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九章 · 1

[英]玛丽·雪莱2021年1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连串急速出现的事件让我们百感丛生、心情跌宕,之后所能得到的却只是无能为力的死亡般的平静,灵魂也没有了希望和畏惧,对于人类的心灵来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贾斯汀死了,她安息了;我却活着,血液还在我血管里自由地流动,沉重的绝望和悔恨还紧压在我的心头,无法摆脱。我夜不能寐,因为干出了无法描述的恐怖勾当,我像个邪恶的妖魔一样不安。而且,我深信以后还会出现更多的祸害,多得多的祸害。虽然弥漫在我心里的是善意和对德行的爱——我是怀着善意开始生活的,渴望有机会施展抱负,造福于人类,可现在,这一切都化为泡影。我的良心无法平静,我被悔恨攫住了。良心的平静可以让我在回忆往事时心安理得,从而产生新的希望,而悔恨却把我匆匆送进了地狱般的折磨。那是言语所无法形容的。

这种心境侵蚀着我的健康,很可能从遭到第一次打击后我就没有完全正常过。我对所有人都避而远之,一切欢声笑语对我都是折磨。我的唯一安慰就是孤独——死亡一样的深沉幽暗的 孤独。

父亲注意到了我的性格和日常行为上的变化,便努力用他那清白的良心和平静的生活所推导出的生活真谛唤醒我的勇气,驱除覆盖着我心灵的阴霾。“维克多,你不觉得——”他说,“我也痛苦吗?我比谁都更爱你的弟弟(说这话时他流下了眼泪),可是,活着的人不是还有责任控制自己,不让无节制的忧伤增加别人的痛苦吗?你对自己也有责任,因为过度的悲伤会影响人的进步和欢乐,甚至影响日常工作的完成。如果是这样,这个人是不适宜在社会上生活的。”

🍐 梦`阮-读`书ww w ,m e n gR u a n ,c o m

这个建议虽然很好,在我身上却根本不适用。如果我的痛苦里没有混杂悔恨、惊人的恐怖和其他情绪,我本应该控制住悲哀,去安慰大家。现在我却只好绝望地看了爸爸一眼,算是回答,尽量避开他的目光。

这时我们全家又搬回了卑尔丽伏。我特别高兴。住在日内瓦城里,一到晚上十点就固定要关上城门,我就不能再在湖上流连了。现在,我自由了。我常常在全家上床之后泛舟湖上,一游就是几个小时。有时还升起船帆,让风推着走,来到湖心再让船自由漂荡,自己则沉浸于痛苦的回忆中。除了靠近湖岸时能听到青蛙和蝙蝠发出刺耳的鸣声之外,我就是这万籁俱寂的美丽天堂里唯一的生灵。这时,我产生过一个念头:跳进那寂静的湖水,把我和我的灾难永远淹没。但是,我又想起了我那受着苦的勇敢的伊丽莎白,于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我深爱着伊丽莎白,她和我的生命是联系在一起的。我也想到了父亲和我那还活着的弟弟。我能像这样卑劣地逃走,把他们暴露在我所释放的魔鬼面前而无人保护吗?

在这些时刻我总是失声痛哭。我很希望自己的心复归平静,为人们提供安慰和快乐,但那已是不可能的了。悔恨消灭了一切希望,我干出的坏事无法挽救。我每天都在担心,怕我炮制出的魔鬼又犯下新的罪孽。我隐隐约约有一种感觉:事情还没有结束,那东西还可能干出更为彰明较著的,几乎可以抹掉对过去的一切记忆的极其恐怖的罪行。只要我身后还有我所爱的人和物,我就总是提心吊胆的。我对这魔鬼的憎恶确实是无法想象的。一想到我糊里糊涂炮制出的这个生命,我就咬牙切齿,双目喷火,恨不能立即把他消灭。一想到他的罪行和恶毒,我就按捺不住满腔的仇恨和报复情绪。如果我能在安第斯山的顶峰把他扔下崖去,我就能以朝圣的虔诚攀登到峰顶。我希望再次遇见他,把我最严厉的憎恶扔到他头上,为威廉和贾斯汀报仇。

我们家成了一个哀悼之家,最近的事件之恐怖深深地影响了父亲的健康。伊丽莎白悲痛而消沉,无法再从日常生活中获得任何乐趣。她似乎觉得一切快乐都是对死者的亵渎,永远的忧伤和眼泪才是对那被摧残的无辜者的致敬。她不再是当初那个和我一起在湖岸漫步,欢天喜地地谈论着我俩未来远景的快活姑娘了。要让我们对这世界不存幻想的种种悲伤降临到她身上,令她消沉,让她失去了最可爱的笑容。

“我亲爱的哥哥,”她说,“在我想到贾斯汀 · 莫里茨的痛苦的死亡时,我对这世界和它的各个组成部分的看法就和过去完全不同了。以前我把从书本上见到和听别人说起的邪恶和不公正都看成往昔的故事或想象里的东西,至少是很辽远的,要理解它们,凭的是人们的理性而不是想象。但是现在,痛苦已进入我们家。在我眼里人变成了妖怪,渴望喝彼此的血。这当然是邪恶的。大家都认为那可怜的姑娘有罪,如果她真犯下了她因之遭难的罪行,她就绝对是全人类里最堕落的人。为了区区珠宝,竟然杀死了她恩人和朋友的儿子,她自己从小带大的孩子——表面上她非常喜爱他,就像喜爱自己的孩子一样!我不赞成处死任何人,但也觉得这样的人不适宜在人类社会里存留。可她是无辜的,我知道,也能感觉到她的清白。你也有同样的看法。这更坚定了我的信念。哎!维克多,在假象看上去是那么真实的时候,谁还能保证自己肯定能幸福呢?我感到自己似乎走在悬崖边上,而千百万人还在往那里挤,想要把我挤下万丈深渊。威廉和贾斯汀都已被杀害,而杀人犯却逃掉了,在世上逍遥,甚至可能受到尊敬。可是,即使我以同样的罪名被送上绞刑架,也不愿和这样的恶棍交换位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