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部 柯赛特 第一卷 滑铁卢 · 十七

[法]雨果2019年03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滑铁卢战役是好是坏?

有一个十分可敬的自由派,根本不憎恨滑铁卢战役。我们不属于这一派。对我们而言,滑铁卢战役只不过是自由的忌日。从这样一只蛋,孵出这样一只鹰,肯定出人意表。

滑铁卢战役,如果高屋建瓴地观察这个问题,是反革命处心积虑的一次胜利。这是欧洲反对法国,这是彼得堡、柏林和维也纳反对巴黎,这是守旧反对创新,这是一七八九年七月十四日在一八一五年三月二十日受到攻击,这是各个王朝蠢蠢欲动,反对法国不可制服的骚动。最终压灭二十六年来一直在喷发怒火的广大人民,他们的所思所想就是这样。布伦斯维克、纳索、罗马诺夫、霍亨佐莱恩、哈布斯堡等王室和波旁王室联合一致。滑铁卢战役背负着神权。确实,由于帝国实行专制,出于事物的自然反应,王权就必定要实施自由,令胜利者深感遗憾的是,事与愿违,从滑铁卢战役产生了立宪体制。这是因为革命不可能被真正战胜,它顺应天理,绝对不可避免,始终再现,在滑铁卢战役之前,体现在推倒旧王座的波拿巴身上,而在滑铁卢战役之后,体现在批准和忍受宪章的路易十八身上。波拿巴把一个驿站车夫〔41〕送上那不勒斯的王座,把一个中士〔42〕送上瑞典王座,以不平等显示平等;路易十八在圣都安签署了人权宣言。您想了解什么是革命吗?那就称它为进步吧,称它为明天吧。明天不可遏制地建功立业,而且从今天做起。奇怪的是,它总是达到目的。它利用威灵顿,把只是一个士兵的福瓦〔43〕造就成一个演说家。福瓦在乌戈蒙倒下了,却在讲坛上站了起来。进步就是这样实现的。对进步这个工匠来说,没有坏的工具。它毫不为难,调动那个跨越阿尔卑斯山的人〔44〕和爱丽舍神父看护的那个走路不稳的善良老病号〔45〕,与它神圣的工作相协调。它利用那个足部痛风患者,也利用征服者;征服者在国外,痛风患者在国内。滑铁卢战役制止了用武力推翻欧洲各国的王位,其结果不过是从另一方面继续推动革命工作。征服者告一段落,轮到思想家了。滑铁卢战役企图阻止时代前进,时代却从上面越了过去,继续它的行程。这场灾难性的胜利被自由战胜了。

〔41〕 指缪拉,他是旅店老板儿子,但并没有当过驿站车夫。1808年当上那不勒斯国王。

〔42〕 指贝纳多特·波拿巴,他在1789年是上士,1810年遴选为瑞典王权继承人,1818年成为瑞典和挪威国王。

〔43〕 福瓦(1775—1825),法国将军、政治家,百日时期投靠拿破仑,1819年进入议院,支持言论自由。

〔44〕 指拿破仑,他曾远征意大利。

〔45〕 指路易十八,“爱丽舍神父”是他的外科医生的绰号。

总之,毋庸置疑,在滑铁卢战役中获胜的,在威灵顿身后微笑的,把欧洲所有的元帅杖,据说包括法国元帅杖都交给他的,把一车车满是尸骨的土运走,建造狮子小丘的,在狮子上写上这个日期:一八一五年六月十八日的,鼓励布吕歇砍杀败退者的,从圣约翰山高地俯视法国,像俯视猎获物的,正是反革命。反革命低声吟出这个卑劣的字眼:肢解。反革命来到巴黎,就近看到火山口,感到火山灰烧脚,便改变初衷,又来嘟囔着宪章。

在滑铁卢战役中只应看到其内涵。有意主张自由吗?决不是。反革命成了自由派是不得已而为之,同样,出于一个相关的现象,拿破仑成为革命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一八一五年六月十八日,骑在马上的罗伯斯比尔摔了下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