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一章 · 1

[英]玛丽·雪莱2021年1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费了相当的力气才回忆起我生命的最初阶段。一切都显得混乱而模糊。种种离奇的感觉抓住了我。视觉、听觉、嗅觉和触觉是同时出现的。而我体会到各种感受的区别则是很长一段时间以后的事。记得是一种很强的光刺激了我的神经,我只好闭上眼。然后我就被黑暗笼罩,心里深感不安。可我刚因为这感觉睁开眼,光又落到了我身上。我走动起来,我相信是下了楼。但很快我就感到了知觉上的一个巨大变化。以前我周围全是半明不暗或黑暗的东西,我看不见也摸不着。可现在我感到已经可以随意走动,没有不能回避或克服的障碍了。光对我的压迫越来越大,热也令我厌倦。我寻找能荫蔽自己的地方,在离英戈尔斯塔特不远的森林里找到了。我在那里的小溪边躺下,消除身体的疲劳,一直躺到饥渴难忍。这痛苦使我从近乎休眠的状态中惊醒过来。我吃了一些挂在树上和落在地上的浆果,喝了点溪水解渴,然后躺了下来,又被睡眠征服了。

“我醒来时天已黑了。我感到了冷,也很害怕,似乎从本能上感到了自己的孤独凄凉。在我离开你的住所之前,由于感到冷,我穿了几件衣服。但是那已经不能让我抵挡夜间的风露。我是个孤苦伶仃、走投无路的可怜人。我一无所知,什么都分辨不清,只感到痛苦从四面八方向我逼来。我坐下来,哭了。

“很快,一片柔和的光从天上悄悄闪现,给了我愉快的感觉。我惊跳起来,看见一个辉煌的东西[1]从树木间露了出来。我惊讶地呆望着。那东西移动得很慢,却照亮了我的路。我又出去找浆果。我在一棵树下发现了一件很大的外衣,我仍然感到冷,就把它披在身上,坐了下来。我心里一团糟,没有清楚的意识,只感到光、饿、渴和黑,耳朵里有数不清的声音。各种气味也从四面八方招呼我。我唯一能分辨出的就是那明亮的月亮。我眼望着它,心里感到快活。

[1] 指月亮。

“白天和黑夜交替了几次,晚上那圆球缩小了许多,这时我也开始能区别出不同的感觉了。我逐渐看清了给我水喝的清澈的小溪和用枝叶遮蔽我的树木。最初发现一种美妙的声音传入我耳里时,我非常高兴。后来才发现那声音发自一种小东西的喉咙,那东西长了翅膀,常常遮去我眼前的光。我也能更准确地观察周围东西的形象,看见了包围我的光的天篷的边缘。有时我试着发出鸟儿那好听的歌声,却没有做到。有时我想以自己的方式表达情绪,可我迸发出的那种含混刺耳的声音反倒吓得我不敢出 声了。

“月亮在夜空中消失了,然后再次出现,不过变小了。我还待在树林里。这时我已经有了清楚的感觉,头脑里每天都有新的概念。我的眼睛习惯了光,看见了事物的确切形象。我区别开了虫子和野草,然后又一步步地区别开了不同的野草。我发现麻雀发出的声音不好听,而乌鸫和画眉的声音却悦耳动人。

“有一天,我冷得难受了,找到了流浪乞丐留下的一个火堆。火堆给我的温暖叫我快活得不得了。我一高兴就把手伸到火炭上,却立即大叫了一声,缩了回来。好奇怪呀!同样的东西竟能产生完全相反的效果!我检查了火的原料,发现是木头烧的,急忙弄到了一些树枝,可树枝是湿的,点不燃。我心里难受,就静静地坐着,望着火燃烧。我放在火堆边的树枝给烤干了,烧了起来。我想了想,摸了摸不同的树枝,发现了原因。于是我花了些功夫,弄来大量的树枝,烤干了就有大量的柴火了。黑夜到来,带来了睡意,我非常担心火会熄灭。我用干柴火把它压上,再盖上潮湿的树枝,然后才在地上铺开大衣,进入了梦乡。

“醒来时天已亮了,我第一个担心的就是火。我揭开树枝,很快,一阵微风就扇出了火焰。这个我也观察到了,于是用枝条做了一把扇子。火快熄灭时,我一扇,火就旺了。夜幕再次降临时,我还快活地发现,那火不但发热,而且发光。这个发现对我的食物也大有用处。因为我发现某些旅客扔掉的东西比我从树上摘来的浆果好吃多了。我也就学着用同样的办法烘烤食物。我把食物放到火炭上,发现浆果一烧就焦了,而坚果和块茎类食物却好吃了许多。

“不过,食物越来越少了。我常常要花一整天才能找到几颗橡果来解决难熬的饥饿。发现这个问题后,我决定离开栖身之地,去寻找更容易满足欲望的地点。但如果离开,我就不得不放弃偶然得到的火堆。我非常难受,因为不知道怎样造火。我花了很多时间严肃思考了这个难题,却想不出任何办法,只好放弃了留住火的打算。我用大衣把自己一裹,就穿过树林,向落日的方向走去。我像这样随意走了三天,终于来到了一片开阔地。前一天晚上那里才下过雪,土地上白皑皑的一片,很荒凉。我发现地上有一种湿的东西,冰凉的,冻得脚生疼。

“那时是早晨七点左右,我非常想得到食物和荫蔽之所。最后终于发现了一间小茅屋,无疑是为了方便牧羊人而搭成的。我非常好奇地仔细观察,见门开着,就走了进去。一个老头坐在屋里的火炉边,正在炉子上做早饭。他听见声音,转过头来,一见到我就大声地尖叫,蹿出屋子跑进了旷野。凭他那病弱的身躯,竟能跑得如此之快。他那样子和我所见过的东西都很不同,再加上他的逃跑,叫我多少吃了一惊。但那小茅屋的样子却迷住了我。那里雪和雨都进不去,地面也是干燥的。这就为我提供了一个精妙的庇护所,我就像受了火海焚烧的魔鬼来到了群魔殿一样,狼吞虎咽地吃掉了牧羊人剩下的早餐:面包、牛奶、奶酪和酒——我不喜欢酒。然后就被疲劳所征服,躺在干草上睡 着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