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四卷 · 1

[古罗马]马可·奥勒留2019年11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我们心中起支配作用的力量只要合乎自然,就能顺应环境,就始终都能轻松适应实际的问题和既定的事件。它在运行时,无需借助特殊的材质,而是根据情况,采取灵活的手段实现目标,将一切障碍化为己用。一如火焰将落入火中的东西征服一般。小火可以扑灭,但明亮的火焰很快就会把堆在火上的东西全盘占据,彻底吞噬,火会烧得更高。

2 做事切忌漫无目的,亦不可违背合乎处世之道的准则。

3 人们常常寻求归隐——寄身郊野、海滨、山间——你本人对此也满怀渴望。但这完全违背哲理,因为你随时都可以退避到自己的内心世界。没有哪一处隐居之地胜过人的内心,能给人带来更多的安宁与休憩,尤其是当他沉浸在思绪之中的时候,他马上就能彻底放松下来:我所说的放松,指的就是有条不紊地生活。所以,让自己经常退避到内心世界吧,恢复自己的元气吧。在内心世界,你只需坚持少许重要的原则,它们能轻易消除你所有的痛苦,使你无怨无悔地回到应尽的责任中去。

你所怨恨的,又是什么呢?人的邪恶?回想一下这个结论吧,理性的动物生来便要互相依存,忍耐是公义的一部分,行差踏错并非人的本意。想想看,有多少人毕生是在仇视、猜忌、憎恨、公开交战中度过,然后变成了待埋的尸首,或者灰飞烟灭。既然如此,就停止憎恨吧。或者,你对自己从整体中分到的部分感到不满?回顾一下这两种非此即彼的主张吧——一切要么缘于神意,要么缘于原子——回顾一下表明宇宙有如城邦的诸多迹象吧。肉体的病痛还缠着你不放?想想看,心灵一旦抽离出来,认清自己划定边界的能力,它就不会再与肉体的精气发生接触,不论后者是顺畅的,还是混乱的;最后再想想,关于痛苦与欢乐,你听过和赞同过的所有说法是怎样的。

那么些许名望是否令你不安?看看这个世界的遗忘来得有多快吧,看看时间在你生前身后留下的无尽深渊吧,看看溢美之词是何等空洞,支持你的人是何等反复无常,所有这一切又是何等微不足道。整个世界只是宇宙里的一个点而已:你的居所又是何等细微的一道缝隙,在这里歌颂你的人又有多少,他们又是些什么样的人呢!

最后,记住,还是退避到你小小的内心世界吧。最重要的是,不要感到痛苦,也不要紧张不安。做你自己的主人,像男人、人类、公民和终有一死的造物那样看待事物吧。有两种不难企及、不无裨益的观念,不妨稍加思考。一是事物无法触及心灵:它们是怠惰的身外之物;种种焦虑,只是源自你内心的判断。二是你所见的种种,几乎在你观看的时候,就已经在发生变化,之后它们就无复旧观了。始终牢记,你所拥有的一切已经在变化了。宇宙即变化,人生即观感。

4 既然心智为我们所共有,那么理性同样为我们所共有——正是理性让我们成为了理性的存在。既然如此,那么命令我们何事当为何事不当为的理性,同样为我们所共有。既然如此,那么法律同样为我们所共有。既然如此,那我们便是公民了。既然如此,那城邦便为我们所共有。既然如此,那宇宙便有如某种城邦。有谁能说,除了宇宙,还有别的什么共同体,为全人类所共有呢?

因此,我们正是从这个共同的城邦,获得了我们的心智、我们的理性、我们的法律——还会是从别的什么地方吗?正如我身上土质的部分源于泥土,水质的部分源于后一种元素,我的呼吸另有来源,火爆的部分亦有出处(因为没有什么是从虚无中产生,亦没有什么能归于虚无)——因此心智亦有其来源。

5 死就像生,是一种自然之谜:同样的元素成分先是聚合,而后分解。死当然并不可耻:因为对理性的存在来说,死并未违背秩序,亦未违背其自身构造的原理。

6 是什么样的人,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这是自然而然和在所难免的——如果你希望结果不是这样,无异于希望无花果树不要生出汁液。无论如何都要记住,你和他很快都会死去,再过不久,就连你们的名字都不会再有人提起。

7 抛开你的评判,你就抛开了“我受了伤害”的念头;抛开“我受了伤害”的念头,也就抛开了伤害本身。

8 不能让一个人变坏的事物,也不会把他的生活变坏:它无法从内部或外部给他带来伤害。

9 本性为善,必行善事。

10 “世间万事都是对的。”仔细琢磨这句谚语,你会发现,情况的确如此。我所说的“对”,不是单就因果而言,而是“合理”的意思——就像有位仲裁者在赏善罚恶一般。因此,继续留意这一点吧,在做任何事的时候,都要做一个好人,要明确抱有做“好人”的想法。做每件事的时候,都要坚持这一点。

11 倘若别人对你做了错事,那你评判是非时,可别跟他的见解一样,也别按他想让你抱有的见解来。要如实地看清事物的本来面目。

12 随时准备践行以下两条原则。首先,为了人类的利益,只做王权和司法权内在的理性要求你做到的事。其次,如果有人纠正你、指引你,让你远离某种观念,那就改变你的立场吧。不过这种改变的基础,一定得是对公义和公共利益的确信不疑:你在选择路线时,也要照此办理,不要只去追求表面上的满足或美名。

13 “你有理性吗?”“我有。”“那为什么不运用它呢?除了让理性发挥作用,你还想要什么呢?”

14 你是作为整体的部分而存在。你还会消泯于产生你的整体之中;或者确切地说,你会发生变化,被吸收到宇宙造物的定律之中。

15 就像同一座祭坛上的许多香灰。有的先落,有的后落,它们并无分别。

16 不出十天,那些如今将你视为野兽或狒狒的人,就会将你奉若神明——只要你能重新讲求原则,信奉理性。

17 不,你不可能千秋万载地活下去。时不我待。趁你还活着,趁你还有这份能力,做个好人吧。

18 不去观察邻居的言行想法,只是留心自己的一举一动,让它们合乎正道、可钦可敬、饱含善意,那你的心灵会多么轻松自在啊!因此,别去窥看左右两边的邪恶品性,而要依循正道而行,不要摇摆不定。

19 为自己身后的美名感到烦扰的人,想象不到所有记得他的人很快都会死去——他本人也是一样。然后同样的事也会发生在他们的子孙后代身上,最终,人们对他的记忆,会像相继熄灭的灯火般消失殆尽。不过就算记得你的那些人长生不老,记忆长存,纵然如此,与你又有何干?我不只是说,名声对逝者来说毫无意义,而是说,名声对生者来说也是一样,收获赞美,除了在施行统治这方面能派上实际的用场,还有什么意义?你若执迷不悟,就会错失自然的馈赠,这份馈赠不会因为旁人的言语而改变。因此……

20 举凡美好的事物,自身便拥有内在而自足的美质,赞美并非它的组成部分。无论如何,赞美都不会把任何事变得更好或更糟。这一点对通俗意义上的美好事物,例如物件或艺术品,也同样适用。因此,真正美好的事物除了自身,还需要什么吗?不需要,就像法律、真理、善或正直一样不需要。这些当中,有哪一样的美是源自赞美,或者会因为批评而衰微呢?祖母绿若是得不到称赞,它的质地会不会受损?黄金、象牙、紫袍、七弦琴、匕首、花朵、灌木呢?

21 你也许会问,如果灵魂不灭,大气又是如何从时间伊始,将它们悉数容纳的?那么,大地又是如何在同样漫长的岁月里,容纳所有下葬的尸身呢?正如尸体在大地里经过一段时间,便会腐化分解,为其他尸体腾出位置,转移到大气之中的灵魂也是一样。它们维持一段时间,便融化分解,燃烧起来,融入整体化生万物的成分之中:它们便是如此这般,为后来的住客腾出空间。这就是对灵魂不灭这一假说的回答。

梦 阮 读 书

不过,我们不只应该考虑入土安葬的诸多尸首,还应当考虑到我们和其他造物每天吃掉的诸多动物——它们为数众多,被以它们为食的生灵所消灭,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它们葬身于这些生灵体内。但它们仍有容身之地,因为它们分解成了血水,变成了气与火这样的元素。

该如何研究其中的真理呢?应该将物质和因果区分开来。

22 不要彷徨不定。在每一股冲动中,厘清是非对错;在每一个念头中,坚守确切无疑之事。

23 宇宙啊,你的和谐就是我的和谐:对你来说适逢其时的事物,对我来说,亦不会发生得太早或太迟。自然啊,你的四季带来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果实:一切从你而来,在你那里存在,回到你那里去。诗人说“亲爱的刻克洛普斯(1)之城”;你为什么不说“亲爱的宙斯之城呢”?

(1) 刻克洛普斯(Cecrops),半龙半人,雅典创建者,阿提卡第一任国王。

24 “如果你想活得快乐,”德谟克利特说,“就少做事。”只做必要的事,只做天生属于城邦之人的理性要求做到的事,并且按照理性的要求去做,岂不更好?这样既能享受行事稳妥的快乐,又能享受到闲暇之乐。我们的言行大多并无必要;摆脱冗赘多余的事,你就会有更多的时间,心中的烦扰也会减轻。因此人应当时时提醒自己:“此事是否确有必要?”不仅应当取消非必要的行为,还应该打消不必要的想法:这样就不会再有多余的事纷至沓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