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四章

[英]玛丽·雪莱2021年1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久以后我就知道了我的朋友们的历史。那是一段段不能不在我心灵上留下印痕的历史。对于我这种完全没有经验的人来说,桩桩事件都是非常有趣又非常精彩的。

“那老人名叫德拉塞,出身于法国一个良好的家庭,在那里过了多年富裕的生活,受到达官贵人的尊重和同胞们的喜爱。他的儿子一出生就有官职,女儿是地位显赫的名媛。我来这儿前几个月,他们还生活在巴黎,一个奢侈的大城市,周围全是朋友,享有着德行、睿智、品位,再加上相当的财富所能提供的种种 欢乐。

-梦-阮-读-书w ww ^ m e n g R u a n^ c o m. 🌂

“莎菲的父亲给他们带来了灭顶之灾。她父亲是个土耳其商人,已经在巴黎住了多年,由于某种我不可能知道的原因,遭到了政府的厌恶。就在莎菲从君士坦丁堡赶来和他聚首那天,他被抓进了监狱,然后就受到审问,判了死刑。这判决之不公正异常明显,整个巴黎都愤怒了。大家认为他被判刑并非由于他所谓的罪行,而是由于宗教和他的财富。

“审判时费利克斯恰好在场,听见法庭判决后他愤怒得难以抑制,非常鄙弃。他当即发下庄严的誓言,要营救他出狱。然后他就四处奔走。在多次寻找门道进入监狱失败之后,他发现那建筑物的一侧没有守卫,那儿有扇结实的铁窗,从那里光线可以照到那不幸的伊斯兰教徒的地牢。老人在那里戴着镣铐,绝望地等候那暴虐判决的执行。费利克斯晚上来到了铁窗边,把营救他的打算告诉了囚徒。土耳其人很意外,也很高兴,为了燃起营救者的热情,他答应给他报酬和财富,费利克斯却拒绝了,对他的许诺嗤之以鼻。这时,可爱的莎菲正好来探视父亲。费利克斯一见那姑娘,就不能不在心里承认:这囚徒有个宝贝,足以回报他将经历的危险和痛苦。

“土耳其人立即看出自己的女儿在费利克斯心里留下了印象。为了让他更加专心致志地营救自己,他答应一逃到安全的地方就把女儿嫁给他。费利克斯处事稳重,没有接受这个建议,却也盼望着那可能性,认为那将给他带来终身幸福。

“在随后的日子里,营救那商人的准备工作一直在进行。那可爱的姑娘写来的几封信提高了费利克斯的热情。她设法用爱她者的语言表达了她的想法——她父亲的一个懂法语的仆人帮助了她。她用最热情的词句对他打算为她父亲所作的努力表示了感谢,同时也稍稍哀叹了自己的命运。

“我住在棚屋时,想办法弄到了他们的书写工具。那些信大多是阿加莎或费利克斯的笔迹。我离开前会把复件留给你——它们将证明我这故事是真实的。但是现在,太阳快落山了,我只能简要为你复述一下信件的内容。

“莎菲说她的母亲是个阿拉伯人,基督徒,被土耳其人抓去做了奴隶。由于她的美丽,她赢得了莎菲父亲的欢心,就成了他的妻子。那年轻的姑娘总是用热情崇高的话语来讲述她的母亲。她说她原本是个自由人,现在却成了奴隶,但是她蔑视枷锁。她以自己的宗教教义教育女儿,让她追求更高的智慧和独立的精神——这些对穆罕默德的女教徒来说都是犯忌的事情。她的母亲死了,可她的教育却永不磨灭地印在了莎菲心里。她一想起回到亚洲,被关进闺房的四壁之间,只允许以一些和她的性情追求格格不入的幼稚娱乐混日子,心里就难受。现在她已经习惯于恢宏的思想和崇高的道德,向往着和一个基督徒结婚,在一个妇女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国家里生活。

“土耳其人的死刑日期已经定了,但就在行刑前的那个晚上,他却逃出了监狱,去了离巴黎若干里格的地方——费利克斯以他父亲、妹妹和自己的名义办好了护照。之前他和父亲谈过这个计划,得到了他的支持。父亲以旅行的名义离开家,和女儿躲到巴黎的一个秘密地点去了。

“费利克斯领着逃亡者穿过法国,经过里昂,翻过切尼山,来到了意大利的来亨。商人决定在那里等候有利时机进入土耳其管辖的某个地点。

“莎菲决定在父亲离开之前一直陪伴着他。这时土耳其人重提了自己的承诺,要她和解救了他的人结合。于是费利克斯就陪伴着他们,等着结婚。在这段时间里,他与这位阿拉伯姑娘为伴。阿拉伯姑娘向他表达了最朴素最温柔的感情。他俩通过一个翻译对谈,有时也凭眼神交流。莎菲还为他唱她祖国的圣歌。

“土耳其人表面上纵容这样的亲密关系,让两个年轻的情人燃起希望,可心里却另有计划。他极不愿让女儿嫁给基督徒,却又怕自己的不冷不热引起费利克斯的不满。因为他知道,如果费利克斯把他出卖给意大利当局(他们那时住在意大利),他就在劫难逃了。他想悄悄带女儿跑掉。他作了许多计划,继续哄骗费利克斯,想一直欺骗到不需要欺骗的时候。从巴黎来的消息帮助他实施了这一计划。

“法国政府对囚犯逃跑一事非常愤怒。他们竭尽全力追捕越狱设计人,要予以严惩。很快,费利克斯的计划就被发现了。德拉塞和阿加莎被抓进了监狱。费利克斯得到了消息,他的幸福梦破灭了。一想起他那瞎眼的父亲和温和的妹妹被关在吵闹的地牢里,而自己却享受着自由的空气,而且和他所爱的人在一起,他就感到那是一种折磨。他立即和土耳其人商定,如果土耳其人能在他回到意大利之前找机会跑掉,莎菲便可以寄宿在来亨修道院里。安排妥当之后,他离开了那可爱的阿拉伯姑娘,赶去巴黎自首,以此来换取德拉塞和阿加莎的自由。

“但他并没有成功。德拉塞和阿加莎在监狱里关了五个月,直到审判开始。审判的结果是没收两人的全部财产,把他们永远驱逐出祖国。

“他俩在德国找了个村舍暂住。我就是在那里遇到他们的。费利克斯很快便发现,虽然他们因为那土耳其人遭到了旷古未有的迫害,那奸诈的土耳其人却在发现他的解救者遭到那样的贫穷和毁灭时,背弃了善良和荣誉,带着女儿离开了意大利,只侮辱性地给费利克斯送去了一点小钱,让他维持生活。

“我刚见到费利克斯时,正是这样的事情咬啮着他的心,使他成为全家最痛苦的人。他可以忍受贫穷,即便营救他人给他带来了不幸,他也引以为荣,但那土耳其人的背信弃义和他心爱的莎菲的失踪,却让他痛苦得无以复加,这才是无法弥补的。现在,这阿拉伯姑娘来了,把新的生命注入了他的灵魂。

“费利克斯被剥夺财产和地位的消息传到来亨时,那商人命令女儿作好回祖国去的准备,不要再思念她的情人。这命令违背了莎菲宽厚的天性。她想和父亲争辩,但是他重申了自己独断的训示后就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她。

“几天后那土耳其人来到女儿的房间,匆匆告诉她,他有理由相信他在来亨的住处已经暴露,当局马上就会将他引渡给法国政府。因此,他雇了一条船,几小时后就能将他送到君士坦丁堡。他打算把女儿托付给一个可靠的仆人,等他的大宗财产到达之后,从容地返回土耳其。

“待她单独一人时,莎菲下定了决心,作出了行动计划。她讨厌返回土耳其,她的宗教和感情对此都很抵触。她父亲有几份文件落到了她手里,从那儿她获悉她的情人被放逐了,也知道了他的居住地的名字。她犹豫了几天,终于下定决心,带了一些首饰和钱,又带了个女仆,离开了意大利,去往德国方向。女仆是来亨人,懂得土耳其的通用语言。

“她们安全到达了一个离德拉塞的农舍二十里格的市镇。但这时,她的女仆却得了重病。莎菲非常精心细致地照顾她,但那可怜的姑娘却死掉了,丢下阿拉伯姑娘孤身一人,既不懂得那个国家的语言,也不理解当地的风俗。不过,她却遇到了好人。那意大利女仆曾提起过她们要去的地方的名字。女仆去世后,她所住的房子的房东就作好安排,让莎菲安全到达了她情人的村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