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一卷 · 1

[古罗马]马可·奥勒留2019年11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理性灵魂的性质:它能自我省察,自我塑造,让自己成为想要的样子,还能采撷自身结出的果实——而植物的果实和动物产的蛋,则是由他人采集。不论生命的局限摆在哪里,它都能达成自己的目标。舞蹈、戏剧之类的事物,若是出现中断,整场演出都会受到影响,但理性的灵魂即便随时遇到中断,它的安排也都是妥善的,因此它可以说:“我拥有自身。”

而且理性的灵魂可以跨越整个宇宙和四周的虚空,探索宇宙的形态,穿越无尽的岁月,理解整体周期性的循环再生。它明白我们的后辈并不会看到什么新鲜事物,正如我们的先辈不曾看过一样:事物就是这般千篇一律。四十岁的人,只要明白事理,就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见识到了过去和未来的一切。

理性灵魂的特质还有爱邻人、诚实、正直,不认为有什么事物比自身的价值更高。后者也是法律的重要特质。因此真正的哲学信条和正义信条并无不同。

2 你不会看重歌舞或自由摔跤,只要你把歌曲的旋律分解成单个的音符,并且自问:“这东西能控制得了我吗?”你当然不会承认。对于舞蹈,也可以分析它的每一个动作和姿势,摔跤也是一样。总之,除了美德和美德的效用,其他事物都可以拆解分析,不予看重。这套方法也可以用在整个人生上。

3 在必将到来的时刻,做好了脱离躯壳的准备,也做好了迎接后续事宜的准备——或者消融分解,或者留存下来——这样的灵魂是何等崇高啊!不过这样的准备必须源于某种特殊的决断:不是基督徒那样的单纯的拒斥,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富有尊严,而且——如果要让别人信服的话——并没有什么戏剧性。

4 我可曾为公众的利益做过一些什么?那我也已经得到了回报。要始终铭记这一点,还要坚持不懈。

5 你的信念是什么?做一个好人。不过这一信念只能通过哲学的认识来实现——既要认识整体的本性,也要认识人的特性。

6 起初,上演悲剧是为了提醒你:有可能发生什么事情。这些事情的发生是由本性所决定的,在剧场里打动你的事,不该成为人生舞台上的负担。你可以看到,事情必定会如何发展,就连那些呼喊“哦,基塞龙山(1)!”的人也只能忍受。

(1) 位于希腊东南部的一座山脉。俄狄浦斯曾被遗弃在这里,以避免杀父娶母的命运,后来他发现,自己竭力企图逃避的命运依然变成了现实,因而发出这样的呼喊。

悲剧作家们还道出了一些有用的谚语。绝佳的例子有:

“如果众神已经不再关照我和我的两个儿子,其中必有缘由。”

还有:“单纯的事物,残酷的事实,不应该激起你的愤怒。”以及:“成熟的谷穗会被收割,我们的生命也是一样。”

其他还有好多。

在悲剧之后,出现了旧式喜剧。其直言不讳富有教育的价值,这种直率的言辞本身就是有用的提醒,告诫人们不可妄自尊大——第欧根尼也采用这种方式,来实现类似的目的。然后,再仔细考察一下中期喜剧的特性和后来问世的新式喜剧的用意,它们渐渐沦为了单纯的模仿。诚然,这些剧作家也道出了一些有用的东西——只是这类诗文戏剧要旨何在?

7 在你看来,这是多么显而易见:没有哪种生活方式,比你如今的生活方式更有助于将哲学付诸实践!

8 从相邻枝条上砍下的枝条,必定也是从整棵树上砍下的。同样,从一个人那里遣散的另一个人,也脱离了整个集体。枝条是被别人砍下的,但因为本人的恼恨或排斥,与邻人分离的人,并不知道自己也因此自绝于广大的同胞。将人们召集在一起的宙斯赐予了人们一份礼物:我们可以回到邻人身边,恢复我们在集体中的位置。不过,若是这样的分离一再发生,便很难生长回去了。总之,不论园丁怎么说,从一开始便留在树上,跟树木一起蒸腾汁液的枝条,跟砍下之后重新接上的枝条并不一样。尽管生在同样的树干上,却不再同心。

9 正如试图阻碍你依循理性的正道而行的那些人并不能让你的行为偏离原则一样,你也绝不能让他们打消你对他们怀抱的善意。你应该在两个方面保持同样的警觉,不但要保持判断和行为的前后一致,对那些试图阻挠你,或者以其他方式令你不快的人,也要以和善的态度来对待。对他们发怒,跟惶恐不安地放弃军事行动向敌人投降一样,是一种软弱之举。这两种情况都不啻是逃避责任——后者是因为害怕而退缩,而前者是跟亲友闹出不和。

10 “本性并不逊于艺术”,事实上,艺术正是对种种本性的模仿。既然如此,那么在各种本性中,最完美也最容易理解的,便不会被任何艺术创造所超越。所有的艺术都是为了更高者的利益,创造出较低者,宇宙自然也是这般行事。这便是公正的起源,各种美德也由此诞生,因为我们若是在意无关紧要的事物,或者容易上当受骗,变化无常,那公正也就无法维持了。

11 对外部事物的追求或逃避,给你带来了重重困扰,然而它们并不是强加到你头上的,在某种程度上,它们是你自找的。无论如何,只要冷静看待它们,它们就会保持静止不动——你也就不会再去追求或逃避了。

12 灵魂是一个球体,它维持着自身的形状,不因任何事物膨胀或收缩,既不会闪耀光芒也不会黯淡下去,而是保持着始终如一的光亮,借着这股光亮明彻万物,明彻自身。

13 有人蔑视我?那是他的事。不过我会多加留意,不让自己的任何言行招致轻蔑。他痛恨我?那是他的事。不过我会好心好意地善待众人,让这个人看到他没能看到的东西——不是为了蓄意刁难,也不是为了表现自己的宽宏大度,而是出自真心实意,就像著名的福基翁(2)那样(我是说,倘若他的话并没有嘲讽的意思)。我们内心的想法应当具备这样的品质:经得起众神的考察,他们会看到一个不甘遭受指责、毫无怨尤的人。倘若你在此时此刻,按照本性行事,接受符合宇宙自然当前目标的事物,作为一个力图实现公共利益的人,又有什么能伤害得了你呢?

(2) 福基翁(Phocion),雅典政治家、将领。

14 他们互相鄙夷,却彼此奉承:他们想要赢取胜利,却依然卑躬屈膝。

15 邪恶的人说:“我愿意对你以诚相待!”你在说什么呢?用不着来上这样一段开场白——现实自会证明。你的心意自会写在额头上,从你说话的声调和目光中清清楚楚地流露出来,正如恋爱的人瞬间就能看懂情人的眼神一样。总之,善良真诚的人有些像是没有洗澡的人——任何人从旁边经过,不论是否愿意,都会马上闻到那股气味。做过算计的诚意不啻是匕首。没有什么比群狼的友情更能贬低身价的了:一定要避开才是。仁慈、诚实、善良的人,从目光里便能流露出真实的感情,不会让你看错。

16 尽可能用最美好的方式度过一生。这样做的力量就寓于人的灵魂之中,只要他能对无关紧要的事物淡然置之。只要他在看待这些事物的时候,既将它们视为一个整体,又能分析它们的组成部分,同时记住,它们无法强迫我们对它们做出判断,也无法强加到我们头上,这样就能做到淡然置之。事物本身是怠惰不动的:是我们对它们做出评判,在脑海中留下了它们的印象——但其实完全不需要留下什么印象,出乎意料地留下了印象,也可以立即抹去。还要记住,我们对这些事物的关注仅能维持须臾,然后生命就走到了尽头。再说,它们有什么不好对付的呢?倘若它们符合本性,欣然接受就是,你会发现,它们很好对付。倘若它们有悖于本性,那就去寻找符合你的本性的事物,孜孜以求,哪怕它并不能给你带来什么荣耀。任何人追求其正当的利益,都是可以谅解的。

17 凡是体验到的每一个对象,都不妨想想它的由来,它的成分,它正在发生何种变化,变化之后又是何种样子——它并不会受到什么损害。

18 一、我如何看待我与人们的关系,如何看待我们生来便要彼此互助的事实。从另一方面讲,我生来便是他们的领袖,正如公羊带领羊群和公牛带领牛群一样。不妨先从首要的原则开始思考。倘若不是原子,便是本性统御一切:倘若真是这样,那么较低者便是为了较高者而生,较高者为了彼此而生。

二、那些人在桌边、床上等场合表现如何。最重要的是,他们的主张迫使他们做出了怎样的行为,他们怎样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洋洋自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