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莲池蛙声 · 2

[荷兰]高罗佩2018年09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原来,孟夫人娘家姓史,她名叫史晓兰,在‘杨柳坞’挂牌时艺名唤作‘茉莉花’。她原来是北边来的人,两年前她家乡大旱,饿死不少人,她被辗转骗卖到了‘杨柳坞’,恰恰又与碧桃花在同一行院,故姐妹行里十分稔熟、亲昵。茉莉花比行院里其他的花更讨人喜欢,一来天生貌美,二来举止娴雅,三来性情温和。——她最走红运时,追逐献媚的少年子弟很多,袁凯与那个文景芳也在其中。袁凯也曾试图出钱赎买茉莉花,但不知为何,她没有答应。文景芳也动过这念头,同样遭到她的拒绝。不过,听碧桃花说,茉莉花后来有些后悔了,尤其是她嫁给了那个枯索乏味的迂腐夫子孟岚之后。而同时文景芳对茉莉花也一直耿耿思念,没有忘怀。他常对其它姊妹说,茉莉花嫁给那个干瘪老头,太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牛粪堆上了。

“老爷,我还打听到茉莉花有一兄弟,名叫史晓鸣,是个不成器的后生,吃喝嫖赌,无一不嗜,时常向她姐姐乞讨银子。茉莉花的一点微薄积蓄都让他吃化得罄净。那茉莉花却疼他心切,从不正面指责他,教诲他,一任他放浪挥霍。后来那史晓鸣不知怎么失踪了,急得茉莉花四处央人打问消息。好几天前,他又露面了,去找她姐姐要钱,与孟岚纠缠不休,茉莉花十分伤心,又劝慰不得。最后史晓鸣与孟岚还吵了一场,愤然离去时扬言他能从袁掌柜那里借到一大笔钱来。此后,便再也没见着过他。”

狄公问:“你问了孟宅那侍童的事吗?昨夜他可是外出了?”

“昨夜那侍童并未外出。老爷,这事我问了他父亲和街坊邻里。侍童他在孟宅吃了夜饭直接回家了,到家后便躺在那张破床上呼呼大睡,一直到今天天亮。对,老爷还问及袁凯、文景芳昨夜之事,我也打听清楚了。昨夜陪侍袁凯的是牡丹花,两人厮混到午夜过后,袁凯才离开‘杨柳坞’。陪侍文景芳的是杜鹃花,杜鹃花说昨夜文景芳喝得酪酊大醉,离开‘杨柳坞’时都已三更了。——噢,两人都是步行回家的,不肯雇车轿,说是月色清朗,夜风凉爽,正好醒酒,一边亦可观赏湖畔风景。

“老爷,我打听到的便是这些,依我看来,那史晓鸣倒是个十分可疑的人物。他恨孟岚娶了他姐姐,绝了他的银钱来路,又手头悭啬,还数斥他不务正业,如今这史晓鸣又不知去向,莫不正是他杀的人?”

狄公说:“马荣,你又饿又累,快去后厅膳堂吃午饭,好好休歇。下午无事,晚上我再来找你。对,你可嘱椽吏撰一份海捕文书,通缉史晓鸣。”

狄公匆匆吃罢午饭,拣了个清凉的桐荫,安一张竹椅坐了,正待细细理一理孟岚被杀一案的线索头绪,当值文书就送来一件公文。原来洪参军他们已经侦悉到了盗劫衙库的那伙强人的情况。公文上说共有六人参与了那次盗劫。他们一伙在西界牌村的酒家大嚼了一顿后,便在那里将盗来的金子交给了一个少年。那少年接过包金子的包袱后,便出了西界牌村,穿入邻县的密林。第二日,有几个樵夫在那密林的一条沟渠内发现了那少年的尸身,已是脑颅迸裂,血肉模糊。匆匆验过尸,便发现那少年的嘴内有蒙汗药,故洪参军断定盗劫衙库一案是预先精心策划的。动手的一伙强人只是被人重金所雇,那少年则是中间递传,而元凶最后才出来收拾终局。——杀死少年,独吞了那十二锭金子。因那少年死在邻县的密林里,洪参军在公文中又恳请狄公亲去西界牌村外密林勘察,并申文邻县县令,协同搜捕此案元凶。

狄公合上公文,闭目沉思。他虽然应该立即赶去西界牌村亲断此案,但眼下孟岚的人命案尚未了结。袁凯和文景芳固然有涉嫌疑,但史晓鸣呢?他的奇怪行迹说明什么呢?会不会真是史晓鸣杀的孟岚?他只觉头痛隐隐。

凉风习习,蝉声长吟。狄公渐渐神思涣散,眼皮沉重,不觉睡去。

狄公醒来,日已西斜,马荣恭立在他的竹椅边耐心等候。狄公懊恼不迭,口称误事。

马荣禀道,通缉史晓鸣的海捕文书已经派人四处张贴,县城四门都增派了兵士严密监守。

狄公点点头,将洪参军送来的那份公文递给马荣,说道:“你先将此公文细阅一遍,明日一早我们便去西界牌村现场勘查。去来一百二十里。你需张罗好一应车马侍从,听候调遣。州衙连连派人来催信,此事看来不可延误。”

马荣去后,狄公沏了一盅茶慢慢呷着,一面又苦苦思索起孟岚一案的来龙去脉。突然,他眼盯着手中的瓷盅呆呆出神,猛然想起了莲花池小亭内失落的那只白瓷杯来。孟夫人说孟岚一向自用那只白瓷杯,早上去那小亭时因何没发现。而那客人——当然是凶手——的绿瓷杯却放在圆桌上。

狄公放下茶盅,从窗子的方格偷觑了一下衙院四周,并无人迹走动,便匆匆换去公服,迅步穿过花园,开了东隅的角门,悄悄出了县衙。

狄公雇了一顶大轿,直趋东门外“杨柳坞”。“杨柳坞”内灯红酒绿,人影绰绰,繁弦急管,笑语浪声,嘈杂一片。狄公草草兜了一圈,看着轿夫离去,便撩起袍襟径奔孟宅。

孟宅那竹栅门虚掩着,并未上锁。狄公侧身闪了进去,悄悄绕着莲花池水堤摸向孟夫人住舍。这时新月如钩,夜风微微,莲花池上静幽十分。狄公俯身拣起一块石子,向池中荷叶密集处扔了过去。“扑通”一声,石子坠入池中,顿时噪起了蛙声,继而呱呱一片,闹破了这夏夜的宁谧。狄公点点头,微微一笑。到孟夫人房宅门首,狄公细听了半晌,并无声响,便上去“嘭嘭”敲门。

木栅窗洞里闪出了灯光,有人急急拔去门闩,上前开门。

“快进来!快!快!”

孟夫人开门见是狄公,蓦地一惊,吓得几乎叫出声来。

狄公冷冷地说,“孟夫人等候的是何人?”

孟夫人低头不答。

狄公闪进了房门,反闩了门,又问:“快说!究竟在等谁?”

孟夫人支吾答道:“小妇人听得蛙声大噪,心中惶恐,忽想起大门未锁,正起身想出去看看……”

狄公大声道:“正起身——不知孟夫人适间睡在哪里?”

孟夫人没有吭声,擎着蜡烛引狄公来到一间小小的卧室。

卧室内支着一架简陋的木床,床上铺着一条薄薄的草席。狄公上前用手摸了摸那草席,果然有余温。又问:“夫人如何知道这夜间有人会来敲门,答应得如此迅急,难道是早已约定了不成?”孟夫人不语,无限羞愧地望着狄公。

“这就随我去衙门听审。——大刑伺候,不由你不招出那奸夫姓名!”

孟夫人只得随狄公出了房舍,绕堤岸到了竹栅门,正碰上巡官率一队巡丁走来,狄公命巡官将孟夫人押回县衙大牢,又吩咐留下两名巡了埋伏在竹栅门内树荫下,倘再有人闯入,不论是谁,一律拘捕,押回衙门监管。

狄公回到内衙,便将此行详情告诉了马荣。马荣听了说道:“如此说来,这案子果然不出我之意料。如今只需将那奸夫拿获,不愁他不招出杀害孟岚的详情。至于要茉莉花供出那奸夫的姓名,也不费吹灰之力。”

狄公摇头道:“然而却有两点令我费尽猜详。孟夫人倘与人有暖昧勾当,他们间如何会面?孟岚息交绝游,足不出户,日夜厮守在她身边,她焉得遁脱身子去与那奸夫厮会?何况孟岚有客来,也都在白日,那时分孟夫人也无从肆张行事。再,孟夫人她等候那奸夫如何单拣定在那一间小小的简陋卧室?我见那张破旧的木板床只容得一人睡。——马荣,这两点却又都说明孟夫人等候的并不是奸夫,倒可能是她兄弟史晓鸣。——于是我忽然想到孟岚这案子会不会与那桩衙库盗金案有关连……”

马荣摇头道:“我看这案子与盗劫金子之事未必有关连,我倒认为应在茉莉花的老相识间寻那个奸夫。”

狄公沉吟片刻,忽然面露微笑,说道:“马荣,我此刻倒有一个法子,不妨试试,你立即去鲜鱼市后的金鲤酒店走一遭,命那掌柜的将手下的乞丐、闲汉、无赖叫几个来衙门听话。——那掌柜的是韩原城里的乞丐团头。此事,你也无需守密,倘能嚷得满城皆知则更好。明言告诉众人:我召集乞丐、无赖只是想从他们口中探出孟岚被杀之事的线索。”

狄公见马荣惊愕,又笑道:“此计倘得成功,一石两鸟,保不定便可一举破获孟岚被杀案和盗劫衙库案。”

马荣引着四个衣衫褴楼的乞丐来到内衙向狄公交差,却见内衙桌上放着几盘鲜果、糕点,还有一葫芦上好的“一品红”香酒。

四个乞丐见桌上摆设,心称侥幸,一个个强咽馋诞,两眼欲放出火来,听随马荣吩咐,各在一张靠椅上坐定。

狄公耳语马荣:“你速去委派四名干练衙役伺候在衙门内两庑,我这里放出那四名乞丐时,那四名街役暗中各盯着一个尾随而去。只要街市上有人与乞丐搭话,不论是谁,立即拿获了来见我。”

马荣虽觉懵懂,却立即答应了,退下自去调遣衙役不题。

狄公笑吟吟盛情款待那四名乞丐,嘘寒问暖,问这问那,又要他们随意吃喝,不必拘束。四个乞丐虽不明白狄公之意,但见狄公言语温和,笑容可掬,心里也踏实三分,哪顾得其中委曲浅深,便狼吞虎咽起来。不一刻,风扫残云,便将桌上的果肴和那葫芦里的香酒吞啖一空。

狄公又问了他们一通无关痛痒的话,看看已有一个时辰,便站起送客。那四个乞丐正疑神疑鬼,茫然无所措时,听得狄公说送客,如同得了赦令一般,欢喜不胜,一个个忙向狄公跪拜叩头,抱头鼠窜。狄公点头频频,捋了捋胡须。端起茶盅呷啜起来。

约有一盅茶时,马荣押着其中一个乞丐名唤独眼龙的又折回内衙。

独眼龙一见狄公,慌乱下跪,叫道:“老爷高高在上,小的好冤枉也。这一两银子是那人塞在我手中,并不是我偷他的,我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就被这一位衙爷抓了起来。”

狄公正色道:“不管那一两银子是他给的还是你偷的,本官就将银子断于你了。你尽管收下,莫要惊惶。本官只问你那人与你讲了些什么话。”

独眼龙眨了眨发红的独眼,答道:“我折过衙门右首刚待转去大街,他向我行来,将那一两银子塞在我的手心,说:‘你随我来,快与我说官府县老爷问你什么话了,说了我再赏你一两银子。’——小人这话千真万确,没半句虚诳,望老爷明察。”

狄公和颜道:“你可以走了。尔等但能不偷不盗,清清白白,衙里自有恩惠,可听见了?”

独眼龙叩头及地,谢恩而去。

狄公厉声喝道:“将犯人押进来!”

马荣应声将袁凯带进了内衙。

袁凯大叫:“冤枉,冤枉,马荣兄弟快放了我!”

狄公冷冷地问:“袁掌柜非亲非故,塞一两银子与那独眼龙,却是为何?快说,你问他什么话?”

“狄老爷,我只是想协助官府早日……”

狄公喝斥:“住嘴!快快将如何杀死孟岚、杀死史晓鸣、盗窃衙库金子的全部罪行一一招来!”

袁凯脸色转白,大汗如豆,却反诘道:“狄老爷此言有何根据?平白厚诬小民却是为何?”

狄公冷笑道:“本堂岂会平白厚诬于你?孟夫人说她家花园那莲花池中的青蛙白天从来不叫聒,夜里却十分警觉,动辄便叫。我听你说,莲花池内不幽静,池中的青蛙有时拼命叫唤。——于是我得知你必是夜里去过那莲花池。昨天半夜你从牡丹花处出来后,摸进孟宅莲花池上用蒙汗药麻翻了孟岚,并下了毒手,事后你又偷偷藏过了那只白瓷杯。孟岚死时脸上平静的神态便是明证。由此,我又推出,你用蒙汗药麻翻了受你指使去与六个强人接头的史晓鸣,又狠毒地杀死了他,盗去了那十二锭金子,这一切做得不留一丝痕迹,你开着爿大生药铺,颇精药道,又能调合烈性蒙汗药。还有一点,因为你仓皇折腾了一夜,故今天清晨打野凫时箭箭虚发,一无所获。往昔你每次独个便能打死四五只。这也是你夜间杀了人,心惊神眩所致。”

袁凯闻听彻悟,自忖难免一死,反平静地问道:“只不知老爷如何会疑心是我杀的孟岚?”

狄公道:“孟夫人等候她兄弟的心情十分急迫,正说明她已疑心史晓鸣在外犯下了什么可怕的罪行,衙库金锭被盗事发,她心中便明白史晓鸣必参与了其事。因为史晓鸣那日与孟岚吵架之后曾扬言,很快便会从你手里得到一笔巨额银钱。史晓鸣与你的关系孟夫人早亦略知一二。孟岚心细且是个直性之人,他闻得此事,深为忧虑,且看史晓鸣不知去向,故特意破例邀你夜晚会他家莲花池小亭会面,一面探问真情,一面恳求你莫要加害于史晓鸣。你心中恐惶,担心事发,故将烈性蒙汗药倒进了孟岚的白瓷杯里。孟岚麻倒后,你便杀了他,恐被官府验出药来,又匿藏了那只白瓷杯。孟岚夜间从不会客,已迩遐尽知,故昨夜破例无人知晓,甚至也瞒过了孟夫人。可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的罪行却被莲花池中的青蛙叫破。袁掌柜,铁证如山,如今你还有何话可说?”

袁凯失声叫道:“我昨夜将一只死青蛙踢进莲花池里,惊动得池里蛙声一片,故闲话时露了真迹,万万却没想到正是那池中的青蛙令我败露,我竟还嘲笑那小妖物不会上官府告我杀人哩。如今想来,真是天理昭彰,好畏人也。”

(全文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