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四部 普吕梅街的牧歌和圣德尼街的史诗 第五卷 结局不像开端 · 五

[法]雨果2019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柯赛特看完信以后

柯赛特看着信,渐渐陷入沉思。她看完信笺最后一行,抬起目光,那个漂亮的军官很守时,正好得意洋洋地从铁栅门前面经过。柯赛特感到他令人厌恶。

她再看信笺。字体秀气,她想;同一笔迹,但墨水不同,时而非常黑,时而泛白,好像墨水里掺了水,因此,不是一天写成的。这是倾诉感情,不断叹息,没有规律,十分凌乱,不加选择,没有目的,信笔写来。柯赛特从没有看过类似的东西。这份手稿,意思明确,并不太晦涩,给她的印象是一座半开的圣殿。每一行神秘的字在她眼里闪射光芒,使她的心灵充满奇异的光。她受到的教育总是对她讲灵魂,从来不讲爱情,几乎就像只讲烧焦的木柴,决不讲火焰。十五页的手稿突然温柔地展现给她全部爱情、痛苦、命运、生活、永恒、开始、结束。仿佛一只手张开,兀地向她掷出一把光。她在字里行间感到激动,炽烈,丰富,正直的天性,神圣的意愿、巨大的痛苦和巨大的希望,揪紧了的心,快乐的迷醉。这份手稿算什么?一封信。没有地址、没有名字、没有日期、没有签名、恳切而光明磊落的信,由真话组成的谜,是由天使传递、写给处子看的求爱信,是定在远离人间的约会,是幽灵给鬼魂的情书。这是一个看不见的、平静而难过的男子,好像准备躲避到死亡中,把命运的奥秘、开启生活的钥匙和爱情写给一个离去的女子。写信的人脚踩在坟墓里,手却在天上。这一行行字,一一落在纸上,可以称之为点滴的心灵。

这封书简会来自何人?会是谁的手笔?

柯赛特一刻也没有犹豫。是一个男人。

是他!

她的脑海里豁然开朗。一切重新出现。她感到心花怒放,又忧思重重。是他!他给她写信!他在那里!他的手臂伸过这道铁栅门!正当她把他置诸脑后时,他又找到了她!但她忘记他了吗?没有!从来没有!有一会儿,她确认这一点以后发狂了。她始终爱着他,崇拜他。火被盖住了,孕育了一段时间,但她清楚地看到它,它不断往前发展,如今重新爆发出来,把她整个儿烧着了。这本信笺就像从另一个心灵落到她的心灵里的一个火星,她感到大火重新燃起。她深信手稿的每一个字。“噢,是的!”她说,“我认得出这一切!这正是我在他的眼睛里已经看到的一切。”

当她第三次看完信时,泰奥杜尔中尉回到铁栅门前,马刺在石子地上敲响。柯赛特只得抬起眼睛。她觉得他乏味、愚蠢、痴呆、没本事、自负、讨人嫌、放肆、丑得可以。军官以为在向他微笑。她羞耻地、愤怒地回过身去。她真想朝他头上扔样东西。

她溜走了,回到楼里,关在自己房中,再看手稿,把它背出来,再沉思凝想。她看完以后,吻着信,藏在胸衣里。

这下完了,柯赛特又坠入深深的、纯洁的爱情中。伊甸园的深渊刚刚又开启。

整个白天,柯赛特都昏昏然。她难以考虑,她脑子里的思绪如一团乱麻,她无法预测,她在颤栗中期待着,什么呢?朦朦胧胧的东西。她不敢有所指望,也不想拒绝什么。她的脸上一阵阵苍白,她的身上一阵阵颤栗。她不时觉得自己进入幻境;她心想:“是真的吗?”于是她摸一摸裙子里边心爱的信,挤紧在心窝上,感到角边贴在肌肤上。要是让·瓦尔让此刻看到她,面对眉宇间洋溢的、未曾有过的喜笑颜开,他会不寒而栗。“噢,是的,”她想。“正是他!是他写给我的!”

她思忖,是天使干预,是天意,把他还给她。

噢,爱情的千变万化!噢,梦想!这天意,这天使的干预,不过是那个面包团,由一个强盗扔给另一个强盗,越过福斯监狱的屋顶,从查理曼大院扔到狮子沟。

梦~阮~读~书~m e n g R u a n - co m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