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八章 · 2

[英]玛丽·雪莱2021年1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伊丽莎白这朴实而雄辩的倾诉引起了一片嗡嗡的赞许声。但赞许的是她敢于挺身而出进行干预,对可怜的贾斯汀却没有好处。公众对贾斯汀的愤怒反倒更加强烈了。他们责备她忘恩负义到如此地步。伊丽莎白发言时,贾斯汀哭了,却没有回答。在这整个庭审过程中,我非常激动,也非常痛苦。我知道她是清白的,我相信她。那个杀死了我弟弟(对此我一分钟也不怀疑)的魔鬼,是否又玩起了地狱的游戏,把清白无辜的人出卖给死亡和恶名了呢?我的处境极为恐怖,简直吃不消了。当我看见群众的声音和审判官们的脸色已判定受我残害的无辜者有罪时,只好怀着满腔痛苦冲出了法庭。在我眼里,那被控诉的人的痛苦还不如我心里的痛苦严重。她还有清白无辜的心灵作为支持,而悔恨的獠牙却紧紧地咬啮着我的良心。

梦。阮。读。书。w ww…m e n g R u a n…co m

我过了一个惨痛不堪的夜晚。第二天早上我又到法庭去了。我嘴唇干涸,喉咙嘶哑。我没敢问那最后的问题,可他们都认识我。那官员猜到了我去那里的目的,就告诉我,他们已经投票,全是黑票,贾斯汀被判有罪。

我不敢贸然描写我当时的感受。我曾经有过种种恐怖的感觉,我曾努力用恰当的词汇去表达,但是,我当时所经受的撕心裂肺的痛苦却是语言所无法描述的。和我谈话的人还补充说,贾斯汀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在这样明显的罪行面前,”他说,“那个物证可有可无。但她既然已经招供,对此我倒是高兴。事实上,我们几个法官也不愿仅仅依靠间接证据就作出有罪判决,无论那证据有多大的分量。”

这是个令人意外的奇怪消息。可它有什么意义呢?是我的眼睛欺骗了我吗?我真是发狂了吗?我如果揭露出自己所怀疑的对象,人们会不会认为我在发狂呢?我急忙回到家里,伊丽莎白迫不及待地问起了结果。

“妹妹,”我回答,“那判决是你可以估计到的。所有的法官都是宁可错判十个也不肯放走一个的。而且,她已经承认了。”

这对可怜的伊丽莎白真是痛苦的一击。她完全相信贾斯汀是清白的。“天呀,”她说,“我以后还能相信世人的善良吗?贾斯汀,我像姐姐一样深爱一样相信的贾斯汀,怎么可能装出那副清白无辜的笑容来欺骗我们呢?她那温和的目光似乎是不可能包含任何凶残与欺诈的。可她居然杀了人!”

我们随即听说,那可怜的受害者提出要求,要见我妹妹。我父亲不愿她去,却只说让她凭自己的判断和感情作出决定。“我要去,”伊丽莎白说,“要去,即使她有罪我也要去。你,维克多,要陪我一起去,我不能一个人去。”这次见面对我是个折磨,可我不能拒绝。

我们进了那阴暗的牢房,看见贾斯汀坐在对面尽头的一点干草上。她双手戴着镣铐,脑袋靠在膝盖上。看见我们进去,她站了起来。到只剩下我们和她在一起时,她就跪倒在伊丽莎白脚下,悲惨地哭了起来。我妹妹也哭了。

“啊,贾斯汀,”伊丽莎白说,“你为什么夺走了我最后的安慰?我相信过你的清白,虽然那时非常痛苦,可我还没有现在这么难堪。”

“你也相信我有那么邪恶吗?你也站在我敌人的阵营来谴责我是杀人犯,打击我吗?”抽泣噎住了她的声音。

“站起来,可怜的姑娘,”伊丽莎白说,“既然你是清白的,为什么要跪下?我不是你的敌人,我相信过你没有罪,我没有理会任何证据,直到我听说你自己承认了罪行。你得说你那话是假话。相信我,亲爱的贾斯汀,什么都动摇不了我对你的信念,一刻也不会,除非你自己承认。”

“我确实是承认了,但是我承认的是一个谎话。我是为了得到上帝的豁免才承认的。但那句谎言反倒压在了我的心上,比其他一切罪行都沉重。愿天上的主宽恕我!自从我被判罪之后,我的忏悔神甫就揪住我不放。他威胁我,恐吓我,弄得我几乎自己也相信,我就是他所说的那个魔鬼。他说我如果继续顽抗,最后就会被逐出教门,要遭到地狱烈火的焚烧。亲爱的小姐,没有人支持我,大家都把我看成了坏人,一个注定要遭到唾弃的万劫不复的坏人。我能怎么办?我在一个不幸的时刻,承认了一个谎言。现在我才感到了真正的痛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