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部 柯赛特 第五卷 猎狗在黑夜悄然追捕 · 七

[法]雨果2019年03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谜的续篇

夜风骤起,这表明大概是凌晨一两点钟了。可怜的柯赛特什么也没有说。她坐在他旁边的地上,她把头俯向他,让·瓦尔让思忖,她睡着了。他低下头来看她。柯赛特睁大了眼睛,一副沉思的神态令让·瓦尔让心里难受。

她还在发抖。

“你想睡觉吗?”让·瓦尔让问。

“我感到很冷,”她回答。

过了一会儿,她又说:

🐨 梦#阮#读#书# w ww #men g Ruan # co m

“她总在那儿吗?”

“谁?”让·瓦尔让问。

“泰纳迪埃太太。”

让·瓦尔让已经忘记让柯赛特保持沉默所使用的方法了。

“啊!”他说,“她走了,一点不用担心。”

孩子叹了一口气,仿佛从胸口卸下重负一样。

地面是潮湿的,仓库四面敞开,风越来越寒冷了。老头脱下礼服,包住柯赛特。

“这样不太冷了吧?”他问。

“噢,是的,爸爸!”

“那么,再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他从废墟出去了。沿着大房子走,寻找更好的躲避之处。他看到几扇门,但都关闭着。底层每扇窗都有铁栅。

当他越过在园内的屋角时,他注意到有几扇拱形窗,他看到有点亮光,他踮起脚尖,透过一个窗户往里看。窗户都开向一个很大的厅,厅里铺着很大的石板,由拱廊和柱子分割开,只能辨别出微弱的亮光和浓重的黑暗。亮光来自一个角落里点燃的蜡烛。这个大厅空荡荡的,没有一个活动的人。他尽力张望,似乎看到地上有样东西像个人形,盖着一块尸布,趴在地上,脸对着石板,手臂交叉,像死人一样纹丝不动。好似蛇躺在地上,这个不祥的形体好像颈上有条绳子。

整个大厅沉浸在灯光幽暗的朦朦胧胧中,幽暗更增加了恐怖。

让·瓦尔让后来常说,尽管他一生经历过阴森的景象,他从来也没有见过比这谜一样的形体更冷清和更恐怖的场面了;这形体伏在这幽暗的地方,在黑夜里隐约可见,是多么神秘莫测啊。设想这也许是死人,已经够吓人了,设想也许还活着,就更加吓人。

他大胆地把额角贴在玻璃上,窥视这东西是不是还在动。他白白地呆了一会儿,这段时间他觉得很长,躺着的形体一动不动。突然,他感到被难以形容的恐惧抓住,便逃走了。他朝仓库奔去,不敢往后看。他觉得,如果他回过头来,会看到那个形体大步跟在他后面,同时挥舞双手。

他气喘吁吁地来到废墟。他的双膝弯曲起来;冷汗一直流到腰间。

他在哪里?谁能想象在巴黎城内有这种像尸体一样的东西呢?这座古怪的房子是什么地方?里面充满了黑夜的神秘,以天使的声音呼唤着冥冥中的亡灵,而天使来到时,却突然呈现这个可怖的场面,本来许诺打开天国灿烂的大门,却打开了坟墓可怕的门!而这确实是一座建筑,一幢房子,街上有门牌号!这不是一个梦!他需要触到石头,才相信是事实。

寒冷、忧虑、不安、一晚上的激动,使他真正冲动起来,他的脑海里各种各样的思想在互相碰撞。

他走近柯赛特。她睡着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