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一部 芳汀 第三卷 一八一七年 · 八

[法]雨果2019年03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马之死

“埃东酒馆要比蓬巴达酒馆饭菜好,”瑟芬叫道。

“我更喜欢蓬巴达,而不是埃东,”布拉什维尔表明态度。“这里更排场,更有亚洲情调。看看楼下的大厅吧。墙上有不少镜子。”

“我更关心自己盘子里的东西,”法乌丽特说。

布拉什维尔坚持说:

“看看这些刀吧。蓬巴达酒馆的刀柄是银的,埃东酒馆的刀柄是骨头的。银子比骨头更贵重。”

“对有银下巴的人是例外,”托洛米耶斯指出说。

这时他眺望着残老军人院的圆顶,从蓬巴达的窗口依稀可见这圆顶。

沉默了一会儿。

“托洛米耶斯,”法默伊高声说,“刚才,利斯托利埃和我,我们有过一场争论。”

“争论是好的,”托洛米耶斯说,“争吵就更好。”

“我们争论哲学。”

“不错。”

“你更喜欢笛卡尔的哲学还是斯宾诺莎〔90〕的哲学?”

“我喜欢德佐吉埃〔91〕,”托洛米耶斯说。

〔90〕 斯宾诺莎(1632—1677),荷兰哲学家。

〔91〕 德佐吉埃(1772—1827),法国民谣歌手。

下了这个断语以后,他喝了一口酒,又说:

🦁 梦 + 阮 + 读 + 說 + - w w w ~ m e n g R u a n ~ co m-

“我同意要生活。既然还能胡说八道,世间的一切就还没有结束。我为此感谢永生的天神。人们在欺骗,但却在笑嘻嘻。人们在肯定,可是却又怀疑。三段论会引出意想不到的情况。这很妙。世上还有人会愉快地打开和关上悖论这玩偶盒。女士们,你们平静地喝着的,是马代尔葡萄酒,要知道,这是库拉尔·达弗雷拉出产的,这地方海拔三百十七图瓦兹〔92〕!

〔92〕 图瓦兹,法国旧长度单位,合1.949米。

而蓬巴达先生,出色的酒馆老板,给你们供应海拔三百十七图瓦兹的产品,只要四法郎五十生丁!”

法默伊又打断说:

“托洛米耶斯,你的见解就是法律。你喜爱的作家是哪一位?”

“贝尔……”

“贝尔甘〔93〕?”

“不,贝尔舒〔94〕。”

〔93〕 贝尔甘(1747—1791),法国作家,作品有《田园牧歌》、《情歌》、《孩子们的朋友》。

〔94〕 贝尔舒,19世纪法国食谱作者。

托洛米耶斯继续说:

“光荣属于蓬巴达!如果他能给我找到一个埃及舞女,他就赛过穆诺菲斯·德·埃莱方塔,如果他献给我一个希腊名妓,他就赛过蒂吉利荣·德·谢罗内!噢,女士们,因为在希腊和埃及,也有过蓬巴达一类的老板。这是阿普列尤斯〔95〕告诉我们的。咦!总是老一套,没有什么新东西。在造物主的创造中,再也没有什么新颖的东西!‘Nil sub sole novum,〔96〕’所罗门说;‘amor omnibus idem,〔97〕’维吉尔说;医科女生和医科男生一起登上圣克卢的帆船,正如阿丝帕齐和佩里克莱斯〔98〕一起登上萨莫斯的战舰。最后一句话。你们知道阿丝帕齐是什么样的人吗,女士们?尽管她生活在妇女还没有头脑的时代,她却是一个有头脑的人;具有玫瑰色和紫红色的头脑,比火焰更炽热,比黎明更清新。阿丝帕齐这个人,在她身上,女人的两极相连;她是妓女又是女神。是苏格拉底〔99〕加上曼侬·莱斯戈〔100〕。阿丝帕齐是应普罗米修斯〔101〕的需要而创造出来的一个婊子。”

〔95〕 阿普列尤斯(125—180),拉丁语作家,他的作品《金驴记》记载了古代美食的资料。

〔96〕 拉丁文,阳光下没有任何新东西。

〔97〕 拉丁文,爱情对所有人一视同仁。

〔98〕 佩里克莱斯(公元前495—前425),雅典政治家,阿丝帕齐是他的情妇,以美貌和睿智著称。

〔99〕 苏格拉底(公元前470—前399),古希腊哲学家,他的学说由学生留传下来。

〔100〕 法国作家普莱沃同名作品中的女主人公,生性浪荡。

〔101〕 普罗米修斯,希腊神话人物,因给人类盗来火种,受到宙斯惩罚,锁在高加索山上,被鹰永远啄食肝脏。

托洛米耶斯一打开话匣子,就很难止住话头,如果这当儿不是有一匹马倒在沿河道上的话。大车和高谈阔论的人一下子戛然止住。这是一匹博斯地区的牝马,又老又瘦,该送到宰马的人那里去;它拉着一辆非常沉重的大车。这头牲口走到蓬巴达酒馆时,精疲力竭,压得受不了,不再往前走。这个事故引来一大群人。车把式气得咒骂起来,刚不温不火地骂了一声:“混账!”狠狠的一鞭抽下去,老马就倒下,再也起不来了。在行人的嘈杂声中,托洛米耶斯的快乐听众回过头来,托洛米耶斯利用这个场面,以这节忧郁的诗结束他的讲话:

 

它活在这世上:无论什么马车

命运都是一样,

既是驽马,就像驽马一样生活,

活一刹那:混账!

 

“可怜的马,”芳汀叹息说。

大丽花叫道:

“看,芳汀怜悯起马来!真要像这匹牲口,多难看啊!”

这当口,法乌丽特交叉起手臂,往后仰起头,死盯住托洛米耶斯,说道:

“喂!大吃一惊的事呢?”

“正好。时候已到,”托洛米耶斯回答。“各位先生,让这些女士们大吃一惊的时候到了。女士们,请等我们一下。”

“先亲一下,”布拉什维尔说。

“亲在脑门上,”托洛米耶斯补充说。

他们每个人在情妇的额角上郑重其事地亲了一下;然后四个人鱼贯朝门口走去,一面把手指按在嘴唇上。

法乌丽特在他们出去时拍起巴掌。

“已经够有趣的,”她说。

“时间别太长了,”芳汀喃喃地说。“我们等着你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