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五部 让·瓦尔让 第二卷 怪物的肠子 · 五

[法]雨果2019年03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今的进步

今日,下水道干净、阴冷、笔直、规整。它几乎实现了英国人所谓“体面”的理想。它是体面的,呈浅灰色;拉线划直过;几乎可以说整整齐齐。它活像一个供应商变成了行政法院法官。里面几乎是明亮的。污泥浊水行止有度。乍一看,会把它当作“人民爱戴国王”的远古时代,供君王逃跑的普通而有用的地道。现今的下水道是漂亮的;纯粹的风格占主导地位;古典的直统统的亚历山大体被逐出了诗坛,却好像躲藏在建筑中,附丽于这冥暗灰白的长拱廊的每块石头上;每个排水口都是一个拱门;里沃利街直至下水道都是榜样。再说,如果几何线条在什么地方合适的话,那准定在大城市的排粪沟里。那里一切都服从最短路程。今日,下水道获得了某种官方面貌。警察有时在报告中提到它,也不再缺乏敬意。在官方语言中,表明它性质的字眼是高雅和严肃的。从前叫做狭长坑道,如今叫做长廊;从前叫做洞,如今叫做视孔。维庸再也认不出他以前的备用住地。这个洞穴网总是有自古以来的啮齿类居民,而且比以往更加大量繁殖;不时有只长须老鼠在下水道口探头探脑,观察巴黎人;但是这种害人虫也驯化了,满足于呆在它的地下宫殿里。下水道再没有当初的狰狞了。雨水弄脏从前的下水道,却清洗目下的下水道。不过不要高枕无忧。疫气还滞留在那里。它是伪善的,并非无可指责。警察厅和卫生委员会也都无能为力。尽管用了所有的清洁方法,还是散发出一股隐约的可疑气味,宛若忏悔后的达尔杜弗。

无论如何,应该承认,清扫是下水道给文明的敬意,从这个角度看,达尔杜弗的良心是对奥吉亚斯〔29〕的牲畜棚的进步,毫无疑问,巴黎的下水道改善了。

〔29〕 奥吉亚斯,传说中的埃利德国王。希拉克莱斯在一天之内清扫了他的牲畜棚,他却反悔了,不肯拿出十分之一的畜群,后被希拉克莱斯杀死。

何止是进步;这是嬗变。在旧下水道和现今的下水道之间,有一场革命。是谁进行这场革命的?

这个大家都忘却,而我们提过的人,就是布吕纳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