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七卷 · 1

[古罗马]马可·奥勒留2019年11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退避到内心当中吧。富有理性,起支配作用的心灵的本性,便是满足于做该做的事,享受因此获得的宁静。

1 这便是恶:恶是你时常可见的。你应当将这一想法牢记在心,以备不测:“这是我时常看到的。”总的来说,不论你看向何处,看到的总是同样的事。历史——古代、近代和现代的历史——充斥着这一类事;今天的城邦和家庭中也充斥着这一类事。没有什么新鲜事。一切都是熟悉而短暂的。

2 你的信条是活生生的。它们怎么可能消亡?除非与之对应的内心观念被磨灭了。但内心观念总可以重新激发,这取决于你。“对这件事,我能做出正当的判断。既然你能,那还有什么好困扰的呢?我的思想之外的一切,对思想来说,都不值一提。”明白这一点,你就能昂然挺立。你就能重获新生。用惯常的眼光去看待事物吧:新的生活就寓于其中。

3 招摇的游行队列、舞台上的戏剧演出、兽群和牧群、比武竞技、给小狗扔骨头、往鱼塘里扔面包屑、辛苦搬运的蚂蚁、四散惊逃的老鼠、因为丝线的扯动而翩翩起舞的木偶。置身其间,你要耐心忍受——不要嗤之以鼻。不过你要记住,人的价值在于他所看重的事物的价值。

🦀 梦。阮。读。书。w ww…m e n g R u a n…co m

4 在谈话时,要用心体会所说的话;在冲动时,要留心观察发生的事。在后一种情形中,要尽快看出行为的目的何在;在前一种情形中,要留心关注话里的含义。

5 我的心灵是否足以胜任这项任务?倘若能够胜任,我就用这份心灵去完成任务,把它当作整体的本性赋予我的一件工具。倘若不能胜任,那我要么放弃这项工作(除非是我必须承担的职责),让能者当之,要么倾尽全力,找人协助,此人要能配合我的指挥,满足公众利益当前的需要。不论我怎么做,是独立完成还是与人合作,都要将这一点放在首位——那就是公众的利益与和谐。

6 多少声名显赫之人已经被人遗忘;多少称颂他们的人早已消失。

7 不要羞于接受帮助。你的任务就是完成分配给你的职责,就像攻城军团的士兵一样。倘若你腿脚不便,无法独自攀垣而上,要在别人的帮助下才能完成,该怎么做?

8 别为未来烦恼。因为你迎接未来的时候(倘若这势必会发生在你身上),依然保有你应对当下的理性。

9 万物都是彼此衔接的,将它们联系在一起的,是一条神圣的纽带。几乎没有一样事物是独立存在的,它们各安其所,共同组成宇宙这一体系。万物组成了一个宇宙,一位神明无处不在,在所有拥有智慧的存在中,有一项本质,一个法则,一种共同的理性,一个真理——倘若的确存在的话,那么拥有同样理性的同类存在中,也有一个完美无缺的代表。

10 一切有形之物,很快便消逝在宇宙的物质之中;每一项因由很快便会被宇宙的理性所吸收;对一切事物的回忆,也会很快就湮没在永恒之中。

11 对理性的存在来说,按照本性行动,跟按照理性行动是一回事。

12 站直了——或者在别人的扶助下站直。

13 理性的存在之于集体,正如一个有机整体的不同分支——之所以将它们造就出来,正是为了实现整体的目的。如果你一直这样告诉自己,你就会愈加充分地体会到,这一观念是何等有力:“我只是理性整体的一条分支。”不过你如果只说自己是整体的一部分,那你还不是由衷喜爱你的同胞:你不是为了助人为乐而行善;你只是把它当作一项义务去完成,而不是把它当作对自己同样有益的善行去完成。

14 让想要发生的外部事物,发生在它们能够影响到的、我的身体部位上好了——如果这些部位愿意,那它们也可以抱怨。而我自己并不会受到什么伤害,除非我认定这件事有害:我可以不那样认定。

15 不论别人怎么做、怎么说,我都要做一个好人。就像祖母绿、黄金块或紫色长袍一样,它们总是坚持:“不论别人怎么做,怎么说,我都是祖母绿,我要保持自己的色彩。”

16 起支配作用的心灵并不会让自己陷入困扰:比方说,它不会让自己陷入恐惧或欲望之中。如果别人能让它感到恐惧,或者让它感到痛苦,那就随他去好了:就心灵本身而言,它是不会故意陷入此类情形的。肉体应该尽可能地照顾好自己,避免遭受伤害;具备知觉的灵魂,如果感受到了恐惧或痛苦,应该表达出来;但负责评判这类事情的灵魂,并不会感到不适——它不会让自己贸然得出不适的结论。起支配作用的心灵本身,没有什么外在的需要,除非它给自己设定出一种需要:因此它也不会受到什么困扰和妨碍,除非它自己困扰自己,妨碍自己。

17 幸福是一名善良的神祇,或者是神明的祝福。那么幻想,你为何要来我这里呢?我以众神的名义命令你,怎样过来,就怎样离去吧:我不需要幻想。你是按照老习惯过来的。我不生你的气。只是让你离开。

18 有人害怕变化吗?有什么是不靠变化便能生成的呢?又有什么比变化更接近整体的本性呢?如果加热用的木柴不发生变化,你能沐浴吗?如果你的食物不发生变化,你能进食吗?生活中的好处,有什么是不经变化就能得到的呢?难道你还没看出:变化对你来说也是一样,对整体的本性来说,也同样必不可少?

19 我们所有人的肉身(作为整体的造物之一,配合着整体的活动,就像我们的四肢相互配合一样)穿行在宇宙的物质中,就像在旋动的河流中穿行。永恒已经吞没了多少克里西波斯、苏格拉底、爱比克泰德那样的人物!在看待任何人和任何事的时候,都不妨这样想。

20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不该做出违背人性的事——或者行事方式与行事时机有悖人性的事。

21 很快,你就会忘却一切;很快,一切也会将你遗忘。

22 喜爱那些犯错和沉沦的人,正是人的本性。只要你想想,所有人都是兄弟;他们之所以犯错,是因为无知,而不是有意为之;用不了多久,你和他们都会撒手人寰;最重要的是,他并没有给你造成什么伤害——他并没有让你起支配作用的心灵变得更糟,只要这样想一想,你就会喜欢上他们。

23 宇宙自然运用宇宙的物质,就像使用蜡一样,先是做出马的模子,然后又把它融掉,再用这份物质做一棵树;然后是一个人,然后又是别的东西。这些物质的存在只能维持很短的一段时间。把盒子打碎,并不比把盒子粘好更难。

24 脸上的怒容有悖本性,若是它经常出现,人就会变得面无表情,最终甚至再也无法做出生动的表情了。应当尽量留意这一点:发怒有悖理性。从道德的角度来看,倘若连分辨是非的觉悟都没有了,还有什么理由继续活下去呢?

25 你所看到的一切,很快就会被主宰整体的本性焕然改观:它会从物质中创造出别的东西,然后再从中创造出新的事物,从而令这个世界历久常新。

26 当别人对你做了错事,你应当马上考虑,是什么样的善恶观让他做出这种错事。一旦弄清了这一点,你就会对他心生怜悯,不会再感到惊讶或愤怒了。要么你跟他抱有相同或相近的善恶观,倘若是这样,你就会理解和原谅他;要么你不再认为这种事非善即恶,倘若是这样,你更容易耐心对待那个盲目的人。

27 不要幻想拥有你所没有的东西,要满足于你所拥有的,还要提醒自己,若非自己已经拥有了这些,你会对它们多么向往。但与此同时,也要注意,不要因为习惯于它们带来的快乐,就对它们产生依赖,免得它们不在了,害得你痛苦不堪。

28 退避到内心当中吧。富有理性、起支配作用的心灵的本性,便是满足于做该做的事,享受因此获得的宁静。

29 摒弃幻想。遏制操纵人心的冲动。认清当下一刻。弄清自己或别人遭遇了什么。对事件进行分析,把它划分成因果和物质两个部分。想想你临终的那一刻。别人犯的错,不必去管。

30 留心聆听别人的话。留意正在发生的事和做事的人。

31 以简朴、正直、漠视介于美德与恶行之间的一切为乐。热爱人类。追随神明。德谟克利特说过:“其他一切都受制于常规的法则,唯有元素是绝对和真实的。”不过你只要记住,一切都受制于法则就够了。言简意赅。

32 关于死亡。倘若我们是原子,死亡就是消散;倘若我们是一个整体,死亡就是消亡或迁居。

33 关于痛苦。不堪承受的痛苦会夺走我们的生命,迁延不绝的痛苦倒还可以承受。心灵通过退避保持平静,起支配作用的理性并不会被痛苦削弱。至于被痛苦所伤害的部位,随它们去抗议好了。

34 关于名望。看看那些追逐名望的人,他们是怎样想的,他们追求什么,回避什么。看看我们的所作所为,是如何像漂移的沙土不断覆盖原先的沙土一般,转眼便被后事层层覆盖。

35 “因此,对拥有高贵智慧和宏大视野的人来说,你觉得他会把人生看得很重吗?‘不可能。’他说。这样说来,这种人也不会觉得死亡有什么可怕的地方?‘当然不会。’”

36 “国王的命运,就是行善事,遭诅咒。”

37 面孔如此恭顺地按照心灵的命令,设计和安排好自己的表情,若是心灵本身不能设计和安排好自己的事,那才可耻。

38 “单纯的事物,残酷的事实,不应该激起你的愤怒:

它们根本不知道照顾你的感受。”

39 “愿你给不朽的神明和我们带来欢乐。”

40 “成熟的谷穗会被收割,我们的生命也是一样:

这个站立,那个倒下。”

41 “如果众神已经不再关照我和我的两个儿子,

其中必有缘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