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五部 让·瓦尔让 第一卷 四堵墙中的战争 · 十一

[法]雨果2019年03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弹无虚发却不伤人

进攻者继续射击。齐射和霰弹轮流变换,实际上杀伤力不大。惟有科林斯酒店的正面上层遭殃;二楼的窗户和屋顶的阁楼,被大粒霰弹和散子打得千疮百孔,慢慢变了形。在那里设岗的战斗者不得不撤离。再说,这是攻击街垒的一种战术;长时间射击,以耗尽起义者的弹药,如果他们犯错误还击的话。一旦他们的火力减弱,发现他们再没有子弹和火药,便发起冲锋。昂若拉没有落入这个陷阱;街垒根本不还击。

在每次齐射中,加弗罗什都用舌头撑起面颊,表示高度的蔑视。

梦 # 阮 # 读 # 书 # w ww #men g Ruan # co m

“很好,”他说,“把床垫的布撕开吧,我们正需要绷带呢。”

库费拉克质问齐射为何这样不顶用,对大炮说:

“你变得啰唆了,老头。”

在战斗中,正如在舞会中,兵不厌诈。很可能街垒的沉默开始使围攻者不安,令他们担心意料不到的事变,他们感到需要透过这堆铺路石,看看清楚,了解在这堵打不还手的无动于衷的大墙后面,发生什么事。起义者突然发觉一顶头盔在邻近一个屋顶的太阳下闪光。一个消防队员靠在一根高烟囱上,好像在那里放哨。他的目光直落在街垒中。

“这个监视人碍事,”昂若拉说。

让·瓦尔让已经把短枪还给了昂若拉,但他自己有枪。

他一言不发,瞄准消防队员,一秒钟后,头盔被子弹打中,咣当地落在街上。惊惶的士兵匆匆消失了。

第二个观察者占据了他的位置。这一位是个军官。让·瓦尔让已经重新上了子弹,他瞄准新来者,把军官的头盔送去跟士兵的头盔汇合。军官毫不犹豫,迅速抽身退走。这回警告生效了。没有人再出现在屋顶上;放弃了侦察街垒。

“您为什么不打死人?”博须埃问让·瓦尔让。

让·瓦尔让不回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