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三章 · 1

[英]玛丽·雪莱2021年1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现在我要赶快讲述我故事里更动人的部分了。我要谈到的几件事以某些情感感动了我,改变了我,使我成了现在的样子。

“春天的脚步很快,天气温和,万里无云。令我感到惊讶的是,过去那么荒凉阴沉的地方,现在却是绿茵遍地,开满了最美丽的花朵,千百种馨香和美景愉悦着我的感官,使我神清气爽。

“就在这样一个日子里,这家人正稍作休息,老人弹着吉他,孩子们听着时,我注意到费利克斯脸上露出了无法描述的忧伤。他不住地叹气,他父亲见状,停止了演奏,从他那样子我猜想他问了孩子悲哀的原因。费利克斯以快活的口气作了回答。老人又开始弹奏,这时有人敲门了。

“是一位骑着马的女士,有个乡下人陪着,给她带路。女士一身深色服装,戴着厚厚的黑面纱,阿加莎问了她一个问题,那女士只简单地提起一个名字:费利克斯。那声音很悦耳,但和我所有的朋友的声音都不同。一听见这名字,费利克斯急忙来到女士身边。女士一看见他就掀起了面纱,我看见了天使般的面孔和表情:一头鸦羽般光亮的黑发梳成一个独特的发髻,一双黑色的眼睛顾盼生姿,却又温和似水,五官匀称,皮肤惊人地白皙,面颊上泛着可爱的红晕。

“费利克斯一见到她就快活异常,脸上的忧伤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令我难以置信的极度欢乐。他眼里闪着光,脸上泛起了欢乐的红晕。我觉得他那时简直和客人一样美丽了。这时,那女士似乎百感交集,她从她那可爱的眼睛边抹去了几滴泪水,向费利克斯伸出手来。费利克斯狂喜地吻了她的手,从我能辨明的声音看来,他是叫她‘甜蜜的阿拉伯人’。她好像没有听懂他的意思,只笑了笑。他扶她下了马,打发走了她的带路人,引她进了农舍。他和他爸爸交谈了一会儿,那年轻的客人跪到了老人膝前,想要亲他的手。他却扶她站了起来,热情地拥抱了她。

“我很快就发现,虽然客人发出的声音很清晰,说的却是自己的语言。村舍居民听不懂她的话,她也听不懂村舍居民的话。他们打了许多我不懂得的手势,但是我能看出,她的到来给这里带来了欢乐,驱散了他们的忧伤,有如阳光驱散了晨雾。费利克斯似乎特别高兴,满面笑容地欢迎了他的阿拉伯人。阿加莎,那永远温和的阿加莎,亲了亲可爱的客人的手,指着她哥哥做了几个手势,我猜那意思是:在客人到来之前她哥哥一直很悲伤。几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从脸上看去,他们都很高兴,是什么道理我就不明白了。很快,我从客人反复跟随他们说出的某些声音猜测,客人是在努力学习村舍居民的语言。我马上就意识到,我也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多学习他们的语言。客人在第一次上课时学会了二十来个词,大部分都是我以前就理解的。但我也有所收获,学会了几个新词。

“夜幕降临后,阿加莎和阿拉伯人很早就休息了。分手时费利克斯亲了亲客人的手,说了声‘再见,可爱的莎菲’。他自己却迟迟未睡,坐下来和他父亲谈了很长时间的话。因为他俩常常重复那可爱的客人的名字,我猜想他们谈话的主题就是她。我很想听懂他们的意思,就集中了注意力,却发现仍是徒劳。

“第二天早晨费利克斯出门干活儿去了。阿加莎做完日常家务后,那阿拉伯人就坐到老人膝前,拿起吉他弹奏起来。调子很美,非常迷人,我立即流下了悲喜交集的泪水。她唱了起来,声音时而高昂嘹亮,时而抑郁低回,带着丰富的起伏,有如林里的夜莺。

“她唱完之后,把吉他递给了阿加莎。阿加莎起初还推让,后来就弹了一支朴素的曲子,和客人那神奇的调子很不相同。老人似乎激动了,说了几句,阿加莎努力向莎菲解释。老人似乎是想表示:莎菲的音乐给了他最大的快乐。

“现在,他们的日子过得跟从前一样平静。唯一的变化是我朋友们的脸上总是欢欢喜喜,不再忧伤了。莎菲总是那么快活,她的语言和知识都在飞快地进步,我也在跟着进步。两个月后,我已开始懂得我的保护者们的大部分话语。

“与此同时,草木覆盖了黑色的土地,翠绿的河岸上点缀起了无数芬芳美丽的花朵,森林在月光下反射出星星点点的光。太阳更温暖了,黑夜晴和而馨香。晚上的漫步带给我极大的快乐,只是太阳出山晚了落山早了,黑夜长了许多。因为害怕再碰上我进入第一个村庄时所碰上的那类灾难,我从不敢在白天出门。

“为了更快地掌握语言,我的白天都用来仔细观察。我可以夸口说,我的进步要比那阿拉伯人快。她理解得很少,说话老结巴,而我却能听懂,而且几乎可以模仿出他们说出的每一个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