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八卷 · 2

[古罗马]马可·奥勒留2019年11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35 正如整体的本性是所有理性造物诸多本领的源泉,它也将这种本领赋予了我们。正如自然可以将各种作梗或作对的事物收归己用,将它纳入命运的安排,变成自身的组成部分,理性的存在也可以将各种障碍转化为对自己有用的素材,用它来帮助自己实现初衷。

36 不要因为你的人生图景感到压抑,不要总想着过去或未来有多少艰难困苦。只要在当下的每一个瞬间扪心自问:“在这项工作里,有哪些地方令我不堪承受?”你会羞于承认的。然后再提醒自己,给你带来沉重负担的,既非未来亦非过去,总是现在:只要你能将现在隔绝开来,谴责自己软弱的意志,竟然连这样一点事都无法承受,那么现在带来的负担就会随之减轻。

37 潘提亚或佩耳伽摩斯如今还坐在维鲁斯(7)的棺旁吗?卡布里亚斯或戴奥提穆斯是否还坐在哈德良的棺旁?荒唐!如果他们还坐在那里,逝者会知道吗?如果他们知道,他们会感到高兴吗?如果他们感到高兴,那送葬者就会永垂不朽吗?他们的命运不也是先垂垂老去——像别人一样变成老妪和老翁——然后逝去吗?他们逝去之后,他们哀悼过的人又会如何?他们全都化作了腐尸与朽骨。

(7) 维鲁斯(Verus),此处是指卢修斯·维鲁斯(Lucius Verus),前文中提到的潘提亚是他的情妇。

38 倘若你有敏锐的眼光,那就运用它吧,不过正如诗人所云,还要加上明智的判断。

39 在理性存在的构成中,我看不到什么有悖正义的美德,不过我的确看到了有悖享乐的美德——节制。

40 某事看似痛苦,其实只要你抛开自己对它的判断,就不会再有痛苦的感觉了。“什么是自己?”理性。“可我不只是理性。”姑且这样看吧。因此不要让理性给它自身惹来痛苦,要是你的其他部分陷入困境,它尽可以自行做出判断。

梦~阮~读~书~w w w -m e n g R u a n - co m 💨

41 对动物的本性来说,感官方面的障碍是有害的。对动物的本性来说,欲念方面的障碍是有害的。(对植物的构造来说,某种其他方面的障碍也是有害的。)由此可知,对智慧存在的本性来说,思想方面的障碍也是有害的。

现在,把这些道理用在自己身上吧。痛苦与享乐对你是否有影响?把它们留给感官好了。你冒出一股做事的冲动,然后遇到了某种阻碍吗?倘若你的目标是要无条件地实现你的愿望,那你遇到的阻碍的确给你的理性造成了损害;不过倘若你能接受平常的经验,那你就不会遭受什么损害,也不会引起什么损害。你要明白,别人并不能妨碍你的思想正常地发挥作用。只要你的思想“独自变成一个完美的圆”,那么不论是烈火、钢铁、暴政、诽谤,还是别的什么东西,都无法触及它。

42 我没有理由伤害自己,我从未有意伤害过任何人。

43 乐趣因人而异。我的乐趣是让支配我的心灵保持纯洁,不抗拒生活或境遇,用善意的眼光看待一切事物,欣然接纳它们,或者恰如其分地运用它们。

44 瞧,不妨把当下一刻当作天赐的礼物。那些热衷追求身后美名的人,没有看清后世之人跟他们反感的今世之人并无不同,而且他们也会死去。后人对你的毁誉褒贬,对你来说算得了什么?

45 你把我拿起来,随便扔到哪儿去。不论我落在哪里,都会让心中的神灵保持快乐——保持满足,只要我的心态和行为符合它的性情。

眼前的事,是让我的心灵感到不适——惭愧、渴望、受到束缚、胆怯——的理由吗?你能为此找到合适的理由吗?

46 人所遭遇的事,没有什么是在对人来说属于自然而然的经历之外的——牛不会遭遇与其本性格格不入的事情,葡萄藤也不会遭遇与其本性格格不入的事情,石头也不会遭遇与其特性格格不入的事情。所以,既然每种事物的遭遇,对它来说都是惯常和自然的,那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宇宙自然不会让你遭遇令你无法承受的事情。

47 如果你为某种外在的因素感到苦恼,那么困扰你的并非事情本身,而是你本人对它所做的判断——而你可以将这一判断当场抹消。如果令你感到苦恼的,是你自己的某种观念,那么没有谁能阻止你纠正自己的看法。所以,如果你觉得,某件事值得去做,并为自己没有付诸行动感到苦恼,那为什么不去做,何必发愁呢?“可是那里有无法克服的障碍。”那就没有什么好苦恼了,因为失败的原因并不在你。“可如果我没有把这件事做成,人生就没有了价值。”那你就应该像夙愿得偿的人一样安详地离世,不要怨恨那些妨碍你的人。

48 记住,只要你那起支配作用的心灵能够自给自足,不做任何它不愿做的事情,就算它的处境并不合理,它也是不可战胜的。当它做出合理而深思熟虑的判断时,就更是如此。所以不受激情影响的心灵就如同一座堡垒:没有比它更坚实的躲藏之处,所以来这里避难的人是不会受到伤害的。没能认清这一点的人是无知的,认清了这一点,却没有来这里寻求庇护的人是不幸的。

49 在你的第一印象表明的情况之外,无需再对自己多说什么。你听说某人正在对你恶语中伤。这就是你收到的报告:你并未听说你受到了什么伤害。我看到我的小儿子生病了。这就是我看到的情况:我并未看到他有危险。因此始终固守第一印象,不要从自己的思考中得出什么结论——这样就可以了。或者可以补充这样一条结论:世间发生的一切,都是人所熟知的。

50 泛苦的黄瓜?丢开便是。路上有荆棘?绕开就好。只要这样做就够了,用不着问:“世上怎么会有这些东西?”这个问题会被熟悉自然的学者讥笑,正如你在木匠或鞋匠的铺子地面上看到刨花或碎皮革,发出抗议,会遭到他们讥笑一样。不过他们有丢弃垃圾的地方,而整体的本性在自身之外,并没有那样的地方。它的技艺妙就妙在,它设定了自身的边界,将内部看似腐朽无用的各种事物加以回收利用,然后用这些材料创造出新的东西。因此它不需要什么外物,也不需要丢弃废物的地方。因此它有自身的空间、自身的材料、自身的技艺,就足够了。

51 行动不宜迟缓,言语不宜混乱,思想不宜含混。切勿萎靡不振或洋洋自得。生活中可以有些闲暇。

“他们杀戮,他们肢解,他们发出诅咒。”这与你的心灵保持纯洁、理智、清醒、公正有何关系?正如某人来到清澈甘甜的泉边,诅咒这口泉——它依然会涌出好喝的泉水。他尽可以往里投掷污泥或粪便,很快,泉水就会将它们冲散、冲走,并不会沾染什么异色。那你怎样才能像持久涌流的泉,而不是水池那样呢?只要始终保持自由的心态——还要做到始终善良、纯朴、谦逊。

52 不知道宇宙井然有序的人,也不知道自己的位置何在。不知道宇宙与生俱来的意图的人,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或者宇宙为何物。对于这些一无所知的人,也说不清自己存在的目的是什么。所以,对一帮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不知自己是何许人的追随者,有人还心怀畏惧或者希望博得他们的赞扬,你对这种人观感如何呢?

53 一个人一小时咒骂自己三次,你还想得到他的称赞吗?一个人无法令自己感到满意,你还想让他感到满意吗?一个人对自己做的事几乎事事懊悔,他还能让自己感到满意吗?

54 不要只从周围的空气中吞吐气息,还要从包容万物的意念中获取见解。那股意念的力量就如同空气一般,无所不在:它可以任人汲取,正如空气可以任人呼吸一般。

55 总体而言,邪恶并不会给宇宙带来什么危害。个体的邪恶并不会给受害人造成伤害,它只会伤害到为恶之人,而且只要他愿意,便可以马上摆脱这份伤害。

56 对我用以做出决断的意志而言,邻人的意志无关紧要,正如其呼吸和肉体无关紧要一样。当然,我们首先是为彼此而生,但支配我们每个人的心灵各有各的权威。否则邻人的恶念也会危害到我:将我的不幸交由他人来掌握,这可不是神明的意图。

57 阳光看似向下倾泻,实则照耀四方,但并非释放一空。这种倾泻是笔直的延伸:所以光束才被称作光线,因为它们就像延伸的线条那样辐射开来。只要你观察阳光如何透过狭缝照进暗室,就能弄懂光线为何物。它在空气中笔直延伸开来,落在——姑且这样说吧——另一边阻碍它通行的固体上,而它会停在上面,并不会滑落或者坠落。

宇宙的意念也是这样流动和扩散——不像会枯竭的河水,更像恒久的辐射。它落在遇到的障碍上,并不会带来沉重的压力:它不会坠落,而是停在上面,将其照亮。任何不能反光的东西,都会失去被它照耀的机会。

58 恐惧死亡就是恐惧无知无觉或者另一种知觉。倘若你不再拥有知觉,也就不会再意识到任何坏事。倘若你有了另一种知觉,那你就成了另一种存在,生命仍将延续下去。

59 人们是为彼此而生。因此要么教导他人,要么容忍他人。

60 箭矢往一个方向飞,意念往另一个方向飞。不过意念即使在保持警惕或展开调查的时候,也是直来直去,直奔目标的。

61 走进支配每个人的心灵中去,让别人走进你的心灵中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