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部 柯赛特 第五卷 猎狗在黑夜悄然追捕 · 八

[法]雨果2019年03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谜上加谜

孩子把头搁在一块石头上,睡着了。

他坐在她身边,注视着她。随着注视,他逐渐平静下来,恢复了把握思路的自主能力。

他清醒地看出这个事实,就是他今后生活的内涵,只要她在那里,只要她在他身边,他就只需要为她着想,只为她担心。他甚至不感到很冷,因为他脱下礼服是为了盖在她身上。

但通过他陷入的沉思,他早已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好像有人在摇一只铃。这声音在园子里。尽管很微弱,但清晰地传来。这好似夜里在牧场,牲口的铃铛发出的朦胧乐曲。

这声音使让·瓦尔让转过身来。

他望过去,看到园子里有一个人。

这像是一个人在瓜田的培育罩中行走。站起来又蹲下去,停下脚步,动作很有规律,仿佛在拖着或者延长地上的一样东西。这个人看来是瘸腿。

让·瓦尔让像不幸的人总在颤抖一样哆嗦起来。对他们来说,一切都是怀有敌意的,可疑的。他们不相信亮光,因为光让人看到他们;他们也不相信黑夜,因为黑夜让人突然抓住他们。刚才他发抖,是因为园子里空旷无人,现在他发抖,是因为有一个人。

他从幻觉的恐惧陷入真实的恐惧。他寻思,沙威和密探也许没有走,他们大概留下人在街上观察,如果这个人发现他在园子里,他会喊抓贼,把他扭送当局。他轻轻地把睡着的柯赛特抱在怀里,把她抱到仓库最偏的角落,一堆不能使用的旧家具后面。柯赛特没有动弹。

他在那里观察在瓜田里那个人的动作。非常古怪的是,这个人每个动作都发出铃铛声。当这个人走近时,声音也接近了。当他离开时,声音也远离;当他停止时,响声便停止。显然,铃铛缚在这个人身上;但这意味着什么呢?这个人身上挂着一个小铃铛,像挂在牛羊身上,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他一面思索着这些问题,一面抚摸柯赛特的手。她的手是冰凉的。

“啊,我的天!”他说。

他低声地叫唤:

“柯赛特!”

她没有睁开眼睛。

他剧烈地摇晃她。

她没有醒。

“她死了!”他说,他站起来,从头到脚颤抖起来。

最可怕的想法杂乱地掠过他的脑际。有时,骇人的设想像一群恶魔围攻我们,猛烈地冲击我们脑袋的隔墙。当关系到我们所爱的人时,我们的谨慎心会设想出各种各样的疯狂想法。寒夜里在露天睡觉,可能是致命的。

柯赛特脸色苍白,又倒在他脚边的地下,一动不动。

他倾听她的呼吸;她在呼吸;但他觉得很微弱,快要停止了。

怎样使她温热起来呢?怎样使她醒过来呢?与此无关的念头,从他脑际消失了。他发狂地从破屋中冲出去。

绝对需要让柯赛特在一刻钟之内来到炉火前和躺在床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