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二部 柯赛特 第一卷 滑铁卢 · 六

[法]雨果2019年03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下午四点钟

将近四点钟,英军形势严峻。奥兰治亲王指挥中路,希尔指挥右翼,皮克通指挥左翼。奥兰治亲王勇敢而激动,对比荷联军喊道:“纳索!布伦斯维克!决不后退!”希尔抵挡不住,向威灵顿靠拢。皮克通战死了。正当英军夺取了法军一〇五团军旗的时刻,法军一颗子弹命中皮克通将军的头部。对威灵顿来说,战斗有两个支撑点,即乌戈蒙和圣篱;乌戈蒙还在坚持,但燃烧着;圣篱被夺取了。在守卫圣篱的德国营队中,只有四十二人尚存;所有军官不是战死就是被俘,只有五人幸免。在谷仓里有三千士兵阵亡。英国近卫军的一名中士是英国排名第一位的拳击手,被他的同伴誉为所向披靡,却被一个法国小个鼓手击毙了。巴林丢了阵地,阿尔坦被劈死。

失去了好几面军旗,其中一面是阿尔坦师的,一面是吕纳保营的,由双桥家族的一个亲王举着。灰色军装的苏格兰人无一幸存;蓬松比的大个龙骑兵被砍绝。这支骁勇的骑兵敌不过布罗的长矛队和特拉维尔的重骑兵;一千二百匹马只剩下六百匹;三个中校有两个倒在地下,哈密顿受了伤,马特阵亡。蓬松比倒下,被长矛戳了七下。戈登死了,马尔什死了。第五师和第六师被歼灭。

乌戈蒙被突破,圣篱被攻占,只剩下中路这个关键。关键处始终坚守着。威灵顿给予增援。他从梅尔布-布雷纳调来希尔部,从布雷纳-阿勒调来沙塞部。

英军的核心略呈凹形,非常密集,地形极其有利。它占据了圣约翰山高地,后有村庄,前有山坡,这山坡当时十分陡峭。英军据守一座非常坚固的石屋,当时这是尼维尔的公产,标志道路的交叉口,建于十六世纪,极为牢固,炮弹打上去会弹回来,却损伤不了它。在高地四周,英军设置了障碍,在山楂树丛中安置了大炮,炮口从树枝中间露出来,以灌木作掩护。他们的炮兵埋伏在树丛里。战争中当然允许设陷阱,用诈术,而且用得十分巧妙,以致皇帝早上九点钟派遣阿克索去侦察敌人的炮兵阵地,他却什么也没有看见,回来告诉拿破仑,没有什么障碍,除了尼维尔和格纳普两条大道上设了路障。当时正值庄稼长得很高;在高地边缘,康普特旅的一个营,即第九十五营,配备了马枪,埋伏在麦秆很高的地里。

英荷联军的核心有这样的保障和掩护,处境十分有利。

这个阵地危险之处在于索瓦涅森林,当时森林与战场毗连,而由格罗南达尔和博瓦茨福两个池塘隔开。军队撤向那里必然覆灭,团队随即会解体。炮兵陷入沼泽就完了。据好几位内行人的意见,撤退到那里,确实要各自逃命;也有人对此表示异议。

威灵顿从右翼调来沙塞旅,从左翼调来维克旅,再加上克兰顿师,加强核心。为了给英军、给哈尔凯特各团、给米切尔旅、给麦朗德卫队以支撑和掩护,他派来了布伦斯维克的步兵、纳索的部队、吉尔曼塞格的汉诺威士兵和翁普特达的德国部队。他手中掌握了二十六个营。正如沙拉斯所说:“右翼转到中路后面。”在今日称为“滑铁卢博物馆”的地方,沙袋遮住了一个大炮台。威灵顿另外把索梅塞的龙骑兵卫队,一千四百骑人马布置在凹地里。这是名不虚传的英国骑兵的另一半。蓬松比部被歼灭了,还剩下索梅塞部。

炮兵阵地设置好,几乎成了一个堡垒;它设在很矮的一堵花园围墙后面,匆匆地叠上沙袋,垒起一道宽宽的土坡作为掩体。这道工事没有完成,来不及用绿篱围起来。

威灵顿忐忑不安,但不动声色,骑在马上,整天保持同一姿态,呆在圣约翰山的旧磨房前的一棵榆树下。磨房至今还在,但一个热衷于破坏文物的英国人花了二百法郎买下这棵榆树,锯走了。威灵顿既冷静又英勇。炮弹如雨落下。戈登副官刚刚倒在他身边。希尔爵士指给他看一颗爆炸的炮弹,对他说:“王爷,如果您阵亡了,您给我们留下什么指示和命令?”——“像我一样行动,”威灵顿回答。他对克兰顿言简意赅地说:“守住这里,直到最后一个人。”这一天形势明显恶化。威灵顿对塔拉维拉、维多利亚和萨拉曼卡〔17〕的老战友喊道:“孩子们!你们想后退了吗?想想古老的英格兰吧!”

〔17〕 塔拉维拉、维多利亚和萨拉曼克:均为西班牙城市,威灵顿曾于1808年、1812年和1813年在此三地战胜法军。

约莫四点钟,英军的战线向后撤退。突然,在高地的脊背上只看到炮兵和狙击手,其余的都消失了;各团受到法军的榴弹和炮弹的驱赶,龟缩到今日还用作圣约翰山农庄小径所切断的底边,出现退却的行动,英军前锋躲开了,威灵顿后退了。

“开始退却啦!”拿破仑喊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