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二卷 · 2

[古罗马]马可·奥勒留2019年11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6 当我觉得某人做了错事的时候,我怎么知道那是错事呢?如果真是一桩错事,我怎么知道他没有饱受自责,就像抓破了自己的脸一样呢?

想让恶人不做错事,就像想让无花果树不在果实里生出蜜汁,婴孩不哭,马匹不发出嘶鸣,或者不发生其他难以避免的自然现象一样。以他那样的心态,他还能怎么做?所以要是你真有那份热忱,就纠正他的心态吧。

17 若非对的,便不要做;若非真的,便不要说。

18 不论在何种场合下,你都应当全面考察,给你的心灵留下印象的事物究竟是什么——通过将它分解为因由、物质、目标,以及它归于消亡之前的存续时间,来弄清它的面貌。

梦·阮+读·书 - m e n g R u a n - c om

19 你终归要明白,你心里有些东西,比把你变成牵线木偶的情感媒介更为强大和神圣。此时此刻,我的心里有什么?是恐惧吗?还是猜疑、欲望?还是其他类似的东西?

20 首先,做事不要漫无目的,或者没有隐秘的目标。其次,不要将公共利益之外的事列为目标。

21 很快,你就不复存在了;你所目睹的一切和此刻存活的一切,很快也将不复存在。变化、消亡和转换正是万物的本性,如此这般,不同的事物才会陆续生成。

22 一切如此,皆因想法使然——你要控制自己的想法。因此无论何时,你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打消自己的判断,然后便可归于平静——正如水手绕过海岬,便会发现平稳的水面和平静无波的海湾。

23 任何一项单独的活动,在恰当的时机结束,并不会因此造成什么危害:从事这一活动的人,也不会只因为这项活动的停止而遭受损害。同样,如果组成一个人生活的全部活动在恰当的时机结束,那它归于结束的事实也不会造成什么危害,让这些行为适时结束的人也不会遭受什么损害。时机和期限是由本性指定的——有时是人的本性,譬如年迈,但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整体的本性作用的结果,整体通过不断改变其组成部分,让整个世界历久常新。

任何有益于整体的事,总是好的和适宜的。由此可知,对我们每个人来说,生命的终结并无危害,因为其中并无可耻之处——死亡既非自己的选择,也没有损害公共利益。说来还是好事,因为它发生在对整体而言恰到好处的时节,因此既能带来好处,又能得到好处。因此只要人的选择和人行进的方向符合神明的道路,人就能得到神明的扶持。

24 时常牢记三点。一、做事切忌漫无目的,也不可做出不义之举;外在的遭遇要么出于偶然,要么出于神意,不可怪罪偶然或谴责神意。二、从受精到灵魂的第一次呼吸,再从第一次呼吸到我们的灵魂甘愿放弃,我们的本性如何;何种元素造就了我们的形体,又终将促使我们分崩离析。三、如果你突然被带到高处,可以看遍人间形形色色的活动,你就会对它不以为意,因为你也会看到住在空中的诸多精灵;不论你升到高处多少次,你都会看到同样的景象——千篇一律,稍纵即逝。这些便是我们自命不凡的依仗。

25 摒弃判断,你就能得救。谁能阻止你摒弃判断呢?

26 不论在何种场合,一旦你动怒,你就已经忘掉了许多事:你忘了所有事的发生都合乎整体的本性;任何错事都与自己无关;而且发生的每件事都是过去常有,将来也会照样发生的,此刻也正在世界各地发生着;人与全人类都是亲族——并非血脉相连,而是同属于一个心灵的集体。你还忘了这一点:每个人的心灵都不啻是神明,来自那个源头;没有什么东西是我们自己的财产,就连我们的孩子,我们的身体,我们的灵魂,都来自那个源头;一切如此,都是想法使然;我们每个人都只生活在当前一刻,我们失去的也只是当前一刻。

27 经常想想那些极端不满的人,那些获得荣誉、不幸、仇恨或其他某种极致运数的人。然后再停下来想一想:如今他们何在?早已灰飞烟灭了,故事早已讲完,甚至早已被人遗忘。同时,你还应该想想这些例子:乡间府邸中的法比乌斯·卡图利努斯(2)、城中花园里的卢修斯·鲁帕斯、巴亚的斯特尔提尼乌斯(3)、卡普里的提比略(4)、维利乌斯·鲁福斯——还有众多自命不凡的人。想想看,他们的那些努力根本毫无价值。运用赋予你的物质条件,让自己变得公正、自制、敬神,要明智得多。那种认为自己毫不自负的自负,最令人难以忍受。

(2) 法比乌斯·卡图利努斯(Fabius Catullinus),古罗马后期的政治家。

(3) 斯特尔提尼乌斯(Stertinius),医生,生平不详。

(4) 提比略(Tiberius),古罗马皇帝(14—37),长期征战,军功显赫,56岁继岳父奥古斯都帝位,因渐趋暴虐,引起普遍不满,在卡普里岛被近卫军长官杀害。

28 “你在哪儿见过神明呢?你怎能确定他们存在,从而崇拜他们呢?”对那些这样发问的人,我先是回答,其实我们是能够看到神明的。其次,尽管我也看不到自己的灵魂,但我尊敬它。对神明也是一样:我能时常体会到他们的力量,因此我确信他们是存在的,我敬畏他们。

29 人生的救赎在于看清每一样事物的本质和整体,辨明其物质和因由,全心全意地做正确的事,讲真实的话。余下的只有接连不断地行善的乐趣,中间不留丝毫空隙。

30 阳光是存在的,尽管被墙壁、高山和无数其他障碍所阻断。共同的本质是存在的,尽管它分裂成了无数种形态的个体。富有生气的灵魂是存在的,尽管它分裂成了无数特殊的个体。富有智慧的灵魂是存在的,尽管它看上去像是分裂的。

在上述种种情况里,其他部分——比如单纯的呼吸,或者没有知觉的物质——彼此间并没有直接的吸引力,但近似之物之间的统合与吸引还是给它们建立起了一种联系。但心灵有这样一项独特的功能:它能与思想相近的其他心灵建立起密切的联系,维系着一份不断的伙伴情谊。

31 你还想要什么?延年益寿?还是将感觉和欲望延续下去?先崛起再衰微?能运用你的声音、你的心灵?你认为其中何者值得惋惜?但如果这些目标全都不值一提,那就选择最后的目标,追随理性和追随神明吧。看重上面这些外物,为死亡将它们带走而苦恼,是有悖于这一目标的。

32 我们每个人分得的时间,是无尽深渊中多么微小的片段——它很快便会消失在永恒之中;我们每个人分得的物质和灵魂,是宇宙中多么微小的部分;你在整片大地上爬过的,是多么微小的土块。想想所有这一切,不要认为有什么比积极追随你的本性指引给你的方向,顺从接受宇宙自然带给你的事物来得重要。

33 整个重点在于你那起支配作用的心灵如何发挥作用。其余一切,无论是否出于你的选择,都只是残骸与灰烟而已。

34 看淡死亡最清楚的理由,便是这一事实:就连那些奉享乐为善,视痛苦为恶的人,也觉得死亡不算什么。

35 将适时而生的事物视为唯一的善,只要能通过行为展现真正的理性,这样的机会多一些或少一些都同样满意,认为观看这个世界的时间长一些或短一些并无不同——对这样的人来说,就连死亡也并不可怕。

36 终有一死的人啊,作为这座宏伟城邦的居民,你已经体验过了这里的生活。生命还剩五年还是五十年,又有什么关系呢?城邦的法律一视同仁。因此让你离开这座城邦,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让你离开的并非暴君或腐败的法官,而是当初将你带到这里来的自然。就像聘请喜剧演员的官员让演员离开舞台一样。“可我还没演完我的五幕戏,只演了三幕。”“的确,不过三幕也可以算是整部戏了。”完整与否,要由最初让你上场、如今让你离场的人来决定。两者你都没有干预的份。那就安详地离去吧,让你离去的神明也会和和气气地对待你。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没人吗??????!!?

  2. 可爱说道:

    我看完了,这是第二遍看这本书了,之前大致的浏览过,不过这次显然比之前认真,看完了整本,不过有的一些我并不能理解,可能是环境不同的缘故的吧。但大多数情况下我依然觉得作者是在与我面对面的交谈,轻松无比,我仿佛也从这些文字中亲身的体验了他的经历。这是一本纠正自我行为的书籍,对人的心灵和理性有极大的帮助,建议多看类似书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