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十八 · 1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气闸门滑开时,展现在阿尔文面前的豪华景象,是他很少见过的——看样子,主至少不是个苦行主义者。过了一些时候,阿尔文才想到,这个小小的世界必定是主在许多次星际长途旅行中唯一的家。

并不存在明显可见的控制装置,但是那道覆盖了远处墙壁的巨大椭圆形屏幕表明,阿尔文站立的这个房间不寻常。屏幕前面三张低矮的长睡榻排列成一个半圆,舱房的其余部分放着两张小桌子和一些铺着垫子的椅子——有几张椅子显然不是供人坐的。

舒舒服服在屏幕前坐好后,阿尔文四下寻找那个机器人。

令他吃惊的是,机器人不见了;然后他看到它好端端地藏在弯曲的天花板下一个凹龛里。现在它准备再次履行原有的职责了,好像它从未离开过似的。

阿尔文试着向它发出一个命令,那块巨大的屏幕颤动起来。洛伦尼堡出现在他眼前,那图像是经过透视处理过的,显得很奇特,而且明显是横卧着的。他又试着下达了几个命令,这让他看到了天空、迪阿斯巴城,以及那片辽阔的沙漠。阿尔文试验了一会儿,直到他能熟练地想看什么就能够看到什么。接着,他便准备出发了。

“送我去利斯。”这是个简单的命令,但此时他自己并不知道方向,那艘太空船怎么能服从这个命令呢?阿尔文没有考虑过这一点。但等他想起来时,机器人已经驾船以极快的速度穿越沙漠了。他耸耸肩,满心感激地接受这一事实:他现在拥有比他自己更加聪明的仆人了。

很难判断不断涌现在屏幕上的图像与现实的比例,但飞船每分钟必定掠过了许多英里。离城不远,地面的颜色蓦地变成沉闷的灰色,阿尔文知道他正从一片干涸的海床上驶过。迪阿斯巴必定一度离海很近,尽管连最古老的记载对此也绝无暗示。在迪阿斯巴建城之前,那些海洋必定早已消失了。

行驶了数百英里后,地面陡然上升,沙漠又出现了。阿尔文在一片平坦的沙地上方停下船。沙地上依稀显现出一个由交叉线条组成的奇特图案。那图案使他困惑了一小会儿,然后他便意识到,他所看的是某个被遗忘的城市的废墟。他没有逗留很长时间。想到数十亿人除了沙地中的残垣断壁外,没留下任何别的人类生存痕迹,他不禁心痛欲裂。

地平线的平滑曲线终于皱成山脉。那些山几乎刚一出现,就到了飞船的下方。船速渐渐慢下来了,飞船划出一条一百英里长的大弧线向大地降落。接着,利斯便出现在他下方。利斯的森林和无尽的河流构成一片无比美丽的景色,使他一时不想再往前走了。朝东看,大地为阴影所笼罩,巨大的黝黑湖泊浮于其上。但朝日落的方向看,湖水波光闪烁,将超乎他想象的缤纷色彩反射过来。

找到艾尔利并不困难——此乃幸事,因为再往前去,那个机器人就无法引导他了。阿尔文原先就预料到这点。现在发现机器人的能力也是有限的,他不禁有点高兴。他早就怀疑机器人不大可能听说过艾尔利,所以那个村子的位置不会储存在它的记忆单元里。

稍作试验之后,阿尔文将船停在他第一眼看见利斯时所站的山坡上。控制那艘太空船十分容易,他只要表明自己的大致愿望,机器人就会去料理细节。他认为,机器人不可能去理会那些危险的或者不可能执行的命令,他也无意发布那样的命令。阿尔文相当肯定,没有一个人会看见他来到了此地。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他不愿再和塞拉尼丝斗智。他的计划还有点模糊不清,但他在与利斯人建立友好关系之前不准备冒险。机器人可以当他的使节,而他则安然留在太空船里。

🐏 梦*阮*读*书ww w_m e n g R u a n_c o m _

在去艾尔利的路上,机器人没有遇到一个人。他坐在太空船里,视线毫不费力地沿着那条熟悉的路移动,耳朵里响着森林沙沙的低语,真是不可思议。由于他还未能与机器人充分沟通,所以控制机器人时他还是相当紧张的。

到艾尔利时,天都快黑了。阿尔文始终让机器人走在阴影里,在它被发现之前,已经差不多快到塞拉尼丝家了。突然,阵阵怒气冲冲的尖细嗡嗡声响起,他的视野被急速扇动的羽翼挡住了。他不自觉地回缩身子,以躲避攻击。接着,他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克里夫对没长翅膀却会飞的东西再次表示自己的愤恨。

阿尔文不希望伤害那头美丽却愚蠢的动物,他让机器人停下来,尽自己所能忍受雨点般落在身上的打击。虽然他舒舒服服坐在一英里外的地方,但还是免不了身体退缩。当希尔瓦出来看个究竟时,阿尔文高兴极了。主人一来,克里夫就离开了,仍然发出悻悻的嗡嗡声。在随之而来的寂静中,希尔瓦站着看了一会儿机器人,然后露出了微笑。

“你好,阿尔文,”他说,“你回来我很高兴。莫非你本人还在迪阿斯巴?”

阿尔文对希尔瓦头脑之敏捷和精确既嫉妒又羡慕,他有这种感觉已不止一次了。

“我不在迪阿斯巴。”他说,心里想,在他说这话的时候,机器人发出他的声音究竟有多清晰。“我在艾尔利,离你并不远。”

希尔瓦哈哈大笑。

“我想那也好。塞拉尼丝已经把你忘了,可是,议会嘛……嗯,那就是另一码事啦。眼下这儿正要开会——在艾尔利,这可是我们第一次开会呢。”

“你是说,”阿尔文问,“你们的议员们真的到这儿来?你们有传心术,我原以为聚会是不必要的。”

“聚会是罕见的,但有时候,他们会很想聚会。我不知道这次危机的确切性质,但有三位议员已经来了,其余的议员很快就要来。”

阿尔文禁不住露出微笑,迪阿斯巴的事态又在这里照样出现了。他现在好像无论走到哪儿,就把惊愕与恐慌带到哪儿。

“我想,”他说,“要是我能跟你们的议会谈谈,那倒是个好主意——只要能保证我的安全。”

“要是议会答应不再接管你的心,”希尔瓦说,“你亲自到这儿来就会是安全的,否则你就待在你现在待的地方。我把你的机器人带到议员们那儿去——他们看见它,就会大大地心烦意乱。”

阿尔文控制机器人跟希尔瓦进屋时,既高兴又兴奋。他要在更平等的条件下和利斯的统治者们见面了。虽然他对他们并不怨恨,但知道自己现在是局面的主导者,而且手里掌握着他至今还没有充分加以利用的力量,他感到十分惬意。

会议室的门锁着,希尔瓦花了一定时间才引起他们注意。看来,议员们心事重重,要打断他们的沉思不容易。接着,墙壁勉勉强强地向两边滑移开来,阿尔文迅速令他的机器人向前移进会议室。

“晚上好,”他彬彬有礼地说,仿佛这次以替身进屋是世界上最自然的事似的“,我决定回来啦。”

他们的惊讶确实超出了他的预料。一位白发的年轻议员是第一个回过神来的。

“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这位议员喘着气说。

他吃惊的原因很明显。跟迪阿斯巴的做法一模一样,利斯必定也将那条地下通道堵死了。

“呵呵,我就像上次那样来这儿的啊。”阿尔文说,他无法抗拒拿他们取乐的诱惑。

议员们面面相觑。然后,白发的年轻议员又说话了:

“你没有遇到任何……困难?”他问。

“根本没有。”阿尔文说,他知道自己的回答会令他们更加惶惑。

“我回来了,”他继续说,“出于我自己的自由意志,因为我有一些重要消息要告诉你们。可是,鉴于我们以前意见不一,我此时正在你们看不到的地方待着。假若我以真身出现,你们能答应不再设法限制我的行动吗?”

一时没人说什么话。阿尔文寻思,他们在交换什么无声的想法呢?接着,塞拉尼丝代表大家说话了:

“我们不会再试图控制你了。”

“很好,”阿尔文答道“,我将尽快来艾尔利。”

他等到机器人回来,然后非常仔细地给机器人作了指示,并让它将指示向他复述一遍。他非常确信,塞拉尼丝不会食言;不过,他最好准备一套应急预案。

他离开太空船,气闸门在他身后无声地关闭。不一会儿,便响起了轻微的嘶嘶声,那是空气在太空船上升时发出的声音,就像是一声拖长了的喘息。刹那间,一片黑暗的阴影遮蔽了星星,然后太空船就不见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