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部 柯赛特 第六卷 小皮克普斯 · 六

[法]雨果2019年03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修院

小皮克普斯的围墙里,有三幢截然分开的楼房:修女居住的大修院,学生居住的寄宿院,还有所谓“小修院”。小修院带花园,各教派的老修女共同住在那里,她们是大革命摧毁的修道院残存下来的;是黑、灰、白各色的混合,是各种修道团体和各式各样教派的汇聚;如果允许这样的词汇组合的话,可以称为一种杂凑修院。

从帝国开始,那些流离失所的穷姑娘允许避居在圣贝尔纳-本笃会的羽翼下。政府给她们支付一小笔寄宿费;小皮克普斯的嬷嬷殷勤地接待她们。这是一个奇特的大杂烩。各人遵守自己的教规。有时允许寄宿女生拜访她们,这是她们重要的消遣;这些少女在记忆中留下了圣巴齐尔、圣斯科拉斯蒂克和雅可布等修会的嬷嬷的形象。

这些避难的修女中,有一个几乎觉得回到自己老家。这是圣奥尔修会的一个修女,整个修会只有她一个人幸存。圣奥尔修女院从十八世纪开始,正是占据小皮克普斯的这幢楼房,后来才属于马丁·维尔加的本笃会。这个修女太穷,穿不起她的修会的华丽服装,这是一件白袍,外加朱红色圣衣,她就虔诚地给一架小人体模型穿上,得意地显示给人看,她死时遗赠给修道院。一八二四年,这个修会只剩下一个修女;今日只剩下一具木偶了。

除了这些正直的嬷嬷,有几个上流社会的老女人,如阿尔贝汀夫人,得到院长准许,蛰居在小修院里。她们当中还有德·博福·多波尔夫人和杜弗雷斯纳侯爵夫人。还有一位以擤鼻涕声音响而闻名修道院。学生们称她为噪声夫人。

大约一八二〇年或一八二一年,德·让利夫人〔10〕编辑一本小期刊,名为《无畏》,要求进小皮克普斯修道院带发修行。德·奥尔良公爵给她推荐。这一下捅了马蜂窝;有选举权的嬷嬷瑟瑟发抖;德·让利夫人写小说。但她宣称,她最憎恶小说,再说她到了世俗修行的阶段。天主保佑,亲王也保佑,她进来了。六个月至八个月以后,她走了,理由是园子没有树荫。修女们反倒高兴。尽管她年事已高,还弹竖琴,而且弹得非常好。

〔10〕 德·让利夫人(1746—1830),法国作家,作品很多,不少谈宫廷秘史。

她走的时候,在修行室留下了记号。德·让利夫人很迷信,是个拉丁语学者。这两点就能相当好地勾画出她的侧影。几年前,还能看到在她的修行室放钱和首饰的小柜里面,贴着五行拉丁诗,是她亲笔用红墨水写在黄纸上的,在她看来,具有吓退小偷的功效:

架上挂着三具德行不同的身体;

🌲 梦#阮#读#书# men g Ruan # co m

狄马斯和热马斯,还有天主在中间;

热马斯活该下地狱,狄马斯要升天。

万能的天主保佑我们和财产。

念完这首诗,再偷你就得完蛋。

这几句诗用十六世纪的拉丁文写成,提出了一个问题,就是髑髅地那两个小偷,是否像人们一致认为的那样,叫做狄马斯和热塔斯,或者狄斯马斯和热马斯。上一世纪,德·热马斯子爵想成为那个坏小偷的后裔,这种拼法会使他大为不悦。再说,这几句诗的法力,避居的修女们都深信不疑。

修道院的教堂,将大修院和寄宿院分开,就像有一道真正的堑壕隔开一样。这样,教堂自然归寄宿院、大修院和小修院共有。临街甚至开了一扇门,供公众出入。但修道院的结构不让它的女居民看到一张外人的脸。请设想一座教堂,唱诗班所在的地方被一只巨手扭成不像普通教堂那样,在祭坛后面延长一段,而成了一个在主祭右边的厅堂或幽暗的石窟。请设想这厅堂由上文提到的七尺高的帷幕封住;在帷幕的阴影中,在祷告条椅上,左边聚集着唱诗班的修女,右边是寄宿女生,底部是杂务修女和初学修女。您就会想象出小皮克普斯的修女怎样做圣事了。这个石窟,叫做唱诗室,有一条走廊与修道院相通。教堂从园子取光。修女参加日课,按教规要保持沉默,公众听到坐椅垫板起落碰撞的声音,才意识到她们在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