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章 · 1

[英]玛丽·雪莱2021年1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我一直在峡谷里漫游。我站在阿维农河的源头,那源头是一条冰川。冰川从山坡上缓缓流下,在峡谷里形成了冰河。陡峻的山坡耸立在我眼前,悬在我面前的就是冰川的冰墙。几株松树被冲倒了,散落在我身边。富丽堂皇的大自然威严肃穆,一片寂静,只偶然能听到波涛声、群山间大块流冰的撞击和破裂声以及雪崩声。积聚的冰块宛如大自然的玩物,按照无声的永恒法则挤压和崩裂。崇高壮丽的景色给了我所能得到的最大安慰,把我从琐碎的情绪里解放了出来。虽然我的烦恼尚未消除,但还是有所缓解,我的心情得以平复,也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一个多月来的种种思虑。晚上,我回房休息,在昏睡里(如果能称之为昏睡的话),我白天为之深思的雄伟形象在我身边聚集:洁白的雪峰,闪亮的冰柱,苍翠的松林,光秃秃的深谷,翱翔云霄的雄鹰。它们全都聚集在我身边,嘱咐我安睡。

可当我次日清晨醒来时,它们到哪儿去了呢?激励我灵魂的这一切都随着睡梦化为乌有。阴暗的忧伤又给我的每一个念头笼上了阴霾。外面下着倾盆大雨,浓雾掩盖了山顶,我再也见不到我巍峨的朋友们的面容了。可我仍然要穿透那雾幕,到它们茫茫的隐身处去寻找它们。狂风暴雨算得了什么?我把骡子牵到门前,决心爬到蒙坦弗特山的顶峰去。我想起了那永远在移动的浩瀚冰川,想起了我第一次见到它时的感受。它给我带来了崇高的狂喜,给我的灵魂装上了翅膀,让它从这昏暗的世界向光明和欢乐的天空飞去。大自然令人敬畏的巍峨景象总让我心灵肃穆,使我忘却生活的忧患。因为我对那道路很熟,而第三者在场又可能破坏那景色独立的浩瀚感,我决心不用向导,一个人往山 上去。

山很陡,但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还是可以爬上那陡峻的高峰。景色荒凉得可怕。冬季的冰崩留下的千万道划痕历历可见,压倒的树木到处偃卧。有的全毁了,有的被折弯了,靠在伸出的岩石上,有的则斜搭在别的树上。越往上走,小路被横插的雪谷阻断得越厉害,还有石块时不时地落下。有一种山石特别危险,即使是最小的声音,比如大声说话,也能震动空气,给说话者带来灭顶之灾。松树不高,也不苍翠,但是凝重森严,为景色平添了几分肃穆。我俯瞰身下的峡谷,漫漫的雾霭从流穿峡谷的河面升起,化作一个个云雾的圈,缭绕在对面的一座座山上。山顶就隐藏在那永恒的雾霭里。雨从黑暗的空中洒下,加重了周围一切留给我的凄凉抑郁。天呀!人类为什么要夸耀自己比别的生灵更敏感呢?这反而使他们更受制于外界事物。如果我们的冲动只限于满足饥渴与欲望,我们大体是能够自由的。但是现在,每一股吹来的风,每一句偶然的话,以及那话所表达的意境,都能令我感动。

我们休息,可一个梦境就足以毒害睡眠。
我们起床,可一个念头就足以污染一天。
我们感受、思考、推理、啼哭,或欢笑,
或陷于想入非非的烦恼,或是自在逍遥,
全都一样。因为,无论是痛苦或是欢畅,
让它们消失的路都永远开放。
人类的过去不可能像他的未来:
除了不变本身,没有什么能永远存在。

我到达峰顶时差不多已是正午。我在岩石上坐了一会儿,俯瞰着冰凌的海。一重薄雾笼罩着冰海和周围的群山。不久以后,微风吹散了薄雾,我下坡来到了冰川附近。冰川表面有起有伏,升起处如怒海波涛,落下处露出深深的裂口。只有差不多一里格宽的冰川,我却花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横穿过去。对面的山是一道笔陡的、光溜溜的悬崖。我现在所站的地点正好面对着蒙坦弗特山,离它大约有一里格远。勃朗峰以令人心悸的威严耸立在蒙坦弗特山后面。我在一个岩窟里停了下来,注视着那浩瀚神奇的景色。那海,或者说那巨大的冰河,在它所依傍的山峰间流动着——险峻的峰顶宛如悬在一个个岩窟上。闪亮的冰峰穿出云层,在阳光里闪耀。此时,我这烦恼的心似乎舒缓了些,感到了某种欢乐。我惊叹道:“游荡的精灵啊,如果你们真在游荡,就不要在你们那狭窄的床上休息吧!容许我获得点微弱的快乐,否则就把我带走,让我离开生命的欢乐,去做你们的伴侣。”

话音未落,我突然看见远处有个人影正以超人的速度向我走来。那些冰河裂口我是小心翼翼才走过来的,可他几蹦几跳就过来了。到他靠近时,我才发现他那身材也超乎常人。我一着急,眼前一阵模糊,差点晕过去。可很快我就被凛冽的山风吹醒了。那人越走越近,我看清楚了:他就是我制造的那个魔鬼,一个恐怖的庞然大物!我既愤怒又恐惧,浑身直发抖,决定等他过来之后再逼近他,和他决一死战。他走近了,脸上表现出严重的痛苦,还混杂着憎恶和恶毒。而他那非人的奇丑使他恐怖得几乎叫人类的眼睛无法直视。我根本不想打量他。刚开始时,愤怒和仇恨使我几乎说不出话来。回过神来以后,我只想用愤怒的仇恨和表示轻蔑的话句压倒他。

“魔鬼!”我大叫,“你还敢到我面前来吗?你就不怕我严厉地制裁你,伸出胳臂打破你那恶毒的脑袋吗?滚!凶险的害人虫!要不你就站住,让我把你碎尸万段!啊!我真希望能结束你那恶毒的生命,让你杀害的人复活!”

“我早就料到你会这样对待我,”魔鬼说,“卑鄙的人谁都厌恶,可我是最苦难的人,竟也遭到所有人的厌恶!你也厌恶我,叫我滚。我是你制造的,我和你紧密相连。除非毁灭我们其中之一,否则我们无法一刀两断!你还想杀死我!你怎么敢拿生命开这样的玩笑?倒不如履行你对我的义务,我也会保证你和其他人平安。否则,我就把死神的嗉子塞得满满的,直到它喝饱了你亲友们的鲜血!”

“多么歹毒的怪物!魔鬼!你犯下如此罪行,即使遭受地狱酷刑的惩罚也嫌太轻!恶毒的妖怪!你这个恶魔!因为我制造了你,你就来责备我。那好,你就来吧,让我把自己不经意点燃的生命之火扑灭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