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四部 普吕梅街的牧歌和圣德尼街的史诗 第十二卷 科林斯酒店 · 六

[法]雨果2019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等 待

在等待期间,他们做什么?

我们必须叙述出来,因为这属于历史。

男人造子弹,女人准备绷带,一只大锅,盛满了造子弹壳的熔锡和熔铅,在炽热的炉子上冒烟,而岗哨挎着武器,守卫街垒,昂若拉不可能偷闲,监视着岗哨,孔布费尔、库费拉克、让·普鲁维尔、弗伊、博须埃、若利、巴奥雷尔和另外几个人,互相寻找,相聚在一起,就像平静日子里同学聊天那样,在改成掩蔽所的小酒店的一个角落里,离他们筑起的堡垒两步远,装好子弹的枪靠在椅背上,这些俊美的青年,在崇高的时刻贴得那样近,朗诵起情诗。

什么诗?请看:

 

可记得我们生活像蜜糖,

那时候我们都那么年轻,

我们心中没有别的愿望,

只盼衣衫漂亮,彼此倾心!

你的年龄加上我的年龄,

算起来我们俩不到四十,

在我们不起眼的小家庭,

👓 梦·阮+读·书 - w ww - m e n g R u a n - c om-

即使冬天也像处在春季!

好时光!马努埃骄傲、明智,

帕里斯坐在圣餐宴席上,

富瓦情话绵绵,你的胸衣

有根别针一下把我刺伤。

大家赞赏你。接不到案子,

我带你到普拉多进晚餐,

你实在漂亮,就连玫瑰枝

也像回过头去不敢观看。

我听到大家说:她多漂亮!

芬芳扑鼻!浓发波浪起伏!

她在短斗篷下藏着翅膀;

迷人的胸罩隐约地露出。

我搂着你的柔臂逛大街。

行人看到一对幸福夫妻,

以为爱神受迷惑,让四月

情郎娶了五月标致妹子。

我们深居简出,心满意足,

吞吃爱情这美味的禁果;

一件事我的口还没说出,

你的心已经回答说不错。

索邦学院是谈情好去处,

我能日以继夜地崇拜你。

情思就是这样把拉丁区

变成实现爱情国〔16〕的宝地。

〔16〕 17世纪贵族仿照流行小说的描写建造的游乐园。

噢,莫贝广场!噢,王妃广场!

在春意盎然的凉快陋室,

你把长袜套在细嫩腿上,

我看到阁楼里星星升起。

我熟读柏拉图一无所获;

你给我一朵花我喜开怀,

你将无比善心展示给我,

胜过马勒布朗什、拉默奈〔17〕。

〔17〕 马勒布朗什(1638—1715),法国哲学家、神学家;拉默奈(1782—1854),法国作家、思想家,后期同教会决裂,1848年在立宪议会成为人民代表。

我全服从你,你也顺从我。

金色的阁楼!抱紧你!看你

清早穿睡衣来回地走过,

年轻的脸孔映在旧镜里!

有谁能够从记忆中抹去

这美好时光:由清晨、天穹、

丝带、鲜花、纱罗、织品构筑,

情话绵绵,用语与众不同!

我们的花园是盆郁金香;

你用一条衬裙挡住玻璃;

烟斗的土腥味满屋飘荡,

我把日本的茶碗递给你。

艰难困苦令我们笑哈哈!

你的手笼烧焦,围巾丢失!

莎士比亚的珍贵肖像画,

一天晚上我们卖掉充饥!

我是乞丐,而你乐善好施,

我偷吻你娇嫩滚圆的胳膊。

但丁的作品我们当桌子,

一百颗栗子吃得真快活。

在欢乐的破屋我第一回

在你火热的嘴唇上一吻,

你披头散发,红着脸走了,

我变得刷白,相信是有神!

请记住我们无穷的幸福,

还有全成了破布的头巾!

噢!叹息从忧伤的心发出,

飞往那深邃的满天繁星!

 

此时此地,回忆青春时代的往事,几颗星星开始在天空闪烁,空荡荡的街道死寂一般,正在酝酿的严酷事件迫在眉睫,这些都给黄昏中小声念出的情诗以动人魅力,上文说过,吟诗的让·普鲁维尔是一个温柔的诗人。

在小街垒点燃了一盏彩色折纸灯笼,在大街垒,点燃了一支蜡做的火把,就像封斋前星期二,满载戴面具的人,在开往库蒂尔的马车前面高举的火把。读者知道,这些火把是从圣安东尼郊区弄来的。

火把插在三面垒起石块以避风的框架里,并让光线全集中在旗帜上。街道和街垒沉浸在黑暗中,只能看见红旗,由一盏放在暗处的巨灯照得雪亮。

这光芒给旗帜的鲜红色加上难以形容的可怕红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