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八章 · 3

[英]玛丽·雪莱2021年1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哭泣着住了嘴,然后又继续说:“我想起来就恐怖,亲爱的小姐,你能相信你的贾斯汀,你受到祝福的姑母曾非常信任的、你也很喜欢的贾斯汀,能干出那样恐怖的事来吗?那是除了魔鬼,谁也干不出来的罪行呀。亲爱的威廉,受到上帝祝福的最亲爱的孩子!我马上就要在天堂里和你相见了,在那里我们俩都会幸福的。这给了我安慰,虽然我马上就要承受死亡和骂名。”

“啊,贾斯汀,饶恕我,因为我曾经动摇过对你的信心。你为什么要承认呢?但是不要悲伤,亲爱的姑娘,不要害怕,我要向世人宣布,我要证明你是清白的。我要用我的眼泪和祈祷软化你的敌人的铁石心肠!我不会让你死去!你,我的游伴,我的好友,我的姐姐,要在绞刑架上死去吗?不!不!这样恐怖的不幸我是无法接受的。”

贾斯汀凄惨地摇了摇头。“我不怕死,”她说,“我怕死的痛苦已经过去了。上帝消除了我的软弱,给了我勇气,去接受最沉重的磨难。我离开的是一个忧伤痛苦的世界。只要你还能记得我,而且认为我是冤死的,我就把自己交给等待着我的命运。请向我学习耐心地顺从上天的旨意吧,亲爱的小姐!”

她俩谈话时我退到了牢房的一角,以掩饰那折磨着我的痛苦。绝望!谁还敢谈绝望!这个可怜的受害人明天就要跨越生和死的可怕界线了。可她所感到的痛苦却远远不像我的痛苦那么深沉和严酷。我死命地咬着牙,咬得咯咯响,从灵魂最深处发出了呻吟。贾斯汀吓了一跳,当她看到是我时,就来到我面前,说:“亲爱的先生,你非常仁慈,竟然来看我。我相信,你并不认为我有罪,对吗?”

我无法回答。“他不相信,”伊丽莎白说,“他比我更相信你的清白。因为即使在他听见你已经承认之后,仍然没有相信。”

🐴 梦 meng阮ruan读 du书 shu = w w w *men g Ruan * co m

“我真诚地感谢他。在这最后的时刻,我对怀着善心对待我的人表示最真诚的感激。对于我这样不幸的人,别人的真情关切是多么甜蜜呀!它消除了我大半的痛苦。亲爱的小姐和你的哥哥,你们既然认为我是清白的,我觉得自己就可以安心地死去了。”

这个可怜的受苦人就是这样努力地安慰着别人,也安慰着自己。她似乎确实得到了她所追求的安心。但是我,我这个真正的杀人犯,却感到那只永远不会死亡的虫子老在咬啮我的心,不容我得到希望或安慰。伊丽莎白很伤心,她也在哭,但她的痛苦也是良心清白的痛苦。就像浮过皎洁的月亮的云翳,可以暂时荫蔽,却遮挡不住月光。而插入我心灵正中的痛苦与绝望却把我的心变成了地狱,那是任何力量也不能使之消失的。我们和贾斯汀一起待了好几个小时,伊丽莎白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终于离开了她。“我希望,”她哭着说,“能和你一起死。我在这个痛苦的世上已经活不下去了。”

贾斯汀强压住自己的辛酸泪,装出快活的样子,拥抱了伊丽莎白,然后吃力地压抑着情绪说道:“再见了,亲爱的姑娘,最亲爱的伊丽莎白。我挚爱的、唯一的朋友。但愿宽宏的上天保佑你,护卫你,但愿这是你所经受的最后一次忧伤!幸福地活下去,也让别人幸福吧!”

第二天,贾斯汀就死掉了。伊丽莎白那可以让人心碎的雄辩并没能打动法官们的心。他们对那圣徒般的受难者怀着死板的成见,认为她犯了罪。我激动而愤怒的求告对他们也没起作用。听见他们那冷冰冰的回答和麻木不仁的推理时,我原本打算向他们揭露的真相就从我嘴唇上消失了。即使我宣布自己是个狂人,落在受我残害的人身上的判决也已无法撤销。贾斯汀以杀人犯的身份死在了绞刑架上!

从我自己心里的痛苦,我又想到了伊丽莎白那不出声的深沉的痛苦(那也是我的罪过呀),还有我父亲的痛苦,以及不久前还充满欢笑的全家人的痛苦。那也都是我这双手,这双受到反复诅咒的手所闯下的大祸!恸哭吧!不幸的人们,这还不是你们最后的眼泪呢!你们还会在新的葬礼上哀号的,还会一再哀号的!你们的孩子、亲人弗兰肯斯坦,你们十分喜欢过的朋友弗兰肯斯坦,愿意为你们流尽鲜血而死。可他已失去了思想,失去了对欢乐的感知——除非欢乐反映在你们那亲爱的脸上。他希望上天赐福于你们,希望终生侍奉你们左右,可他却让你们流下无尽的泪水。如果那无情的命运就此罢手,毁灭之神就此善罢甘休,直到你们平静地离开人世,那他就暗自庆幸了!

这就是我这预言性的灵魂所说的话。我受到悔恨、恐惧和绝望的折磨。我看见我所爱的人们在威廉和贾斯汀的坟茔前徒然地悲啼。他们俩是最早被我这亵渎神灵的技术杀害的不幸的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