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阮读书

第十卷 五、法兰西的路易先生的祈祷室 · 2

[法]雨果2019年03月2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大口喘气,只好歇了歇,接着,他火冒三丈,大叫:

“我左右只看见吃瘦了我、养肥他们自己的人!你们从我每个毛孔里都在吮吸埃居!”

大家做声不得,这样的怒气是只好让它发泄出来的。国王又说:

“正如法国全体贵族用拉丁文写的那份奏折所说,我们必须重新平衡他们所说的王室的沉重负担!确实是负担!压死人的负担!啊!先生们!你们说我们算不上国王,dapifero nullo,bu ticulario nullo!(73)我们要叫你们看见,帕斯克-上帝,我们到底是不是国王!”

(73)拉丁文,既无总管,又无管事!

说到这里,他充分意识到自己的权势,笑了笑,火气也就消退了些。他转向弗兰德尔人,又说下去:

“你知道吗,威廉伙计(74),面包司、司酒、司寝、家令(75),统统顶不上一介仆役。科柏诺伙计,请记住,他们什么用处也没有。他们围绕着君王一无用处,我觉得就像四福音圣徒(76)围绕着王宫的大时钟的钟面,可不,刚才还得菲利浦·勃里依去把钟拨到九点哩!他们四位都镀了金,可是并不指时,时针根本用不着他们。”

(74)“伙计”是路易十一对常侍君侧者的亲密称呼。

(75)这四种皆为内侍的官职,职司自明。

(76)即圣约翰、圣马太、圣马可、圣路加。时钟钟面上这四个装饰性人像并无实际用处。

他沉默了一会,摇晃着尽是皱纹的脸,说:

“嘿,嘿,圣母呀!我还不如菲利浦·勃里依,我纠正不了我的家臣。——接着念吧,奥利维埃!”

以此名称呼的那个人接过长卷文书,又高声朗读起来:

“……给予巴黎府尹衙门掌印官亚当·特农,为支付镌刻上述印

章——因原用者已旧损不能使用,需翻铸为新,——十二利弗巴黎币。

“给予吉约墨·弗莱尔款项为四利弗四索耳巴黎币,以偿其劳,以为工资,奖赏他在今年一月、二月、三月喂养调弄小塔行宫两鸽舍的鸽子;又,为此支付七塞斯提(77)大麦。

(77)塞斯提,谷物计量单位,约合60公斤。

“给予某结绳派教士,为一罪犯行忏悔,四索耳巴黎币。”

国王听着,不时咳嗽,便把银盏凑至唇边,呷一口,做个鬼脸。

“……今年一年内,奉司法之命,在巴黎通衢大街,吹喇叭,进行了五十六次呼喊晓谕。——尚待结算。

“为在巴黎以及其他某些地点搜寻并探索据传埋藏的财宝,但并无所获,——四十五利弗巴黎币。”

“为了挖掘出一文小钱,埋进去一个金币!”国王叹道。

“……为小塔行宫内在铁笼子所在之地安装六块白玻璃(78),十三索耳。

🥑 梦=阮=读=书~w w w =m e n g R u a n = c om

(78)制造彩色玻璃先于发明透明玻璃(即白玻璃)。后者当时价钱还是相当贵的。

“奉旨为王上制作并于鬼怪日呈交四座王徽,四周缀饰玫瑰花冠,六利弗。……王上的旧上衣换两只新袖子,二十索耳。……油润国王的皮靴,置办油脂一盒,十五德尼埃。……为国王的那些黑猪新建猪舍一座,三十利弗巴黎币。……为在圣彼得教堂附近畜养狮子,建造若干隔间,安装地板和盖板,二十二利弗。”

“可真是贵重的动物!”路易十一说,“没关系!毕竟是宜乎王者的豪华。有一头红褐色大狮子,温雅可爱,我很喜欢。你去看过吗,威廉先生?王侯必须有这类奇妙动物。至于我们为人君者,我们应该以狮为狗,以虎为猫。帝王宜乎威严。在朱庇特异教时代(79),民众献给教堂一百头牛、一百头羊,皇帝就赏赐教堂一百头狮子、一百只鹰。这很粗犷,也很壮丽。历代法国君王宝座左右都有这种吼叫声。不过,后世会公正评断我的,会说我在这上面花钱比他们少,用于狮、熊、象、豹的费用我节省得多。……继续念吧,奥利维埃!我们只是说给我们的弗兰德尔朋友听的。”

(79)指古罗马时代,下面所说“教堂”应作“神庙”。

威廉·里姆深打一躬;至于科柏诺,他脸色依然阴沉,就像国王刚才提到的熊。国王却没有注意。国王嘴唇沾着银盏,呷了一口,又赶紧吐出来,说道:“噗!这药水真要命!”念文书的继续往下念:

“一拦路行劫贱民在剥皮厂监狱关押已六月,等候吩咐如何处置,为其吃食,六利弗四索耳。”

“怎么回事?”国王打断他说:“该吊死的人还给吃的!帕斯克-上帝!这样的供饭吃,我以后一个钱也不给!奥利维埃,你去跟戴屠维耳先生商量定妥,今晚就给我作好准备,叫那个风流鬼去跟绞刑架结婚。……往下念!”

奥利维埃用大拇指在“拦路行劫贱民”项下划了一道印子,跳了过去。

“……给予巴黎司法大刽子手头目昂里埃·库赞六十索耳巴黎币,奉巴黎府尹大人之命赏赐,偿付奉上述府尹之命购买一把阔叶大刀,供因违法而被司法判处死刑者斩首之用,该刀配有刀鞘以及一切附件;同时已将处决路易·德·卢森堡(80)时砍缺破损的旧刀磨利并修整,今后可能更充分表明……”

(80)路易·德·卢森堡(1418—1475),法兰西提督,因勾结英国人谋叛,被路易十一斩首。

国王再次打断了他:“够了!我乐意降旨支付这笔钱。这样的开支我是不在乎的。这种钱花了我从来不心痛。……继续念吧!”

“为制作一个新的大铁笼……”

“啊!”国王说,两手按着椅子扶手,“我就知道我到巴士底来是不会白来的。你等等,奥利维埃先生,我要亲自去看看笼子。我一边看,你一边给我接着念好了。弗兰德尔先生们,请你们也来看看,很有意思的。”

说着,他站起身来,扶着奥利维埃的肩头,向站在门边哑巴似的那个人挥挥手,叫他先行,又叫两个弗兰德尔客人跟在后面,出了房间。

在小室的门口,御驾一行中又增添了沉重负荷着铁甲的侍卫和举着火把的瘦小童仆。他们在墙内开凿出楼梯和走道的黑暗主塔里面走了一阵。巴士底的队长走在最前面,给边走边咳嗽的年迈多病的国王打开一个个小洞门。

每过一个洞门,他们都不得不弯腰低头,只有因为岁数太大已经佝偻的那老头例外。这个老东西(81)已经没有牙齿,透过牙龈说道:“哼!我们都快要进坟墓的门了。过矮门,就得弯腰低头。”

(81)指路易十一。

最后一座洞门上的锁重重叠叠,花了一刻钟工夫才打开。他们走进去,里面是一间尖拱顶的高大宽敞的大厅,借着火把的亮光可以看见中央有一个巨大厚实的箱子,水泥铁木结构。箱子外实内空。这就是用来监禁国家要犯的有名的笼子之一,外号人称“国王的小姑娘们”。笼子侧壁上开了两三个小窗,粗糙地安装着粗壮的铁栅,厚厚的,连玻璃也遮住了。门是一大块平石板,好像坟墓的门。这种门从来只进不出;只是,里面的死者是个活人。

国王开始缓步围着这座小建筑物转,仔细地察看;同时,奥利维埃一直跟着,高声朗读那份报告:

“为新建一座栋梁、肋材、桁木均甚粗壮的巨大木头笼子,长九尺,宽八尺,上下板间距为七尺,榫接并以粗大铁螺栓嵌合。该笼子置放于圣安东尼门巴士底堡垒塔楼之一中。该笼内,由圣上颁旨,囚禁原居住于破旧残损的老笼内犯人一名。用于该新笼:九十六根横梁和五十二根竖梁;十根桁木,每根长三寻;十九名木工在巴士底庭院内干了二十天,砍削、制作并安装所有上述木料……”

“相当出色的橡木心,”国王说,用拳头敲敲木架结构。

奥利维埃继续念下去:“该笼使用了二百二十根八、九尺长的铁螺栓,其余每根中等长度,尚有固定此等螺栓的板条、螺帽和压衬,各该铁制品共重三千七百三十五斤;外加八根大铁铆钉用来接合上述木笼,连同抓钉和铁钉,计重二百一十八斤(82);还不算上该木笼所在房间的窗户上的铁栅和房门上的铁柱以及其他等等……”

(82)原文作“铁斤”,是计算铁重量的单位,略大于“斤”。

“铁可真不少,”国王说,“足以使人克制住轻举妄动的念头!”

“……合计三百一十七利弗五索耳七德尼埃。”

“帕斯克-上帝!”国王大叫起来。

路易这句口头禅大粗话刚一出口,就好像有个人在笼子里醒来了。只听得铁链蹭着底板咣当直响,有一个微弱的人声似乎发自地狱:“陛下!陛下!开恩呀!”只听见声音,看不见人。

笼子里发出的悲鸣使每个在场的人都毛骨悚然,连奥利维埃也不例外。只有国王好像没有听见。他吩咐奥利维埃继续念下去,王上继续漠然无动于衷,视察这个笼子。

“……此外,一个泥瓦匠打洞以安插窗栅,并加固笼子所放房间的地坪,否则,原有的地坪承受不住笼子的重量,支付其工钱计二十七利弗十四索耳巴黎币……”

笼子里又呻吟起来:

“开恩吧,陛下!我向您发誓,是安惹的红衣主教先生谋叛,不是我!”

 

发表评论