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十六 · 1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没有仪式。主席宣布开会,然后就转向阿尔文。

“阿尔文,”主席相当和蔼地说,“我们想要你跟我们谈谈,自你十天前失踪以来,你究竟干了些什么?”

阿尔文想,使用“失踪”这个词是很能说明问题的。即便此时,市议会还不愿承认他实际上是到迪阿斯巴外面去了。他怀疑他们究竟是否知道城里有外地人来过。如果他们知道,就应该表现出更大的惊慌。

他一五一十地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不带任何戏剧性夸张。在他们听来,这已经够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了,无须添油加醋。只有一个地方他没有照实讲——他对自己逃离利斯的方法只字未提,因为他觉得自己可能会再次使用这一方法。

在他陈述的过程中,市议会成员的态度发生了变化。看他们如何改变态度是非常有趣的。起先他们持怀疑态度,他们拒绝接受对他们所相信的一切的否定,拒绝接受对他们那些最深刻的偏见的亵渎。当阿尔文说到他渴望探索城外世界、并深信存在这样的世界时,他们都瞪大眼睛凝视着他,仿佛他是头陌生而又不可理喻的动物。说实在的,在他们心里,他就是这么一头动物。但是,最后他们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而他们错了。随着阿尔文的故事的展开,他们的怀疑慢慢消融了。他们可能并不喜欢他告诉他们的情况,但他们不能否认其真实性。要是他们想否认,只需看看阿尔文那个默不作声的同伴就行了。

阿尔文的故事只有一个方面激起了他们的愤怒,但那可不是针对他的。阿尔文说到利斯人一心想要避免受到迪阿斯巴的感染,塞拉尼丝为了防止这一灾难而采取了种种步骤,这时,会议厅里响起了一片恼火的嘈杂低语声。迪阿斯巴城以自己的文化为骄傲,那是具有充足理由的。有人竟然觉得他们低人一等,这是市议会成员们无法容忍的。

🍀 梦*阮*读*书* W ww …men g Ruan … c om

阿尔文非常小心,不让自己所说的任何事情对他们有所冒犯——他想尽可能将市议会争取到自己一边来。在整个听证过程中,他竭力给人造成这样一种印象:他看不出在他的所作所为之中有什么犯错的地方;他有所发现,指望为此受到赞扬而不是责难。这是他所能采取的最佳方案,因为这使大多数想要指责他的人找不到指责他的借口。它还产生了这样的效果——尽管他无意这么做——即,将指责的矛头转移到了业已消失的基特隆身上。对听者而言,阿尔文本人显然太年轻了,他无法认识到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什么危险。然而,那位杰斯特肯定心里有数,他是以一种完全不负责任的方式行事的。他们尚不知道基特隆本人在多大程度上是与他们看法一致的。

杰塞拉克作为阿尔文的老师,也理应受到指责,有几个市议会成员不时用沉思的目光扫视着他。可杰塞拉克似乎并不放在心上,虽然他充分了解他们在想些什么。教导自黎明时代以来最具独创性的心灵,这是一种荣誉,什么人都无法将其夺走。

阿尔文陈述完自己冒险活动的经过后,试图做一点劝说工作。他必须设法使这些人确信,他在利斯了解到的东西是真实可信的,但现在他怎么能够使他们对自己从未看见过并几乎无法想象的东西真正有所了解呢?

“看来,”他说,“人类的两个现存于世的支脉分开了这么漫长的时期,是个巨大的悲剧。也许,我们有朝一日会知道这悲剧是怎么发生的,但现在更为重要的是修复断裂的关系——防止断裂再次发生。在利斯时,我对他们所持有的他们优于我们的观念表示了抗议,他们确实可以教给我们许多东西,但我们也可以教给他们许多东西。很明显,我们都有值得对方学习的地方。”

他满怀期待地看着那一排面孔,鼓起勇气往下说。

“我们的祖先,”他继续说,“建立了一个远及群星的帝国。人类在那些星球间任意来往——而现在,他们的后人竟害怕越出迪阿斯巴城墙一步。要我告诉诸位这是为什么吗?”他停了下来。在那间巨大的空荡荡的房间里,所有人都一动不动。

“那是因为我们害怕——害怕某件在历史之初发生过的事。在利斯,有人把事实真相告诉了我,虽然我猜想那事发生在很久之前。难道我们必须始终像懦夫似的躲在迪阿斯巴,佯装此外没有任何东西存在——就因为在十亿年前那些入侵者把我们赶回了地球?”

他戳到了他们隐秘的恐惧——他从来没有和他们一起怀有那种恐惧,因此他无法充分理解那种恐惧的力量。现在让他们高兴怎样就怎样吧,他已经说出了他所看到的事实。

主席严肃地看着他。

“在我们考虑好该怎么做之前,”主席问,“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只有一件事。我想把这个机器人带到中央计算机那儿去。”

“为什么?你知道,中央计算机已经知悉这个会议厅里发生的每一件事。”

“我还是想去,”阿尔文礼貌而执拗地回答,“我请求得到市议会和中央计算机的许可。”

主席还没来得及作出答复,一个清晰而镇定的声音响彻了议会厅:

阿尔文毕生从未听见过那个声音,但他知道那是什么在说话。那些信息机——它们是那台拥有超级智力的中央计算机的外延部分——能对人说话。但它们并不是这种充满智慧和权威的口音的主人。

“让他到我这儿来。”中央计算机说。

阿尔文看着主席。他并不想炫耀自己的胜利,只是简单地问主席:“你允许我离开吗?”

主席环视议会厅,看到无人反对,于是无可奈何地回答:“很好。让监督员陪你去吧,我们讨论好了就把你重新带到这儿来。”

阿尔文微鞠一躬,表示感谢。大门在他前面打开,他慢步走出议会厅。杰塞拉克陪着他。门再次闭合后,阿尔文转身面对老师。

“你看市议会现在会怎么做?”他急切地问。杰塞拉克露出了微笑。

“你还像以前那样性急,是吗?”杰塞拉克说,“我不知道我的猜测有多大价值,可我想他们会封闭雅兰·蔡墓,不让任何人再作你那样的旅行。这样迪阿斯巴以前的状态就能持续下去,不受外部世界的骚扰。”

“那正是我所害怕的。”阿尔文痛苦地说。

“你还想阻止他们这么做?”

阿尔文没有马上回答。他知道杰塞拉克了解他的想法,但是,他的老师没法预见他的行动计划,因为他什么计划都没有。他现在只能随机应变,应对每个随时可能出现的情况。

“你责怪我吗?”不一会儿,他说。杰塞拉克被他的声调吓了一跳。那种声调透露出谦卑的意味,明白无误地暗示阿尔文有生以来第一次期待着同胞的赞许。杰塞拉克被感动了,但他非常明智,不会信以为真。阿尔文现在面临很大的压力,所以还不能贸然断言他性格的变化是不是暂时的。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杰塞拉克慢悠悠地说,“我想要说,所有的知识都是有价值的。无法否认,你已经给我们的知识增添了许多内容。可是,你也增加了我们的危险。从长远看,哪个更重要呢?你静下心来考虑过这个问题吗?”

师生两人忧伤地对望了片刻。然后,他们猛地转过身来,一起沿着议会厅外的长过道走去,护送他们的人仍然耐心地在后面跟着。

阿尔文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为人创造的。在闪耀着的强烈蓝光下——那炫目的强光灼痛了眼睛——长长的宽阔走廊似乎伸向极远的地方。

迪阿斯巴的机器人在其无尽的一生中,肯定一直在这些通道上走来走去。但是,几个世纪里,在这些通道中响起人的足音还是第一次。

这儿是地下城,机器人之城。没有它,迪阿斯巴就不存在。前方几百米处是一个直径一英里以上的圆形大厅,它的顶部由巨大的圆柱支撑。那些圆柱必定还承受着动力中心难以想象的重量。根据地图,中央计算机就在这儿永久思索着迪阿斯巴的命运。

圆形大厅到了,它甚至比阿尔文大胆想象的还要大。可是,中央计算机在哪儿呢?不知怎么,在他的预想中,他所遇见的将是一个巨大的机器人,尽管他知道这个想法无比天真。他停下脚步,因为他的下方出现了令他惊奇不已的景象。

他们走过的那条通道的尽头是圆形大厅——无疑是人类所建造的最大的地下大厅。两侧都有长长的坡道一直通到下方。下方灯火通明的宽阔地面上排列着几百台巨大的白色机器,阿尔文完全没有料到,一时间竟觉得仿佛看到了一座地下城。那情景他永远不会忘记。他期待看到的东西——人类自从学会和机器侍仆相处以来就熟悉的那种金属闪光——压根儿就不存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