德师傅,那就是它呼吸发出的声响!”

    “只是,阿罗纳克斯先生,我没有一点时间概念了,也不知现在几点了,至少该吃晚饭了吧?”

    “吃晚饭时间?我亲爱的鱼叉手,至少该说中饭时间,我们进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这就是说,”贡协议回答道,“我们睡了二十四小时。”

    “我看是这样,”我说。

    “我毫无疑义,”尼德·兰辩解说,“但不管晚餐或是午餐,服务员总是受欢迎的,管他送的是晚餐还是午餐。”

    “晚餐和午餐都上,”贡协议说。

    “对,”加拿大人说,“我们有享用两顿饭的权力,我嘛,我可要荣获双包了。”

    “那好哇!尼德,等着吧,”我回答道,“显然,这些陌生人并不想让我们饿死,因为,如果要饿死我们,昨天的晚餐就毫无意义了。”

    “不会是要把我们喂肥吧!”尼德反着说。

    “别胡说,”我回答道,“我们并没有落入吃人的野蛮人手里!”

    “一次不成惯例,一顿饭好吃不等于顿顿饭好吃,”加拿大人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好长时间没吃到新鲜肉了,果真如此,像教授先生,教授的仆人和我,我们三个健壮的大活人就正好……”

    “千万别胡思乱想,兰师傅,”我回答鱼叉手说,“尤其不能借题发挥,对主人发火,发火只会把事情搞糟。”

    “不管怎么讲,”鱼叉手说,“我都快成饿死鬼了,晚餐也罢,午餐也罢,饭菜不见送来嘛!”

    “兰师傅,”我劝解道,“我们得遵守船上的规矩,我以为,我们的胃口走在领班师傅开饭时间的前头了。”

    “没错!得把开胃时间调到开饭时间上来,”贡协议平心静气地说。

    “我算认识您了,贡协议朋友,”性急的加拿大人反驳道,“您既不上火,也不着急!总是风平浪静!您大概很有能耐吧,先念饭后经,后念饭前经,宁可活活地饿死,也不怨天尤人!”

    “怨天尤人有什么用?”贡协议问。

    “总可以出口气呗!这已经相当不错了。假如这些海盗——我称他们海盗是出于对他们的尊重,免得惹恼教授先生,因为他不让我叫他们吃人肉的野蛮人——假如这些海盗以为可以任意把我关在这只令人窒息的铁牢笼里,又可以对我的发火和咒骂置之不理,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算了,阿罗纳克斯先生,请坦率说吧。您认为他们会长时间把我们关在这只铁盒子里吗?”

    “说真的,我知道的并不比您多,兰朋友。”

    “不过,您估摸着如何?”

    “我估摸着,我们碰巧掌握了一个重要秘密。哦,如果潜水船一致要保守这个秘密,如果保密比保三个人的生命更重要,我看我们就危在旦夕了。要是情况相反,只要一有机会,这个把我们一口吞下的怪物,就会把我们送回我们同类居住的世界中去。”

    “除非他们把我们当船员一样看待,”贡协议说,“这样就会把我们留下……”

    “待到那个时候,”尼德·兰插话说,“有一艘比林肯号更快、更机灵的战舰来端掉这个海盗窝,把船员和我们一起送上大桅杆顶吸最后一口海风。”

    “分析得不错,兰师傅,”我回答说,“不过,据我所知,人家还没有向我们提出这方面的建议。事情还没有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因此,没有必要讨论该采取什么措施问题。我再说一遍,等一等再说,见机行事,不要没事找事。”

    “恰恰相反!教授先生,”鱼叉手回答道,依然固执己见,“应当有所作为。”

    “哦呵!什么作为,兰师傅?”

    “逃跑。”

    “陆上越狱尚且困难重重,海里越狱谈何容易,我认为绝对行不通。”

    “行了,尼德朋友,”贡协议请求道,“先生的意见您如何回答?我只能相信,美洲人也有理屈词穷的时候。”

    可以看出,鱼叉手神色尴尬,无话可说了。由于一次偶然的事故,我们才落到这般境地,在现在条件下,逃跑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有一个加拿大人就有半个法国人,尼德师傅的回答足以让人看到这一点。

    “这么说,阿罗纳克斯先生,”他思考片刻后又说,“难道您没有猜到,不能越狱的囚犯该怎么办?”

    “猜不着,我的朋友。”

    “很简单,想办法留下来就是。”

    “好极了!”贡协议说,“待在里面总比呆在上头或下头强!”

    “但先得把狱卒、看守和狱吏解决掉,”尼德·兰补充说。

    “什么,尼德?您真想夺这条船吗?”

    “我是很认真的,”加拿大人回答。

    “这不可能。”

    “那为什么,先生?总会有空子可钻的,好机会不用白不用,我看不让利用也难。如果船上只有二十几号人,他们无法让两个法国人和一个加拿大人退缩!”

    与其同鱼叉手争论下去,不如顺水推舟接过他的建议。于是,我只好回答:

    “让我们待机而动吧,兰师傅。但是,在此之前,我请您克制急躁情绪,我们只能智取,靠生气发火您是创造不了好机会的。因此,请您答应我,一定要接受现状,千万别动不动就发脾气。”

    “我答应您,教授先生,”尼德·兰回答,但口气很难让人放心,“一句粗话不出口,一个粗暴动作不出手,即使饭菜不及时也没关系。”

    “一言为定,尼德,”我回答加拿大人说。

    就这样,我们中止了谈话,各自好好考虑考虑。我承认,尽管鱼叉手充满自信,但我不抱任何幻想。尼德·兰刚才说总有空子可钻,我看并不成立。潜水船行动如此稳当,船上肯定有很多船员,一旦发生争斗,我们势必寡不敌众。再说,当务之急,我们首先得获得自由,可我们没有行动自由。我甚至想不出任何办法,可以从这个密封的铁皮牢房里逃出去。只要这古怪的船长想保守秘密——而保守秘密至少看来是可能的——他就不会让我们在船上自由行动。现在的问题是,他是想用暴力把我们甩掉,还是找一天把我们往陆地上某个角落一扔了事?这还是个未知数。但两种假设我觉得都很有可能成立,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鱼叉手才有望获得自由。

    何况我很明白,尼德·兰思考得越多,他的成见就越尖锐。我听到他喉咙里嘟嘟嚷嚷、骂骂咧咧个没完,也看见他摩拳擦掌具有威胁性。他站了起来,像笼中的困兽一样转来转去,无端对墙壁拳打脚踢。再说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个个饥肠辘辘,而这一回,服务员又迟迟不肯露面。如果人家真的对我们怀有好意的话,那么这一次却把遇难者的处境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尼德·兰胃口旺盛,经不起饥饿的折磨,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尽管他有言在先,但我还是怕他见到船上的人就大发雷霆。

    尼德·兰又闹了两个小时。加拿大人叫着,喊着,但无济于事。铁壁装聋作哑。我甚至听不到船内有任何声响,死一般寂静。船一动不动,因为船如果在航行,我就可以感觉到螺旋桨转动引起的船体颤动。船无疑已潜入大海深渊,与大地分属不同的世界了。死寂令人胆战心惊。

    我们被人抛弃,与世隔绝,孤坐牢底,我真不敢想象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与船长见面之后,我曾满怀希望,现在这种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了。那人温和的目光,慷慨大方的脸部表情,庄重高雅的举止,所有这一切正从我的记忆中消失。我现在看到的却是一个居心叵测的怪人,此人本应该是冷酷无情的人物。我感到他毫无人性,毫无同情心,是其同类的死敌,与他们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而且,此人把我们关在这座狭小的牢房里,让我们受尽饥饿的折磨,是不是故意激发我们可怕的恶念,从而把我们活活饿死?大难临头的念头在我心中熊熊燃烧,再加上胡思乱想,我感到莫名其妙地恐惧。贡协议波澜不惊,而尼德·兰则咆哮如雷。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响动。

    金属地板响起了脚步声。锁眼转动,门开了,服务员出现了。

    我还来不及上前阻止,只见加拿大人就扑向这倒霉蛋,把他打翻在地,掐住他的脖子。服务员被尼德·兰强有力的大手卡得喘不过气来。

    贡协议急忙上前从鱼叉手手中抢救被掐得半死的受害者,我也正要上去助他一臂之力,就在此时,我突然听到有人说了几句法语,弄得我目瞪口呆,木然不动:

    “消消气,兰师傅,还有您,教授先生,请听我说!”

  17. 本腐女永久拥护墨香(说道:

    我想问,上面那两个把全文复制了的人是几个意思……我已经看的要疯了,想看评论缓解一下结果又看到了原文emmmm真的要疯了……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我是为了作业才看的!我是为了作业才看的!我是为了作业才看的!

    1. 匿名说道:

      支持你的名字,我爱墨香,我爱魔道,我爱渣反,我爱天官,我是腐女我骄傲

    2. 撒野女孩说道:

      加一加一,我也是腐女

    3. 匿名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8. 匿名说道:

    唉,作业让我们相遇,不得不说也是要从一只蝙蝠说起

  19. 匿名说道:

    不得不说,这本书还是挺惊心动魄的,扣人心弦

  20. 撒野女孩绝不认输.说道:

    挺好看的 越往后越好看

  21. 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说道:

    ❤❤❤❤❤❤❤❤❤❤❤❤❤❤❤❤❤❤❤❤❤❤❤❤❤❤❤❤❤❤❤❤❤❤❤❤❤❤❤❤❤❤❤❤❤❤❤❤???????❣??????????????☮✝☪♊??♓♉♈♒??♑⛎?☣☢☦☯♎??♍?♌⚕♋✡????❇??⭕??❗?

  22. 阿萨的数据开放陆客刻说道:

    微积分我认为i积分入户哈哈哈哈哈我i就就问问回去就额我符号丘殴辱童颜鹤发宇文念佛诶普仁孵化器净额入味洪i福沃特银行股跌幅irods尽快发了哈的精神亢奋了南京万科尽快到哪里文风查看山东科技老师哦亲如去哦去繁华里啊的会计处理IuLOJDKQLEJFIORUFTIEGHFBVJFNCKSJALJ但是龙卷风四轮过后就偶尔看iaf;哦加哦i哈哈哈个人和

  23. 匿名说道: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22

  24. 匿名说道:

    有毒吧官方(您这评论太短了吧?!再怎么懒,也得凑足10个字!)

  25. 匿名说道:

    我觉得挺好看的

  26. 匿名说道:

    不用花钱买书,免费,知足吧

  27. 你真丑说道:

    不用花钱买书,免费,知足吧

  28. 匿名说道:

    我们到底睡了多少时间,我不知道,但肯定很长,因为一觉醒来,我们彻底消除了疲劳。我是第一个醒来的。我的伙伴们还没有动静,只见他们像一堆懒虫似的躺在角落里。

    从硬邦邦的地板上起来,我就感到头脑轻松,思路清晰。于是,我便把这座牢房重新审视了一番。

    房内陈设没有丝毫改变。监狱还是监狱,囚犯依然是囚犯。不过,服务员乘我们睡觉之机,把餐桌收拾干净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的处境将得到改善,我反复思忖,我们会不会命中注定要无限期地在这牢笼里生活下去。

    这个前景令我难受,如果说我的头脑已经摆脱了昨夜的烦恼,但胸口却感到特别闷。我的呼吸困难起来。沉闷的空气已经满足不了肺腔叶片的运作。牢房虽然宽敞,但我们显然已经消耗了舱房内大部分的氧气。事实上,每人每小时需要消耗一百升空气中的氧气,但如果这一百升空气中含的氧气与二氧化碳差不多等量时,这种空气就不适合人的呼吸了。

    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给我们的监狱更换空气,当然,潜水船也不例外。

    我的脑子由此提出了一个问题。这座浮动府第的指挥官有什么解决问题的高招?是不是利用化学方法采气?比如将氯化钾加热得到氧气,用氢氧化钾吸收二氧化碳什么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必须与大陆保持某种联系,以便获得化学反应所必需的原料。他会不会采用高压方法把浓缩的空气压进储气罐里,然后根据船员的需求逐渐释放?这也有可能。或者,是不是还有更方便、更经济、更可行的高招,就像鲸那样,不时浮出水面呼吸,每隔二十四小时更换一次空气?不管怎么说,不管使用什么方法,我觉得还是小心为妙,应当尽早启用换气设施。

    没错,正当我气喘吁吁,拼命吸取牢房内仅有的稀薄氧气时,突然,我感到一阵凉爽,一股略带咸味的清新空气沁人肺腑。这正是含碘的海风,令人荡气回肠!我张开嘴巴,大口地吸气,心胸为之一爽。与此同时,我感到一阵摇晃,船体摆动虽然不算大,但震感千真万确。这条船,这个铁皮怪物,刚才显然升上洋面,用鲸的方式呼吸了。这条船的换气方式终于水落石出了。

    我痛快淋漓地享受这清新的空气,同时,我开始搜寻给我们输送有益气体的管道,也可以叫“输气管”吧,我很快就找到了。只见门的上方开有一个通风口,新鲜空气正是从那儿源源不断地吹进来,牢房中浑浊的空气就这样得到了更新。

    我正在观察的兴头上,尼德·兰和贡协议几乎同时醒来,也许是这股清新空气把他们吹醒过来的吧。只见他们揉了揉眼睛,伸了伸胳膊,一下子站了起来。

    “先生睡得好吧?”贡协议问我,还像往常那样彬彬有礼。

    “好得很,我的好小子,”我回答说,“那您呢,尼德·兰师傅?”

    “都睡死了,教授先生。可我不知道有没有搞错,我好像呼吸到一阵海风?”

    水手不可能搞错,我便向加拿大人讲了讲他睡后发生的事情。

    “好啊!”他说,“这完全可以解释我们听到的那一阵吼声,就是在林肯号发现所谓独角鲸的那阵子。”

    “合情合理,尼德师傅,那就是它呼吸发出的声响!”

    “只是,阿罗纳克斯先生,我没有一点时间概念了,也不知现在几点了,至少该吃晚饭了吧?”

    ? 落`霞-小`说ww w ,l u ox ia ,c o m

    “吃晚饭时间?我亲爱的鱼叉手,至少该说中饭时间,我们进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这就是说,”贡协议回答道,“我们睡了二十四小时。”

    “我看是这样,”我说。

    “我毫无疑义,”尼德·兰辩解说,“但不管晚餐或是午餐,服务员总是受欢迎的,管他送的是晚餐还是午餐。”

    “晚餐和午餐都上,”贡协议说。

    “对,”加拿大人说,“我们有享用两顿饭的权力,我嘛,我可要荣获双包了。”

    “那好哇!尼德,等着吧,”我回答道,“显然,这些陌生人并不想让我们饿死,因为,如果要饿死我们,昨天的晚餐就毫无意义了。”

    “不会是要把我们喂肥吧!”尼德反着说。

    “别胡说,”我回答道,“我们并没有落入吃人的野蛮人手里!”

    “一次不成惯例,一顿饭好吃不等于顿顿饭好吃,”加拿大人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好长时间没吃到新鲜肉了,果真如此,像教授先生,教授的仆人和我,我们三个健壮的大活人就正好……”

    “千万别胡思乱想,兰师傅,”我回答鱼叉手说,“尤其不能借题发挥,对主人发火,发火只会把事情搞糟。”

    “不管怎么讲,”鱼叉手说,“我都快成饿死鬼了,晚餐也罢,午餐也罢,饭菜不见送来嘛!”

    “兰师傅,”我劝解道,“我们得遵守船上的规矩,我以为,我们的胃口走在领班师傅开饭时间的前头了。”

    “没错!得把开胃时间调到开饭时间上来,”贡协议平心静气地说。

    “我算认识您了,贡协议朋友,”性急的加拿大人反驳道,“您既不上火,也不着急!总是风平浪静!您大概很有能耐吧,先念饭后经,后念饭前经,宁可活活地饿死,也不怨天尤人!”

    “怨天尤人有什么用?”贡协议问。

    “总可以出口气呗!这已经相当不错了。假如这些海盗——我称他们海盗是出于对他们的尊重,免得惹恼教授先生,因为他不让我叫他们吃人肉的野蛮人——假如这些海盗以为可以任意把我关在这只令人窒息的铁牢笼里,又可以对我的发火和咒骂置之不理,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算了,阿罗纳克斯先生,请坦率说吧。您认为他们会长时间把我们关在这只铁盒子里吗?”

    “说真的,我知道的并不比您多,兰朋友。”

    “不过,您估摸着如何?”

    “我估摸着,我们碰巧掌握了一个重要秘密。哦,如果潜水船一致要保守这个秘密,如果保密比保三个人的生命更重要,我看我们就危在旦夕了。要是情况相反,只要一有机会,这个把我们一口吞下的怪物,就会把我们送回我们同类居住的世界中去。”

    “除非他们把我们当船员一样看待,”贡协议说,“这样就会把我们留下……”

    “待到那个时候,”尼德·兰插话说,“有一艘比林肯号更快、更机灵的战舰来端掉这个海盗窝,把船员和我们一起送上大桅杆顶吸最后一口海风。”

    “分析得不错,兰师傅,”我回答说,“不过,据我所知,人家还没有向我们提出这方面的建议。事情还没有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因此,没有必要讨论该采取什么措施问题。我再说一遍,等一等再说,见机行事,不要没事找事。”

    “恰恰相反!教授先生,”鱼叉手回答道,依然固执己见,“应当有所作为。”

    “哦呵!什么作为,兰师傅?”

    “逃跑。”

    “陆上越狱尚且困难重重,海里越狱谈何容易,我认为绝对行不通。”

    “行了,尼德朋友,”贡协议请求道,“先生的意见您如何回答?我只能相信,美洲人也有理屈词穷的时候。”

    可以看出,鱼叉手神色尴尬,无话可说了。由于一次偶然的事故,我们才落到这般境地,在现在条件下,逃跑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有一个加拿大人就有半个法国人,尼德师傅的回答足以让人看到这一点。

    “这么说,阿罗纳克斯先生,”他思考片刻后又说,“难道您没有猜到,不能越狱的囚犯该怎么办?”

    “猜不着,我的朋友。”

    “很简单,想办法留下来就是。”

    “好极了!”贡协议说,“待在里面总比呆在上头或下头强!”

    “但先得把狱卒、看守和狱吏解决掉,”尼德·兰补充说。

    “什么,尼德?您真想夺这条船吗?”

    “我是很认真的,”加拿大人回答。

    “这不可能。”

    “那为什么,先生?总会有空子可钻的,好机会不用白不用,我看不让利用也难。如果船上只有二十几号人,他们无法让两个法国人和一个加拿大人退缩!”

    与其同鱼叉手争论下去,不如顺水推舟接过他的建议。于是,我只好回答:

    “让我们待机而动吧,兰师傅。但是,在此之前,我请您克制急躁情绪,我们只能智取,靠生气发火您是创造不了好机会的。因此,请您答应我,一定要接受现状,千万别动不动就发脾气。”

    “我答应您,教授先生,”尼德·兰回答,但口气很难让人放心,“一句粗话不出口,一个粗暴动作不出手,即使饭菜不及时也没关系。”

    “一言为定,尼德,”我回答加拿大人说。

    就这样,我们中止了谈话,各自好好考虑考虑。我承认,尽管鱼叉手充满自信,但我不抱任何幻想。尼德·兰刚才说总有空子可钻,我看并不成立。潜水船行动如此稳当,船上肯定有很多船员,一旦发生争斗,我们势必寡不敌众。再说,当务之急,我们首先得获得自由,可我们没有行动自由。我甚至想不出任何办法,可以从这个密封的铁皮牢房里逃出去。只要这古怪的船长想保守秘密——而保守秘密至少看来是可能的——他就不会让我们在船上自由行动。现在的问题是,他是想用暴力把我们甩掉,还是找一天把我们往陆地上某个角落一扔了事?这还是个未知数。但两种假设我觉得都很有可能成立,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鱼叉手才有望获得自由。

    何况我很明白,尼德·兰思考得越多,他的成见就越尖锐。我听到他喉咙里嘟嘟嚷嚷、骂骂咧咧个没完,也看见他摩拳擦掌具有威胁性。他站了起来,像笼中的困兽一样转来转去,无端对墙壁拳打脚踢。再说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个个饥肠辘辘,而这一回,服务员又迟迟不肯露面。如果人家真的对我们怀有好意的话,那么这一次却把遇难者的处境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尼德·兰胃口旺盛,经不起饥饿的折磨,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尽管他有言在先,但我还是怕他见到船上的人就大发雷霆。

    尼德·兰又闹了两个小时。加拿大人叫着,喊着,但无济于事。铁壁装聋作哑。我甚至听不到船内有任何声响,死一般寂静。船一动不动,因为船如果在航行,我就可以感觉到螺旋桨转动引起的船体颤动。船无疑已潜入大海深渊,与大地分属不同的世界了。死寂令人胆战心惊。

    我们被人抛弃,与世隔绝,孤坐牢底,我真不敢想象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与船长见面之后,我曾满怀希望,现在这种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了。那人温和的目光,慷慨大方的脸部表情,庄重高雅的举止,所有这一切正从我的记忆中消失。我现在看到的却是一个居心叵测的怪人,此人本应该是冷酷无情的人物。我感到他毫无人性,毫无同情心,是其同类的死敌,与他们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而且,此人把我们关在这座狭小的牢房里,让我们受尽饥饿的折磨,是不是故意激发我们可怕的恶念,从而把我们活活饿死?大难临头的念头在我心中熊熊燃烧,再加上胡思乱想,我感到莫名其妙地恐惧。贡协议波澜不惊,而尼德·兰则咆哮如雷。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响动。

    金属地板响起了脚步声。锁眼转动,门开了,服务员出现了。

    我还来不及上前阻止,只见加拿大人就扑向这倒霉蛋,把他打翻在地,掐住他的脖子。服务员被尼德·兰强有力的大手卡得喘不过气来。

    贡协议急忙上前从鱼叉手手中抢救被掐得半死的受害者,我也正要上去助他一臂之力,就在此时,我突然听到有人说了几句法语,弄得我目瞪口呆,木然不动:

    “消消气,兰师傅,还有您,教授先生,请听我说!”

  29. 匿名说道:

    我们到底睡了多少时间,我不知道,但肯定很长,因为一觉醒来,我们彻底消除了疲劳。我是第一个醒来的。我的伙伴们还没有动静,只见他们像一堆懒虫似的躺在角落里。

    从硬邦邦的地板上起来,我就感到头脑轻松,思路清晰。于是,我便把这座牢房重新审视了一番。

    房内陈设没有丝毫改变。监狱还是监狱,囚犯依然是囚犯。不过,服务员乘我们睡觉之机,把餐桌收拾干净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的处境将得到改善,我反复思忖,我们会不会命中注定要无限期地在这牢笼里生活下去。

    这个前景令我难受,如果说我的头脑已经摆脱了昨夜的烦恼,但胸口却感到特别闷。我的呼吸困难起来。沉闷的空气已经满足不了肺腔叶片的运作。牢房虽然宽敞,但我们显然已经消耗了舱房内大部分的氧气。事实上,每人每小时需要消耗一百升空气中的氧气,但如果这一百升空气中含的氧气与二氧化碳差不多等量时,这种空气就不适合人的呼吸了。

    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给我们的监狱更换空气,当然,潜水船也不例外。

    我的脑子由此提出了一个问题。这座浮动府第的指挥官有什么解决问题的高招?是不是利用化学方法采气?比如将氯化钾加热得到氧气,用氢氧化钾吸收二氧化碳什么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必须与大陆保持某种联系,以便获得化学反应所必需的原料。他会不会采用高压方法把浓缩的空气压进储气罐里,然后根据船员的需求逐渐释放?这也有可能。或者,是不是还有更方便、更经济、更可行的高招,就像鲸那样,不时浮出水面呼吸,每隔二十四小时更换一次空气?不管怎么说,不管使用什么方法,我觉得还是小心为妙,应当尽早启用换气设施。

    没错,正当我气喘吁吁,拼命吸取牢房内仅有的稀薄氧气时,突然,我感到一阵凉爽,一股略带咸味的清新空气沁人肺腑。这正是含碘的海风,令人荡气回肠!我张开嘴巴,大口地吸气,心胸为之一爽。与此同时,我感到一阵摇晃,船体摆动虽然不算大,但震感千真万确。这条船,这个铁皮怪物,刚才显然升上洋面,用鲸的方式呼吸了。这条船的换气方式终于水落石出了。

    我痛快淋漓地享受这清新的空气,同时,我开始搜寻给我们输送有益气体的管道,也可以叫“输气管”吧,我很快就找到了。只见门的上方开有一个通风口,新鲜空气正是从那儿源源不断地吹进来,牢房中浑浊的空气就这样得到了更新。

    我正在观察的兴头上,尼德·兰和贡协议几乎同时醒来,也许是这股清新空气把他们吹醒过来的吧。只见他们揉了揉眼睛,伸了伸胳膊,一下子站了起来。

    “先生睡得好吧?”贡协议问我,还像往常那样彬彬有礼。

    “好得很,我的好小子,”我回答说,“那您呢,尼德·兰师傅?”

    “都睡死了,教授先生。可我不知道有没有搞错,我好像呼吸到一阵海风?”

    水手不可能搞错,我便向加拿大人讲了讲他睡后发生的事情。

    “好啊!”他说,“这完全可以解释我们听到的那一阵吼声,就是在林肯号发现所谓独角鲸的那阵子。”

    “合情合理,尼德师傅,那就是它呼吸发出的声响!”

    “只是,阿罗纳克斯先生,我没有一点时间概念了,也不知现在几点了,至少该吃晚饭了吧?”

    ? 落`霞-小`说ww w ,l u ox ia ,c o m

    “吃晚饭时间?我亲爱的鱼叉手,至少该说中饭时间,我们进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这就是说,”贡协议回答道,“我们睡了二十四小时。”

    “我看是这样,”我说。

    “我毫无疑义,”尼德·兰辩解说,“但不管晚餐或是午餐,服务员总是受欢迎的,管他送的是晚餐还是午餐。”

    “晚餐和午餐都上,”贡协议说。

    “对,”加拿大人说,“我们有享用两顿饭的权力,我嘛,我可要荣获双包了。”

    “那好哇!尼德,等着吧,”我回答道,“显然,这些陌生人并不想让我们饿死,因为,如果要饿死我们,昨天的晚餐就毫无意义了。”

    “不会是要把我们喂肥吧!”尼德反着说。

    “别胡说,”我回答道,“我们并没有落入吃人的野蛮人手里!”

    “一次不成惯例,一顿饭好吃不等于顿顿饭好吃,”加拿大人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好长时间没吃到新鲜肉了,果真如此,像教授先生,教授的仆人和我,我们三个健壮的大活人就正好……”

    “千万别胡思乱想,兰师傅,”我回答鱼叉手说,“尤其不能借题发挥,对主人发火,发火只会把事情搞糟。”

    “不管怎么讲,”鱼叉手说,“我都快成饿死鬼了,晚餐也罢,午餐也罢,饭菜不见送来嘛!”

    “兰师傅,”我劝解道,“我们得遵守船上的规矩,我以为,我们的胃口走在领班师傅开饭时间的前头了。”

    “没错!得把开胃时间调到开饭时间上来,”贡协议平心静气地说。

    “我算认识您了,贡协议朋友,”性急的加拿大人反驳道,“您既不上火,也不着急!总是风平浪静!您大概很有能耐吧,先念饭后经,后念饭前经,宁可活活地饿死,也不怨天尤人!”

    “怨天尤人有什么用?”贡协议问。

    “总可以出口气呗!这已经相当不错了。假如这些海盗——我称他们海盗是出于对他们的尊重,免得惹恼教授先生,因为他不让我叫他们吃人肉的野蛮人——假如这些海盗以为可以任意把我关在这只令人窒息的铁牢笼里,又可以对我的发火和咒骂置之不理,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算了,阿罗纳克斯先生,请坦率说吧。您认为他们会长时间把我们关在这只铁盒子里吗?”

    “说真的,我知道的并不比您多,兰朋友。”

    “不过,您估摸着如何?”

    “我估摸着,我们碰巧掌握了一个重要秘密。哦,如果潜水船一致要保守这个秘密,如果保密比保三个人的生命更重要,我看我们就危在旦夕了。要是情况相反,只要一有机会,这个把我们一口吞下的怪物,就会把我们送回我们同类居住的世界中去。”

    “除非他们把我们当船员一样看待,”贡协议说,“这样就会把我们留下……”

    “待到那个时候,”尼德·兰插话说,“有一艘比林肯号更快、更机灵的战舰来端掉这个海盗窝,把船员和我们一起送上大桅杆顶吸最后一口海风。”

    “分析得不错,兰师傅,”我回答说,“不过,据我所知,人家还没有向我们提出这方面的建议。事情还没有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因此,没有必要讨论该采取什么措施问题。我再说一遍,等一等再说,见机行事,不要没事找事。”

    “恰恰相反!教授先生,”鱼叉手回答道,依然固执己见,“应当有所作为。”

    “哦呵!什么作为,兰师傅?”

    “逃跑。”

    “陆上越狱尚且困难重重,海里越狱谈何容易,我认为绝对行不通。”

    “行了,尼德朋友,”贡协议请求道,“先生的意见您如何回答?我只能相信,美洲人也有理屈词穷的时候。”

    可以看出,鱼叉手神色尴尬,无话可说了。由于一次偶然的事故,我们才落到这般境地,在现在条件下,逃跑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有一个加拿大人就有半个法国人,尼德师傅的回答足以让人看到这一点。

    “这么说,阿罗纳克斯先生,”他思考片刻后又说,“难道您没有猜到,不能越狱的囚犯该怎么办?”

    “猜不着,我的朋友。”

    “很简单,想办法留下来就是。”

    “好极了!”贡协议说,“待在里面总比呆在上头或下头强!”

    “但先得把狱卒、看守和狱吏解决掉,”尼德·兰补充说。

    “什么,尼德?您真想夺这条船吗?”

    “我是很认真的,”加拿大人回答。

    “这不可能。”

    “那为什么,先生?总会有空子可钻的,好机会不用白不用,我看不让利用也难。如果船上只有二十几号人,他们无法让两个法国人和一个加拿大人退缩!”

    与其同鱼叉手争论下去,不如顺水推舟接过他的建议。于是,我只好回答:

    “让我们待机而动吧,兰师傅。但是,在此之前,我请您克制急躁情绪,我们只能智取,靠生气发火您是创造不了好机会的。因此,请您答应我,一定要接受现状,千万别动不动就发脾气。”

    “我答应您,教授先生,”尼德·兰回答,但口气很难让人放心,“一句粗话不出口,一个粗暴动作不出手,即使饭菜不及时也没关系。”

    “一言为定,尼德,”我回答加拿大人说。

    就这样,我们中止了谈话,各自好好考虑考虑。我承认,尽管鱼叉手充满自信,但我不抱任何幻想。尼德·兰刚才说总有空子可钻,我看并不成立。潜水船行动如此稳当,船上肯定有很多船员,一旦发生争斗,我们势必寡不敌众。再说,当务之急,我们首先得获得自由,可我们没有行动自由。我甚至想不出任何办法,可以从这个密封的铁皮牢房里逃出去。只要这古怪的船长想保守秘密——而保守秘密至少看来是可能的——他就不会让我们在船上自由行动。现在的问题是,他是想用暴力把我们甩掉,还是找一天把我们往陆地上某个角落一扔了事?这还是个未知数。但两种假设我觉得都很有可能成立,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鱼叉手才有望获得自由。

    何况我很明白,尼德·兰思考得越多,他的成见就越尖锐。我听到他喉咙里嘟嘟嚷嚷、骂骂咧咧个没完,也看见他摩拳擦掌具有威胁性。他站了起来,像笼中的困兽一样转来转去,无端对墙壁拳打脚踢。再说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个个饥肠辘辘,而这一回,服务员又迟迟不肯露面。如果人家真的对我们怀有好意的话,那么这一次却把遇难者的处境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尼德·兰胃口旺盛,经不起饥饿的折磨,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尽管他有言在先,但我还是怕他见到船上的人就大发雷霆。

    尼德·兰又闹了两个小时。加拿大人叫着,喊着,但无济于事。铁壁装聋作哑。我甚至听不到船内有任何声响,死一般寂静。船一动不动,因为船如果在航行,我就可以感觉到螺旋桨转动引起的船体颤动。船无疑已潜入大海深渊,与大地分属不同的世界了。死寂令人胆战心惊。

    我们被人抛弃,与世隔绝,孤坐牢底,我真不敢想象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与船长见面之后,我曾满怀希望,现在这种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了。那人温和的目光,慷慨大方的脸部表情,庄重高雅的举止,所有这一切正从我的记忆中消失。我现在看到的却是一个居心叵测的怪人,此人本应该是冷酷无情的人物。我感到他毫无人性,毫无同情心,是其同类的死敌,与他们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而且,此人把我们关在这座狭小的牢房里,让我们受尽饥饿的折磨,是不是故意激发我们可怕的恶念,从而把我们活活饿死?大难临头的念头在我心中熊熊燃烧,再加上胡思乱想,我感到莫名其妙地恐惧。贡协议波澜不惊,而尼德·兰则咆哮如雷。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响动。

    金属地板响起了脚步声。锁眼转动,门开了,服务员出现了。

    我还来不及上前阻止,只见加拿大人就扑向这倒霉蛋,把他打翻在地,掐住他的脖子。服务员被尼德·兰强有力的大手卡得喘不过气来。

    贡协议急忙上前从鱼叉手手中抢救被掐得半死的受害者,我也正要上去助他一臂之力,就在此时,我突然听到有人说了几句法语,弄得我目瞪口呆,木然不动:

    “消消气,兰师傅,还有您,教授先生,请听我说!”我们到底睡了多少时间,我不知道,但肯定很长,因为一觉醒来,我们彻底消除了疲劳。我是第一个醒来的。我的伙伴们还没有动静,只见他们像一堆懒虫似的躺在角落里。

    从硬邦邦的地板上起来,我就感到头脑轻松,思路清晰。于是,我便把这座牢房重新审视了一番。

    房内陈设没有丝毫改变。监狱还是监狱,囚犯依然是囚犯。不过,服务员乘我们睡觉之机,把餐桌收拾干净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的处境将得到改善,我反复思忖,我们会不会命中注定要无限期地在这牢笼里生活下去。

    这个前景令我难受,如果说我的头脑已经摆脱了昨夜的烦恼,但胸口却感到特别闷。我的呼吸困难起来。沉闷的空气已经满足不了肺腔叶片的运作。牢房虽然宽敞,但我们显然已经消耗了舱房内大部分的氧气。事实上,每人每小时需要消耗一百升空气中的氧气,但如果这一百升空气中含的氧气与二氧化碳差不多等量时,这种空气就不适合人的呼吸了。

    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给我们的监狱更换空气,当然,潜水船也不例外。

    我的脑子由此提出了一个问题。这座浮动府第的指挥官有什么解决问题的高招?是不是利用化学方法采气?比如将氯化钾加热得到氧气,用氢氧化钾吸收二氧化碳什么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必须与大陆保持某种联系,以便获得化学反应所必需的原料。他会不会采用高压方法把浓缩的空气压进储气罐里,然后根据船员的需求逐渐释放?这也有可能。或者,是不是还有更方便、更经济、更可行的高招,就像鲸那样,不时浮出水面呼吸,每隔二十四小时更换一次空气?不管怎么说,不管使用什么方法,我觉得还是小心为妙,应当尽早启用换气设施。

    没错,正当我气喘吁吁,拼命吸取牢房内仅有的稀薄氧气时,突然,我感到一阵凉爽,一股略带咸味的清新空气沁人肺腑。这正是含碘的海风,令人荡气回肠!我张开嘴巴,大口地吸气,心胸为之一爽。与此同时,我感到一阵摇晃,船体摆动虽然不算大,但震感千真万确。这条船,这个铁皮怪物,刚才显然升上洋面,用鲸的方式呼吸了。这条船的换气方式终于水落石出了。

    我痛快淋漓地享受这清新的空气,同时,我开始搜寻给我们输送有益气体的管道,也可以叫“输气管”吧,我很快就找到了。只见门的上方开有一个通风口,新鲜空气正是从那儿源源不断地吹进来,牢房中浑浊的空气就这样得到了更新。

    我正在观察的兴头上,尼德·兰和贡协议几乎同时醒来,也许是这股清新空气把他们吹醒过来的吧。只见他们揉了揉眼睛,伸了伸胳膊,一下子站了起来。

    “先生睡得好吧?”贡协议问我,还像往常那样彬彬有礼。

    “好得很,我的好小子,”我回答说,“那您呢,尼德·兰师傅?”

    “都睡死了,教授先生。可我不知道有没有搞错,我好像呼吸到一阵海风?”

    水手不可能搞错,我便向加拿大人讲了讲他睡后发生的事情。

    “好啊!”他说,“这完全可以解释我们听到的那一阵吼声,就是在林肯号发现所谓独角鲸的那阵子。”

    “合情合理,尼德师傅,那就是它呼吸发出的声响!”

    “只是,阿罗纳克斯先生,我没有一点时间概念了,也不知现在几点了,至少该吃晚饭了吧?”

    ? 落`霞-小`说ww w ,l u ox ia ,c o m

    “吃晚饭时间?我亲爱的鱼叉手,至少该说中饭时间,我们进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这就是说,”贡协议回答道,“我们睡了二十四小时。”

    “我看是这样,”我说。

    “我毫无疑义,”尼德·兰辩解说,“但不管晚餐或是午餐,服务员总是受欢迎的,管他送的是晚餐还是午餐。”

    “晚餐和午餐都上,”贡协议说。

    “对,”加拿大人说,“我们有享用两顿饭的权力,我嘛,我可要荣获双包了。”

    “那好哇!尼德,等着吧,”我回答道,“显然,这些陌生人并不想让我们饿死,因为,如果要饿死我们,昨天的晚餐就毫无意义了。”

    “不会是要把我们喂肥吧!”尼德反着说。

    “别胡说,”我回答道,“我们并没有落入吃人的野蛮人手里!”

    “一次不成惯例,一顿饭好吃不等于顿顿饭好吃,”加拿大人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好长时间没吃到新鲜肉了,果真如此,像教授先生,教授的仆人和我,我们三个健壮的大活人就正好……”

    “千万别胡思乱想,兰师傅,”我回答鱼叉手说,“尤其不能借题发挥,对主人发火,发火只会把事情搞糟。”

    “不管怎么讲,”鱼叉手说,“我都快成饿死鬼了,晚餐也罢,午餐也罢,饭菜不见送来嘛!”

    “兰师傅,”我劝解道,“我们得遵守船上的规矩,我以为,我们的胃口走在领班师傅开饭时间的前头了。”

    “没错!得把开胃时间调到开饭时间上来,”贡协议平心静气地说。

    “我算认识您了,贡协议朋友,”性急的加拿大人反驳道,“您既不上火,也不着急!总是风平浪静!您大概很有能耐吧,先念饭后经,后念饭前经,宁可活活地饿死,也不怨天尤人!”

    “怨天尤人有什么用?”贡协议问。

    “总可以出口气呗!这已经相当不错了。假如这些海盗——我称他们海盗是出于对他们的尊重,免得惹恼教授先生,因为他不让我叫他们吃人肉的野蛮人——假如这些海盗以为可以任意把我关在这只令人窒息的铁牢笼里,又可以对我的发火和咒骂置之不理,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算了,阿罗纳克斯先生,请坦率说吧。您认为他们会长时间把我们关在这只铁盒子里吗?”

    “说真的,我知道的并不比您多,兰朋友。”

    “不过,您估摸着如何?”

    “我估摸着,我们碰巧掌握了一个重要秘密。哦,如果潜水船一致要保守这个秘密,如果保密比保三个人的生命更重要,我看我们就危在旦夕了。要是情况相反,只要一有机会,这个把我们一口吞下的怪物,就会把我们送回我们同类居住的世界中去。”

    “除非他们把我们当船员一样看待,”贡协议说,“这样就会把我们留下……”

    “待到那个时候,”尼德·兰插话说,“有一艘比林肯号更快、更机灵的战舰来端掉这个海盗窝,把船员和我们一起送上大桅杆顶吸最后一口海风。”

    “分析得不错,兰师傅,”我回答说,“不过,据我所知,人家还没有向我们提出这方面的建议。事情还没有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因此,没有必要讨论该采取什么措施问题。我再说一遍,等一等再说,见机行事,不要没事找事。”

    “恰恰相反!教授先生,”鱼叉手回答道,依然固执己见,“应当有所作为。”

    “哦呵!什么作为,兰师傅?”

    “逃跑。”

    “陆上越狱尚且困难重重,海里越狱谈何容易,我认为绝对行不通。”

    “行了,尼德朋友,”贡协议请求道,“先生的意见您如何回答?我只能相信,美洲人也有理屈词穷的时候。”

    可以看出,鱼叉手神色尴尬,无话可说了。由于一次偶然的事故,我们才落到这般境地,在现在条件下,逃跑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有一个加拿大人就有半个法国人,尼德师傅的回答足以让人看到这一点。

    “这么说,阿罗纳克斯先生,”他思考片刻后又说,“难道您没有猜到,不能越狱的囚犯该怎么办?”

    “猜不着,我的朋友。”

    “很简单,想办法留下来就是。”

    “好极了!”贡协议说,“待在里面总比呆在上头或下头强!”

    “但先得把狱卒、看守和狱吏解决掉,”尼德·兰补充说。

    “什么,尼德?您真想夺这条船吗?”

    “我是很认真的,”加拿大人回答。

    “这不可能。”

    “那为什么,先生?总会有空子可钻的,好机会不用白不用,我看不让利用也难。如果船上只有二十几号人,他们无法让两个法国人和一个加拿大人退缩!”

    与其同鱼叉手争论下去,不如顺水推舟接过他的建议。于是,我只好回答:

    “让我们待机而动吧,兰师傅。但是,在此之前,我请您克制急躁情绪,我们只能智取,靠生气发火您是创造不了好机会的。因此,请您答应我,一定要接受现状,千万别动不动就发脾气。”

    “我答应您,教授先生,”尼德·兰回答,但口气很难让人放心,“一句粗话不出口,一个粗暴动作不出手,即使饭菜不及时也没关系。”

    “一言为定,尼德,”我回答加拿大人说。

    就这样,我们中止了谈话,各自好好考虑考虑。我承认,尽管鱼叉手充满自信,但我不抱任何幻想。尼德·兰刚才说总有空子可钻,我看并不成立。潜水船行动如此稳当,船上肯定有很多船员,一旦发生争斗,我们势必寡不敌众。再说,当务之急,我们首先得获得自由,可我们没有行动自由。我甚至想不出任何办法,可以从这个密封的铁皮牢房里逃出去。只要这古怪的船长想保守秘密——而保守秘密至少看来是可能的——他就不会让我们在船上自由行动。现在的问题是,他是想用暴力把我们甩掉,还是找一天把我们往陆地上某个角落一扔了事?这还是个未知数。但两种假设我觉得都很有可能成立,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鱼叉手才有望获得自由。

    何况我很明白,尼德·兰思考得越多,他的成见就越尖锐。我听到他喉咙里嘟嘟嚷嚷、骂骂咧咧个没完,也看见他摩拳擦掌具有威胁性。他站了起来,像笼中的困兽一样转来转去,无端对墙壁拳打脚踢。再说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个个饥肠辘辘,而这一回,服务员又迟迟不肯露面。如果人家真的对我们怀有好意的话,那么这一次却把遇难者的处境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尼德·兰胃口旺盛,经不起饥饿的折磨,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尽管他有言在先,但我还是怕他见到船上的人就大发雷霆。

    尼德·兰又闹了两个小时。加拿大人叫着,喊着,但无济于事。铁壁装聋作哑。我甚至听不到船内有任何声响,死一般寂静。船一动不动,因为船如果在航行,我就可以感觉到螺旋桨转动引起的船体颤动。船无疑已潜入大海深渊,与大地分属不同的世界了。死寂令人胆战心惊。

    我们被人抛弃,与世隔绝,孤坐牢底,我真不敢想象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与船长见面之后,我曾满怀希望,现在这种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了。那人温和的目光,慷慨大方的脸部表情,庄重高雅的举止,所有这一切正从我的记忆中消失。我现在看到的却是一个居心叵测的怪人,此人本应该是冷酷无情的人物。我感到他毫无人性,毫无同情心,是其同类的死敌,与他们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而且,此人把我们关在这座狭小的牢房里,让我们受尽饥饿的折磨,是不是故意激发我们可怕的恶念,从而把我们活活饿死?大难临头的念头在我心中熊熊燃烧,再加上胡思乱想,我感到莫名其妙地恐惧。贡协议波澜不惊,而尼德·兰则咆哮如雷。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响动。

    金属地板响起了脚步声。锁眼转动,门开了,服务员出现了。

    我还来不及上前阻止,只见加拿大人就扑向这倒霉蛋,把他打翻在地,掐住他的脖子。服务员被尼德·兰强有力的大手卡得喘不过气来。

    贡协议急忙上前从鱼叉手手中抢救被掐得半死的受害者,我也正要上去助他一臂之力,就在此时,我突然听到有人说了几句法语,弄得我目瞪口呆,木然不动:

    “消消气,兰师傅,还有您,教授先生,请听我说!”我们到底睡了多少时间,我不知道,但肯定很长,因为一觉醒来,我们彻底消除了疲劳。我是第一个醒来的。我的伙伴们还没有动静,只见他们像一堆懒虫似的躺在角落里。

    从硬邦邦的地板上起来,我就感到头脑轻松,思路清晰。于是,我便把这座牢房重新审视了一番。

    房内陈设没有丝毫改变。监狱还是监狱,囚犯依然是囚犯。不过,服务员乘我们睡觉之机,把餐桌收拾干净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的处境将得到改善,我反复思忖,我们会不会命中注定要无限期地在这牢笼里生活下去。

    这个前景令我难受,如果说我的头脑已经摆脱了昨夜的烦恼,但胸口却感到特别闷。我的呼吸困难起来。沉闷的空气已经满足不了肺腔叶片的运作。牢房虽然宽敞,但我们显然已经消耗了舱房内大部分的氧气。事实上,每人每小时需要消耗一百升空气中的氧气,但如果这一百升空气中含的氧气与二氧化碳差不多等量时,这种空气就不适合人的呼吸了。

    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给我们的监狱更换空气,当然,潜水船也不例外。

    我的脑子由此提出了一个问题。这座浮动府第的指挥官有什么解决问题的高招?是不是利用化学方法采气?比如将氯化钾加热得到氧气,用氢氧化钾吸收二氧化碳什么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必须与大陆保持某种联系,以便获得化学反应所必需的原料。他会不会采用高压方法把浓缩的空气压进储气罐里,然后根据船员的需求逐渐释放?这也有可能。或者,是不是还有更方便、更经济、更可行的高招,就像鲸那样,不时浮出水面呼吸,每隔二十四小时更换一次空气?不管怎么说,不管使用什么方法,我觉得还是小心为妙,应当尽早启用换气设施。

    没错,正当我气喘吁吁,拼命吸取牢房内仅有的稀薄氧气时,突然,我感到一阵凉爽,一股略带咸味的清新空气沁人肺腑。这正是含碘的海风,令人荡气回肠!我张开嘴巴,大口地吸气,心胸为之一爽。与此同时,我感到一阵摇晃,船体摆动虽然不算大,但震感千真万确。这条船,这个铁皮怪物,刚才显然升上洋面,用鲸的方式呼吸了。这条船的换气方式终于水落石出了。

    我痛快淋漓地享受这清新的空气,同时,我开始搜寻给我们输送有益气体的管道,也可以叫“输气管”吧,我很快就找到了。只见门的上方开有一个通风口,新鲜空气正是从那儿源源不断地吹进来,牢房中浑浊的空气就这样得到了更新。

    我正在观察的兴头上,尼德·兰和贡协议几乎同时醒来,也许是这股清新空气把他们吹醒过来的吧。只见他们揉了揉眼睛,伸了伸胳膊,一下子站了起来。

    “先生睡得好吧?”贡协议问我,还像往常那样彬彬有礼。

    “好得很,我的好小子,”我回答说,“那您呢,尼德·兰师傅?”

    “都睡死了,教授先生。可我不知道有没有搞错,我好像呼吸到一阵海风?”

    水手不可能搞错,我便向加拿大人讲了讲他睡后发生的事情。

    “好啊!”他说,“这完全可以解释我们听到的那一阵吼声,就是在林肯号发现所谓独角鲸的那阵子。”

    “合情合理,尼德师傅,那就是它呼吸发出的声响!”

    “只是,阿罗纳克斯先生,我没有一点时间概念了,也不知现在几点了,至少该吃晚饭了吧?”

    ? 落`霞-小`说ww w ,l u ox ia ,c o m

    “吃晚饭时间?我亲爱的鱼叉手,至少该说中饭时间,我们进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这就是说,”贡协议回答道,“我们睡了二十四小时。”

    “我看是这样,”我说。

    “我毫无疑义,”尼德·兰辩解说,“但不管晚餐或是午餐,服务员总是受欢迎的,管他送的是晚餐还是午餐。”

    “晚餐和午餐都上,”贡协议说。

    “对,”加拿大人说,“我们有享用两顿饭的权力,我嘛,我可要荣获双包了。”

    “那好哇!尼德,等着吧,”我回答道,“显然,这些陌生人并不想让我们饿死,因为,如果要饿死我们,昨天的晚餐就毫无意义了。”

    “不会是要把我们喂肥吧!”尼德反着说。

    “别胡说,”我回答道,“我们并没有落入吃人的野蛮人手里!”

    “一次不成惯例,一顿饭好吃不等于顿顿饭好吃,”加拿大人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好长时间没吃到新鲜肉了,果真如此,像教授先生,教授的仆人和我,我们三个健壮的大活人就正好……”

    “千万别胡思乱想,兰师傅,”我回答鱼叉手说,“尤其不能借题发挥,对主人发火,发火只会把事情搞糟。”

    “不管怎么讲,”鱼叉手说,“我都快成饿死鬼了,晚餐也罢,午餐也罢,饭菜不见送来嘛!”

    “兰师傅,”我劝解道,“我们得遵守船上的规矩,我以为,我们的胃口走在领班师傅开饭时间的前头了。”

    “没错!得把开胃时间调到开饭时间上来,”贡协议平心静气地说。

    “我算认识您了,贡协议朋友,”性急的加拿大人反驳道,“您既不上火,也不着急!总是风平浪静!您大概很有能耐吧,先念饭后经,后念饭前经,宁可活活地饿死,也不怨天尤人!”

    “怨天尤人有什么用?”贡协议问。

    “总可以出口气呗!这已经相当不错了。假如这些海盗——我称他们海盗是出于对他们的尊重,免得惹恼教授先生,因为他不让我叫他们吃人肉的野蛮人——假如这些海盗以为可以任意把我关在这只令人窒息的铁牢笼里,又可以对我的发火和咒骂置之不理,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算了,阿罗纳克斯先生,请坦率说吧。您认为他们会长时间把我们关在这只铁盒子里吗?”

    “说真的,我知道的并不比您多,兰朋友。”

    “不过,您估摸着如何?”

    “我估摸着,我们碰巧掌握了一个重要秘密。哦,如果潜水船一致要保守这个秘密,如果保密比保三个人的生命更重要,我看我们就危在旦夕了。要是情况相反,只要一有机会,这个把我们一口吞下的怪物,就会把我们送回我们同类居住的世界中去。”

    “除非他们把我们当船员一样看待,”贡协议说,“这样就会把我们留下……”

    “待到那个时候,”尼德·兰插话说,“有一艘比林肯号更快、更机灵的战舰来端掉这个海盗窝,把船员和我们一起送上大桅杆顶吸最后一口海风。”

    “分析得不错,兰师傅,”我回答说,“不过,据我所知,人家还没有向我们提出这方面的建议。事情还没有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因此,没有必要讨论该采取什么措施问题。我再说一遍,等一等再说,见机行事,不要没事找事。”

    “恰恰相反!教授先生,”鱼叉手回答道,依然固执己见,“应当有所作为。”

    “哦呵!什么作为,兰师傅?”

    “逃跑。”

    “陆上越狱尚且困难重重,海里越狱谈何容易,我认为绝对行不通。”

    “行了,尼德朋友,”贡协议请求道,“先生的意见您如何回答?我只能相信,美洲人也有理屈词穷的时候。”

    可以看出,鱼叉手神色尴尬,无话可说了。由于一次偶然的事故,我们才落到这般境地,在现在条件下,逃跑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有一个加拿大人就有半个法国人,尼德师傅的回答足以让人看到这一点。

    “这么说,阿罗纳克斯先生,”他思考片刻后又说,“难道您没有猜到,不能越狱的囚犯该怎么办?”

    “猜不着,我的朋友。”

    “很简单,想办法留下来就是。”

    “好极了!”贡协议说,“待在里面总比呆在上头或下头强!”

    “但先得把狱卒、看守和狱吏解决掉,”尼德·兰补充说。

    “什么,尼德?您真想夺这条船吗?”

    “我是很认真的,”加拿大人回答。

    “这不可能。”

    “那为什么,先生?总会有空子可钻的,好机会不用白不用,我看不让利用也难。如果船上只有二十几号人,他们无法让两个法国人和一个加拿大人退缩!”

    与其同鱼叉手争论下去,不如顺水推舟接过他的建议。于是,我只好回答:

    “让我们待机而动吧,兰师傅。但是,在此之前,我请您克制急躁情绪,我们只能智取,靠生气发火您是创造不了好机会的。因此,请您答应我,一定要接受现状,千万别动不动就发脾气。”

    “我答应您,教授先生,”尼德·兰回答,但口气很难让人放心,“一句粗话不出口,一个粗暴动作不出手,即使饭菜不及时也没关系。”

    “一言为定,尼德,”我回答加拿大人说。

    就这样,我们中止了谈话,各自好好考虑考虑。我承认,尽管鱼叉手充满自信,但我不抱任何幻想。尼德·兰刚才说总有空子可钻,我看并不成立。潜水船行动如此稳当,船上肯定有很多船员,一旦发生争斗,我们势必寡不敌众。再说,当务之急,我们首先得获得自由,可我们没有行动自由。我甚至想不出任何办法,可以从这个密封的铁皮牢房里逃出去。只要这古怪的船长想保守秘密——而保守秘密至少看来是可能的——他就不会让我们在船上自由行动。现在的问题是,他是想用暴力把我们甩掉,还是找一天把我们往陆地上某个角落一扔了事?这还是个未知数。但两种假设我觉得都很有可能成立,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鱼叉手才有望获得自由。

    何况我很明白,尼德·兰思考得越多,他的成见就越尖锐。我听到他喉咙里嘟嘟嚷嚷、骂骂咧咧个没完,也看见他摩拳擦掌具有威胁性。他站了起来,像笼中的困兽一样转来转去,无端对墙壁拳打脚踢。再说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个个饥肠辘辘,而这一回,服务员又迟迟不肯露面。如果人家真的对我们怀有好意的话,那么这一次却把遇难者的处境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尼德·兰胃口旺盛,经不起饥饿的折磨,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尽管他有言在先,但我还是怕他见到船上的人就大发雷霆。

    尼德·兰又闹了两个小时。加拿大人叫着,喊着,但无济于事。铁壁装聋作哑。我甚至听不到船内有任何声响,死一般寂静。船一动不动,因为船如果在航行,我就可以感觉到螺旋桨转动引起的船体颤动。船无疑已潜入大海深渊,与大地分属不同的世界了。死寂令人胆战心惊。

    我们被人抛弃,与世隔绝,孤坐牢底,我真不敢想象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与船长见面之后,我曾满怀希望,现在这种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了。那人温和的目光,慷慨大方的脸部表情,庄重高雅的举止,所有这一切正从我的记忆中消失。我现在看到的却是一个居心叵测的怪人,此人本应该是冷酷无情的人物。我感到他毫无人性,毫无同情心,是其同类的死敌,与他们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而且,此人把我们关在这座狭小的牢房里,让我们受尽饥饿的折磨,是不是故意激发我们可怕的恶念,从而把我们活活饿死?大难临头的念头在我心中熊熊燃烧,再加上胡思乱想,我感到莫名其妙地恐惧。贡协议波澜不惊,而尼德·兰则咆哮如雷。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响动。

    金属地板响起了脚步声。锁眼转动,门开了,服务员出现了。

    我还来不及上前阻止,只见加拿大人就扑向这倒霉蛋,把他打翻在地,掐住他的脖子。服务员被尼德·兰强有力的大手卡得喘不过气来。

    贡协议急忙上前从鱼叉手手中抢救被掐得半死的受害者,我也正要上去助他一臂之力,就在此时,我突然听到有人说了几句法语,弄得我目瞪口呆,木然不动:

    “消消气,兰师傅,还有您,教授先生,请听我说!”我们到底睡了多少时间,我不知道,但肯定很长,因为一觉醒来,我们彻底消除了疲劳。我是第一个醒来的。我的伙伴们还没有动静,只见他们像一堆懒虫似的躺在角落里。

    从硬邦邦的地板上起来,我就感到头脑轻松,思路清晰。于是,我便把这座牢房重新审视了一番。

    房内陈设没有丝毫改变。监狱还是监狱,囚犯依然是囚犯。不过,服务员乘我们睡觉之机,把餐桌收拾干净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的处境将得到改善,我反复思忖,我们会不会命中注定要无限期地在这牢笼里生活下去。

    这个前景令我难受,如果说我的头脑已经摆脱了昨夜的烦恼,但胸口却感到特别闷。我的呼吸困难起来。沉闷的空气已经满足不了肺腔叶片的运作。牢房虽然宽敞,但我们显然已经消耗了舱房内大部分的氧气。事实上,每人每小时需要消耗一百升空气中的氧气,但如果这一百升空气中含的氧气与二氧化碳差不多等量时,这种空气就不适合人的呼吸了。

    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给我们的监狱更换空气,当然,潜水船也不例外。

    我的脑子由此提出了一个问题。这座浮动府第的指挥官有什么解决问题的高招?是不是利用化学方法采气?比如将氯化钾加热得到氧气,用氢氧化钾吸收二氧化碳什么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必须与大陆保持某种联系,以便获得化学反应所必需的原料。他会不会采用高压方法把浓缩的空气压进储气罐里,然后根据船员的需求逐渐释放?这也有可能。或者,是不是还有更方便、更经济、更可行的高招,就像鲸那样,不时浮出水面呼吸,每隔二十四小时更换一次空气?不管怎么说,不管使用什么方法,我觉得还是小心为妙,应当尽早启用换气设施。

    没错,正当我气喘吁吁,拼命吸取牢房内仅有的稀薄氧气时,突然,我感到一阵凉爽,一股略带咸味的清新空气沁人肺腑。这正是含碘的海风,令人荡气回肠!我张开嘴巴,大口地吸气,心胸为之一爽。与此同时,我感到一阵摇晃,船体摆动虽然不算大,但震感千真万确。这条船,这个铁皮怪物,刚才显然升上洋面,用鲸的方式呼吸了。这条船的换气方式终于水落石出了。

    我痛快淋漓地享受这清新的空气,同时,我开始搜寻给我们输送有益气体的管道,也可以叫“输气管”吧,我很快就找到了。只见门的上方开有一个通风口,新鲜空气正是从那儿源源不断地吹进来,牢房中浑浊的空气就这样得到了更新。

    我正在观察的兴头上,尼德·兰和贡协议几乎同时醒来,也许是这股清新空气把他们吹醒过来的吧。只见他们揉了揉眼睛,伸了伸胳膊,一下子站了起来。

    “先生睡得好吧?”贡协议问我,还像往常那样彬彬有礼。

    “好得很,我的好小子,”我回答说,“那您呢,尼德·兰师傅?”

    “都睡死了,教授先生。可我不知道有没有搞错,我好像呼吸到一阵海风?”

    水手不可能搞错,我便向加拿大人讲了讲他睡后发生的事情。

    “好啊!”他说,“这完全可以解释我们听到的那一阵吼声,就是在林肯号发现所谓独角鲸的那阵子。”

    “合情合理,尼德师傅,那就是它呼吸发出的声响!”

    “只是,阿罗纳克斯先生,我没有一点时间概念了,也不知现在几点了,至少该吃晚饭了吧?”

    ? 落`霞-小`说ww w ,l u ox ia ,c o m

    “吃晚饭时间?我亲爱的鱼叉手,至少该说中饭时间,我们进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这就是说,”贡协议回答道,“我们睡了二十四小时。”

    “我看是这样,”我说。

    “我毫无疑义,”尼德·兰辩解说,“但不管晚餐或是午餐,服务员总是受欢迎的,管他送的是晚餐还是午餐。”

    “晚餐和午餐都上,”贡协议说。

    “对,”加拿大人说,“我们有享用两顿饭的权力,我嘛,我可要荣获双包了。”

    “那好哇!尼德,等着吧,”我回答道,“显然,这些陌生人并不想让我们饿死,因为,如果要饿死我们,昨天的晚餐就毫无意义了。”

    “不会是要把我们喂肥吧!”尼德反着说。

    “别胡说,”我回答道,“我们并没有落入吃人的野蛮人手里!”

    “一次不成惯例,一顿饭好吃不等于顿顿饭好吃,”加拿大人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好长时间没吃到新鲜肉了,果真如此,像教授先生,教授的仆人和我,我们三个健壮的大活人就正好……”

    “千万别胡思乱想,兰师傅,”我回答鱼叉手说,“尤其不能借题发挥,对主人发火,发火只会把事情搞糟。”

    “不管怎么讲,”鱼叉手说,“我都快成饿死鬼了,晚餐也罢,午餐也罢,饭菜不见送来嘛!”

    “兰师傅,”我劝解道,“我们得遵守船上的规矩,我以为,我们的胃口走在领班师傅开饭时间的前头了。”

    “没错!得把开胃时间调到开饭时间上来,”贡协议平心静气地说。

    “我算认识您了,贡协议朋友,”性急的加拿大人反驳道,“您既不上火,也不着急!总是风平浪静!您大概很有能耐吧,先念饭后经,后念饭前经,宁可活活地饿死,也不怨天尤人!”

    “怨天尤人有什么用?”贡协议问。

    “总可以出口气呗!这已经相当不错了。假如这些海盗——我称他们海盗是出于对他们的尊重,免得惹恼教授先生,因为他不让我叫他们吃人肉的野蛮人——假如这些海盗以为可以任意把我关在这只令人窒息的铁牢笼里,又可以对我的发火和咒骂置之不理,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算了,阿罗纳克斯先生,请坦率说吧。您认为他们会长时间把我们关在这只铁盒子里吗?”

    “说真的,我知道的并不比您多,兰朋友。”

    “不过,您估摸着如何?”

    “我估摸着,我们碰巧掌握了一个重要秘密。哦,如果潜水船一致要保守这个秘密,如果保密比保三个人的生命更重要,我看我们就危在旦夕了。要是情况相反,只要一有机会,这个把我们一口吞下的怪物,就会把我们送回我们同类居住的世界中去。”

    “除非他们把我们当船员一样看待,”贡协议说,“这样就会把我们留下……”

    “待到那个时候,”尼德·兰插话说,“有一艘比林肯号更快、更机灵的战舰来端掉这个海盗窝,把船员和我们一起送上大桅杆顶吸最后一口海风。”

    “分析得不错,兰师傅,”我回答说,“不过,据我所知,人家还没有向我们提出这方面的建议。事情还没有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因此,没有必要讨论该采取什么措施问题。我再说一遍,等一等再说,见机行事,不要没事找事。”

    “恰恰相反!教授先生,”鱼叉手回答道,依然固执己见,“应当有所作为。”

    “哦呵!什么作为,兰师傅?”

    “逃跑。”

    “陆上越狱尚且困难重重,海里越狱谈何容易,我认为绝对行不通。”

    “行了,尼德朋友,”贡协议请求道,“先生的意见您如何回答?我只能相信,美洲人也有理屈词穷的时候。”

    可以看出,鱼叉手神色尴尬,无话可说了。由于一次偶然的事故,我们才落到这般境地,在现在条件下,逃跑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有一个加拿大人就有半个法国人,尼德师傅的回答足以让人看到这一点。

    “这么说,阿罗纳克斯先生,”他思考片刻后又说,“难道您没有猜到,不能越狱的囚犯该怎么办?”

    “猜不着,我的朋友。”

    “很简单,想办法留下来就是。”

    “好极了!”贡协议说,“待在里面总比呆在上头或下头强!”

    “但先得把狱卒、看守和狱吏解决掉,”尼德·兰补充说。

    “什么,尼德?您真想夺这条船吗?”

    “我是很认真的,”加拿大人回答。

    “这不可能。”

    “那为什么,先生?总会有空子可钻的,好机会不用白不用,我看不让利用也难。如果船上只有二十几号人,他们无法让两个法国人和一个加拿大人退缩!”

    与其同鱼叉手争论下去,不如顺水推舟接过他的建议。于是,我只好回答:

    “让我们待机而动吧,兰师傅。但是,在此之前,我请您克制急躁情绪,我们只能智取,靠生气发火您是创造不了好机会的。因此,请您答应我,一定要接受现状,千万别动不动就发脾气。”

    “我答应您,教授先生,”尼德·兰回答,但口气很难让人放心,“一句粗话不出口,一个粗暴动作不出手,即使饭菜不及时也没关系。”

    “一言为定,尼德,”我回答加拿大人说。

    就这样,我们中止了谈话,各自好好考虑考虑。我承认,尽管鱼叉手充满自信,但我不抱任何幻想。尼德·兰刚才说总有空子可钻,我看并不成立。潜水船行动如此稳当,船上肯定有很多船员,一旦发生争斗,我们势必寡不敌众。再说,当务之急,我们首先得获得自由,可我们没有行动自由。我甚至想不出任何办法,可以从这个密封的铁皮牢房里逃出去。只要这古怪的船长想保守秘密——而保守秘密至少看来是可能的——他就不会让我们在船上自由行动。现在的问题是,他是想用暴力把我们甩掉,还是找一天把我们往陆地上某个角落一扔了事?这还是个未知数。但两种假设我觉得都很有可能成立,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鱼叉手才有望获得自由。

    何况我很明白,尼德·兰思考得越多,他的成见就越尖锐。我听到他喉咙里嘟嘟嚷嚷、骂骂咧咧个没完,也看见他摩拳擦掌具有威胁性。他站了起来,像笼中的困兽一样转来转去,无端对墙壁拳打脚踢。再说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个个饥肠辘辘,而这一回,服务员又迟迟不肯露面。如果人家真的对我们怀有好意的话,那么这一次却把遇难者的处境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尼德·兰胃口旺盛,经不起饥饿的折磨,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尽管他有言在先,但我还是怕他见到船上的人就大发雷霆。

    尼德·兰又闹了两个小时。加拿大人叫着,喊着,但无济于事。铁壁装聋作哑。我甚至听不到船内有任何声响,死一般寂静。船一动不动,因为船如果在航行,我就可以感觉到螺旋桨转动引起的船体颤动。船无疑已潜入大海深渊,与大地分属不同的世界了。死寂令人胆战心惊。

    我们被人抛弃,与世隔绝,孤坐牢底,我真不敢想象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与船长见面之后,我曾满怀希望,现在这种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了。那人温和的目光,慷慨大方的脸部表情,庄重高雅的举止,所有这一切正从我的记忆中消失。我现在看到的却是一个居心叵测的怪人,此人本应该是冷酷无情的人物。我感到他毫无人性,毫无同情心,是其同类的死敌,与他们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而且,此人把我们关在这座狭小的牢房里,让我们受尽饥饿的折磨,是不是故意激发我们可怕的恶念,从而把我们活活饿死?大难临头的念头在我心中熊熊燃烧,再加上胡思乱想,我感到莫名其妙地恐惧。贡协议波澜不惊,而尼德·兰则咆哮如雷。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响动。

    金属地板响起了脚步声。锁眼转动,门开了,服务员出现了。

    我还来不及上前阻止,只见加拿大人就扑向这倒霉蛋,把他打翻在地,掐住他的脖子。服务员被尼德·兰强有力的大手卡得喘不过气来。

    贡协议急忙上前从鱼叉手手中抢救被掐得半死的受害者,我也正要上去助他一臂之力,就在此时,我突然听到有人说了几句法语,弄得我目瞪口呆,木然不动:

    “消消气,兰师傅,还有您,教授先生,请听我说!”我们到底睡了多少时间,我不知道,但肯定很长,因为一觉醒来,我们彻底消除了疲劳。我是第一个醒来的。我的伙伴们还没有动静,只见他们像一堆懒虫似的躺在角落里。

    从硬邦邦的地板上起来,我就感到头脑轻松,思路清晰。于是,我便把这座牢房重新审视了一番。

    房内陈设没有丝毫改变。监狱还是监狱,囚犯依然是囚犯。不过,服务员乘我们睡觉之机,把餐桌收拾干净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的处境将得到改善,我反复思忖,我们会不会命中注定要无限期地在这牢笼里生活下去。

    这个前景令我难受,如果说我的头脑已经摆脱了昨夜的烦恼,但胸口却感到特别闷。我的呼吸困难起来。沉闷的空气已经满足不了肺腔叶片的运作。牢房虽然宽敞,但我们显然已经消耗了舱房内大部分的氧气。事实上,每人每小时需要消耗一百升空气中的氧气,但如果这一百升空气中含的氧气与二氧化碳差不多等量时,这种空气就不适合人的呼吸了。

    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给我们的监狱更换空气,当然,潜水船也不例外。

    我的脑子由此提出了一个问题。这座浮动府第的指挥官有什么解决问题的高招?是不是利用化学方法采气?比如将氯化钾加热得到氧气,用氢氧化钾吸收二氧化碳什么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必须与大陆保持某种联系,以便获得化学反应所必需的原料。他会不会采用高压方法把浓缩的空气压进储气罐里,然后根据船员的需求逐渐释放?这也有可能。或者,是不是还有更方便、更经济、更可行的高招,就像鲸那样,不时浮出水面呼吸,每隔二十四小时更换一次空气?不管怎么说,不管使用什么方法,我觉得还是小心为妙,应当尽早启用换气设施。

    没错,正当我气喘吁吁,拼命吸取牢房内仅有的稀薄氧气时,突然,我感到一阵凉爽,一股略带咸味的清新空气沁人肺腑。这正是含碘的海风,令人荡气回肠!我张开嘴巴,大口地吸气,心胸为之一爽。与此同时,我感到一阵摇晃,船体摆动虽然不算大,但震感千真万确。这条船,这个铁皮怪物,刚才显然升上洋面,用鲸的方式呼吸了。这条船的换气方式终于水落石出了。

    我痛快淋漓地享受这清新的空气,同时,我开始搜寻给我们输送有益气体的管道,也可以叫“输气管”吧,我很快就找到了。只见门的上方开有一个通风口,新鲜空气正是从那儿源源不断地吹进来,牢房中浑浊的空气就这样得到了更新。

    我正在观察的兴头上,尼德·兰和贡协议几乎同时醒来,也许是这股清新空气把他们吹醒过来的吧。只见他们揉了揉眼睛,伸了伸胳膊,一下子站了起来。

    “先生睡得好吧?”贡协议问我,还像往常那样彬彬有礼。

    “好得很,我的好小子,”我回答说,“那您呢,尼德·兰师傅?”

    “都睡死了,教授先生。可我不知道有没有搞错,我好像呼吸到一阵海风?”

    水手不可能搞错,我便向加拿大人讲了讲他睡后发生的事情。

    “好啊!”他说,“这完全可以解释我们听到的那一阵吼声,就是在林肯号发现所谓独角鲸的那阵子。”

    “合情合理,尼德师傅,那就是它呼吸发出的声响!”

    “只是,阿罗纳克斯先生,我没有一点时间概念了,也不知现在几点了,至少该吃晚饭了吧?”

    ? 落`霞-小`说ww w ,l u ox ia ,c o m

    “吃晚饭时间?我亲爱的鱼叉手,至少该说中饭时间,我们进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这就是说,”贡协议回答道,“我们睡了二十四小时。”

    “我看是这样,”我说。

    “我毫无疑义,”尼德·兰辩解说,“但不管晚餐或是午餐,服务员总是受欢迎的,管他送的是晚餐还是午餐。”

    “晚餐和午餐都上,”贡协议说。

    “对,”加拿大人说,“我们有享用两顿饭的权力,我嘛,我可要荣获双包了。”

    “那好哇!尼德,等着吧,”我回答道,“显然,这些陌生人并不想让我们饿死,因为,如果要饿死我们,昨天的晚餐就毫无意义了。”

    “不会是要把我们喂肥吧!”尼德反着说。

    “别胡说,”我回答道,“我们并没有落入吃人的野蛮人手里!”

    “一次不成惯例,一顿饭好吃不等于顿顿饭好吃,”加拿大人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好长时间没吃到新鲜肉了,果真如此,像教授先生,教授的仆人和我,我们三个健壮的大活人就正好……”

    “千万别胡思乱想,兰师傅,”我回答鱼叉手说,“尤其不能借题发挥,对主人发火,发火只会把事情搞糟。”

    “不管怎么讲,”鱼叉手说,“我都快成饿死鬼了,晚餐也罢,午餐也罢,饭菜不见送来嘛!”

    “兰师傅,”我劝解道,“我们得遵守船上的规矩,我以为,我们的胃口走在领班师傅开饭时间的前头了。”

    “没错!得把开胃时间调到开饭时间上来,”贡协议平心静气地说。

    “我算认识您了,贡协议朋友,”性急的加拿大人反驳道,“您既不上火,也不着急!总是风平浪静!您大概很有能耐吧,先念饭后经,后念饭前经,宁可活活地饿死,也不怨天尤人!”

    “怨天尤人有什么用?”贡协议问。

    “总可以出口气呗!这已经相当不错了。假如这些海盗——我称他们海盗是出于对他们的尊重,免得惹恼教授先生,因为他不让我叫他们吃人肉的野蛮人——假如这些海盗以为可以任意把我关在这只令人窒息的铁牢笼里,又可以对我的发火和咒骂置之不理,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算了,阿罗纳克斯先生,请坦率说吧。您认为他们会长时间把我们关在这只铁盒子里吗?”

    “说真的,我知道的并不比您多,兰朋友。”

    “不过,您估摸着如何?”

    “我估摸着,我们碰巧掌握了一个重要秘密。哦,如果潜水船一致要保守这个秘密,如果保密比保三个人的生命更重要,我看我们就危在旦夕了。要是情况相反,只要一有机会,这个把我们一口吞下的怪物,就会把我们送回我们同类居住的世界中去。”

    “除非他们把我们当船员一样看待,”贡协议说,“这样就会把我们留下……”

    “待到那个时候,”尼德·兰插话说,“有一艘比林肯号更快、更机灵的战舰来端掉这个海盗窝,把船员和我们一起送上大桅杆顶吸最后一口海风。”

    “分析得不错,兰师傅,”我回答说,“不过,据我所知,人家还没有向我们提出这方面的建议。事情还没有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因此,没有必要讨论该采取什么措施问题。我再说一遍,等一等再说,见机行事,不要没事找事。”

    “恰恰相反!教授先生,”鱼叉手回答道,依然固执己见,“应当有所作为。”

    “哦呵!什么作为,兰师傅?”

    “逃跑。”

    “陆上越狱尚且困难重重,海里越狱谈何容易,我认为绝对行不通。”

    “行了,尼德朋友,”贡协议请求道,“先生的意见您如何回答?我只能相信,美洲人也有理屈词穷的时候。”

    可以看出,鱼叉手神色尴尬,无话可说了。由于一次偶然的事故,我们才落到这般境地,在现在条件下,逃跑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有一个加拿大人就有半个法国人,尼德师傅的回答足以让人看到这一点。

    “这么说,阿罗纳克斯先生,”他思考片刻后又说,“难道您没有猜到,不能越狱的囚犯该怎么办?”

    “猜不着,我的朋友。”

    “很简单,想办法留下来就是。”

    “好极了!”贡协议说,“待在里面总比呆在上头或下头强!”

    “但先得把狱卒、看守和狱吏解决掉,”尼德·兰补充说。

    “什么,尼德?您真想夺这条船吗?”

    “我是很认真的,”加拿大人回答。

    “这不可能。”

    “那为什么,先生?总会有空子可钻的,好机会不用白不用,我看不让利用也难。如果船上只有二十几号人,他们无法让两个法国人和一个加拿大人退缩!”

    与其同鱼叉手争论下去,不如顺水推舟接过他的建议。于是,我只好回答:

    “让我们待机而动吧,兰师傅。但是,在此之前,我请您克制急躁情绪,我们只能智取,靠生气发火您是创造不了好机会的。因此,请您答应我,一定要接受现状,千万别动不动就发脾气。”

    “我答应您,教授先生,”尼德·兰回答,但口气很难让人放心,“一句粗话不出口,一个粗暴动作不出手,即使饭菜不及时也没关系。”

    “一言为定,尼德,”我回答加拿大人说。

    就这样,我们中止了谈话,各自好好考虑考虑。我承认,尽管鱼叉手充满自信,但我不抱任何幻想。尼德·兰刚才说总有空子可钻,我看并不成立。潜水船行动如此稳当,船上肯定有很多船员,一旦发生争斗,我们势必寡不敌众。再说,当务之急,我们首先得获得自由,可我们没有行动自由。我甚至想不出任何办法,可以从这个密封的铁皮牢房里逃出去。只要这古怪的船长想保守秘密——而保守秘密至少看来是可能的——他就不会让我们在船上自由行动。现在的问题是,他是想用暴力把我们甩掉,还是找一天把我们往陆地上某个角落一扔了事?这还是个未知数。但两种假设我觉得都很有可能成立,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鱼叉手才有望获得自由。

    何况我很明白,尼德·兰思考得越多,他的成见就越尖锐。我听到他喉咙里嘟嘟嚷嚷、骂骂咧咧个没完,也看见他摩拳擦掌具有威胁性。他站了起来,像笼中的困兽一样转来转去,无端对墙壁拳打脚踢。再说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个个饥肠辘辘,而这一回,服务员又迟迟不肯露面。如果人家真的对我们怀有好意的话,那么这一次却把遇难者的处境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尼德·兰胃口旺盛,经不起饥饿的折磨,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尽管他有言在先,但我还是怕他见到船上的人就大发雷霆。

    尼德·兰又闹了两个小时。加拿大人叫着,喊着,但无济于事。铁壁装聋作哑。我甚至听不到船内有任何声响,死一般寂静。船一动不动,因为船如果在航行,我就可以感觉到螺旋桨转动引起的船体颤动。船无疑已潜入大海深渊,与大地分属不同的世界了。死寂令人胆战心惊。

    我们被人抛弃,与世隔绝,孤坐牢底,我真不敢想象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与船长见面之后,我曾满怀希望,现在这种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了。那人温和的目光,慷慨大方的脸部表情,庄重高雅的举止,所有这一切正从我的记忆中消失。我现在看到的却是一个居心叵测的怪人,此人本应该是冷酷无情的人物。我感到他毫无人性,毫无同情心,是其同类的死敌,与他们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而且,此人把我们关在这座狭小的牢房里,让我们受尽饥饿的折磨,是不是故意激发我们可怕的恶念,从而把我们活活饿死?大难临头的念头在我心中熊熊燃烧,再加上胡思乱想,我感到莫名其妙地恐惧。贡协议波澜不惊,而尼德·兰则咆哮如雷。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响动。

    金属地板响起了脚步声。锁眼转动,门开了,服务员出现了。

    我还来不及上前阻止,只见加拿大人就扑向这倒霉蛋,把他打翻在地,掐住他的脖子。服务员被尼德·兰强有力的大手卡得喘不过气来。

    贡协议急忙上前从鱼叉手手中抢救被掐得半死的受害者,我也正要上去助他一臂之力,就在此时,我突然听到有人说了几句法语,弄得我目瞪口呆,木然不动:

    “消消气,兰师傅,还有您,教授先生,请听我说!”

  30. 匿名说道:

    我们到底睡了多少时间,我不知道,但肯定很长,因为一觉醒来,我们彻底消除了疲劳。我是第一个醒来的。我的伙伴们还没有动静,只见他们像一堆懒虫似的躺在角落里。

    从硬邦邦的地板上起来,我就感到头脑轻松,思路清晰。于是,我便把这座牢房重新审视了一番。

    房内陈设没有丝毫改变。监狱还是监狱,囚犯依然是囚犯。不过,服务员乘我们睡觉之机,把餐桌收拾干净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的处境将得到改善,我反复思忖,我们会不会命中注定要无限期地在这牢笼里生活下去。

    这个前景令我难受,如果说我的头脑已经摆脱了昨夜的烦恼,但胸口却感到特别闷。我的呼吸困难起来。沉闷的空气已经满足不了肺腔叶片的运作。牢房虽然宽敞,但我们显然已经消耗了舱房内大部分的氧气。事实上,每人每小时需要消耗一百升空气中的氧气,但如果这一百升空气中含的氧气与二氧化碳差不多等量时,这种空气就不适合人的呼吸了。

    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给我们的监狱更换空气,当然,潜水船也不例外。

    我的脑子由此提出了一个问题。这座浮动府第的指挥官有什么解决问题的高招?是不是利用化学方法采气?比如将氯化钾加热得到氧气,用氢氧化钾吸收二氧化碳什么的。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必须与大陆保持某种联系,以便获得化学反应所必需的原料。他会不会采用高压方法把浓缩的空气压进储气罐里,然后根据船员的需求逐渐释放?这也有可能。或者,是不是还有更方便、更经济、更可行的高招,就像鲸那样,不时浮出水面呼吸,每隔二十四小时更换一次空气?不管怎么说,不管使用什么方法,我觉得还是小心为妙,应当尽早启用换气设施。

    没错,正当我气喘吁吁,拼命吸取牢房内仅有的稀薄氧气时,突然,我感到一阵凉爽,一股略带咸味的清新空气沁人肺腑。这正是含碘的海风,令人荡气回肠!我张开嘴巴,大口地吸气,心胸为之一爽。与此同时,我感到一阵摇晃,船体摆动虽然不算大,但震感千真万确。这条船,这个铁皮怪物,刚才显然升上洋面,用鲸的方式呼吸了。这条船的换气方式终于水落石出了。

    我痛快淋漓地享受这清新的空气,同时,我开始搜寻给我们输送有益气体的管道,也可以叫“输气管”吧,我很快就找到了。只见门的上方开有一个通风口,新鲜空气正是从那儿源源不断地吹进来,牢房中浑浊的空气就这样得到了更新。

    我正在观察的兴头上,尼德·兰和贡协议几乎同时醒来,也许是这股清新空气把他们吹醒过来的吧。只见他们揉了揉眼睛,伸了伸胳膊,一下子站了起来。

    “先生睡得好吧?”贡协议问我,还像往常那样彬彬有礼。

    “好得很,我的好小子,”我回答说,“那您呢,尼德·兰师傅?”

    “都睡死了,教授先生。可我不知道有没有搞错,我好像呼吸到一阵海风?”

    水手不可能搞错,我便向加拿大人讲了讲他睡后发生的事情。

    “好啊!”他说,“这完全可以解释我们听到的那一阵吼声,就是在林肯号发现所谓独角鲸的那阵子。”

    ? 落|霞|小|说|ww w | l u ox i a | co M|

    “合情合理,尼德师傅,那就是它呼吸发出的声响!”

    “只是,阿罗纳克斯先生,我没有一点时间概念了,也不知现在几点了,至少该吃晚饭了吧?”

    “吃晚饭时间?我亲爱的鱼叉手,至少该说中饭时间,我们进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这就是说,”贡协议回答道,“我们睡了二十四小时。”

    “我看是这样,”我说。

    “我毫无疑义,”尼德·兰辩解说,“但不管晚餐或是午餐,服务员总是受欢迎的,管他送的是晚餐还是午餐。”

    “晚餐和午餐都上,”贡协议说。

    “对,”加拿大人说,“我们有享用两顿饭的权力,我嘛,我可要荣获双包了。”

    “那好哇!尼德,等着吧,”我回答道,“显然,这些陌生人并不想让我们饿死,因为,如果要饿死我们,昨天的晚餐就毫无意义了。”

    “不会是要把我们喂肥吧!”尼德反着说。

    “别胡说,”我回答道,“我们并没有落入吃人的野蛮人手里!”

    “一次不成惯例,一顿饭好吃不等于顿顿饭好吃,”加拿大人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好长时间没吃到新鲜肉了,果真如此,像教授先生,教授的仆人和我,我们三个健壮的大活人就正好……”

    “千万别胡思乱想,兰师傅,”我回答鱼叉手说,“尤其不能借题发挥,对主人发火,发火只会把事情搞糟。”

    “不管怎么讲,”鱼叉手说,“我都快成饿死鬼了,晚餐也罢,午餐也罢,饭菜不见送来嘛!”

    “兰师傅,”我劝解道,“我们得遵守船上的规矩,我以为,我们的胃口走在领班师傅开饭时间的前头了。”

    “没错!得把开胃时间调到开饭时间上来,”贡协议平心静气地说。

    “我算认识您了,贡协议朋友,”性急的加拿大人反驳道,“您既不上火,也不着急!总是风平浪静!您大概很有能耐吧,先念饭后经,后念饭前经,宁可活活地饿死,也不怨天尤人!”

    “怨天尤人有什么用?”贡协议问。

    “总可以出口气呗!这已经相当不错了。假如这些海盗——我称他们海盗是出于对他们的尊重,免得惹恼教授先生,因为他不让我叫他们吃人肉的野蛮人——假如这些海盗以为可以任意把我关在这只令人窒息的铁牢笼里,又可以对我的发火和咒骂置之不理,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算了,阿罗纳克斯先生,请坦率说吧。您认为他们会长时间把我们关在这只铁盒子里吗?”

    “说真的,我知道的并不比您多,兰朋友。”

    “不过,您估摸着如何?”

    “我估摸着,我们碰巧掌握了一个重要秘密。哦,如果潜水船一致要保守这个秘密,如果保密比保三个人的生命更重要,我看我们就危在旦夕了。要是情况相反,只要一有机会,这个把我们一口吞下的怪物,就会把我们送回我们同类居住的世界中去。”

    “除非他们把我们当船员一样看待,”贡协议说,“这样就会把我们留下……”

    “待到那个时候,”尼德·兰插话说,“有一艘比林肯号更快、更机灵的战舰来端掉这个海盗窝,把船员和我们一起送上大桅杆顶吸最后一口海风。”

    “分析得不错,兰师傅,”我回答说,“不过,据我所知,人家还没有向我们提出这方面的建议。事情还没有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因此,没有必要讨论该采取什么措施问题。我再说一遍,等一等再说,见机行事,不要没事找事。”

    “恰恰相反!教授先生,”鱼叉手回答道,依然固执己见,“应当有所作为。”

    “哦呵!什么作为,兰师傅?”

    “逃跑。”

    “陆上越狱尚且困难重重,海里越狱谈何容易,我认为绝对行不通。”

    “行了,尼德朋友,”贡协议请求道,“先生的意见您如何回答?我只能相信,美洲人也有理屈词穷的时候。”

    可以看出,鱼叉手神色尴尬,无话可说了。由于一次偶然的事故,我们才落到这般境地,在现在条件下,逃跑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有一个加拿大人就有半个法国人,尼德师傅的回答足以让人看到这一点。

    “这么说,阿罗纳克斯先生,”他思考片刻后又说,“难道您没有猜到,不能越狱的囚犯该怎么办?”

    “猜不着,我的朋友。”

    “很简单,想办法留下来就是。”

    “好极了!”贡协议说,“待在里面总比呆在上头或下头强!”

    “但先得把狱卒、看守和狱吏解决掉,”尼德·兰补充说。

    “什么,尼德?您真想夺这条船吗?”

    “我是很认真的,”加拿大人回答。

    “这不可能。”

    “那为什么,先生?总会有空子可钻的,好机会不用白不用,我看不让利用也难。如果船上只有二十几号人,他们无法让两个法国人和一个加拿大人退缩!”

    与其同鱼叉手争论下去,不如顺水推舟接过他的建议。于是,我只好回答:

    “让我们待机而动吧,兰师傅。但是,在此之前,我请您克制急躁情绪,我们只能智取,靠生气发火您是创造不了好机会的。因此,请您答应我,一定要接受现状,千万别动不动就发脾气。”

    “我答应您,教授先生,”尼德·兰回答,但口气很难让人放心,“一句粗话不出口,一个粗暴动作不出手,即使饭菜不及时也没关系。”

    “一言为定,尼德,”我回答加拿大人说。

    就这样,我们中止了谈话,各自好好考虑考虑。我承认,尽管鱼叉手充满自信,但我不抱任何幻想。尼德·兰刚才说总有空子可钻,我看并不成立。潜水船行动如此稳当,船上肯定有很多船员,一旦发生争斗,我们势必寡不敌众。再说,当务之急,我们首先得获得自由,可我们没有行动自由。我甚至想不出任何办法,可以从这个密封的铁皮牢房里逃出去。只要这古怪的船长想保守秘密——而保守秘密至少看来是可能的——他就不会让我们在船上自由行动。现在的问题是,他是想用暴力把我们甩掉,还是找一天把我们往陆地上某个角落一扔了事?这还是个未知数。但两种假设我觉得都很有可能成立,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鱼叉手才有望获得自由。

    何况我很明白,尼德·兰思考得越多,他的成见就越尖锐。我听到他喉咙里嘟嘟嚷嚷、骂骂咧咧个没完,也看见他摩拳擦掌具有威胁性。他站了起来,像笼中的困兽一样转来转去,无端对墙壁拳打脚踢。再说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个个饥肠辘辘,而这一回,服务员又迟迟不肯露面。如果人家真的对我们怀有好意的话,那么这一次却把遇难者的处境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尼德·兰胃口旺盛,经不起饥饿的折磨,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尽管他有言在先,但我还是怕他见到船上的人就大发雷霆。

    尼德·兰又闹了两个小时。加拿大人叫着,喊着,但无济于事。铁壁装聋作哑。我甚至听不到船内有任何声响,死一般寂静。船一动不动,因为船如果在航行,我就可以感觉到螺旋桨转动引起的船体颤动。船无疑已潜入大海深渊,与大地分属不同的世界了。死寂令人胆战心惊。

    我们被人抛弃,与世隔绝,孤坐牢底,我真不敢想象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与船长见面之后,我曾满怀希望,现在这种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了。那人温和的目光,慷慨大方的脸部表情,庄重高雅的举止,所有这一切正从我的记忆中消失。我现在看到的却是一个居心叵测的怪人,此人本应该是冷酷无情的人物。我感到他毫无人性,毫无同情心,是其同类的死敌,与他们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而且,此人把我们关在这座狭小的牢房里,让我们受尽饥饿的折磨,是不是故意激发我们可怕的恶念,从而把我们活活饿死?大难临头的念头在我心中熊熊燃烧,再加上胡思乱想,我感到莫名其妙地恐惧。贡协议波澜不惊,而尼德·兰则咆哮如雷。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响动。

    金属地板响起了脚步声。锁眼转动,门开了,服务员出现了。

    我还来不及上前阻止,只见加拿大人就扑向这倒霉蛋,把他打翻在地,掐住他的脖子。服务员被尼德·兰强有力的大手卡得喘不过气来。

    贡协议急忙上前从鱼叉手手中抢救被掐得半死的受害者,我也正要上去助他一臂之力,就在此时,我突然听到有人说了几句法语,弄得我目瞪口呆,木然不动:

    “消消气,兰师傅,还有您,教授先生,请听我说!”

  31. 说道:

    坎坎坷坷的看看看看
    一直看

  32. 匿名说道:

    坎坎坷坷的看看看看
    一直看

  33. 我们的微博说道:

    房内陈设没有丝毫改变。监狱还是监狱,囚犯依然是囚犯。不过,服务员乘我们睡觉之机,把餐桌收拾干净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的处境将得到改善,我反复思忖,我们会不会命中注定要无限期地在这牢笼里生活下去。

    这个前景令我难受,如果说我的头脑已经摆脱了昨夜的烦恼,但胸口却感到特别闷。我的呼吸困难起来。沉闷的空气已经满足不了肺腔叶片的运作。牢房虽然宽敞,但我们显然已经消耗了舱房内大部分的氧气。事实上,每人每小时需要消耗一百升空气中的氧气,但如果这一百升空气中含的氧气与二氧化碳差不多等量时,这种空气就不

  34. 我们的微博说道:

    复制 2020-02-25 17:31
    我们到底睡了多少时间,我不知道,但肯定很长,因为一觉醒来,我们彻底消除了疲劳。我是第一个醒来的。我的伙伴们还没有动静,只见他们像一堆懒虫似的躺在角落里。

  35. 我们的微说道:

    房内陈设没有丝毫改变。监狱还是监狱,囚犯依然是囚犯。不过,服务员乘我们睡觉之机,把餐桌收拾干净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我们的处境将得到改善,我反复思忖,我们会不会命中注定要无限期地在这牢笼里生活下去。

    这个前景令我难受,如果说我的头脑已经摆脱了昨夜的烦恼,但胸口却感到特别闷。我的呼吸困难起来。沉闷的空气已经满足不了肺腔叶片的运作。牢房虽然宽敞,但我们显然已经消耗了舱房内大部分的氧气。事实上,每人每小时需要消耗一百升空气中的氧气,但如果这一百升空气中含的氧气与二氧化碳差不多等量时,这种空气就不

  36. emm说道:

    hęłłô ęvęrÿøñ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