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七章 · 3

[英]玛丽·雪莱2021年11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眼泪,无法控制的眼泪,从弟弟的眼里流下。剧烈的痛苦掠过了我全身。以前我对家里的悲惨和痛苦还只是想象,现在却见到了现实,它又成了新的灾难,痛苦丝毫没有减少。我努力劝欧内斯特平静下来,也更仔细地问起了爸爸和我称之为妹妹的姑娘的情况。

梦*阮*读*书m e n g R u a n_c o m _

“最需要安慰的人,”欧内斯特说,“就是她。她责备自己造成了弟弟的死亡。那使她异常痛苦。不过,凶手既然已经找到了……”

“凶手找到了?仁慈的上帝呀!那怎么可能呢?谁能跟踪他呀?即使以后有了能追得上风的人,能用干草挡住山洪的人,也不可能找到他呀。我昨天夜里还看见过他,根本没被抓住啊。”

“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弟弟带着惊讶的口气回答,“但对我来说,凶手被抓使我们更加痛苦了。开始时谁也不信,即使到了现在,有了那样的证据,伊丽莎白也还没有被说服。事实上,谁又能相信一向友好而且热爱全家的贾斯汀 · 莫里茨会突然犯下那么凶残恐怖的罪行呢?”

“贾斯汀 · 莫里茨!可怜的、可怜的姑娘,被指控的人是她吗?那是错误的,谁都知道那是错误的,没有人会相信的。肯定不是她,欧内斯特,你说呢?”

“开始时谁也不信,但是后来发现的几件事情,几乎叫我们不能不相信了。而她自己的行为又是那么混乱,让证据更加确凿可信。我担心那已是无法怀疑的事实了。她今天就要受到审判,到时候你就可以听见一切了。”

他说,发现可怜的威廉死去的那天早上,贾斯汀正在生病——她已经在床上躺了几天。在这段时间里,有个仆人偶然翻了下凶杀案发生那晚她所穿的衣服,却在她口袋里发现了我母亲的画像。那画像后来被判定为让凶手犯罪的诱因。那仆人立即给另一个仆人看了。那人一句话也没对家里的人讲,就到地方官员那里告发了。根据他们的宣誓证词,贾斯汀被抓了起来。在控诉那可怜的姑娘时,那姑娘的态度非常混乱,在很大程度上证实了这一嫌疑。

这是个离奇的故事,但没有动摇我的信心。我认真地回答道:“你们全都错了。我了解贾斯汀,可怜的善良的贾斯汀是清 白的。”

这时,父亲进了屋子,我在他脸上看见了深沉的忧伤。但他努力快活地欢迎我回来。在双方怀着哀伤的心情彼此致意之后,话题本要转向我们家灾难以外的问题。但这时欧内斯特却叫道:“仁慈的上帝呀,爸爸!维克多说他知道可怜的威廉是谁杀 死的。”

“不幸的是,我们也都知道,”父亲回答道,“事实上我倒希望永远不知道。我不希望发现一个我评价很高的人竟是这么堕落和忘恩负义。”

“亲爱的父亲,你错了,贾斯汀是清白的。”

“如果她是清白的,上帝就不会让她因为犯罪而痛苦了。今天她就要受到审判,我希望,真诚地希望,她会被宣告无罪。”

这话让我平静了下来。我在心里坚决相信贾斯汀是无罪的。事实上,这凶杀案并没有凶手。我并不担心谁能有足够坚强的旁证说明贾斯汀有罪。可我又不打算公开我的故事——它那惊人的恐怖会被普通人看作发疯的。而且,除我之外,谁又能相信存在着我释放到这世上来的那个假想物呢?谁又能相信我那冒失而又愚昧之举呢?除非他亲眼见到或亲耳听到。

伊丽莎白不久也和我们见了面。自从上次见她以后,时间已经改变了她,赋予了她超级魅力,超越了孩提时代的姣好。她还是那么坦率、活跃,更增添了一种关切与智慧。她非常深情地欢迎了我,“你的到来,亲爱的哥哥,”她说,“让我充满了希望。你说不定能找出办法证明可怜的贾斯汀是清白的。天呀!如果她被判有罪,谁还能谈得上是安全的呢?我相信她的清白,跟相信自己的清白一样。祸不单行,我们已失去了可爱的男孩,而这个可怜的姑娘,我打心眼里喜爱的姑娘,也有可能被更残酷的命运带走。她要是被判有罪,我怕是再也不会知道什么叫快乐了。不过,她是不会的,我深信她不会。我会快乐起来的,虽然我的小威廉已悲惨地死去。”

“她是无罪的,伊丽莎白,”我说,“她一定能得到证明,什么都别担心。但是为了保证她被无罪释放,你得振作起精神来。”

“你是多么善良、多么宽厚呀!别人都相信她有罪呢,这叫我非常痛苦,因为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们怀着那么顽固的偏见,让我感到绝望而无可奈何。”伊丽莎白哭了。

“最亲爱的侄女,”我父亲说,“擦干你的眼泪吧。既然她像你所相信的那样清白无辜,你就信赖我们法律的公正吧,而且我也会采取行动,以防止任何不公正的行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