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六卷 · 1

[古罗马]马可·奥勒留2019年11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整体的本质是温驯而顺从的,指引这一本质的理性本身,并没有作恶的缘由,恶也并未寓于理性之中:凡是理性所创造的,便不会有错,也不会给任何事物造成损害。万事万物都有合乎自身的肇始与终结。

2 如果你在履行正当的职责,就别管是冷是热,是恹恹欲睡还是精神抖擞,别人对你是褒是贬,甚至自己命不久矣,还是正在忙些别的:因为即便是让我们死去的死亡,也不过是人生的诸多活动之一,因此只要“尽力而为”,便足够了。

3 省察你的内心,不要忽略任何事物的特质或价值。

4 现存的一切很快便会变化。如果所有物质都是统一的实体,那它很快就会烟消云散,否则就会分解成原子。

5 起支配作用的理性了解自身的意向、自己的造物,以及自己的造物用的是何种材料。

6 最好的复仇,就是不要变得跟仇敌一样。

7 让这件事给你带来愉悦和安慰吧:在从事一桩桩社会事务时,心里始终记挂着神明。

8 起支配作用的心灵,能够唤醒自己,改变自己,让自己具备想要拥有的品性,让发生的一切看上去正合己意。

9 万事万物的成就,都合乎整体的本性:它不可能与别的本性相契,无论这种本性是在它的内部,还是外部,它也不会与任何外在的影响相契。

10 世界要么是一堆混杂之物,一张错综复杂的网,会分解为原子;要么是统一的整体,具有秩序和神意。倘若前者属实,那我为什么还愿意在一个随意组成的混乱世界里消磨时间呢?既然我终归会在某个时刻“归于尘土”,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有什么好困扰的呢?不管我怎么做,终究会分解为原子。不过倘若后者属实,那我便心怀敬畏,立场坚定,从指引万物的神明那里获得勇气。

11 如果形势所迫,让你感到忧愁不安,那就赶快反躬自省吧。不要在和谐的节奏之外多作停留,你经常回归和谐的状态,就能将它掌控得更加娴熟。

12 如果你既有继母也有生母,你会对继母有所关照,但你长期依赖的还是你的生母。宫廷与哲学,就应该被如此看待。所以应该常常回到哲学身边,从她那里获得慰藉,她会让你觉得宫廷生活尚可忍受,也会让宫廷对你容忍有加。

13 这有多妙啊:当你炙烤肉类这样的食物时,不妨牢记,这是鱼类、鸟禽或猪留下的尸体,法勒恩酒不过是葡萄的汁液,你身上的紫袍不过是在贝类的血液里浸泡过的羊毛!性交不过是黏膜的摩擦和黏液的喷射而已。这样的洞察能够抵达和贯穿真实事物的核心,让你看清它们的真实面貌,这有多妙!这样的做法,你应当终生奉行:当事物展现出貌似真实的外表时,你要看清它们赤裸、低劣的一面,剥去它们的虚饰。虚荣是最能诱骗理性的:当你深信自己的工作举足轻重时,你也正深陷于虚荣的蛊惑之中。不妨看看克拉特斯是如何评说色诺克拉底(1)的。

(1) 克拉特斯(Crates)和色诺克拉底(Xenocrates),两人均为公元前4世纪的哲学家。克拉特斯是犬儒学派哲学家,第欧根尼的学生;色诺克拉底是柏拉图的学生,被选为柏拉图学园主持人(前339年)。

14 大众所看重的事物,大多属于靠内聚力来维持形态的东西(矿物、木料),或者自然生长的产物(无花果树、葡萄树、橄榄树)。眼界略高之人所看重的,是靠生物的天性维系的事物,譬如羊群和兽群,或者大批奴隶的所有权。更有教养的人看重的事物,则是靠理性的心灵来维系——但并非理性本身,而是在某种技艺或技巧中展现出来的理性。但对心灵理性的一面和政治的一面都给予充分尊重的人,不会看重别的东西,只会让自己的心灵始终保持在适合理性与社会活动的状态,他跟同他一样的人彼此合作,实现这一目的。

15 有些事物匆匆诞生,另一些事物则匆匆消逝,而那些诞生的事物中,有一部分也已经归于消亡。运动和变化令这个世界时时更新,正如时间永不停歇的流逝,让永恒历久常新一般。那么,在这条奔流不息的、无法驻足停留的河流中,在身边飞速流逝的事物中,什么才是人应当珍视的呢?就好像他刚要喜欢上一只飞过的小雀——可它转眼便不见了。我们的人生就是这样——就像气血的挥发一样短暂。它与我们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的呼吸并无不同——你诞生时得到的东西,很快又会还给这个世界。

16 植物散发的气息,或者牛和野兽的呼吸,并没有什么值得看重的地方;记住感官留下的印象,或者像傀儡一般被冲动所驱使,同样不值得看重;将牲口聚拢起来,或者令其进食,也不值得看重——进食并不比排便好到哪里去。那么,什么才值得看重呢?别人的称赞?也不对。众口一词的称赞也是一样:众人的称赞也只是口舌发出的声音而已。所以别去理会那些无足轻重的赞誉了。还有什么是值得看重的呢?在我看来,那就是按照我们自身固有的性情行事,或者约束自己,种种才能和技艺为我们的性情指明了前进的道路。每一门手艺,都想让自己的产品符合这门手艺创立的初衷:园丁、修建葡萄树的工人、驯马师和驯犬师,莫不致力于此。对孩童的教育和培训,又是为了什么呢?

所以这才是真正的价值,只要你将它牢牢掌握,就不会再对其他东西孜孜以求。那时,你还会看重别的东西吗?如果不这样做,你就无法获得自由和满足,无法免于激情的困扰:你会感到羡慕和嫉妒,对那些能把你的财物夺走的人心怀猜忌,设计对付那些拥有你所看重的财物的人。总之,不管是谁,只要他需要这类东西,那他的心灵必然遭到玷污,他也会常常怪罪神明。但尊重自身的心灵,尊重你赋予它的价值,你就会欣然接受自己,跟同伴和睦相处,与众神保持一致——赞赏他们赐予和安排的一切。

17 元素上下颠簸,回环旋转,运动不休,但有用的品德运行的方式截然不同,它的运行更加神圣,它沿着难以理解的轨迹走向成功。

18 真是怪事!人们吝于赞扬同时代的人和身边的同伴,却非常看重后人给他们冠上的美名,而这些后人,他们以前从未见过,以后也绝不可能见到。这跟为前人没有对你歌功颂德而苦恼相差无几。

19 倘若某件事你力有未逮,不要以为别人也做不到;不过常人力所能及的正当之事,你也应该认为自己可以做到。

20 在竞技场上,如果对手用指甲划破了我们的皮肤,或者用头撞到了我们,我们也不会对他怀恨在心,感到深受冒犯,或者怀疑他是蓄意伤人。不错,我们会注意避开他:不过这是善意的回避,并不是将他视为仇敌,对他心生猜忌。在人生的其他领域,情况也是一样:我们有自己的竞争对手,对他们的许多所作所为,我们不必放在心上。如前所述,我们可以敬而远之,无需心怀敌意或猜忌。

21 如果有人能证明我有错,用思想或行为指明我的错误,那我会欣然改正。我追求真理,它从不会伤害任何人,执迷于自欺和无知,才会造成伤害。

22 我履行自己的义务,外物无法让我分心。它们要么不具备生命,要么不具备理性,要么迷失了路途,不知道真正的道路在哪里。

23 既然你具备理性,而它们并不具备,那么对待呆笨的动物和诸多事物时,不妨宽大为怀;因为人具备理性,那么对待人的时候,不妨给予关怀;凡事都可以向神明求助。用不着为这件事需要耗费多少时间感到困扰:只要三个小时便足够了。

24 死后,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和他的骡夫不再有高低贵贱之分:他们要么同样被宇宙造物的法则所吸收,要么同样分解为原子。

25 想想看,在同一个瞬间,有多少互不相干的事件,发生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和心里,然后,你就不会为此感到惊讶了:有更多的事,实际上,是所有的事,共同作用于我们称之为宇宙的这个整体。

26 倘若有人问你:“安东尼这个名字怎样拼写?”你会把每个音节都喊出来吗?倘若他们生气呢?你也会大发脾气吗?你就不能冷静下来,逐一念出那些字母吗?因此在生活中,也要记住,每项职责都是某些特定行为的总和。你要多加留意,不要焦虑不安,或者用自己的怒气回应他人的怒气,而要将事情有条不紊地完成。

27 不让人努力争取他们的利益,是多么残忍的事!可你因为他们做错事而烦恼时,你在某种程度上,不就是在禁止他们这样做吗?他们无疑会受到自身利益的驱使。“但他们不应该那样做。”那就教导他们,指引他们,不必烦恼。

28 死亡使我们从感官的反应、冲动的驱使、心灵的算计、肉体的劳苦中获得解脱。

29 肉体尚未衰败,心灵就先行服输,这是一种耻辱。

30 当心,不要变成凯撒,不要自认高贵不凡:的确有这样的事。所以要让自己保持朴素、仁慈、纯洁、严肃、谦逊、支持正义、敬畏神明、善良、充满爱心、立场坚定。要努力保持哲学想要将你造就成的那副样子。敬畏神明,关心他人。人生短暂。生活在人世间的一大收获,便是虔诚的心灵和有利于社会的作为。

要时刻向安东尼学习:他精力充沛地按照理性的指引行事,他一贯平静,他虔诚有加,他表情安详,态度温和,他从不自负,他牢牢掌控种种事务。他凡事若不经过认真的了解,形成清晰的认识,便不会放到一边;他能容忍别人不公正的指责,不会反唇相讥;他从不仓促行事。他不会听信恶意的谗言;他能准确评判别人的品格和作为;他从不急于做出评判,不受谣言和猜忌的影响,从不虚伪。他对住所、床榻、衣着、食物、仆人要求甚少,容易感到满足;他热爱工作,精力充沛。

他忙一件事,能忙到晚上,除了按时适量地进餐,他根本不需要休息放松。他对待朋友公平如一;他能容忍直言不讳的反对意见,愿意让别人指出更好的做法;他敬畏神明,但并不迷信。

这样,在弥留之际,你也会拥有像他那样清白的良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