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部 柯赛特 第五卷 猎狗在黑夜悄然追捕 · 四

[法]雨果2019年03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探索逃脱

要理解下文,必须正确地想象出直墙小巷,特别是走出波龙索街尾,进入这条小巷时抛在左边的拐角。直墙小巷右边几乎完全夹在外表寒酸的房屋中,直到皮克普斯小巷;左边只有一座线条朴素的楼房,由几间房子连在一起,随着接近皮克普斯小巷,逐渐升至两三层高;以致这座建筑在皮克普斯小巷那边很高,而在波龙索街那边很低。在我们所说的拐角上,低到只有一堵墙。这堵墙没有直通到街,而是缩回去一大截,两角被遮住了,在波龙索街和直墙街的人都望不到这一段。

🐨 梦#阮#读#书# - w ww #men g Ruan # co m

这堵墙从断墙的两角起,一是伸向波龙索街,直到49号,一是伸向直墙街,直到上文提到的那座幽暗的楼房,切入山墙,不过这一段短得多;因此,在街上形成一个新的凹角。这片山墙阴森森的;只见到一个窗户,或者说得更确切些,是两块包了铅皮的护窗板,而且总是关闭着。

我们在这里提供的地形极其精确,准定会在这个街区的老居民的脑海里唤起十分准确的回忆。

断墙完全被类似一道破烂的大门填塞了。这是用直条木板胡乱拼凑而成的,上宽下窄,由长条的横铁皮连起来。旁边有一扇普通大小的车马通行大门,这扇门的开设显然不超过五十年。

一棵椴树的树枝伸出断墙,波龙索街那边的墙爬满长春藤。

在让·瓦尔让危若累卵的处境中,这座幽暗的建筑好像没人居住,又很偏僻,吸引了他。他用目光迅速扫视一遍。他心里捉摸,要是能进去,也许会得救。他先有想法,后有希望。

在这座建筑伸向直墙街的正面中间部分,各层楼的所有窗户都有旧式的铅皮漏斗。从中心管道分出的支管,接通所有漏斗,在楼房正面像是连成了一棵树。这些支管七弯八拐,就像掉了叶子的老葡萄藤,盘曲在老屋的前面。

这些铅管和铁管,奇怪地依附在墙上,首先吸引了让·瓦尔让的注意。他让柯赛特背靠在一块墙基石上坐下,吩咐她不要作声,然后跑到管子通到路面的地方。也许他在想办法由此爬上去,进入楼房。但是管子朽烂了,无法利用,仅仅贴在墙上。再说,这座静悄悄的房子的所有窗户都有粗大的铁栅,甚至屋顶的阁楼也是如此。另外,月光完全照亮了房子正面,街道尽头观察他的人会看到让·瓦尔让攀爬。末了,柯赛特怎么办?怎么把她送到四层楼的高度呢?

他放弃了从管子爬上去,又顺着墙爬回到波龙索街。

当他来到把柯赛特放在那里的断墙处时,他发现那里没有人看得到他。就像上文所解释过的,他躲开了所有的目光,不管来自哪个方向。再说,他处在黑暗中。有两扇门。也许可以硬闯进去。越过墙,可以看见椴树和长春藤,这堵墙显然对着花园,至少可以藏在花园里,尽管还没有树叶,就这样度过下半夜。

时间流逝,要赶快行动。

他摸索到大门,马上认出大门里外都封死了。

他怀着更大的希望走近另一扇大门。它破旧不堪,这样巨大就更加不结实,木板腐烂了,连着的铁皮只有三条,已经锈烂了。看来可以洞穿蛀蚀的门板。

在观察时,他看到这不是一扇门。它没有铰链,没有合页,没有锁,中间没有缝。横贯其中的铁皮没有中断处。从板条的缝隙中,可以看到粗粗混合的砂石,十年前,行人还能看见。他不禁惊讶地承认,这看来像门的东西,只不过是一座建筑背后的木板装饰。很容易就取下一块木板,迎面却同一堵墙照了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