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四部 普吕梅街的牧歌和圣德尼街的史诗 第十四卷 绝望的壮举 · 三

[法]雨果2019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加弗罗什还不如接受昂若拉的短枪

有人把于什卢寡妇的黑色长披巾盖上马伯夫老爹。六个人用枪搭成一副担架,将尸体放上去,脱掉帽子,缓慢而庄严地把尸体抬到楼下大厅的大桌子上。

这些人全神贯注做着这件庄严而神圣的事,把他们的危险处境置诸脑后。

尸体经过始终冷漠的沙威身边时,昂若拉对密探说:

“等一下跟你算账!”

这时,小加弗罗什独自一个,没有离开他的岗位,留下观察,他似乎看到有人蹑手蹑脚地接近街垒。他突然叫道:

“你们小心!”

库费拉克、昂若拉、让·普鲁维尔、孔布费尔、若利、巴奥雷尔、博须埃,所有人乱哄哄地从酒店里跑出来。几乎来不及了。只见街垒上方起伏的刺刀密集的闪光。高大的保安警察冲了进来,有人跨过公共马车,有人越过豁口,向流浪儿逼过去,孩子在后退,但并没有逃跑。

形势危急。当河水涨到堤岸边,开始从堤岸渗进来时,这是洪水泛滥最初的可怕时刻。再过一刻,街垒就要被占领。

巴奥雷尔迎向第一个冲进来的保安警察,当面一枪打死了他;第二个保安警察一刺刀刺死了巴奥雷尔。另一个保安警察已将库费拉克打倒在地,库费拉克喊道:“快来救我!”最高大的一个保安警察,巨人的块头,挺着刺刀向加弗罗什逼去。流浪儿的小手握着沙威那杆大枪,坚决地瞄准了彪形大汉,打了一枪。可是没有打响。沙威没有装子弹。保安警察哈哈大笑,朝孩子举起刺刀。

刺刀还没有触到加弗罗什,士兵手中的枪掉了下来,一颗子弹打中保安警察的脑门,他朝后倒在地上。第二颗子弹当胸打中那个袭击库费拉克的警察,把他击倒在马路上。

是马里于斯刚刚冲进街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