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三部 马里于斯 第八卷 邪恶的穷人 · 二

[法]雨果2019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新发现

马里于斯一直住在戈尔博破屋。他不注意楼里的任何人。

💑 梦=阮=读=书~w w w =m e n g R u a n = C om

当时,说实在的,这幢破屋里,除了他和荣德雷特一家,没有别的房客;他为他们付清过一次房租,却从来没对这一家的父亲、母亲和两个女儿说过话。其他房客搬了家,或者死了,或者因没付房租而被赶走。

冬季的一天,下午太阳露出一点。这是二月二日,古老的圣蜡节,靠不住的太阳预报了要冷六个星期,曾启迪马蒂厄·朗斯堡这堪称古典名句的两行诗:

 

太阳闪不闪烁,

熊都往洞里躲。

 

马里于斯刚刚离开他的洞窟。黑夜降临。这是去吃晚饭的时候;因为他又得吃晚饭,唉!胸怀理想激情的人,也有这个弱点啊!

他刚越过门口,布贡大妈这时正在扫地,她说出了这令人难忘的独白:

“眼下有什么东西便宜?样样都贵。只有世上的痛苦便宜;世上的痛苦一钱不值!”

马里于斯慢慢踏上到城门去的大街,要走到圣雅克街。他若有所思地走路,低垂着头。

突然,在夜雾中,他感到被人的手肘撞了一下;他回过身来,看到两个衣衫褴褛的年轻姑娘,一个瘦长,另一个稍矮一点,匆匆而过,气喘吁吁,惊慌失措,好像在逃窜;她们迎着他过来,没有看到他,相遇时撞上了他。马里于斯在黄昏中看出她们脸色苍白,头发散乱,便帽难看,裙子破破烂烂,光着双脚。她们一面跑,一面说着话。高一点的那个悄声说:

“警察来了。他们险些把我铐上。”

另一个回答:“我看到他们了。我颠了,颠了,颠了!”

通过她们的黑话,马里于斯明白,宪兵或者警察差点抓住这两个孩子,她们逃走了。

她们钻进他身后大街的树下,有一会儿在黑暗中显出朦胧的白色,然后消失。

马里于斯站住片刻。

他正要往前走,这时看到脚下有个灰不溜秋的小包。他弯下腰,捡了起来。好像一个信封,里面有些纸。

“咦,”他说,“可能是这两个不幸的女孩丢失的。”

他往回走,叫喊着,找不到她们;他想,她们走远了,便把小包放进衣袋里,去吃晚饭。

路上,在穆弗塔街的一条小巷里,他看到一口孩子棺材,蒙上黑布,搁在三张椅子上,有一支蜡烛照亮着。黄昏遇到的两个女孩回到他的脑子里来。

“可怜的母亲!”他想。“有一件事比看到自己的孩子死去更悲伤;这就是看到他们悲惨地生活。”

随后,这些触景伤情的阴霾离开他的脑子,他又沉浸在惯常的思虑中。他又想起在卢森堡公园苍翠的树下,那半年在露天和阳光下的爱情和幸福。

“我的生活变得多么黯淡无光啊!”他心想。“我眼前总有少女出现。只不过从前是天使,如今是女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