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四部 普吕梅街的牧歌和圣德尼街的史诗 第十三卷 马里于斯走进黑暗 · 二

[法]雨果2019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巴黎鸟瞰图

这时,如果有人长了蝙蝠或者猫头鹰的翅膀,在巴黎上空飞翔,就会看到一幅阴森森的景象。

菜市场这整个老街区,就像城中城一样,圣德尼街和圣马丁街从它当中穿越而过,里面千百条小巷纵横交错,起义者把它变成堡垒和阵地,它像巴黎中心挖出的一个大黑洞。目光在这里落入一个深渊。由于路灯打碎了,窗户也关闭了,一切光线、一切生命、一切声响、一切活动到此终止。暴动者看不见的警卫到处在监视,维持秩序,也就是维持黑夜。把一小部分人淹没在广大的黑暗中,利用黑暗包含的可能性,增加每个斗士的战斗力,这是起义所必需的战术。白日已尽,凡是点燃蜡烛的窗户都挨了一枪。灯光熄灭了。有时,居民饮弹而毙。因此,没有一点动静。家家户户惟有恐惧、哀痛、惊慌;街上有一种神圣的恐怖气氛。甚至看不到一排排窗户和楼房,犬牙交错的烟囱和屋顶,照在泥泞、潮湿路面上的微弱反光。俯视这憧憧黑影的目光,也许星星点点地看到一些模糊的亮光,突现一些断断续续的古怪线条,奇特建筑的侧影,像在废墟中来回晃动的磷光似的东西;街垒就在那里。其余地方是一片黑暗的湖,雾蒙蒙的,停滞不动,死气沉沉,圣雅克塔、圣梅丽教堂和另外两三座大建筑一动不动、阴惨惨的黑影耸立其上,人把这些建筑变成巨人,黑夜则把它们变成幽灵。

在这空荡荡的、令人不安的迷宫四周,在巴黎的交通还没有停息、寥若晨星的几盏街灯还在闪烁的街区,空中的观察者会分辨出军刀和刺刀的寒光,大炮低沉的轰鸣,时刻在增加的营队的蠕动;巨大的皮带在暴动周围慢慢收紧和封闭起来。

受到包围的街区成了可怕的地窖;那里的一切在沉睡,或者静止不动,就像刚才看到的那样,可以行走的每条街道,只呈现出漆黑一团。

这吓人的黑暗,充满了陷阱,充满了闻所未闻的、可怕的冲突,令人吓得不敢进去,不敢住在里面,进去的人面对等待着他们的人瑟瑟发抖,等待的人面对就要进去的人也不寒而栗。看不见的斗士埋伏在每一个街角;浓重的黑暗中隐藏着置人于死地的圈套。已成定局。今后,除了步枪发出的火光,没有其他亮光可期待了,除了死神倏地出现,不会有其他遭遇了。死在哪里?怎么死?什么时候死?一无所知,但这是确定无疑的,不可避免的。在这个人们进行较量的地方,政府和起义、国民自卫军和人民团体、资产阶级和暴动者,摸索着接近。无论对哪一方,同样都有必要。战死或战胜,此后只有一种结局。局势剑拔弩张,黑暗无以复加,连最胆小的人也感到下定了决心,最大胆的人则感到恐惧。

此外,双方一样的愤怒,一样的激烈,一样的决心坚定。对这一方来说,前进是死亡,但没有人想到后退;对另一些人来说,停留是死亡,但没有人想到逃跑。

毫无疑问的是,明天一切都要结束,总有一方胜利,起义要么是革命,要么是鲁莽的行动。政府和各个派别都明白这一点;最微不足道的平民感到这一点。在这行将决定一切的街区,由此产生一种忧虑的想法,渗透到穿不透的黑暗中;在行将爆发灾难的寂静周围,于是产生加倍的不安。只听到一种响声,像断气前令人心碎的喘气声,像诅咒一样气势汹汹,这就是圣梅丽的警钟声。什么也不如这发狂的、绝望的、在黑暗中哀号的钟声更令人胆寒。

常有这样的事,大自然仿佛与人要做的事协同一致。什么也扰乱不了整体的不祥和谐。繁星消失了;黑压压的愁云布满天际。在这些死寂的街道上空,是一片漆黑的天穹,仿佛一块巨大的尸布盖在这巨大的坟墓上。

正当一场还只限于政治的战斗,在这经历过多少次革命事件的地方酝酿的时候,正当青年人、神秘社团、学校以各种主张的名义,中产阶级以利益的名义,互相靠近,发生冲突、搏斗和厮杀的时候,正当每个人都在催促和呼吁危机决定性的最后时刻到来的时候,在这决定命运的街区之外和远处,在隐没于幸福、豪华的巴黎的辉煌之下的贫穷老巴黎,在深不可测的洞穴底部,传来人民低沉、凄厉的咆哮声。

梦*阮*读*书* 🐱 w ww … m e n g R u a n … c om

这可怕而神圣的声音,由下等人的吼声和天主的话语声组成,使软弱的人恐惧,使聪明人获得警示,既像狮吼一样来自下方,又像雷鸣一样来自上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