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卷 · 2

[古罗马]马可·奥勒留2019年11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0 宇宙自然赋予每个人的事物是有益的。这份益处在赋予他的时候就会显现出来。

21 “大地喜爱雨露,骄傲的天空也爱将它施与。”整个世界喜爱创造未来。所以我对世界说:“我跟你拥有同样的爱好。”“这种事就爱发生”这句谚语不正是源出于此?

22 要么你在这里生活,如今已经习以为常;要么你就离开这里,并且是你自愿离开;要么你就死去,完成了自己的职责。没有别的选择。那就打起精神来吧。

23 要始终明白,别处“草不会更绿”,在山顶、海滨或者你想去的其他地方,一切并无不同。你会发现,柏拉图说的一段话很是贴切:“为山谷所环绕,在羊群啼叫时,给它们挤奶。”

24 我那起支配作用的心灵,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我正在把它变成什么样,把它派上什么用场?它的智力是否已经耗尽?它是否已经脱离了社会?它是不是已经跟肉体混在一起,失去了自主的能力?

25 弃主而逃的奴隶便是逃犯。法律就是我们的主人:因此违法者便是逃犯。同样,感到痛苦、愤怒或恐惧,便是抗拒万物主宰在过去、现在、未来确立的秩序——这种秩序就是法律,它规定了万物主宰分配给我们的是怎样的命运。因此感到恐惧、痛苦或愤怒,也就变成了逃犯。

26 男子将精子留存在子宫里,就离开了。然后另一种因果由此接手,造就出一个婴孩。怎样的开端,发展出了怎样的结果!后来也是一样。孩子将食物咽下了喉咙,另一种因果由此接手,造就出感觉和冲动,完整的生命和力量,以及各种奇妙的事物。

看看在这样的奥妙中,发生了什么吧,看看那发挥作用的力量,就像我们看到力量压下东西、托起东西一般——不是用我们的肉眼去看,但同样能够看清。

27 时常思考:如今发生的一切,以前也发生过。还要想到,它们今后还会发生。把类似场景的同样剧目铭记于心,包括你亲身经历的一切,还有历史上发生的一切——比如哈德良朝廷、安东尼朝廷、腓力朝廷、亚历山大朝廷、克罗伊斯朝廷。所有这些都跟现在一样,只是演员不同。

28 将每个诉苦或不满的人想象成行将献祭、蹬腿嘶叫的猪。躺在床上心中暗恨的人也是一样。想想束缚我们的那些绳索,所有造物都是被迫屈服,唯有理性的造物才被赋予了心甘情愿地顺从世事的选择。

29 想想你平常做的每一件事,然后自问,因为死亡而无法完成这件事,会不会让死亡变得可怕。

30 每当你因为他人犯错而动怒,就马上想想,你会犯下哪些类似的错误——有可能是看重金钱、享乐、名声之类的东西。这样一想,你的愤怒就能马上平息了。还可以再想一想,这个人是迫不得已——他还能怎么做?或者,要是你有那个能力,就把迫使他那样行事的理由抹消吧。

31 当你看到萨提隆、欧提克斯或海门,想想他们在苏格拉底的圈子是什么样;看到欧提基昂或西尔瓦努斯,想想欧弗拉特斯;看到特罗派奥福罗斯,想想阿尔奇弗龙;看到塞维鲁,想想克里同(2)或色诺芬(3);看到自己,想想凯撒家族的一员——每看到一位,都想想一位与他相仿的古人。然后再进一步思考:这些人如今身在何处?不知所踪,或者随便去了什么地方。这样你就总能将人生看作过眼云烟,尤其是你还能提醒自己,凡事一经改变,就无复永恒。那为何还要辛苦操劳?何不满足于有条不紊地度过这段短暂的光阴呢?

(2) 克里同(Criton),苏格拉底的朋友。

(3) 色诺芬(Xenophon),古希腊历史学家和军人,生在雅典,哲学家苏格拉底的弟子。

你试图逃避的,是什么样的物理环境,什么样的角色?所有这些不正是对细致考察人生种种的理性的运用吗?所以就坚持下去吧,直到你将这些全部吸收掌握,就像强有力的胃吸收所有的食物,或者明亮的火焰将你丢进去的一切化作光焰一样。

32 别让任何人有机会如实地指责你为人虚伪,并非善类:要确保任何一个这样看待你的人都是骗子。这完全取决于你——谁能阻止你做一个善良、真诚的人呢?要是你无法拥有这些品德,就别再苟活于世了。理性也会放弃这样的人。

33 在既定物质条件下,怎样做,怎样说,才能取得圆满的效果?不论答案为何,做与不做,说与不说,决定权都在于你自己——不要把“遇到阻碍”当成借口。你绝不会停止抱怨,直到你体验到像享乐主义者纵情声色那样的快乐为止,那就是你对自己遇到的任何一种情况,都能做出合乎人性的恰当反应——就是说,这种反应合乎人的性情。因为你应该将按照本性行事视为享受;而你可以随时随地都可以这样做。

滚筒并不能随心所欲地到处滚动,水和火也是一样,自然界的物体和不具备理性的生物也是一样:它们的道路上布满藩篱和障碍。但心灵和理性却有这种能力,它们能够凭借本性和意志,越过每一道障碍。

不妨想象一下理性的这种轻松穿越一切的本领——就像火焰升腾,石头坠落,滚筒下坡一般——毫无顾忌。其他障碍要么来自我们的肉身,要么——在没有先入为主的判断,也未经我们的理性准许的前提下——根本无力阻挠我们成事,或者造成危害。

若非如此,任何遇到此类障碍的人都会马上变成恶人。其他各种生物若是遇到任何障碍,它们自身的状况就会发生恶化。但人能恰当地运用情势,反而会变得更好,更值得称赞。总之要记住,凡不损害城邦的事物,也不能损害自然的公民;凡不损害法律的事物,也不能损害城邦。我们所说的不幸,都不能损害法律。因此不能损害法律的事物,也不能损害城邦和公民。

34 能够体察真谛的人,只需一句简短而平凡的提醒,便能忘却所有的痛苦与恐惧——比如:

人生一世,

草木一秋。

你的孩子也不外是“草木”。这些忠诚之人的高声颂扬,敌人的诅咒、默不做声的谴责或嘲笑,也是“草木”:那些维护你身后美名的人,也是“草木”罢了。所有这些都会“春来复苏”,然后又会在风中凋落,森林会“生出新芽”取而代之。万物都是朝生暮死——这是它们共同的命运——而你却追逐好恶,仿佛一切永垂不朽。很快你便会合上双眼,很快也会有人哀悼那将你埋葬的人。

35 健康的眼睛必须能看到所有的光景,而不能说“我只想看浅色的东西”——这是一种病症。健康的耳朵必须能听到各种声音,健康的鼻子必须能闻到各种气味,健康的胃必须一视同仁地接受它生来便要消化的各种食物。因此健康的心灵也要做好应对各种不测的准备。说出“我的孩子一定要活下去”,或者“我怎么做都会广受称赞”的心灵,与只看浅色的眼睛或只吃软食的牙齿无异。

36 没有谁能幸运到这种程度:临终时,卧榻边没有几个人为他即将遭逢的命运感到庆幸。最诚挚的贤者又如何?或许有人在他临终的那一刻默默思忖:“摆脱了这位师长,我们终于可以喘口气了。他对我们这些人并不苛刻,不过我能感觉到,他在默默地责备我们所有人。”最诚挚的贤者尚且如此,至于我们,众人又有多少理由希望能摆脱我们呢?不妨在弥留之际想想这一点,只要你能这样劝解自己,就可以更加轻松地离去:“我要离弃的是这样一种生活:就连我为他们百般付出、祈祷、操心的同僚们,也希望我离开,他们无疑希望我的死能给他们带来些许安慰。”所以何必留恋人世呢?

不过,不要因此在临终之际,对他们感到心灰意冷,而要固守自己的品格——友好、和善、大度。同样,你与他们分别,不应悲苦万状,而应该像安详的逝者灵魂与躯壳轻松分离一般。自然将你束缚在他们身边,使他们成为你的同僚,但现在自然解开了束缚。我离开他们,就像离开亲人一样,但我不会抗拒,也不需要强迫。这也是顺应自然的一种方式。

37 尽量养成这样的习惯,不论别人做了什么事,你都问自己:“他这样做的目的何在?”先从反省自身做起吧。

38 要记住,那扯动丝线的,是我们隐秘的内心:它是行动的动力,是生活的准则,可以说,它就是我们自身。所以不要把外在的躯壳和周边的器官看得跟它一样重要。那些就像是斧头之类的工具,区别只是它们长在身上而已。一旦少了让它们开始或停止活动的媒介,它们就没有了用处,就像织工的梭子、作家的笔、车夫的鞭子一样。

梦 阮 读 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