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四部 普吕梅街的牧歌和圣德尼街的史诗 第十四卷 绝望的壮举 · 二

[法]雨果2019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旗帜——第二幕

👓 梦·阮+读·书 - w ww - m e n g R u a n - c om-

起义者来到科林斯酒店,开始建造街垒以来,没有人注意马伯夫老爹。但马伯夫先生没有离开队伍。他走进酒店底楼,坐在柜台后面。可以说,他自我消失在那里。他好像不再观看,不再思索。库费拉克和其他人有两三次走到他面前,警告他这里危险,催促他离开,他不像在听他们说话。别人不对他说话时,他的嘴巴翕动着,仿佛在回答某个人的话,一旦别人对他说话,他的嘴唇反倒不动了,他的眼睛失神了。街垒受到攻击之前几小时,他便保持一种姿态,不再改变,双拳撑在膝盖上,好似望着悬崖。什么也不能让他摆脱这种姿态;他的所思所想似乎不在街垒中。当人人回到战斗岗位上的时候,他还留在楼下大厅,还有沙威,绑在那里的柱子上,一个起义者手握一把出鞘的军刀,监视着他。街垒受到攻击时,枪声响起,马伯夫的身体受到震动,好像惊醒过来,他霍地站起身,穿过大厅,正当昂若拉重复他的呼吁“没人自告奋勇?”这时,只看到老人出现在酒店门口。

他的出现在起义者中引起震动。有人叫道:“他投票赞成处死国王!他是国民公会成员!他是人民代表!”

他可能没有听到。

他笔直走向昂若拉,起义者带着莫大的敬畏在他面前闪开,他从吃惊得后退的昂若拉手里夺过旗帜,这时,没有人敢阻止他和帮助他,这个八旬老人颤动着头,步伐坚定,开始慢慢地爬上街垒的石块阶梯。这情景十分悲壮和崇高,他周围的人喊道:“脱帽致敬!”他每登上一级,都显得非常惨烈;他的白发、他清癯的脸,他饱满、多皱的秃顶,他深陷的眼睛,他吃惊地张开的嘴,他举起红旗的衰老手臂,从黑暗中显现出来,在火把的红光中变得越来越高大;人们似乎看到九三年的幽灵从地底冒了出来,手里擎着恐怖时代的旗帜。

当他来到最后一级的石阶顶端时,当这颤动和可怕的幽灵面对一千二百支看不见的枪,站在这乱石堆上,迎着死神挺立,仿佛比死神更强大时,整个处在黑暗的街垒出现一个不可思议的巨大形象。

四周寂静无声,惟有出现奇迹的地方才会这样。

老人在寂静中挥舞旗帜,喊道:

“革命万岁!共和国万岁!博爱!平等!宁死不屈!”

从街垒传来低微而急促的细语声,如同想赶快做完祈祷的教士的喃喃声。或许这是一个警官在街道另一头下令。

随后,刚才喊叫口令的那个清脆的声音又响起来:

“退回去!”

马伯夫先生脸色苍白,倔强,眸子闪射出不顾一切的悲壮火焰,将旗帜高举过头,重复说:

“共和国万岁!”

“开火!”那个声音说。

第二次射击如同扫射,落在街垒上。

老人跪倒在地,又挺起身来,旗帜却滑落下来,他像一块木板,直挺挺仰翻在街上,双臂交抱。

他身下流出几条血水。他衰老的头苍白、悲哀,仿佛凝望天空。

起义者激动万分,不能自制,一时忘却了自卫,惊恐中怀着崇敬,向尸体走近。

“这些弑君的人多么了不起啊!”昂若拉说。

库费拉克俯在昂若拉的耳畔说:

“这话只说给你听,我不想减低大家的热情。他不是弑君者。我认识他。他叫马伯夫老爹。我不知道他今天怎么回事。不过这是一个正直的老傻瓜。瞧瞧他的脑袋吧。”

“老傻瓜的脑袋,布鲁图斯的心灵,”昂若拉回答。

然后他提高声音:

“公民们!这是老年人给年轻人作出的榜样。我们犹豫时,他走上前来!我们退后时,他往前进!因年老而颤抖的人,就是这样教育因恐惧而颤抖的人!这个老人面对祖国是令人敬畏的。他长寿而死得悲壮!现在我们把遗体掩蔽好,我们每个人都要保卫这个死去的老人,就像保卫自己活着的父亲那样,他出现在我们中间,使街垒坚不可摧!”

这番话引起一阵沉闷而有力的赞同声。

昂若拉弯下身来,扶起老人的头,义愤填膺,吻了他的额角,然后分开他的双臂,小心而温柔地摆弄这个死人,仿佛担心弄痛了他,终于脱下他的衣服,给大家展示血淋淋的窟窿,说道:

“现在,这就是我们的旗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