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一卷 四、卡席莫多成婚

[法]雨果2019年03月2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上面说到卡席莫多在埃及姑娘和副主教死去的那一天,从圣母院失踪了。确实没有人再看见他,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爱斯美腊达受刑的那天夜里,刽子手的手下人把她的尸体从绞架上解下来,按照习俗,搬进了鹰山的地窖。

鹰山,如索伐耳所说,是“王国最古老、最威严的绞刑台”。在圣殿关厢和圣马丁关厢之间,在巴黎城墙外大约一百六十寻的地方,距离库尔提几箭之遥,几乎不可觉察缓缓升起的小山丘——但也有足够的高度,可以在方圆几里以内看得见——的山顶上,有一座建筑,形状奇特,很像是凯尔特人的大石台(17),这里面也杀生献祭。

(17)凯尔特人是原始印欧人的一部分,文化遗迹遍布西欧,尚存于爱尔兰、布列塔尼等等地方的巨石垒成的平顶台是古凯尔特人的遗迹之一。

梦*阮*读*书* 🐱 … m e n g R u a n … c om

读者不妨想象,在一座石灰石圆丘顶上,有一座平行六面体的建筑物,高十五尺,宽三十尺,长四十尺,有一道门、一座外栏杆、一个平台;平台上有十六根粗石砌成的粗壮柱子,直立着,高三十尺,从三面环绕着支撑它们的平台,成为柱廊,柱顶之间架着结实的横梁,间隔着垂吊下铁链;这些铁链上都吊着人的骷髅;在附近的平原上,有一个石头十字架和较小的两座绞架,仿佛是从中央树桩上生长出的再生枝杈;在这一切之上,在空中始终有乌鸦盘旋着。这就是鹰山。

十五世纪末,建造于一三二八年的那座可怕的绞刑架,已经将近倾圮。横梁已遭虫蛀,铁链生锈,柱子上长满青苔。料石砌成的基础的接合部都已经开裂,不再有人踏上去的平台长出了青草。这座建筑衬托着蓝天,真是可憎的形象,尤其是夜里,当月色朦胧,照射着那些发白了的头颅,或者夜间寒风吹过,铁链和骷髅嚓嚓作响。阴影中一切都在动荡的时候,这座绞刑架矗立在那里,就足以使周围的一切阴风惨惨。

那座丑恶建筑物的基础,即石头平台,底下是空的。里面做成一个宽敞的地穴,周围围着破旧的铁栅栏,栅栏里面不仅扔进了从鹰山铁链上解下的尸骨,而且扔进了巴黎其他常备绞架上处死的不幸者。在这地下骨骼陈列所里,许许多多人体残骸和形形色色罪行一同腐烂,世上许多伟人和屈死者先后来此留下他们的骨骼:上至首遭其祸的昂格朗·德·马里尼(18)——这是一位正人君子;下迄科利尼水军提督(19)作为煞尾,——这也是一位正人君子。

(18)昂格朗·德·马里尼(约1260—1315),原为法国国王美男子菲利浦的宠臣,后以渎职和行巫罪名被绞死于鹰山。

(19)科利尼水军提督(1519—1572),1552年为水军提督,有武功,后遭王太后卡特琳之忌恨,被暗杀身亡,尸体搬至鹰山,再处绞刑。

说到卡席莫多神秘的失踪,我们能够发现的不过是:

结束这篇故事的那些事件发生之后大约两年或者一年半,人们到鹰山地穴里来寻找奥利维埃·公鹿的尸体(他是两天以前给绞死的,查理八世恩准移尸圣洛朗,埋葬于较为善良的死者中间),发现在那些丑恶的残骸中有两具骷髅,一具以奇特的姿态搂抱着另一具。这另一具是一个女人的,身上还有白色质料袍子的碎片,脖上套着一串念珠树种子的项链,上系一个绸质小荷包,装饰着绿玻璃片,已经打开,里面空无一物。这两样东西不值什么钱,想必是刽子手并不乐意取走的。紧紧搂着她的那一具骨骼却是一个男人的。人们发现,他的脊椎骨歪斜,脑袋缩在肩胛骨里,一条腿比另一条腿短。颈椎骨上却没有破裂的痕迹,显然他不是绞死的。因此,这个人是自己来死在这里的。当人们想把他和他所拥抱的那具骨骼解脱开来的时候,他化作了尘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