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十四章 · 2

[英]玛丽·雪莱2021年1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的苦难越是加重,敌人就越是得意。他还留下过这样的话:“作好准备,你的苦难才刚开始呢!用毛皮裹好自己,准备好充足的食物吧。在马上就要开始的旅行里,你的辛苦劳顿将让我这永恒的仇恨得到满足。”

这些嘲弄的话激起了我的勇气和坚韧,我决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我一面乞求上天的支持,一面斗志昂扬地在茫茫无边的荒原上坚持行进,直到远处出现的海洋在地平线上形成了最后的边界。啊!它和南方蓝色的海是多么不同呀!冰封雪盖!极度的荒凉和崎岖是它和陆地的差异。当年希腊人站在亚洲的山顶上见到地中海时,高兴得泪流满面,狂喜地欢呼,说他们的苦难终于到了尽头。而我呢,我没有哭,只是跪了下来,衷心感谢我的引导天使,因为他把我安全地引导到了我希望去的地方。我可以在这里和他拼个你死我活了——尽管他还在戏弄我。

在此之前几周我弄到了一架雪橇和一群狗,能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快速穿越雪地。我不知道那魔鬼是否也有这种便利条件。但是我发现,以前我每天都离他越来越远,而现在却越来越近了,到我见到海洋时,和他只有一天的距离了。我希望赶在他到达海岸前把他截住,因此我再次鼓起勇气往前猛冲。两天后,我来到海岸边一个很蹩脚的小村庄。我向居民打听那魔鬼,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他们说头天晚上有个巨人样的怪物来了,带了一支长枪和几把手枪,把村里的人全吓跑了,然后就把他们储存的过冬粮食全部抢去,放进了一架雪橇,还抓了一大群受过训练的狗去拉雪橇。他在雪橇上套好狗,当天晚上就继续前进,往海上去了。那个方向没有陆地,吓得要命的村民们非常高兴。他们估计他很快就会因为冰面垮塌而淹死,或是被永恒的冰霜冻死。

听见这消息,我突然感到一阵绝望:他还是逃掉了。我必须开始一场几乎没有尽头的追赶,越过海上那小山一样的冰碛,经受当地人也难以长时间忍受的严寒。我这个生长在阳光普照的宜人气候里的人,在这里很难有存活的希望。但是,一想起那魔鬼可能取得胜利,继续活下去,我的愤怒和复仇情绪就回来了,像狂潮一样冲垮了所有其他情绪。我在略微休息之后,又准备前进。休息时,一个个死者的幽灵就在我身边飘荡,激励我艰苦奋斗,报仇雪恨。

我把我那架陆用雪橇换成了能在崎岖的冰海上行走的雪橇,买了大量的食物,离开了陆地。

我说不清那以后我又走了多久。但我饱尝了艰苦,除了我心里那永恒的怒火,没有力量能激励我忍受如此的艰辛——我要给他正义的惩罚。崎岖的冰山一望无涯,常常挡住我的去路,我还常常听见威胁我生命的隆隆的海啸声。但是不久,霜冻又出现了,海上的路又安全了。

以我消耗的食物估计,我已经走了三个礼拜。希望不断增加,又不断在心里消失,常常逼得我流下绝望与悲哀的泪水。事实上,绝望几乎已经征服了我,我很快就要在痛苦面前倒下了。有一次,那些拉着我跑的可怜的动物通过无法想象的艰苦挣扎上了一座冰山的斜坡,到达了绝顶。有条狗累死了,我痛苦地观察眼前那辽阔的冰天雪地,却突然在阴霾的平原上看见了一个黑点。定睛一看,我发出了狂喜的吼叫。我看见的是一架雪橇,上面坐着那熟悉的庞大人影。啊!希望是怎么样地燃烧起来,再次冲进我心里的呀!我眼里噙满热泪,又匆匆擦掉,不让它影响我的视力,遮蔽那魔鬼的身影。然而,热泪还是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终于控制不住冲动,放声痛哭。

但那不是可以蹉跎的时刻。我把死狗解下,不让它拖累伙伴,给狗群饱餐了一顿,又休息了一个小时(这是绝对需要的,虽然我非常不愿意),然后继续前进。那雪橇仍然能够看见——除了偶尔有冰山的冰岩阻挡,它一直在我的视线中。我确实可以看见我在向他逼近。奔跑了两天之后,我看见我的敌人离我不到一英里了,我的心在胸腔里怦怦地跳了起来。

但是现在,在我几乎可以抓到我的敌人时,我的希望却突然消失了。我突然失去了他的踪迹,而且这次的情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令人绝望,因为我听见了海啸的声音。海浪在我脚下澎湃,情况越来越危险。我坚持前进,但是没有办法。风刮了起来,海浪咆哮了起来。冰面像地震一样剧烈地震动起来,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破裂了。这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不到几分钟,我和我的敌人之间就出现了一片汹涌澎湃的海。我被留在了一座漂浮的冰山上,那冰山在不断缩小,等待我的只有死亡。

我就这样惊惶不安地度过了好几个小时。有几条狗死去了,痛苦不断累积,我自己也快要倒下了。这时我却看见了你们的船。你们的船还停了下来,给了我获得援助和生命的希望。我没有想到会有船开到辽远的北方来,看见后不禁大吃一惊。我立即拆下了雪橇的一部分,改成了桨,当作工具,把我的冰筏子向你们的船划来。我已下定了决心,如果你们往南走,我仍然把自己交给海洋,坚决不放弃我的目标。我原打算能说服你们给我一条小船,让我继续追踪敌人。可你们是往北走的,又在我筋疲力尽时把我弄上了船,就在我很可能马上就会因为种种困难而死去之前——我仍然怕死,因为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啊!我的引导天使什么时候才能指引我到那魔鬼面前,让我获得安宁呀?我太需要安宁了。难道我必须死去,让他活着吗?果真如此的话,那你就向我发誓,华尔顿,绝对不要让他跑掉。你找到他,把他杀死,为我报仇雪恨。我是否敢要求你接过我这追踪之旅,承受我所承受过的种种艰苦呢?不,我没有那么自私。可是,在我死去之后,如果他出现了,如果复仇的神灵把他送到了你面前,你就必须发誓不让他活下去,不让他在我遭受的巨大苦难前幸灾乐祸,继续活下去,加长他黑暗罪行的名单。他很会狡辩,很能叫人信服,有一回他的话还几乎让我信服过。但是,别相信他,他的灵魂就和他的外表一样狰狞,充满了狡诈和魔鬼般的恶毒。别听他的,举起你的剑来,呼喊着威廉、贾斯汀、克莱瓦尔、伊丽莎白、我父亲和不幸的维克多的名字,对准他的心脏捅去!我会在这儿飘荡,指引你捅个正着的。(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