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四部 普吕梅街的牧歌和圣德尼街的史诗 第十二卷 科林斯酒店 · 五

[法]雨果2019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准备工作

当时的报纸报道,麻厂街的街垒,像他们所说的那样,这“几乎坚不可摧的建筑”,达到两层楼高,其实报纸搞错了。事实是,街垒的平均高度不超过六七尺。它建成战斗者能随意消失在后面,或者凌驾于街垒之上,甚至在里面从石块垒成的阶梯爬到顶上。外面,街垒的第一线由一堆堆石块和木桶组成,并由梁木和木板连接起来,壅塞在昂索那辆大车和掀翻的公共马车的轮子之间,横七竖八,乱麻似的。一个豁口足以让一个人通过,设在楼群的墙壁和离小酒店较远那个街垒的尽头之间,这样出去方便。公共马车的辕木直竖起来,用绳子绑住,一面红旗固定在辕木上,在街垒上空飘扬。

蒙德图街的小街垒掩蔽在小酒店的后面,隐而不见。两个连成一片的街垒,组成一个真正的堡垒。昂若拉和库费拉克认为不必堵住蒙德图街另一头,那边在布道师街有一个通向菜市场的出口,他们无疑是想保持同外界的联络,并不担心在危险而难走的布道师小巷受到攻击。

这个保持畅通的出口,也许正是福拉尔〔15〕的战略中称为交通壕的设施。除了这个出口,又考虑到同麻厂街相连的豁口,街垒内部,虽然小酒店形成突角,但整体构成四面封闭的不规则四边形。大街垒和街道尽头那排高楼之间,有二十来步间距,可以说,街垒是靠在这些楼房上的,楼房全部住人,但从上到下门关户闭。

〔15〕 福拉尔(1669—1752),法国军官,参加过路易十四末期的战役,后为瑞典国王效劳,写过几部军事著作。

整个工程进展顺利,用了不到一小时,这些大胆果断的人没有看到一顶皮帽和一把刺刀出现。不多几个市民此刻敢在圣德尼街露面,他们瞥一眼麻厂街,看到了街垒,便加快步子。

两个街垒建成后,举起了旗帜,有人从小酒店拖出一张桌子;库费拉克爬上桌子。昂若拉把方箱搬过来,库费拉克将箱子打开。这只箱子装满了子弹。看到子弹时,连最勇敢的人也不寒而栗,一时寂然无声。

库费拉克含笑分发子弹。

每人领到三十发子弹。许多人有火药,开始用铸好的弹壳造子弹。至于火药桶,放在门边的一张桌子上,作为备用。

部队的集合鼓声传遍了巴黎,响个不停,但最后成了单调的声音,没有人再去注意。这响声时而远去,时而靠近,调子凄厉。

大家一起给步枪和短枪上子弹,不慌不忙,肃穆庄严。昂若拉在街垒外面布置了三个岗哨,一个在麻厂街,第二个在布道师街,第三个在小丐帮街的拐角。

街垒筑好,岗位安排好,步枪子弹上好,岗哨布置好,在行人不再经过的可怕街道上只剩下他们,周围是无声的、死寂的楼房,毫无人活动的颤声,暮色开始降临,越来越浓重的黑暗笼罩着他们,在黑暗和寂静中,他们感到有种难以形容的悲惨、骇人的东西在迫近,他们是孤立的,但武装起来,坚定不移,泰然自若地等待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