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三部 马里于斯 第八卷 邪恶的穷人 · 二十 · 2

[法]雨果2019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圈 套 · 2

泰纳迪埃缓过气来,他布满血丝的眼睛盯住白发先生,用低沉而生硬的声音说:

梦。阮。读。书。Ww w * m e n g R u a n * co m

“在把你灌醉之前,你有什么话要说?”

白发先生缄口禁语。在静默中,走廊里一个嘶哑的声音抛出这句阴沉沉的挖苦话:

“如果要劈木柴,有我在!”

是那个手握宰牛斧的汉子在开玩笑。

与此同时,一张毛发竖起,满是灰土的大脸出现在门口,发出可怕的笑声,露出的不是牙齿,而是獠牙。

这是那个手握宰牛斧的汉子的脸。

“为什么你脱下了假面具?”泰纳迪埃愤怒地朝他喊道。

“为了笑,”汉子回答。

白发先生注视和观察泰纳迪埃的一举一动好像有一会儿了,泰纳迪埃因狂怒而目眩神迷,在匪巢里来回走动,自信门口守住了,他们有家伙,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人,而且是九对一,假设泰纳迪埃的女人也算作一个男人。他责备手握宰牛斧的汉子时,背对着白发先生。

白发先生抓住这个时机,用脚推开椅子,用手推开桌子,泰纳迪埃还来不及回过身来,白发先生以惊人的灵活,只一纵,便来到窗前。打开窗,跨上窗台,越了过去,这只是一刹那的事。他一半在外,这时六只强有力的手抓住了他,有力地把他拉回到陋室中。这是那三个“砌炉工”扑向了他。同时,泰纳迪埃的女人揪住了他的头发。

听到脚步声,其他强盗从走廊跑过来。那个坐在床上,仿佛喝醉了酒的老家伙,从床上下来,手里拿着养路工的锤子,摇摇晃晃地走过来。

有一个“砌炉工”,蜡烛照亮了他涂黑的脸,尽管这样,马里于斯还是认出了蓬肖,别号青春哥,或比格尔纳伊,他在白发先生的头上举起一根大棒,这是一根铁棍,两端是两只铅球。

马里于斯看不下去这幅景象。“父亲,”他想,“原谅我!”他的手指寻找手枪扳机。枪就要打响,这时泰纳迪埃的声音响起来:

“别伤着他!”

受害者的拼死一搏,非但没有激怒泰纳迪埃,反而使他平静下来。他身上有两种人,一种凶狠,一种灵巧。至今,面对被打倒、一动不动的猎物,他得意洋洋,凶狠的人占了上风;当受害者在挣扎,力图搏斗时,灵巧的人又出现了,占据上风。

“别伤着他!”他又说一遍。他没有料到,这句话的头一个效果,就是阻止了开枪,让马里于斯住手,他觉得危急情况消失了。面对这句话,他觉得等一等没有什么不妥。谁知道是否会出现机会,把他解脱出来,免得两者择一,要么让于絮尔的父亲丧命,要么让上校的恩人完蛋。

展开了一场大力士的搏斗。白发先生一拳打在老家伙身上,打得他滚到房间中央,接着,又反手两下,把另外两个袭击者打翻在地,两个膝盖各按住一个;两个恶棍像在花岗岩的磨盘下被压得直喘气;但另外四个人抓住令人生畏的老人的双臂和脖子,把他压趴在两个倒地的“砌炉工”身上。这样,白发先生制服了人,又为别人所制服,压住下面的人,又被上面的人压得透不过气来,摆脱不了压住他的蛮力,消失在一群可怕的强盗之下,如同一头野猪被压在一群吠叫的猎犬下面。

他们终于把他翻倒在离窗最近的床上,按住了他。泰纳迪埃的女人没有松开他的头发。

“你呀,”泰纳迪埃说,“别掺和进来。你要把披肩撕碎了。”

泰纳迪埃的女人听从了,就像母狼听从雄狼一样,一面还吼了几声。

“你们几个,”泰纳迪埃又说,“搜他的身。”

白发先生好像放弃了抵抗。他被搜了身。他身上只有一个皮革钱包,里面有六法郎,还有他的手帕。

泰纳迪埃把手帕放到自己兜里。

“什么!没有钱包?”他问。

“也没有怀表,”一个“砌炉工”回答。

“没关系,”拿着大钥匙、戴面具的汉子用腹语的声音喃喃地说,“这是一个老滑头!”

泰纳迪埃走到门角落,拿了一捆绳子,扔给他们。

“把他绑在床脚上,”他说。看到那个老家伙挨了白发先生一拳头,躺在房间中央,一动不动。

“布拉特吕埃尔死了吗?”他问。

“没有,”比格尔纳伊回答,“他喝醉了。”

“把他拖到角落里去,”泰纳迪埃说。

两个“砌炉工”用脚把醉鬼推到废铁堆旁。

“巴贝,你干吗拉那么多人来?”泰纳迪埃低声对拿棍子的汉子说,“这是多余的。”

“有什么办法呢?”拿棍子的汉子回答,“他们都想参加。季节不好。没有事儿干。”

白发先生被仰翻在那里的那张破床,像一张病床,四条粗糙的木腿勉强加工成方形。白发先生听之任之。强盗们让他起来,腿踩到地下,牢牢地绑在离窗户最远而离壁炉最近的床腿上。

待最后一个结打好,泰纳迪埃拿过一张椅子,几乎坐在白发先生的对面。泰纳迪埃脸容大变,已从狂暴转为平静、狡黠的和蔼。马里于斯从这像办公室人员彬彬有礼的微笑中,很难认出刚才那个唾沫四溅、近乎野兽的嘴脸,他吃惊地注视这奇特的、令人不安的变容,所感所觉就像一个人看到一头老虎变成了一个诉讼代理人。

“先生……”泰纳迪埃说。

他摆摆手,让依旧按住白发先生的几个强盗走开:

“你们走开一点,让我同这位先生谈话。”

众人向门口退去。他又说:

“先生,您想从窗口跳下去是做错了。您可能折断一条腿。现在,如果您允许,我们来平心静气地谈一谈。首先,我要告诉您,我注意到一点,就是您连一声也没有叫喊。”

泰纳迪埃说得对,这个细微处确实如此,尽管马里于斯在惶乱中没有发觉。白发先生仅仅说过几句话,没有提高声音,甚至在窗口同六个强盗搏斗时,他也保持缄默,极其古怪。泰纳迪埃继续说:

“我的天!您本来可以喊捉贼,我不会感到不对。抓杀人凶手啊!在这种情况下喊出来,我呢,我也决不会认为不当。一旦同引起不信任的人呆在一起,有点大叫大嚷,也极其普通。您这样做,不会有人妨碍您,甚至不会堵上您的嘴。我来告诉您原因。这是因为这个房间非常隔音。它只有这点好处,不过确实如此。这是一个地窖。在房里引爆一枚炮弹,离这儿最近的警卫队也只感到醉鬼的打呼声。大炮在这儿发出蓬的一声,而打雷只发出噗哧一声。这住房令人称心。总之,您没有叫喊,这很好,我表示恭维,我来对您说出我的结论:我亲爱的先生,叫喊起来,把谁招来了?警察。警察之后呢?司法机构。那么,您没有叫喊;这是因为您像我们一样,担心看到司法机构和警察到来。这是因为——我早就疑心了——您很在意,要隐藏什么东西。至于我们呢,我们也很在意。因此,我们可以合作。”

泰纳迪埃一面这样说,一面盯住白发先生,好像要将他眼里冒出的尖刺戳进去,直抵被制服的人的内心。再说,他的语言带有温和与狡黠的无耻,是有节制的,几乎字斟句酌。这个坏蛋适才只是一个强盗,如今令人感到是个“学习过要当教士的人”。

被制服的人一直保持沉默,这种甚至忘掉生命安全的谨慎,这种与本能的第一反应、也就是发出喊叫相抵触的抵抗,这一切,应该说,一经指出,马里于斯便感到不对头,惊讶中觉得不好受。

这个庄重而奇特的人,库费拉克给了个“白发先生”的绰号,隐藏在神秘的厚壁中;泰纳迪埃言之凿凿的见解,对马里于斯来说,更加使之面目不清了。但是,不管他是什么人,现在被绳子捆绑,四周是刽子手,可以说,半截埋在一个墓坑里,时刻在往下沉,泰纳迪埃愤怒也罢,和蔼也罢,他都无动于衷;马里于斯禁不住欣赏,在这种情况下,这张脸愁容满布,却凛然不可侵犯。

显然,这颗心灵无所畏惧,也不知什么是狂乱。这种人能主宰意外的绝境。不管危机多么严重,灾难多么不可避免,他也不像落水的人在水中睁开惊恐的眼睛,垂死挣扎。

泰纳迪埃不再装模作样,站起身来,走向壁炉,挪开屏风,靠到旁边的破床上,于是露出装满炽热火炭的炉子,被制服的人完全看得清烧到白热化的钢錾,红色的火星四处飞溅。

然后,泰纳迪埃又回来坐在白发先生旁边。

“我继续说下去,”他说。“我们可以合作。两厢情愿,把事情安排好。刚才我冲动是不对的,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头脑,走得太远了,胡言乱语。比如,因为您是百万富翁,我对您说,我需要钱,需要许多钱,需要一笔巨款。这是不合情理的。我的天,您有钱也不能这样做,您有负担,谁没有亲人呢?我不愿意让您破产,我毕竟不是一个要剥皮剔骨的人。我不属于这种人,因为占据有利地位,就加以利用,显得可笑。好吧,我加入一份,我这方面作出牺牲。我仅仅要二十万法郎。”

白发先生一声不吭。泰纳迪埃继续说:

“您看到了,我在酒里掺了不少水。我不了解您的财产状况,但我知道,您不看重钱,像您这样做善事的人,可以给一个并不幸福的家长二十万法郎。您准定也是讲理的,今天我花了很大力气,我组织今晚这件事,所有这些先生会同意,组织得不错,您总不至于认为,是为了向您讨点钱,去喝十五法郎一瓶的红酒,到德努瓦伊埃饭店吃小牛肉。二十万法郎,与我这样做相当。这一点钱一从您的口袋里掏出来,我向您保证一切都不要多说了,您一点不用担心。您会对我说:‘可是我身上没带二十万法郎。’噢!我不是没有分寸的人。我并不要求这样。我只要求一件事。请费心写下我给您口授的话。”

说到这里,泰纳迪埃停住了,然后他又一字一顿地添上说,并朝炉子那边投去一个微笑:

“预先告诉您,我不许您说不会写字。”

宗教裁判所的大法官会羡慕这微笑。

泰纳迪埃把桌子推到白发先生旁边,从半拉开的抽屉里取出墨水缸、一支笔和一张纸,抽屉里那把长刀的刀刃闪闪发光。

他把纸放在白发先生面前。

“写吧,”他说。

被制服的人终于说话了。

“您要我怎么写呢?我被绑住了。”

“不错,对不起!”泰纳迪埃说,“您说得对。”

他转向比格尔纳伊:

“解开这位先生的右臂。”

蓬肖,别号青春哥,又名比格尔纳伊,执行泰纳迪埃的命令。待到被制服的人右臂自由了,泰纳迪埃把笔蘸上墨水,递给了他。

“先生,请注意,您在我们的掌握之下,由我们支配,绝对由我们支配,任何人间力量都不能从这里救走您,我们确实很遗憾,不得不令人不快地走极端。我既不知道您的名字,也不知道您的住址;但我预先告诉您,您要绑在这里,一直到送出您写的这封信的人回来。现在请写吧。”

“写什么?”被制服的人问。

“我口授。”

白发先生拿起了笔。

泰纳迪埃开始口授:

“‘我的女儿……’”

被绑住的人哆嗦起来,抬眼望泰纳迪埃。

“写下‘我的女儿’,”泰纳迪埃说。

白发先生服从了。泰纳迪埃继续说:

“‘你马上来……’”

他停住了:

“您用你称呼她,是吗?”

“谁?”白发先生问。

“当然啰,”泰纳迪埃说,“是小姑娘云雀。”

白发先生表面上一点不激动,回答道:

“我不知道您想说什么。”

“继续写下去吧,”泰纳迪埃说;他又开始口授:

“‘你马上来。我绝对需要你。把这封信交给你的人,负责把你带到我身边。我等你。放心来吧。’”

白发先生统统写了下来。泰纳迪埃又说:

“啊!划掉‘放心来吧’;这句话会让人猜想,事情不简单,心生怀疑。”

白发先生涂掉这几个字。

“现在,”泰纳迪埃继续说,“签名吧。您叫什么名字?”

被制服的人放下了笔,问道:

“这封信是给谁的?”

“您很清楚,”泰纳迪埃回答。“是给小姑娘的。我刚对您讲过。”

显然,泰纳迪埃避免说出那个少女的名字。他说‘云雀’,他说‘小姑娘’,但他不说出名字。这是精明的人在同伙面前保守秘密的谨慎。说出名字,就会把‘整个买卖’拱手相让,让他们知道不该了解的事。

他又说:

“签名吧。您叫什么名字?”

“于尔班·法布尔,”被制服的人说。

泰纳迪埃像猫一样迅速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从白发先生身上搜到的手帕。他寻找记号,凑近蜡烛。

“U.F.不错。于尔班·法布尔。那么,签上U.F.吧。”

被制服的人签了名。

“折信要用两只手,给我,我来折信吧。”

折好信以后,泰纳迪埃又说:

“写上地址。您家的地址,法布尔小姐收。我知道,您住在离这儿不远的地方,举步圣雅克教堂附近,因为您每天都要到那里望弥撒,但我不知道在哪条街。我看,您了解自己的处境。您没有瞎说名字,您也不会瞎说住址。您写上吧。”

被制服的人思索了一下,然后拿起了笔,写下:

“圣多米尼克-地狱街十七号,于尔班·法布尔先生寓所,法布尔小姐收。”

泰纳迪埃以狂热得痉挛的动作抓住了信。

“老婆!”他叫道。

泰纳迪埃的女人跑过来。

“这是信。你知道你要做的事。楼下有一辆出租马车。快去快回。”

他又对拿宰牛斧的汉子说:

“你呢,既然你敢脱下面具,就陪老板娘跑一趟。你站在出租马车后面。你知道车停在哪里吗?”

“知道,”那汉子说。

他把宰牛斧放在一个角落里,跟在泰纳迪埃的女人后面。

他们出去后,泰纳迪埃把头伸出半掩的门,在走廊里喊道:

“千万别丢了信!想想你身上揣着二十万法郎呢。”

泰纳迪埃的女人那嘶哑的声音回答:

“放心吧。我把信放进了肚子呢。”

一分钟还没过去,便听到鞭子的劈啪声,响声很快便消失了。

“好!”泰纳迪埃咕哝着。“他们走得很快。照这样跑,老板娘过三刻钟就会回来。”

他把炉边的一把椅子拉过来,交抱起手臂,将粘满污泥的靴子伸向炉子。

“我脚冷,”他说。

陋室里,除了泰纳迪埃、被制服的人,只剩下五个强盗。这些人,透过他们的假面具或涂满脸的黑胶——扮成烧炭人、黑人或魔鬼,用来吓人,他们的神态麻木、阴郁,令人感到他们犯罪像干活一样,十分沉静,没有愤怒,也没有怜悯,带着一种百无聊赖的神情。他们像野人一样挤在一个角落里,保持沉默。泰纳迪埃在焐脚。被制服的人又陷入哑口无言之中。阴森森的沉寂,代替了刚才充满陋室的乱糟糟的喧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