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四部 普吕梅街的牧歌和圣德尼街的史诗 第十五卷 武人街 · 三

[法]雨果2019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柯赛特和图散入睡时

让·瓦尔让揣着马里于斯的信返回屋内。

他摸索着登上楼梯,像抓住猎获物的猫头鹰一样,对黑暗倒很满意,轻轻开门又关上,倾听有没有动静,从表面看,柯赛特和图散睡着了。他在福马德打火机的瓶里擦了三四根火柴,才擦出火来,这是由于手抖得厉害;他是做贼心虚。蜡烛终于点亮了,他支在桌子上,把信打开来看。

在异常激动时,是看不了东西的,可以说他是攥住拿着的信,像抓住一个受害者一样捏紧不放,揉皱它,出于愤怒或高兴,将指甲抠进去;一下子看到末尾,又跳到开头;注意力变得狂热;粗略地,大致地明白基本意思;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在马里于斯给柯赛特的情书中,让·瓦尔让只读到这几个字:

“……我会死去。你读到这封信时,我的灵魂会在你的身边。”

面对这几行字,他感到头昏目眩;他停了一会儿,仿佛被心中的激动压垮了,又惊又喜,望着马里于斯的信;他眼前出现仇人死去的灿烂景象。

他内心发出喜悦的狂叫。“这样,事情了结啦。结局比敢于期望的来得更快。那个困扰他命运的人消失了。他自动地、心甘情愿地,没人强迫地离去。他,让·瓦尔让根本没有插手,他没有错,‘这个人’就要死了。也许他已经死了。”他狂热的头脑在盘算。“不。他还没有死。写这封信明显是让柯赛特明天早上看的;十一点钟和午夜之间两次射击以后,没有发生过什么事;街垒要在拂晓时才受到猛烈攻击;但是无所谓,既然‘这个人’参加这场战争,他就完蛋了;他陷在齿轮里。”让·瓦尔让感到获得解脱。“这样,他又能和柯赛特生活在一起。竞争停止了;未来重新开始。他只消把信保留在自己的兜里。柯赛特永远不会知道‘这个人’的下落。‘只消让事情自动了结。这个人逃不了命。如果他还没有死,他肯定也快死了。多么幸运啊!’”

这些话是内心思索,他变得阴沉沉的。

然后他下楼叫醒门房。

梦*阮*读*书* 🐱 - w ww … m e n g R u a n … c om

大约一小时后,让·瓦尔让穿上国民自卫军的全套制服,揣上武器出了门。门房轻而易举在邻居那里给他配齐了装备。他有一支装好子弹的步枪,一只装满子弹的弹盒。他朝菜市场那边走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