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一章 · 2

[英]玛丽·雪莱2021年1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醒来时已是中午。太阳照在白皑皑的地上,明晃晃的,它的温暖吸引了我。我找出一个袋子装好那农民剩下的早餐,决定继续前进。我在原野里走了几个小时,黄昏时来到了一个村庄。村庄那东西看上去多神奇呀!在我面前陆续出现的一间间茅屋、整齐的农舍和高大的建筑,使我不能不肃然起敬。见到园子里的蔬菜、农舍窗台上放着的牛奶和奶酪,我产生了食欲。我进了一家最漂亮的农舍。可我的腿刚迈进门,孩子们就尖叫起来,一个妇女吓得晕了过去。整个村子都惊动了。有的人跑了,有的人则过来攻击我。石头、棍子,各种武器都向我飞来,我满身是伤。我向原野上跑,然后就心惊胆战地躲进了一个低矮的棚屋。屋里东西极少。在见识过村里那些‘宫殿’后,这里显得很寒碜。不过棚屋却在一家农舍隔壁。农舍看上去倒是规整,令人愉快。由于刚才那惨痛的经历,我不敢再进那门了。我的隐蔽地是用木头建造的,太矮,我要是进去就几乎坐不直身子。地上没有木板,是泥地,却也干燥。虽然有风从无数缝隙吹入,但它仍是个能躲雨避雪的好地方。

“于是我钻进去躺了下来。我很高兴找到了一个隐蔽地,虽然寒碜,却可以逃避季节的折磨,更可以逃避野蛮的人类。

“天一亮我就从窝里爬出来,想看看隔壁的农舍,再决定能否在我找到的这个住处待下去。这住处和农舍背靠背,三面都被包围,只有一面敞开着,通向猪圈和一个清澈的水池,我可以从那里进出。我用石头和木柴把所有缝隙都堵上了,以免被人看见。石头和木柴可以在必要时取掉,我出入自由。只有猪圈方向透过些许光线,但对我说来已经够了。

“像这样安排好了住处,我又在地上铺上干草。这时,我看见远处有个人影,就立马躲了起来,因为我对昨晚的遭遇记忆犹新,不愿受他摆布。好在我已准备好一天的粮食:一大块粗面包,偷来的。我还偷来了一个喝水用的杯子,有了它就比用手从附近干净的小溪里捧水喝方便多了。垫高之后地面能保持干燥。因为靠近农舍的烟囱,这小窝倒相当暖和。

“像这样作好了安排,我就决定在这个棚屋里住下去,直到出现新情况使我改变决定为止。这地方和我原来栖身的荒凉的树林相比,确实是个天堂——树林里地面总潮湿,树枝还滴雨。我高高兴兴吃了早餐,正想拆下一块木板去取点水,却听见了脚步声,从缝隙里一看,只见一个年轻女人,头上顶着个水桶,从我的棚屋前走过。她很年轻,样子很温和,和我见过的村民和农舍仆人不同。但是她穿得很寒酸,只有一条粗布蓝裙子和一件亚麻布短外衣。金色的头发编成辫子,没有装饰。她看上去很坚毅,但是流露出忧伤。大约一刻钟以后,她回来了,头上顶着的水桶里装了不少牛奶。那负担似乎让她感到沉重。一个面色更加绝望的青年在路上迎了上去。他带着悲哀的情绪发出一些声音,从她头上接下奶桶,送进了农舍。她跟了进去,和他一起不见了。很快我又看见那青年,他手上拿了工具,穿过农舍后面的原野。那姑娘也在忙,有时在屋里,有时在院子里。

“我检查了我的住处,发现农舍以前有扇窗户是开在我这小棚屋的墙上,只是用木板遮了起来。一块木板上有条几乎看不出的窄缝,眼睛可以望过去。通过这缝隙我可以见到一个小房间,粉刷过,很干净,但是几乎没有家具。在一个角落里坐了一个老人,靠近小火炉,双手支着头,似乎心情很差。姑娘忙着收拾房间。不一会儿,她从抽屉里取出一个东西,双手捧着,来到老人身边坐下。老人顺手拿起一个工具,在那东西上演奏起来,发出一种比夜莺和画眉的歌声还好听的声音。即使我这样从没见过美丽事物的可怜虫也觉得那场面十分甜蜜!那老村民的银发和慈祥面容赢得了我的尊敬,年轻女人温和的态度也博得了我的喜爱。老人演奏了一支甜蜜又忧伤的曲子,我看见他那可爱的伴侣眼里涌出了泪水。可那老人没有注意,直到她发出了可以听到的抽泣声。这时老人发出了一些声音,那美丽的人儿放下手里的活儿,来到他面前跪下了。老人扶她站了起来,慈祥深情地望着她笑了。我感到一种独特的情绪,混合了快乐与忧伤,具有无法抵抗的力量。以前我无论饥寒或是饱暖,从没有过如此感受。那情绪叫我吃不消,我离开了窗户。

“那以后不久,男青年背着一捆柴火回来了。年轻女人到门口迎他,帮他取下柴火,抱了些进屋,放到炉火上。然后他俩去了农舍一角。他拿出一大块面包和一片奶酪,她似乎很高兴,就进菜园采了些蔬菜的叶和根,放进水里,端到火上,然后又去做家务。男青年又上菜园去了,似乎是忙着挖地,拔出根来。像这样忙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那年轻女人又和他一起干了会儿活儿,之后两人就进屋来了。

🥑 梦=阮=读=书~w w w =m e n g R u a n = c om

“这期间那老人一直在沉思,见他俩进来,就露出了较为快活的神色。他俩坐下来用餐,很快就吃完了。年轻女人又忙着收拾房间。老人由男青年搀扶着出门,在太阳里走了一会儿。这两个杰出的人的对比真是美妙得无法比拟。一个满头银发,老迈年高,慈祥地微笑着;一个则颀长文雅,五官匀称,无比精美。他们的目光和神态都流露出极度的忧伤和绝望。老人回到农舍,男青年拿起早晨没有用过的工具,到田野里去了。

“不久,夜幕降临。但令我异常惊讶的是,村民们用蜡烛制造了光,延长了白天。我还高兴地发现,太阳落山并没有结束我观察这些人类邻居的快乐。到了晚上,那年轻女人和她的伙伴各有各的活动——我不懂得的活动。老人再次拿起乐器,让它发出了早晨曾令我沉醉的异常美妙的声音。他刚停下,那青年又开始了活动。不是演奏,而是发出声音。那声音很单调,既不像老人的乐声,也不像鸟儿的啁啾。之后我才明白,他是在朗读。但那时我对字词的道理还完全不理解。

“像这样活动了一会儿,他们就灭掉了蜡烛,停止了活动,估计是休息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